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倘若你没顶着烈日,在蒸烤过的土地上劳作过。或者你也不曾眼睁睁地看着风灾土石无情地蹂躏一家子的未来。也或许你突然觉察到:家乡的种种美好已似父母之身若残蠋般一点一滴流逝得心慌…
水彩天地

人说,字如其人,那么画就可见人心了。欣赏李晓宁的作品,就像是饮上一杯好茶,品味的当下,会牵引出淡淡的悸动,然而,却又会不自禁地随画里花的姿态、物的虚实、光的回旋、色的堆叠,让感官及心灵都有回甘无穷的恬静。

当大自然的美成为灵感的泉源,创作的源动力时,如何将这美丽的“境”、“景”、“物”,投入主观的“情”,透过彩笔予以呈现!是创作时,必须修习的重要课题。

在一栋古厝里,保留着昔日烧材生火的传统古老炉灶,灶上大锅蒸煮著菜肴,冒出阵阵的蒸气,令人缅怀记忆中古早的厨房就是这样子。

大邓伯花怒放时的姿态、造型、色彩,加上背景的棚架,非常利于画面的呈现,但架构、取舍、提炼、简化,仍是经营画面不可缺少的巧思,如何让大邓伯花的花叶、藤蔓,有疏有密、有聚有散、变化中有统一、统一中有变化,仍是经营创作意念、美化画面不可或缺的。

绘画创作,不只停留在“写实”和“纪录”的层次,创作有如怀孕、生产的过程。一件作品,从受到大自然的感动,到意念的酝酿、琢磨到沉淀,创作者就像孕育胎儿一样,小心翼翼,诞生前还要经过相当程度的焦虑不安,斟酌、挣扎构图、色彩计划及意念的呈现。

“发现美”与“发现不美”同等重要,如何在纷乱庞杂的大自然中找到美,靠的是“慧眼”与“观看方式”;如何发现不美,靠的是对自己美感系统的深入理解与创作经验。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饭粒是对农民尊严的礼敬;这并非惜物或习惯的养成问题,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觉知。“土地”绝不仅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对象,倘若认知正确,着眼角度自然不凡。

大自然的奥妙就在于它总是默默陪伴着你抚慰着你,不会硬要强加什么给你,只是耐心等待你去亲近它。多年来巡礼东海岸,让我从中领会很多。我重复的画沙滩,学习它的“柔软”;画岩石,学习它的“坚毅”;画大海,学习它的“包容”;画大山,学习它的“沉稳”;太多隐藏的道理与美感值得我们去发掘。 —品华

画家的作品如果不能让人记得人间的温情、土地的芬芳、历史岁月的痕迹、鸟儿的欢唱、和四季的容颜以及增进人类生活品质的美感经验,那有什么崇高的价值可言呢? —品华

水彩,是一个极难掌控的媒材,却是黄国记的最爱。有几次黄国记想放弃水彩而选择油画,然而每当看见水与颜料在纸上相互激荡呈现出的无穷韵味,就再次深深着迷而沉浸在其中。

有些画赏读时 没有惊叹 只留有语塞词穷的澎湃 有种图 话说得清轻 却常搅动又沉又稠的心绪 并非排山倒海的撼动 而是涓涓细流的述说 述说 太平洋的蓝 都兰湾的愁 述说 卑南溪的喘息 在打了赤膊的土地上 述说着四季更迭的容颜 在这片岁月踏走过的扎实 这是品华老师说的画 用彩笔眷著家 也释爱

水彩是最适合旅行写生的媒材,十九世纪英国的画家们就是以水彩画来纪录大英帝国在世界各地的风光,维多利亚女王也是藉由这些水彩画神游她的领土,并成为当时英国最大的水彩画收藏家,同时也让英国的水彩画蓬勃发展。

风景是陈俊男最晚接触到的水彩领域,写生更是风景画的基础训练。他使还记得刚练习风景写生时,不懂画面的取舍、水分的干湿掌控、当下的气候氛围,总把风景画画成一张张有如风景明信片般的粗俗无味。但也从这几年练习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如何画好一张好的水彩风景画。

现任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秘书长的范植正,原是任职于台湾电力公司资讯处,退休后专职于水彩创作,在多次于国内大展获奖之后,在国内水彩画界崭露头角...

