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07)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在拘留所的日子是清苦的,一頓飯只給一個小孩拳頭大的袖珍饅頭,還有一碗麵粉攪和的糊糊,麵粉比平時在家裡能吃到的黑許多,偶爾人們才會像發現奇寶一樣,在糊糊裡找到一片菜葉。是啊,抓的人太多了,吃的自然就越來越差了。中共現在所謂的「敏感日子」越來越多,它們眼裡的「不穩定因素」越來越多,自然而然,越來越多的普通大眾成為它們打壓的對象。也許在中共看來,所有的老百姓幾乎都是嫌疑犯,否則它們幹嘛實際社會或者網絡空間裡都按上一萬隻眼睛監視著才放心,那網絡上無處不在的網警,共特,那陣勢是恨不得把它們無法控制的思想也能五花大綁地抓來才好。中共已經把中國九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當成了大監獄,警察,保安,警衛,城管,居委會紅袖章等等,這些監視普通民眾的隊伍已經龐大到無法擴充了。他們天上地上的「圍追堵截」,控制所有外界信息,中共這個邪靈沒有一日不生活在恐懼之中。

在中國大陸,多少出口產品是勞改犯造的,幹活的不用發薪,只吃點糊糊什麼的有口氣就行了,哪怕是多低的成本,也是能從中賺到錢的。我的父母就在勞教所做了三年奴工,生產的產品都是價值不菲的出口產品,那錢都塞到誰的腰包裡去了呢?

小姨在拘留所裡,拒絕穿象徵罪犯的號服,其他大法弟子看到了,也覺得小姨做得對,都不穿囚服了。一天早晨,小唐出去打飯。「不穿號服不准吃飯!」一個警察斥責道。小唐二話沒說,拿著空碗就回到了宿舍。「小唐,有骨氣!不吃就不吃!餓不餓呀?」一位因打架拘留的小姑娘關切的問,小唐回答說:「我們修煉的人無緣無故被抓到這兒,就是不應該穿什麼號服的。」那小姑娘手裡捧著一個她偷偷多拿的饅頭,放在小唐的面前說:「我特意多拿一個饅頭給你,吃吧!」旁邊的一位老太太也有感而發的說:「這個國家一點理也不講,真的快完了,哪有這麼把關人當兒戲的!」

外面的天陰沉沉的,大家就坐在床上講故事。小唐說:「我先講一個故事吧,說有一個小媳婦,很孝順婆婆,可是家裡窮得只能要飯了。一天她出門要飯,天色已晚,回家的路還很遠,又下起了大雨,她只好躲在一個破廟裡避雨。耳聽到另一間屋子傳來訓斥和打罵的聲音,「昨天你走在路上,見孝婦為什麼不迴避,至使她今天吹了冷風病倒了,她今天還怎麼侍奉她婆婆?」聽口氣像是一個當官的人在訓斥下屬。「我沒有看見,實在有罪,使她有病。」那小吏囁嚅著說。「你難道瞎了不成,孝婦頭上有幾尺白光你會看不見?!」那官人大怒道,隨後,傳來拍案聲、辟啪的板子聲和哭叫求饒的聲音。怎麼會有人在這兒審案?而且管這些似乎是很細小的事情?那小媳婦好奇的走過去,可是到那兒一看,屋裡什麼也沒有,只有些判官與小鬼的泥像而已。小媳婦這才明白,那是一場冥審。

「萬物皆有靈吶,我也講一個,」子傑說:「有一個人在夜裡迷了路,在荒山野嶺中跑著的時候,忽然看見有幾個長得非常相似的長人在一塊大石上喝酒,說是長人,就是那幾個人看起來特別的高。『先生,你們能告訴我通向某村的路嗎?』他如獲救星的跑過去,有一個長人站起來,用手一指,『那路不就在你的腳下麼!』迷路的人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自己真的就站在通向村子的路口,又奇怪的想,『我剛才怎麼會迷路呢?』再回頭一看,那幾個長人紛紛站起來,又倒下去,化成了幾條路。」這時子傑一抬頭看見那個化名「心明」的警察不知什麼時候就坐在一邊,便接著說:「這個故事使我想起覺者的話,無數的神用自己的身體構成一個環境,給人類居住,所以那山川、河流、水、空氣還有時間都是神,有人覺得自己做壞事沒人看見,豈不知人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的眼睛看著呢,人就在神的懷抱裡,一思一念都會被看得清清楚楚的。這些古人最明白了,古人講『慎獨』就是這個道理。古人也講,公門裡面好修行,就是因為這裡蒙冤的人多,容易做好事積德……」說著,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心明」警察。

