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教授集》(3)——完成任務

楊天水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2日訊】殘雪漸消﹐河套平原微露春色﹐柳色漸上枝頭。某學院紀檢書記包某抱雙臂﹐鎖雙眉﹐立於窗前﹐遙望南窗之外﹐沉默許久﹐擒起包﹐離開辦公室隨着下班的人流回到家中。

他老伴問﹕”悶悶不樂的﹐想啥哩﹖是不是也像對門的教務處長﹐在外面養的小蜜露餡 了。”包書記半躺到沙發上﹐閉上眼睛。他的女兒過來搖搖他的肩膀﹐問﹕”爸﹐是誰給你氣 受了﹖”他老伴說﹕”我看別干這倒楣的紀檢﹐一天到晚得罪人﹐你看人家教務處長,外水不 斷﹐就是每人送千把禮﹐我看月月有幾萬以上的外塊。”他的女兒說﹕”爸﹐有事別悶在心裡 ﹐講給我們聽聽。”包書記睜開眼說﹕”唉﹗上面又摧我挖貪官﹐比例本來是百分之三至百分 之五﹐我已經幫他們挖了百分之三的數﹐現在催我非要達到百分之五的指標不可﹐要我到哪兒挖嘛。”他女兒說﹕”院裡的職工都講科處級以上的都夠判刑的﹐怎麼能說沒有貪官可挖哩。 “包書記說﹕”腐敗人人有﹐可是要判刑﹐必須有充足的證據。這些貪官﹐幾個不是猴子﹐做 得大多巧妙﹐難挖呀。”女兒說﹕”小狼狗用公款買了輛轎車﹐送給他的姘頭﹐這事誰人不曉 ﹐你也可把他挖了﹐算個人頭數目。”包書記﹕”女兒啊﹗小狼狗的爸是俺們包頭市的領導﹐ 誰能動得了他﹐就是我挖他﹐警察調查他﹐小狼狗也辦法應付﹐他會說那車是租給他姘頭的﹐ 甚至轉眼之間他們會偽造出租借合同。最後還可能打狗不成被狗咬﹐你要知道﹐他爸的一句話 ﹐就可以把你爸的飯碗砸了﹐送進監獄。”女兒說﹕”爸﹐我聽說包鋼一家公司﹐人家是反貪 的頭﹐把許多有問題的人找到一起﹐開誠佈公講了心裡話﹐然後讓他們抓鬮﹐誰抓到倒楣數字 (鬮裡有空的﹐有寫着數字)﹐誰就是反貪對象。”包書記﹕”說起來﹐我們是包公的後代﹐ 那樣不負責的事不能幹。”老婆說﹕”快吃飯吧﹐反貪反貪﹐還不是後台硬的沒事﹐後台弱的完蛋。”女兒拉起包書記坐到桌邊﹐他心不在焉﹐匆匆吃了半碗飯﹐喝了幾口湯﹐就爬到床上 ﹐蒙頭大睡了。

下午上班的路上﹐碰到了校長。包書記說﹕”校長﹐現在反腐反貪的數字還沒有湊齊﹐ 你看有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校長說﹕”我們了要學習人家的經驗﹐聽說黑龍江一家大公司 ﹐反貪任務一下來﹐便匆匆從鄉鎮調進幾個本身就有問題的幹部﹐然後一個個把他們送交給檢 察院﹐事前又同那些人講好﹐一旦判刑﹐公司私下給些補貼。這樣就保住了公司的許多幹部。 “包書記沉默片刻﹐說﹕”可是眼下檢察院﹑市紀委催得這樣急﹐一時將哪裡鄉鎮的腐敗幹部 調進呢﹖”校長說﹕”這事晚上我們再講座﹐廈門一家公司與勞服公司合資經營汽車配件﹑家 電﹑電腦﹐我還要去勞服公司幫他們剪綵。”鑽進路邊的奧迪轎車。包書記拐個方向走向自己 的辦公樓。一路上想道﹕”校長介紹的這個新經驗可行﹐既可以打擊貪腐分子﹐又可以保住咱 們原有的幹部﹐可是到哪找願調進來的鄉鎮幹部呢﹖”

