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报导

【水彩行家】游戏大地80年-刘文炜个展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

艺术界尊称的“经典大师”刘文炜教授,任教台湾师大美术系逾五十年,桃李满天下。独创各种精辟美学理论,如“物理和心理的色感系统分析”、“刘氏三面法”、“宇宙的秩序”、“素描的诠释”、“气韵生动的阐释”、“物相观察解析法”及“芝麻法”……句句真言,扣入学知界心域。


刘文炜


  刘老师推动艺术不遗余力,曾经在省展27届担任评审委员,时提出将西画部门区分为油画部,及水彩画部,使得在水彩领域的画家得以在油画强势环绕中脱颖而出,1983年创立“中华水彩画协会”,网罗李泽藩、刘其伟、沈国仁、陈在南……等名家,1992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办理亚洲国际水彩展进而促成“亚洲水彩画联盟”成立、2005年与学生辈洪东标、杨恩生、谢明锠、黄进龙等筹组“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而被推举为终生职之荣誉理事长。从台湾师大美术研究所教授的职务退休后,每日仍不忘创作,平日创作之余,还亲自指导“大地画会”、“台北市建筑师画会”、“长风画会”、“大观画会”、“师大进修班”……不断研讨自己的理论,递嬗八十载,积极不浪费时间,更企长日保持健康体能与心智,游戏人间大地,悠游艺术美好领域。  此次应桃园市新开幕的“善昇美术馆”之邀,作品内容包罗万象,是为大师个人游戏大地的一大展现。


刘文炜


刘文炜


刘文炜


(图文由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次的“水彩门诊”单元比较特别,因为生病的是我自己,我为自己看病,拿自己开刀。以下的四幅画,虽然已画完一段时日,但看来看去总觉得有些不妥,我大约知道它那里犯了错,但为求慎重,一直不敢贸然更改。 但,丑媳妇总得见公婆,最后,我终于鼓起了勇气,为自己动了整型手术。
  • 以春夏秋冬不同季节参访杉林溪园区所见到的鸟类,加上台湾常见的鸟类为题材所创作的作品...
  • 杉林溪森林游乐区的自然教育中心在2011年六月五日正式落成开幕,基于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特别邀集会内许多著名水彩画家共同以台湾地区大自然中常见的鸟类为主题展出作品30件,其中包含以杉林溪地区所见的鸟类为代表;这些作品多是协会在这一年多来,以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里参访杉林溪的园区中所见到的鸟类,再加上以台湾常见的鸟类为题材所创作的作品,这个展出在杉林溪红楼二楼展场共展出两个月,这里由参展画家的作品中各精选一幅与同好分享。
  • “面对澄澈如镜的溪水,让人不知不觉地放下杂念、沉淀心灵。水彩画本身以水为介,水的谦卑、包容、化解、柔韧、渗透、浸蚀、变化多端…等特性,使创作媒材与描绘对象的特性合而为一。 艺术创作也如明镜般澄澈的溪水,作者的思想、情感、意念、人格…都会自然地在作品中映出最真实的样貌。” -《吴冠德写于此展创作自述》
  • 李老师的作品,由硬而软,看似很薄而不薄,很松却不松,有理性却看不出理性,有规则却看不出规则,很大胆却看不出大胆,有股温柔的魄力,水分挥洒淋漓,色彩的发挥尤其伶俐,而线条和形色、分离的表现方式更是特殊而高招,温文、感性、隐藏的理性,是非凡人所能比拟的,而愿意提携后进的胸怀,更富藏了艺术大师的风范。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这并不是西方社会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纪,欧洲就经历过黑死病,一种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欧洲爆发(14世纪)的五年之内,估计就有超过2千万人丧命,是当时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后便消失了,但300年后又再次卷土重来。
  • 《创世纪》 工程结束后,米开朗基罗立刻着手教宗灵寝工作,想一口气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开朗基罗和教宗的继承人签署新合约 ,将陵墓修改为挨靠着墙的壁墓,大为缩减原来的规模。接下来三年间,米开朗基罗完全投入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两个奴隶像。
  • 晚祷
    这些人并不是在崇拜艺术本身,而是它代表的东西。举例来说,在俄罗斯东正教中,圣像长期以来被视为神圣的物件,并不是因为它的颜料和笔刷,而是因为这些图画开启了连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开朗基罗采用数字“三”来划分天顶为左中右三行,中央《创世纪》故事部分又分为大小轮替的九个画面,每三个图为一个组,分别描绘《神创世》、《造人与原罪》、《诺亚的故事》。顺序的安排是根据礼拜堂本身的功能有关的,如创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举行仪式的祭坛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缘故;而人间的故事则放在群众席的另一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