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意詩心】棗之花 情疏跡遠自清雅

作者:章華路

小小的棗花像極了小小的星星,隨棗枝的形狀組成星座。一株棗樹就是一個群星閃爍的綠色天空,其中每一顆星都有一個玲瓏的小花盤,裡面亮品晶地盛著香甜純淨的蜜。(Pixabay)

  人氣: 530
【字號】    
   標籤: tags:

夏日的棗花,彷彿與秋日的桂花有著同一個清香的靈魂。

記得第一次看到把棗花稱為「夏桂」,就是夏日的桂花,是在一位當代女詩人寫的一首七絕裡,當時心底便不由得輕輕地湧出一串讚歎……

棗花,棗李科棗屬,開在夏季。桂花,木樨科木樨屬,開在秋季。植物分類的科屬不同,開花的季節也不同。但她們的樹影同樣綠亮婆娑,小花同樣暗黃精巧,花香同樣濃郁,同樣且清且甜,就好像有著同一個清香的靈魂。

棗花實在與桂花有著太多的相同之處,卻比桂花提前一個季節來在我們身邊,夏曆四五月便已綴滿枝頭,花期又可持續近四十天。

此地人家,凡有院落,無論大小,都往往有棗樹。當棗花盛開的時候,那清甜清甜的花香,便從細細的竹簾和窗紗輕輕透進屋裡、書裡以至飄渺的夢裡;又從空中彌漫到外面那些長短闊狹各不相同的小巷與街道,有時讓人竟不知是她花香飄來,還是自己飄進了花香之中。

可是行人卻並不都知曉這清香來自棗花,因為她們本不起眼,又多被路邊房屋或其他的樹遮住。她們就這樣靜靜地佇立在後面,只盡心盡力地把無言無象的珍貴花香奉獻出來,彷彿這樣其願就已足矣,至於從表面上能否顯出自己並不重要。

棗花香得多麼「情疏跡遠」,而這也正是桂花的品格與境界。

而棗花比桂花可能還多點什麼,譬如——蜜。

桂花沒有蜜腺,只開花,不出蜜。雖然有時能見到「桂花蜜」或「野桂花蜜」,但那不是桂花之蜜,所謂野桂花也不是野生的桂花,而是柃木花的俗稱,屬於山茶科。柃木花是一種可從寒冬開到第二年初春的花,是低溫泌蜜的稀有蜜種。

棗花是夏季的一種主要蜜源。棗花蜜,是傳統的四大名蜜之一。小小的棗花像極了小小的星星,隨棗枝的形狀組成星座。一株棗樹就是一個群星閃爍的綠色天空,其中每一顆星星的心裡都有一個玲瓏的小花盤,裡面亮晶晶地盛著甜香純正的蜜。

棗花謝了,棗花蜜卻存留著棗花的清香,她們的香融進了她們那琥珀色的蜜裡。

棗樹的枝乾瘦硬虯勁奇特,質地密緻。曾聽得一位朋友說,當年隨父母被趕到北方鄉村務農時,在冬日將朵朵玉米的爆米花隨意插綴在折下的棗枝上,置於粗糙的陶器中,竟然幾與梅花亂真。棗枝之美,其實並不遜於高雅的梅枝。

棗花,桂有芳魂梅有枝。然而,縱有著桂花的芳魂,梅枝的雅韻,這般高的品位,棗花卻未見被收入花譜,更不要說像桂與梅那樣尊至極貴的禮遇了。但她依然年年向世人送去清香。

有時想,總算還沒有誰將這宜人的清香誣作惡臭,如果那樣,也許是最悲哀的。不過不是棗花的悲哀,而是誣者的悲哀。倘棗花有知,為這悲哀一哭,有識者會知道,她並不是在哭自己。@*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維《長江積雪圖》
    生自廣寒雲幔裡,未訪梅花,已是絕塵意。幾度浮沉天與地,依然清韻長飄逸。
  • 為了看一眼「真正」的,而不是室內盆栽的梅花,曾特意在剛放寒假、新年前的一段時間,乘了廉價的硬座火車和夜船,到江南尋訪以梅聞天下的地方。沒想到始終無緣得見梅花,卻與嬌黃清香的蠟梅不期而遇。
  • 把那些蜂蝶們競相追逐的熱鬧輕輕讓出來,直退到「眾芳搖落」的寂寞寒冷裡,不意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盡風情」 …
  • 白玉石般的鱗莖裡,悄然睡著清純靈秀的芽。當冬神輕輕將她喚醒,翠葉中升起的是雅淡如雪的素花和不絕如縷的清香。水仙花,又靜靜地含笑而來,帶來冬日裡的春意。
  • 「何彼穠矣,華如桃李」,古老的《詩經》中已有多處提到桃與李。路邊有幾株野生的山桃花和李花,她們可能是這裡最早開放的樹花。粉色的山桃花和白色的李花盛開時,周圍依然灰色而寒冷……
  • 相傳杜鵑鳥啼叫不止流出的血染紅了杜鵑花,它聲聲喚的都是「不如歸去」。
  • 美而古老的杏花,有著多少與傳統文化有關的故事。
  • 國色天香的牡丹花,有善心有勁骨,高貴,而非富貴。宿根草本的芍藥花,和與她一樣風姿綽約、花香中帶有藥香的「木芍藥」——牡丹花,一起成為自己心中記掛且年年探訪的好友。
  • 楊花實在是雲一般的花。自在超脫,無牽無掛,一切隨緣。幾日狂風過後,不知又有多少落紅難綴。「百花長恨風吹落」,但是,「唯有楊花獨愛風」,自在輕盈地飄飄飛在風中。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