到辦公室坐定以後﹐有個老教授推開門站到門口﹐有些侷促不安﹐包書記說﹕”林教授 ﹐多日不見﹐現在身體還好吧﹖快進來。”林教授走進屋內﹐坐到沙發上﹐一言不發﹐一臉灰 心喪氣的樣子。包書記﹕”林老﹐是不是媳婦跟你生氣﹖”林教授搖搖頭﹐包書記﹕”那有什 麼事﹐您就直講吧﹐我為你分擔些懮愁。”林教授﹕”包書記﹐我是來向組織彙報思想交待問 題的。”包書記心頭一亮﹐想道﹕”處級幹部中反貪任務還差一個人頭﹐這是送上門的貨﹐真 正是配合我工作了﹐謝天謝地。”於是說﹕”林教授﹐有問題講清就行了﹐不要有啥顧慮﹗” 林教授說﹕”你是知道的﹐我在基建處工作的這幾年﹐大氣候也使我們增加交易費用﹐我參加 過不少公款消費﹐總數少說也有五六十萬﹐儘管超過二千元一桌的宴席我是拒絕參加的。”包 書記﹕”公款消費﹐只要在政策範圍﹐是不算貪污腐敗的﹐這方面您是我們全院的表率﹐眾人 有口皆碑﹐大家都知您是正直的清廉的﹐只要是過於浪費鋪張的公款消費﹐您一概拒絕參加﹐ 這方面我們黨委表揚過您幾次﹐快請您把其它問題講講清。”

林教授﹕”還是去年﹐我被借調到市教委﹐負責高校老師公寓的基建工作﹐當時﹐手頭資金很多﹐有幾個億﹐存在銀行裡﹐我 們自己學院的勞服公司的牛經理當時兼校創收辦副總﹐急着為學院創入﹐要從廈門進一批水貨 ﹐就向我借了九十萬塊錢﹐三個月零五天之後﹐本息都還給我。”包書記﹕”你沒有直接受賄 賂吧。”林﹕”沒有。”包﹕”那錢的本息入帳沒有﹖”林﹕”入帳啦﹐全是公對公呀。”包 嘆口氣道﹕”那您為高校老師公寓的建設金生了息﹐是有功之臣﹐有啥問題要交待的嘛。”林 ﹕”我借出款子的日期超過了規定的期限五天﹐按法律算是挪用。”包書記喜出望外﹐心想﹕ “我怎麼這樣糊塗﹗竟忘掉挪用的規定時限了。”起身為林教授泡了杯茶。然後拿出紙筆說﹕ “林教授主動向組織彙報問題﹐這是應當受到表揚的﹐這樣吧﹐請你把問題寫清就行。”林教 授接過紙筆﹐茶也顧不上喝﹐埋頭認真寫字。半小時寫好。包書記接到手中﹐看了幾眼﹐放進 抽屜﹐說﹕”林教授﹐沒事啦﹐您安心回去吧﹐天下黨員幹部都像您這樣廉潔無私的話﹐四化 呀﹐共產主義呀﹐早實現啦。”林﹕”過獎了。”謙恭地退到門外﹐走了。

包書記喝了幾口茶﹐得意的神情漸漸消失﹐顯出心事重重的樣子。這時電話響了﹐包書 記拿起電話﹐問了幾句﹐又講了幾句﹐最後說﹕”這宴席我不便去﹐現在反腐倡廉正在風上嘛 。”電話裡邊說﹕”包書記﹐不要緊嘛﹐我們今天簡單聚餐﹐目的就是想借用晚餐的時間談談 我們勞服公司反腐倡廉的工作﹐您到時要替我們宣傳黨的政策﹐黨委要關心我們嘛。”包書記 一聽對方的話頗有道理﹐心想﹕”這樣看不去的話﹐真是不盡共產黨人的責任了。”全對話筒 大聲說﹕”好吧﹐我全力支持你們經濟工作。”這時隔窗松柏﹐靜立無聲﹐幾只雀兒在殘枝葉 間尋找食物﹐不時縮着小腦袋﹐東張西望﹐包書記心想﹕”麻雀的世界不知有沒有紀檢﹐它們 是怎樣懲罰違法犯罪的呢﹖它們有沒有公款消費呢﹖”

黃昏時刻﹐一輛奔馳車停到樓下﹐一個大胖子下車﹐搖搖晃晃﹐爬到三樓﹐找到包書記 ﹐說﹕”包書記﹐我們的江總叫我來接您。”包書記與大胖子一前一後﹐下樓上車。那車駛離 校院﹐不久便在一家大酒店的停車場停下。這時正是華燈初上時分﹐四週的街道上人車川流不 息﹐許多高樓立於清冷之中﹐突然一陣沙暴﹐鋪天蓋地﹐大胖子與包書記加快腳步﹐鑽進大酒 店裡﹐嘴裡不住地說﹕”現在沙暴一天比一天厲害了。”到宴廳﹐一個中年人迎上來說﹕”包 書記﹐可把您盼來了。”引包書記至一大圓桌邊坐下﹐向另外幾個人介紹說﹕”這是我們的黨 委包書記。”又向包說﹕”這幾位是香港華運國際投資公司駐廈門辦事處﹐屠經理幾位。”包 書記與客人寒暄數語﹐禮儀小姐便將大家的酒杯斟滿﹐江總起身﹐邀大家舉杯。

