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海棠詩社(8)

第一卷 校園
作者:楊天水

海棠詩社 第一卷 校園。(公有領域)

  人氣: 43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

諸位學友的詩作雖有許多不足,但又不知如何修正之才算佳作。我於是陷入迷惘,數十次試圖覆信,數十次無奈作罷,只得埋頭讀起《紅樓夢》來。

某日黃昏,甚感無聊,遂亂翻《納西與摩梭民俗》一書,不料深為瀘沽湖畔的美景樸俗吸引。細看數頁,推想楊雪貞之靈感大概得之於此地。

該書寫道:

「川康滇相交之處,多山,少平壩。有一湖名瀘沽,東西窄約十里,南北長不過二、三十里,周圍丘樹茂盛,四季青蔥,蓼汀沙渚,鷗鳥常集。曉晴風軟之時,紅霞翠影,倒映其中,明湖頓成彩湖。每當夜月滕空,滿湖光媚,群巒幽靜。湖邊有摩梭人萬餘,皆純樸異常,互助耕食,真人間又一桃源也。

摩梭人處母系社會結構之中,婚姻名為阿夏,男性每於夜晚至女性閏房,拂曉歸家。男女純以感情為基石,合則繼續交往,不合則和平分離。一樁契約解體,另一樁契約才能產生,絕無一腳多船之惡事。女性於家中支配經濟權利,承擔養育、教育子女的責任。家庭間無欺無詐,和平往來。

男女皆善歌詠,女子尤甚。每遇節日,無論晝夜,樹下湖邊,到處篝火,歌聲盈耳,熱鬧非凡,男女青年,多以此為尋覓合意阿夏為良機,表達感情,大膽多於嬌羞,直率卻無粗鄙之嫌。

又湖東數百里,有納西族,與摩梭族風俗相近,皆系古耗牛羌後裔。時朝時,納西詩人木青木公祖孫二人尤得漢詩真諦,徐霞客與之交厚,四庫書收其佳作……」

讀著,不覺進入夢鄉,身至瀘沽湖畔,眼前到處歡歌篝火,滿湖青光怡人。我一人踏上一葉小舟,駛向藕塘深處,笛聲悠揚,然而不知起於何處,想必燈影處有歌筵,待駛至,仍是一片青香世界。

正當我惆悵嗟歎之時,有人推醒了我,一看是馬剛、古麗,我連忙起身,舀水,讓他們洗了手臉,然後為他們備晚飯。飯間所談的無非是些各自的見聞感受。

馬剛說:「我小妹,現在高二,明年參加高考,聽說我們詩社的事,動了心,非要考北京的學校才如意哩。」

我說:「想不到河西走廊與古典文化還有這麼多情絲。」

古麗說:「不要小看馬兄的故土喲,大詩人杜甫有位老師就是他同鄉。」見我心存疑問,就說:「何鏗是杜工部的老師呀!」我問:「何以為證?」

古麗嫣然一笑說:「虧你還愛好詩歌哩,杜工部自己說過呀『曾學陰何苦用心』,那陰氏且不管他,那何氏就是何鏗,也是武威人。」

馬剛說:「對了,難怪我前幾天在家閒讀古詩時,發現他們有些句子、意境、手法,有些相似。比如杜甫有『岸花臨水發,檣燕語留人』,而陰何則有『江燕繞檣飛』之句。可見大詩人也不能與前人決裂了。」

古麗說:「我以為詩可以興,其要旨在於若能盡傾心中感興,即使借句,翻新無甚麼妨礙,相反會收取長補短之妙。試想人心有相通處,怎能不有雷同相似的感覺哩。試想人間詞語有限,又怎能不生相似的表達呢?」

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直至月殘星稀,我們才各自安歇。@(待續)

(點閱小說:海棠詩社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洪澤湖濱的田園景色,終年動人。春日千萬畝麥苗常迎清風起舞,無際綠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與不可遏止,油菜花開放之際,或千萬畝成片,或間於麥田之中,鮮黃嬌艷,其笑面榮光,洋溢天宇的精氣。
  • 洛陽乃我們中華民族九朝古都,數千年歲月逝去,人間不知經歷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變。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說天地是養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賦於我們以美好的情性和聰明才智,我們必須將它們發揮到完美的狀況,才算是盡了做人的自然本職。
  • 太宗看武昭公主所奏,言言天理,句句良心,真性相感,自然淚下,哀痛不已。再將盒兒揭開,一顆舍利子,金光射目,赤若丹砂,光似明珠。即命杜如晦、王珪持原盒齎回西陵合葬,謚武昭公主為貞德公主,題其坊曰:「忠孝勇烈」。
  • 一張泛黃的欠條記錄了這段分手:協定上說明媽媽補償給爸爸一萬五千元,現給了五千,尚欠一萬。
  • 清早走豬人和他的豬總算來到,母豬配種後安靜下來,被順利趕回了圈欄。配種的錢去坎下鄰居家沒借到,只好欠著。鄰居家早上剛買了兩床走村的貨郎推銷的棉絮,花掉了一百六十塊錢。
  • 我知道,是來自於家鄉的掛念,一直牽絆著老袁,讓他沒辦法自由飛翔,許下如地藏王菩薩的願望。窮人不清,他就不能平靜。
  •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看起來,那是一份不一樣的廣告資料袋,用一個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靜靜的蓮花。袋子裡頭則是厚厚的一疊──她以前就收到過,知道裡面的內容──口袋本的小書、上網卡、刻錄光盤等。但她從來都沒有耐心仔細看完過。並非是恐懼什麼,然而,有一種百無聊賴的空虛感,還有一種不能名狀的物質,團團地纏住她,總讓她感覺心煩意燥,坐立不安,於是,她從來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資料。
  • 他已經出任務超過七十次,中隊許多人認為他有不死之身。泰迪心想,如今迷思就是這麼來的,靠活得比別人久就行了,或許這正是他現在的職責,擔任幸運物,成為大家心目中的魔法,保護眾人安全。或許他真的有不壞之軀,但他自己不斷挑戰這個說法,不顧上級反對,仍爭取盡量出任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