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27)

莫名抓捕派出所 何故拘留蹤跡無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什麼東西到了衰亡的時候,就昏亂得令人莫名其妙。中共更是這樣,就像父親被公審這件事吧,這事本身就已經是足夠荒唐的了,無緣無故的把我們家的門鎖砸了,一大堆警察衝進去,抓了一生以教書育人為已任的父親,不但欲加之罪,還要判重刑。那就開庭公議吧!母親大忙了一陣子,又是請律師、又是辦各種手續,一拖二嚇的總算挨到了開庭的日子,刁難又接二連三的來到了。先是不讓家屬旁聽,不是公審嗎?怎麼不讓旁聽?後來,就更荒唐了,連律師也不讓進法庭了。多麼可笑,不讓律師進法庭,那還叫開庭嗎?

接下來的事情就更令人齒冷了,不但不准旁聽,法院的門口也不能站了。宇新站在法院門口,一排防暴警察手挽手,威風凜凜的硬是把她和圍觀的人驅趕到了距離門口二十米遠的馬路上。宇新不解的問:「你們一大群防暴,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大動干戈,是不是太可笑了?」那個發號施令的長官讓防暴警察站了五分鐘,自己也覺得有些無趣,對著隊列喊道:「向後轉,齊步走!」撤到院子裡去了。接下來就是大抓捕,誰想旁聽,一說話就把你抓起來。子傑就是因為想旁聽,同警察講理被抓起來的;那個小伙子朱曉東只是問了一句話也被抓起來了,中國納粹是怎樣的惡劣可想而知。就算是在法院門口說話犯法,那苗培華可是沒在法院門口說話呀,她剛從家裡出來,只是想到法院去看看,就把她也抓起來了。那天還抓了許多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趙雲龍,也是六七十歲的人了,他到法院剛瞟了一眼,也被推進了警車。為什麼抓他呀?那就誰也不知道了。中共的警察瘋狂到這種程度,哪一個頭腦正常的人會理解?你想它不是到了行將滅亡的時候了嗎?

在庭審還在進行的時候,子傑的女兒宇新就回家了,法院已經完全沒有老百姓站腳的地方了,那些防暴警察的表演她也看夠了。母親問她子傑在哪裡?她笑笑告訴母親說:「我媽讓狼叼去了!」母親大驚:「那怎麼可能,你媽做了什麼?」宇新平靜的告訴母親,是因為那些警察都瘋了,沒有什麼原因。只是他們覺得應該把她抓起來,也可能那麼多的防暴警察,總得要湊一個數吧,哪有什麼條文!子傑想進去旁聽,沒能進得去,倒被警察抓進了派出所,大家的心也隨之沉重起來。

喧鬧了一天,中午過後,下午傳來消息說庭審終於結束了。 等待了八個月,母親也終於還是沒有見到父親。大家收拾心情,等著被警察抓去的幾個人回來。然而一直等到天漸漸黑下來了,子傑還是沒有回家,母親和宇新不由得著急了。人會被弄到哪裡去了呢?表妹宇新和弟弟就跑去市中區610問。遇到一個稍顯和氣的警察,對他們說:「我給你們問問,看看是不是在這裡。」這使宇新很感激,因為她很少聽到610的人能正常的對群眾說話了。他們不管看見哪個來問訊的人,特別是法輪功家屬,都會像一頭野性未退的獸類一樣,首先把面部肌肉扭曲起來,露出一付凶狠的樣子,所以如果膽氣不足,一提到去610就會怯步的。但過了一會兒,那警察告訴他們,人不在這兒,被弄到什麼地方他們也不知道。

那到底人被他們弄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表妹她們就四處打聽,終於知道了子傑和田尚珍被關押的那個派出所。「我們可以去看嗎?順便給她們送去晚飯?」宇新問道。「可以看。你們來吧!」派出所的人回答說。宇新和二姨夫匆匆忙忙地買了些食品便向那個派出所趕去。可真巧,他們在派出所卻碰見了那個剛剛見過她們的那個市中區分局的610辦事人員。這一次,他一反常態,撕破了偽善的面具,剛剛還和氣的臉扭曲了,毫不掩飾的露出自己的獸性。「不能看,出去!」他指使派出所的警察把宇新他們轟出派出所大門,還把派出所大門反鎖起來。宇新他們只好站在大門外凜冽的寒風中等待。子傑只是想去旁聽公審,說了一點想進去旁聽的理由,就被拘在派出所裡,連家人見一面都不行,那些黑社會的人是不是也比他們還要仁義得多吧!宇新和姨夫不走,執意表示一定要見子傑一面。

看他們不走,有一個警察竟然拿出一疊照片,一張一張的和他們對照。「讓他們看吧,我這張老臉可是不怕看的。」姨夫說。姨夫和表妹站在寒風凜冽的派出所大門口等了很久,再也沒人理睬他們。「為什麼還不走?」有一小警察過來氣勢洶洶地問道。「我們的人總得吃飯吧,不讓我們進,也得把飯拿進去呀。」姨夫說。於是那個小警察把他們買的飯提了進去。「這麼點子事,還能關多久呢?」姨夫有些疑惑。這時,一輛警車急馳過來,停在派出所門口,車上下來兩個警察,二人匆匆向派出所門口走來。就在他們叫門的時候,宇新看見其中一個警察手裡拿著幾張紙,她瞟了一眼,看見那紙上有「拘留」兩個觸目驚心的大字。

「姨夫,我們走吧,他們今天不會放人了,那人拿的是拘留手續。」宇新對二姨夫說。宇新和姨夫回家了,他們知道,共產黨政權已經連黑社會都不如了,已經完全是一夥流氓了,甚至流氓也不是,他們完全是一夥瘋子了。小姨子傑是一個法輪功學員,既然見不到她,我們就相信她不枉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使命,會照顧好自己的。

第二天,小姨和另外幾個因為看公審被綁架的人,除了田尚珍之外,就都被送進到拘留所了。不管你怎麼想,在這個瘋人院似的中國,是什麼事情都會發生的。用正常人的道理是不會想得通的,所以只能用精神病人的道理才能想得明白。這次公審真的很可笑,但人們都有些笑不出來,因為中共的黑色幽默實在是太沉重了。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