刘汉文的画展常常用《嬉色游彩》这个名称,确实,他深入研究、尝试压克力等多种媒材的各种可能,终于运用自如。创作时大胆挥洒,却又不失细腻;作品结果真就像一首形与色的嬉游曲,轻松、欢娱,华丽又和谐。

艺术的呈现,是作者不断地与创作对象的对话与思想撞击所产生的结果,对她来说,发现平凡中的不平凡,感动简单中的不简单,是郭心漪始终以来对创作方向坚持的自我观点。

寒冬已过,万物苏醒,满园春芽如蛰伏在心的创意种子,经历季节交替而蠢蠢欲动,在阳光、温度、水的滋润下破土而出。咨意绽放的渴望;缤纷蓬勃而华丽的夏荫,亦如无畏岁月、生活的洗练,依然契而不舍的创作毅力,将积累在心灵深层的感动与成长,以抽象的水色交融,表现在虚实却具像的每幅作品中。“春芽夏荫”四个字,道尽了水彩画家许德丽长年以传统式微的工艺与民间建筑为题入画的心路历程。画家其经常以搜集与摄影方式,设法兼顾外在视觉与内在主观观点,运用水彩重叠法及含蓄内敛深入的表达态度,朴实温润自由的艺术表达个性,展现女性纤细心思的绝妙风格。

由于洪东标老师的鼓励,08年重拾画笔并投入水彩这缤纷而迷人的园地。为忠实检视一路而来的成长历程,特将这些日子以来阶段式的创作记录与自我试探心得分享于您。

“画由心生”,内心若没有感动,就没有感人的绘画,唯有将感情移入与景物产生共鸣,才会创造出动人的作品。他的作品色调成熟沉稳,透过画笔自然流露出朴实亲切之美。

心动了,就会画了,就想表达出来了。 心是一切行动的泉源,起心动念,有了心情,便顺兴而为了。 每一个令我心动,快意挥洒的就是使我有所行动之种子。 过程是种子的萌芽成长,经过灌溉心力而成就创作,作品就是种子开花孕育出的结果。 对我而言,即是生命最大的回馈、成就与喜乐。

对谢老师的作品惊艳之余,乃毅然决然师事谢明锠老师及郑香龙老师。又因情有独钟于乡土题材,在努力研习水彩技法的同时,经常组团踏遍台湾乡野、中国大江南北的古老村庄及欧洲古镇,为的就是广蒐绘画题材,以为创作的素材及原动力。

郭心漪水彩展—发现.感动 发现平凡中的不平凡,感动简单中的不简单。 平凡的事物,不平凡的角度。简单的景象,不简单的精神脉动。 静止与川流的池水,静态的摹写却又充满着生灵的气息,探索更深层的精神所在,尊崇自然的审美方式,进行心灵的对话,传递强烈的能量。 摘录自郭心漪水彩个展请柬文稿

我喜欢描摹自然,常在平时的劳动者身上寻找题材,在平凡生活当中寻找神圣,在角落寻找永恒,这样的心思应来自故乡环境的教化,我从不把艺术当成沉重的十字架,而是当成一辈子的兴趣和生活的必需,如果说,生命是一场奇妙的冒险,我更乐于献给这丰富我整个生命和灵魂的冒险活动。

“园林之美 系列一(莲池戏台)”作品一样以灵动的轮廓线条来钩勒再敷色,描写的是戏台建筑之美,只是在画纸上飞奔的手显然比前两件作品更快速频繁,期望凉亭楼宇的巧妙设计能在纸上成为赞歌供人缅怀。

“紫色旋律”作品充分展现腾萱惊人的写实功力,背景灰紫色的山沉稳浑厚和前景高彩度的鸢尾花拉开了空间的距离,遥远的湖面迷濛一片,诗意漫漫…微光幽幽…看着这片迷人的紫花,那高高低低的节奏好像翩翩起舞的紫蝶,正为我们表演她最新的舞曲,看着看着…感觉心好像也飞起来了,人也浪漫起来了,不知腾萱是否也像她的画一样浪漫?

振文的水彩世界 来自他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平凡的小花草小人物,来自他走过沧桑际遇的印痕、生命点滴的体悟,来自他珍惜家人亲友的支持与温暖,来自他一颗细腻敏锐的心、悲天悯人的情怀,来自他对创作柔韧的坚持、才气纵横却谦冲致和的胸襟,来自他追求形灵合一的理想境地。

张明祺水彩展—光影的转角 作品以大自然为师,生活体验入画,要创作自然而不抄袭自然,强调韵律节奏,有主有宾,统一中有变化。 王文琮水彩展—情寄旷野 光影色彩幻化交织的绮丽世界,引领我的悸动,恣意泼洒在画纸上,大地苍茫中,拥抱一份人文的关注,最能撩动人们的心弦。

百年来水彩可以他特有的文化性、方便性与经济性在台湾成为最受喜爱的媒材之一,如果能藉由教育的更普及、创作水准的再提升而让水彩艺术成为深耕于民众的“国民艺术”,应该是我们当前最重要的课题。

台湾水彩画因日治时期石川钦一郎(1871-1945)的提倡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后更培养出第一代的水彩画家,如倪蒋怀(1894-1942)、蓝荫鼎(1903-1979)、李泽藩(1907-1989)等。石川钦一郎将西方写生观念引入,借给这批年轻画家一副重新观看台湾风土的眼镜,形成一股“以自然为师”、“对景写生”的全新美学观与自然观,使台湾风景题材与西方绘画表现方式接轨。

共有约 26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