這時大家才發現,外面的雨已經下得很大了,雷鳴電閃的。那個警察一句話沒說,站起來就走了。「你們的故事可能惹禍了,你看她走時臉色多難看!」有一個人過來警告子傑。「沒事,我們剛才的話並沒有要特意刺激她。」子傑不以為然。一會兒有兩個隔壁監室的人跑進來說:「我們今天早晨得罪那個惡婆,老早就被落了鎖,本來想,這一下完了,不到明天是不會打開門的,誰知才這麼一會兒,她就把門打開了。我們屋的人都說幸運呢,可得謝謝你們法輪功了,從你們來了之後,她變多了。」一個小女孩兒嘰嘰喳喳的說:「可不是,她罵人和發脾氣的時候,那可是少多了。要是從前哪,有人不穿號服去打飯,她一腳就把你踹那兒爬不起來。她現在變化可真大,今天早晨我們房裡有兩個打架的,她一生氣把我們鎖屋裡了,我們都知道這下完了,不到明天是不會開門的。誰知剛才打那個響雷的時候,她就把門給開了,我們才想著到你們這來聽故事呢!」原來拘留所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要警察發現哪個屋裡有人犯了錯,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一鎖了之,不到二十四小時是不會開門的。那麼這密密麻麻的一屋人可就慘了,沒有飯吃不說,一應大小事情都得在屋裡解決,一天一夜勢必要與飢餓和臭氣熏天相處,本來一屋子人就打算受罪了,沒成想半天就開了門。

電閃雷鳴,雨下的起勁兒,「心明」警察又推開門進來了,她坐在了子傑身邊,頭髮上滿著水珠。「呀!這麼大雨,你出去了?!」子傑用毛巾給她擦著頭髮說:「我也不想造業太多了啊?!」那「心明」警察開玩笑地說,並且習慣性的晃了晃脖子。子傑拍著手說。「呀,你說得真好,再努力一下,就可以修法輪功了。」「噓!」那警察把食指放在嘴上小聲說:「可不能給我傳揚出去,要不然我不但飯碗砸了,弄不好也得進來坐著。」大家理解地笑著,心中為她的變化感到很寬慰。

第二天,那警察主動的走過來同子傑答話說:「你說就那兩字還真管事,我的脖子都不怎麼疼了呢!」子傑對她由衷的笑著:「這叫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你不覺得你比以前更有善心了嗎?」子傑微笑著,想著怎麼把這個良藥再送給其他的警察。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拒穿囚服真修者 談笑拋下救命索
  • 九死幸有佛救度 回歸大道忘死生
  • 密送洗腦廢墟房 謹勸天涯淪落人
  • 拒絕手銬因無罪 才出虎穴陷狼窩
  • 難中向內正身心 昭昭佛性喚良知
  • 父親節到了,從來沒有在意過這個節日,今天突然看到日曆上的標注,心中隱隱痛了一下.父親自去年七月起突然被抽離了我們的生活,關到了看守所,不知道監牢裡的父親是否意識到今天這個有些特殊的日子呢?

    父親一向樂天知命,但對堅守信仰和真理卻從不妥協。因為北京奧運的累及無辜,去年七月十六日深夜,父親被當地專管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人員從家裏帶走,第二天即被關進看守所,到今天快一年了,家人從來不被允許探視,父親有如人間蒸發,與我們咫尺天涯。

  • 特殊病房看守所 多少無辜大牢中
  • 武力制服兩老太 姐妹受騙遭拘禁
  • 財物搶走家門封 上訪申訴公安廳
  • 母親說,到了魏家莊派出所就再也看不見「活人」了,那些穿著制服的警察個個都是面孔僵硬,說話的時候眼睛目不斜視,從來不會看著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