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41)

沈畔東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不料美帝頭子尼克森,不與蘇修聯手,而和我毛澤東聯起手來,對付蘇修。他興奮不已,又來了精神。這個尼克森靠陰謀偷竊對方秘密,而爬上總統寶座,與中國的毛澤東臭味相投。又用陰謀派他的國務卿基辛格,秘密打開中共後門,達成協定,這才打開大門,讓世界最大的強國總統來訪。身體垮下來的毛澤東,在眾醫務人員的維護下,顫顫悠悠會見了尼克森。他們雖然共同搞垮了蘇聯,造成後來蘇聯解體,卻又起到幫助蘇聯及東歐各國人民得到了自由民主。這一會見大大提高了毛澤東的威望,卻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無法估量的巨大損失,特別是打擊了和平、安寧、繁榮的台灣人民。台灣寧願退出聯合國,也不與中共為伍。中共利用常駐聯合國理事席位,在聯合國胡攪蠻纏,橫行霸道,世界人權受到很大侵害。最受迫害的還是中國人民,中共有恃無恐,加倍侵犯中國人權。這個魔鬼在世一天,人民就受苦一天,也被他纏的不得醒悟。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黃曆八月十五)深夜,毛澤東終於死了。這一天也是全國人民歷年為紀念擺脫蒙古的血腥統治,在這一天晚上統一行動,殺死蒙古「韃子」的紀念日,習慣叫八月十五殺「韃」,有人說這就是八月十五的來歷(即中秋節)。這是天意,是神的力量。神安排毛澤東在八月十五這天死,就是提醒人民要醒悟過來,這個比「韃子」還要壞上千萬倍的魔王,人民的力量是打不到他的,只有神才有力量叫他消亡。

被魔鬼纏昏了頭的人民,哪能一時醒悟過來。毛澤東死後,一時間全國各地,哭聲慟天,如同沒有毛澤東天就要塌下來,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可見毛澤東「造神」的力量。

少數有覺悟,有良知的人,卻壓抑不住心頭之喜,放起爆竹,喝起酒來,又被毛的接班人的爪牙抓去坐牢。馮大郢有個叫馮士研的男青年,按輩分算,是馮影勤的堂侄孫,正在為毛澤東死去而開心喝酒時,一夥民兵撞了進來,要抓他,他站了起來,手指民兵們大罵道:「你們這些狗娘養的,偉大領袖死了,你們還有心思抓人?」

「我們抓得是不傷心的人。」

「我不傷心,你們憑什麼?」

「憑你在喝酒。」

「喝酒就不傷心?你們爸死了,擺了幾桌酒席,是叫慶賀,是叫高興嗎?那叫一醉解千愁,你能懂嗎?!不懂去問問你們媽去。」

民兵們面面相視,無言以對,只得走了。

馮士研「哈哈」大笑,又連喝三杯開心酒。

馮影勤更是興奮不已,他不慣喝酒,卻提著一瓶酒來到茶壺山頂,他斟滿第一杯酒,為死難的平民百姓;第二杯為地富反右;第三杯為各少數民族;第四杯為各宗教人士;第五杯為海外人士;第六杯為不知名的冤魂。每斟滿一杯,就向空中撒去,留下最後一杯,自己一飲而盡,為他們這些屈死的冤魂終於能看到這一天而乾杯!願他們在地下安息。

其實毛澤東的死,要歸功於他的同夥林彪,由於林彪的死,才拖垮了這個害人的魔王。

毛澤東在斷氣前,意識到死後必丟下萬代駡名,但他不在乎,在乎的倒是像史達林,被從水晶石棺材裡拖出來燒掉,或被類似伍子胥那樣的人拖出來鞭屍。他吩咐接班人在他死後,要學周恩來的聰明做法,把他火化,再把他的骨灰撒得無影無蹤。可是他的接班人華國峰,對他什麼話都聽,就是不聽他關於火化的話。華國峰為了坐穩第一把交椅,利用被奴化的人民對毛的迷信,來抬高自己的聲望,不但不火化毛澤東,還為他建立紀念堂,用毛澤東的屍體,繼續奴化人民。接著又出了一本所謂的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為了掩蓋毛澤東所犯下的滔天罪刑,又把禍水潑到四人幫頭上,說是四人幫幹的。這一做法,也確實迷惑了愚民,華國峰繼續執行毛澤東獨裁統治政策。(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馮影勤補了票,看了看對面那位,已不睡在原來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沒有看到他,沒有查他票。隔著走廊右邊的一位,衣著整齊,他面對台桌上的書,一本正經地看著
  • 只見一個在此時可算是胖乎乎,約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齡雖小,衣服破爛,擦地板卻很利索,顯得很有力氣。他明顯不是服務員,為何擦地板這樣賣力?」
  • 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
  • 現在死了人,就如死一隻小雞一樣沒有人過問,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隊長不向上彙報,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來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連忙從藏在稻草裡,拿出剩下的一塊生牛肝,用嘴咬住,雙手伸出,讓公安人員銬上。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 聽了兒子的話,我如撕心裂肺一般,哪還有狠心把兒子捂死?第二天早上,我的兒子死在炕上了。叔叔又來了,他把兒子弄去,晚上送來兩碗肉,我吃了。幾天後我想起來了,我吃的不是兒子換來的人肉,我兒子是全村最後死的
  • 去年還在大批判右傾機會主義,今年又准許倒退,這是怎麼回事?馮影勤思考起來。他想起來了,自打倒彭德懷,毛澤東就退到二線,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劉少奇。你劉少奇將要嘗到和魔鬼打交道的惡果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