數杯下肚﹐江總說:”本來我院校長也要到場﹐不巧﹐北京的一個副總理到呼和浩特攷察﹐區黨委知道校長 與那副總理有交情﹐便招他去呼和浩特了。”屠經理﹕”有包書記﹐江總盛情款待﹐我們對在 此投資充滿信心﹐我的打算是首期投資一千萬資金﹐三個月後﹐如果運轉良好﹐這裡的環境沒 有亂子的話﹐我們再投三千萬資金﹐到秋天﹐我還可以介紹些進口油糖給你們做﹐都是國際價 格﹐轉手間就可以富起來。”江總說﹕”屠老闆﹐到時準備給我們多少的生意做﹖”屠說﹕” 原糖先給你們八個億的貨﹐油到時再說。”包書記手中的筷子停在半空﹐吃驚地望着屠總。江 總一見如此﹐連忙解釋說﹕”廣西一個個體戶上次走私十億元的原糖﹐他老婆看上去像個中學 生﹐才判六年。”包書記這才恍然大悟﹐想起電視上看到廣西走私原糖大案的報導﹐連忙說﹕ “我相信你們做生意會守信經營﹐不會捅出廣西那樣的漏子。”眾人會心一笑。又是幾杯下肚 ﹐江總說﹕”我為大家助興可否﹖”眾人說﹕”正是求之不得之事。”牛總便用筷子敲着碟子 ﹐唱起蒙古民歌﹐之後廈門來人又叫自己一道來的小姐唱了一段京劇﹐贏得了四鄰的喝彩。 酒宴結束後﹐江總派人先帶廈門的人去舞廳﹐自己說﹕”我馬上就到。”留下與包書記 單敘。包書記﹕”江總﹐你可要注意﹐現在有不少人民來信反映你幫助廈門人推銷走私轎車。 “江總﹕”我的包青天大人﹐現在生意太難做了﹐我不幫他們賣點私貨﹐我的公司一分錢也不 賺﹐全學院的獎金﹑福利從哪裡來呢﹖”包書記﹕”不管怎麼說﹐你也要照顧我的工作﹐最近 反腐風刮得猛﹐你要是不謹慎﹐到一定時候﹐有人將事情捅到上面﹐我是沒有力量保你的。” 牛總說﹕”自治區領導那裡﹐有校長做工作﹐只要你這裡經常綠燈常開﹐我就可以放手為大家 創收。”

包書記緊鎖雙眉﹐江總問﹕”遇到啥辣手的事﹖”包書記﹕”市領導點名批評我們反 腐反貪不力﹐沒有完成下達的抓人百分比的指標。你現在又想做石油﹑原糖的生意﹐叫我怎麼 不頭痛﹖就算你石油﹑原糖的生意能做得天衣無縫﹐我必須再向檢察院提交一批人的任務還是 沒有完成。你說叫人焦心不焦心﹖”江總說﹕”缺多少數﹖”包書記﹕”還應當交出五個。” 牛總說﹕”我有一個辦法﹐不知行不行﹖”包書記﹕”你講我聽聽。”江總﹕”綜合外地多家 經驗﹐我們可以到鄉鎮找些國家幹部﹐抓住他們一些問題或把柄後﹐向他們講明﹐調他們進咱 們學院進來後﹐我略施小計﹐你就把他們挖出來﹐交給反貪局﹐但我們也不昧着良心﹐只把他 們的問題控制在判緩刑的程度上﹐而且﹐一旦他們同意調進﹐我公司願意給以每人五萬塊的人 才補貼。”包書記說﹕”人家要是不願來﹐咋辦﹖再說調人的事還要組織人事部同意。哪那麼 容易﹖”中一拍大腿說﹕”包青天﹐您只要繼續做我們公司探索市場經濟的支撐者﹐調人的事 我全權代理了。馬上我向組織人事部提交一份’引進現代企業管理幹部的火炬計劃’﹐校長那 裡我加點油﹐馬上就會同意引進人才。您要三陪我替你安排﹐不要三陪就回家好好休息﹐可別 為這點小事自尋煩惱。”包書記﹕”我……我……我……”一時激動得語無倫次。江總一把拉 他到樓上音吧的包廂﹐招了二個臺姐﹐說﹕”好好陪陪這位先生﹐帳我付。”然後又說﹕”我 還得去陪廈門的人。”就匆匆離去。

幾天後的某深夜﹐北京某大酒店的一個房間裡暖烘烘的。江總對包書記說﹕”我的包青天大 人﹐這幾個人已調進我公司﹐我同他們談了﹐他們都樂意去應付判緩的官司﹐唯一的條件要求 補貼增加一萬塊﹐我答應過幾天回包頭後﹐你就把他們交給反貪局吧。”包書記感慨萬分﹐說 ﹕”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做了這麼多年的黨務紀檢工作﹐還沒見到過你這樣高效的人。謝謝你 幫我完成了工作任務。”江總說﹕”引進人才的計劃已經勝利完成﹐咱們該找個姐兒去好好樂 一樂了。”拉住包書記﹐出門﹐走向三樓的歌廳包間。 (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