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趣闻】在画中躲猫猫

作者:史多华

十七世纪法兰德斯女画家克拉拉.琵特斯(Clara Peeters,1607—1621),喜欢把自己隐藏在画面里。(公有领域)

      人气: 620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个花瓶,几个贝壳,漂亮雕琢的银器……这毋庸置疑是一幅优雅的古典风格的静物画,是17世纪欧洲富裕的中产阶级家中常见的收藏品,也属于当时非常受欢迎的风俗画之一。

克拉拉.琵特斯(Clara Peeters)《有花与银器的静物》( Nature morte avec fleurs et orfèvrerie), 1612年, 木板油画,59×49公分, 卡尔斯鲁厄国家艺术馆(Staatliche Kunsthalle, Karlsruhe)。(公有领域)
银器局部。克拉拉.琵特斯(Clara Peeters)《有花与银器的静物》局部。(公有领域)

然而,如果再多看几眼,用心地在画上仔细搜寻,可能会发现画中暗藏玄机,静物以外还有另一个主题。您找到了吗?

没错!画面中藏着画家的自画像!作者的面容就出现在背景右边高脚银器的圆凸装饰部分;准确地说,就在光滑金属的反光面上,我们发现了画家小小的脸孔,以及她手中的画笔和调色盘,还不止一个!画家的影像因为器皿上的光滑凸面镜效果而出现,随着角度和高低位置的不同,有大有小、有正有反,或完整或变形……如同变奏曲似地反射在画面高低容器的不同细节里。

原来这是17世纪法兰德斯女画家克拉拉.琵特斯(Clara Peeters,1607—1621)一种独家而且低调的签名方式。这位画家您可能完全没听过,也几乎完全被遗忘在美术史海中,翻遍史料也找不到什么有关她重大事迹的记载。

我们知道的是:克拉拉在13岁时就完成了她的第一件大幅作品,从此开始了长期的绘画生涯。她擅长静物画,以精确细致闻名。她能准确地还原物体逼真的质感,特别是光滑的金属器皿的表面。

克拉拉.琵特斯《桌面,艺术家在杯与水壶上的反影》(Table, reflets de l’artiste sur la coupe et la verseuse), 1611, 木板油画,52×73公分,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公有领域)
水壶局部。克拉拉.琵特斯《桌面,艺术家在杯与水壶上的反影》局部。(公有领域)
金属杯局部。克拉拉.琵特斯《桌面,艺术家在杯与水壶上的反影》局部。(公有领域)

也就是在这些精密描绘的反光面上,画家巧妙、几乎不着痕迹地留下了许多小小自画像,就如同低调的签名落款一般。对观众而言,则是“找找看”的游戏!一幅又一幅,我们发现画家的倩影伸缩自如地变形在金属瓶盖上、锡壶罐子的凸部等等。

这是画家留给后世作品的独特之处。那么后人如何回报她呢?大概就是2016年在西班牙的普拉多美术馆为她举办的四百年来的第一次个展吧 !@#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战败的法国人在绝望、愤怒与耻辱中,决定表达出对失去国土的哀悼!于是,普拉蒂耶的斯特拉斯堡雕像就成了对失落土地的感情寄托。
  • 在那样一个困难的时代,华莱士先生以优美造型的艺术设施,无私的提供了清泉,不仅为人们解了渴,更以艺术之美滋润、抚慰了人心,真是功德无量啊!
  • 1785年,罗浮宫沙龙展开幕了,瑞典画家维特穆勒焦虑中等待着。他绘制的一幅巨大的肖像画,将会被展示在一个尊贵的重要位置;因为他画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皇后—玛丽‧安托奈特!
  • 十八世纪画肖像家吉伯特.史都华的作品,《滑冰者(威廉. 葛兰德肖像)》是英国绘画史上第一幅运动中的肖像画,而且还是个滑冰者!这个创举可说大获成功。
  • 这四个总统像在罗什摩尔峰(Mount Rushmore)上,由岩石切割而成,用以献给这些在美国历史上贡献卓著的总统。然而,把他们刻在山头上总是个比较奇特的想法。到底是谁的主意呢?
  • 1822年,22岁的维克多.雨果和少女阿黛勒.芙雪定了婚约。对雨果而言,未婚妻几乎是完美无缺,唯一令他担忧的,是这女孩对画素描的狂热。
  • 有些人喜欢收集邮票、标签或火柴盒、等小玩意儿,而法王路易十四喜欢收集的东西就有点沉重了。他喜欢收集“城市”!他不只是攻占它们,还想把它们永远保存在眼前 。
  • 贾克‧路易‧大卫是法国新古典主义最具代表性的画家,也是最受拿破仑一世欣赏和重用的御用画家。他不仅擅长大幅历史画,他绘制的人物肖像尤其出类拔萃,对于人物的特征和神韵都能精准掌握。
  • 1984年1月23日,在一个挤爆了的会议室里面,华裔建筑师贝聿铭正准备展示他的最新设计。鸦雀无声的现场,弥漫一股沉重而诡异的气氛。第一张投影片才刚放出来,观众席突然爆出了笑声、叫骂混杂着嘘声。贝聿铭脸色铁青,招牌笑容从脸上消失了。他转头询问翻译小姐,想了解观众是怎么回事。批评的声浪使翻译小姐泪水夺眶而出,翻不下去了。情况很明显:法国民众接受不了他的作品!
  • 1501年,26岁的米开兰基罗回到成为共和政体的佛罗伦斯,此时萨弗纳罗拉已被处以火刑,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于1502年继任行政首长,呈现一番新气象。由于罗马的《圣母悼子像》广受赞誉,米开朗基罗开始崭露头角,大量的工作合同蜂拥而至,其中最重要的,应属新共和国政府委托的重要公共艺术工程,一是代表佛罗伦斯精神的《大卫》雕像(1501- 1503),其次是在维奇欧宫的议事大厅与达芬奇《安加里之战》对垒的壁画《卡西纳之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