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事典︰叶天士虚心学习

作者 : 邓正梁(正梁中医诊所院长)

(fotolia)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叶桂,字天士,是清代的温病大家,中国一代医学奇才。他的《温热论》开头大纲:“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卫气营血成为后世温病学辩证纲领。如此不世出的天才,在临终前谆谆告诫子孙:“医可为而不可为,必天资敏悟,又读万卷书而后可借术济世。不然,鲜有不杀人者,是以药饵为刃也。吾死,子孙慎勿轻言医。”足见叶桂自我要求之严,与悲悯不愿为医者误人命之心也。

叶桂不是天生就是名医,他也是经过刻苦学习后,日渐升华脱胎换骨的。叶桂父祖两代均为医,他自小耳濡目染,14岁就开始为人切脉看病,20 岁便誉满江南,连乾隆皇帝寻访江南都要特地给他诊脉,并亲笔赐匾“天下第一名医”奖誉他。

叶桂的习医过程是非常虚心的,年轻时在10年内先后拜了17位老师,一生忙于医务,连《温热论》都没有时间亲笔写,由口述弟子记录而成。

叶桂的第12位老师是金山寺的一名老僧,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天,叶桂碰到了他的一位老病号,绍兴来的李甲。他很惊讶的是,本该病入膏肓的李甲,竟上京应试,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路过吴县——叶桂的长驻之地。原来,李甲半年前来找叶桂诊治消渴,但叶桂见其形销骨立、面色黯沉的样子,断他活不了多久,也不可能赴京应试,就嘱咐他回家养病,不要白忙一场。

但李甲自认命不该绝,仍未打消赴京应试的想法,恰巧在借宿金山寺时,长老见其病状主动替其医治,拿药给他喝,并劝其住下调养,痊愈后再动身;李甲感动得积极配合长老的治疗。半个月后,李甲的病豁然而愈,临别时,长老托李甲向叶天士问候。

半年后李甲应试回来,途经吴县,依约去向叶桂问好。叶桂一见真是惊讶了一下,哪像是患了消渴的人啊!顿时一股歉意涌上心头,深感自己的医道不及,便把“天下第一名医”匾用黄绸缎遮住,上金山寺去求教那位长老。

到了金山寺,叶桂表现得格外谦虚恭敬,并用了一个化名,诚心乞求长老能收其为徒。长老见其态度诚恳,便道:“施主若不嫌山寺寂寞。那就住下吧!”叶桂虽已名满天下,但此后仍是细心琢磨长老如何看病、下处方,体会其中奥秘。长老见其好学勤奋,也高兴地答疑,还把一些珍藏的孤本给予叶桂阅读。

辗转半年过去了,叶桂已能与长老的思路不谋而合,深深体会其医理。有一天来了腹痛的病人,长老的思路给予叶桂深刻的印象。

病人面色萎黄,憔悴不堪,腹胀如箕。知为虫积腹痛,叶桂开了砒霜三分来杀虫,长老竟不畏其剧毒,直接将药改成一钱,并解释道:“病患日久,虫日益大,三分砒霜,击昏不死,待虫苏醒,其病反增,唯一猛击,方绝后患!”叶天士后来真实的表明自己的身份,并服事长老至其去世,方才回家。

本文转自第356期【新纪元周刊】“养生保健”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88/11065.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年四季不停地辛苦劳动才勉强得以温饱,每天下地干活真是一件苦差事。在阴雨连绵的日子里,村里的大人们虽然嘴里不断埋怨天气不好,但是都会借着下雨的机会,三五成群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说古论今,自得其乐,享受难得的清闲。
  • 时光转动,季节如歌!春的烂漫、夏的热烈、秋的清旷、冬的凝重,大自然在四季的吟唱里,向我们展现了四种不同的生命韵律。春种、夏长、秋收、冬藏,随着四季的更替,农夫们也完成了一个收获的周期。
  • 山海经》是中国最古老的地理书,也是一部包含着许多神话传说的先秦古籍,包括《山经》五卷和《海经》十三卷。
  • 泉瀑涓涓净,山花霭霭飞,白云回合处,应是至人栖”,中国古典山水诗词不仅仅是一幅幅能勾起人们美好憧憬的风景画,而且使人能够从中感悟到许多道理。
  • 2012年10月,位于中国古丝绸之路东道北段的宁夏西吉县因雨水冲刷出土17枚铜币,经鉴定,疑为中亚古“贵霜王朝”遗留的珍贵钱币,引起考古和收藏界的关注。
  • 春天里万物生发,夏天里万物成长。在中华文明的夏日里,则是文化成长的季节…
  • 界各地都有盗墓者,他们千方百计到古墓中去偷窃埋藏了千百年的金银珠宝,古墓往往与世隔绝,使宝物历经千年还保存得相当完好。在这终年不见天日的古墓中,盗墓者通常会认为里面应该是伸手不见五指。可是他们有时却惊恐地发现,在一些古墓的拱顶上,一盏明灯投射着幽幽的光芒。
  • 海外媒体报导:网路疯传“起义月饼”……其文中曰:据传,元朝统治非常残暴,害怕汉人反抗,规定一家一户只可以有一把菜刀,不准私藏兵器。而汉人更不甘受蒙古人统治,朱元璋欲整合抗元力量,苦于无从传递消息。
  • 人类最早的航天故事,可以说是由中国女性来演绎的。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中的主角嫦娥,便是人类最早的一位女“航天员”。人们把即将进入太空的首位中国女航天员,亲切地称为“嫦娥”,包含的就是这种感情。
  • 葱郁山川的云飞水动,皆神韵天然,山水诗人则以新奇而隽永的笔触,绘声绘色的描绘出山川之美,给人以自然清新、境界开阔的特殊感受,一种超世拔俗之境悠然铺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