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交流 文化重宝传扶桑

亡佚千年宝典《群书治要》从日返中土(上)

作者:秦山 整理
唐阎立本《步辇图》(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此画描绘唐太宗接见吐蕃使者禄东赞的场面。(公有领域)

唐阎立本《步辇图》(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此画描绘唐太宗接见吐蕃使者禄东赞的场面。(公有领域)

      人气: 5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治世宝典:《群书治要

群书治要》是唐贞观初年,魏徵、虞世南、褚亮、萧德言等受命于唐太宗李世民,辑录前人著述谏书的一部匡政著作。

《群书治要》一书,整理历代帝王治国资政史料,撷取经、史、诸子百家中有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精要汇编成书。“上始五帝,下迄晋年”,以“务乎政术,存乎劝戒”为宗旨,从一万四千多部、八万九千多卷古籍中,“采摭群书,剪截淫放”,博采典籍六十五种,共五十余万言,历经数年,于贞观五年(公元631年)编辑成书。目的在于寻求治国理政的要领,因此书名明称《治要》。

遣唐使传回治世宝典 日本历代奉为圭臬

因为当时中国雕版印刷尚未发达,加之唐末战乱,致使此书至宋初已失传。非常幸运的是,此书经由日本遣唐使带到了日本,从此被日本历代天皇及皇子、大臣奉为圭臬,成为学习研讨中华文化的一部重要经典。

根据日本人细井德民为《群书治要》写的“考例”中谈到,“慎重考察我国(指日本)历史,承和、贞观年间(日本第五十六代天皇年号“贞观”,相当唐乾符二年,即公元875年),御前屡次讲解此书,距离现在几乎有一千年了,而(中国)宋代和明代的儒家学者,没有一个提到的,可见此书(在中国)已经散失很久了。”

《群书治要》亡佚千年重现中土

日本的镰仓幕府(1185年—1333年)第五代将军金泽实时特别喜欢收藏书籍。他发现了《群书治要》觉得非常有收藏价值,于是请人抄录此书。

到日本德川幕府时期,德川家康(公元1543年-1616年,于1603年建立江户幕府)看到了这部书的价值,于是在元和2年(公元1616年)下令印刷了51部骏河版的铜活字刻本。不过这套书并没有来得及广传,因为德川家康也在这一年(公元1616年)逝世,只有传于德川氏族系具有继承幕府将军权位的御三家,就是尾张、纪伊和水户德川家。

到了天明光格天皇元年,德川家康的第九子德川义直的子嗣尾张藩主有感于《群书治要》治国治家的重要意义,用了5年的时间命人把书校正后,在1786年(日本天明六年)重新刻印活字版“天明本”,并分赠诸藩主和亲臣。这就是今天流传于世的天明本《群书治要》,不过当时已经有三卷失传(详注二)。

《群书治要》,日本元和二年(1616年)铜活字刻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公有领域)
《群书治要》,日本元和二年(公元1616年)铜活字刻本(骏河版),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公有领域)

日本宽政八年(公元1796年)尾张藩主家以五部移送长崎海关掌管近藤重藏,托其转达中国。近藤氏以一部存长崎圣堂,一部赠诹仿社,三部赠唐商馆,由中国商人携回,《群书治要》重回东土。

明朝嘉庆七年,鲍廷博辑《知不足斋丛书》,序中已言及天明本《群书治要》。其后,《群书治要》入阮元辑《宛委别藏》。民国年间,商务印书馆曾将《群书治要》重新排校出版。《群书治要》得以传世。

《群书治要》编成由来

《全唐文》收录了唐太宗的《答魏徵上群书治要手诏》,其中可以追溯唐太宗下令编辑《群书治要》原委,唐太宗看了魏徵上呈《群书治要》慨言:

朕少尚威武,不精学业,先王之道,茫若涉海。观所撰书,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使朕致治稽古,临事不惑。其为劳也,不亦大哉!

唐太宗说自己年轻时崇尚带兵打仗威武之事,先王治世之道、圣贤经典浩如汪洋大海,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竟然这么多。读了这部书,能够从古人处学得治理国家之道而不惑。这部书的功劳真是很大!

清陈士倌《圣帝明王善端录》之唐太宗一。(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清陈士倌《圣帝明王善端录》之唐太宗一。(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群书治要》编辑之一的魏徵是唐朝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和史学家,因直言进谏,辅佐唐太宗创建“贞观之治”的大业,而青史留名。魏徵在《群书治要》序言中,阐述了《群书治要》书成的由来。

魏徵在序言中写道:“圣上您生来富有才智,有着生而知之的圣明智慧,本性和天道相通,行为和神明接近。用自己含而不露的美德潜移默化的改善了社会风俗,教化出了前代国君没有教化出的良好社会风气;克制自己,利益他人,完成了历代帝王所不能完成的伟业。北方异族的地域都归入了大唐的版图,远至海外的日本也都学习穿戴我朝的服饰。天下和平安宁,人民生活美满。然而我皇并不因此而沾沾自喜,态度谦恭温和,处处以尧舜为榜样,言行有依有据,完全考察古圣先王的常道而行事,不只在平静的水面上照看自己的容颜,更要从古圣先贤的教诲中得到治国的大道。”[注1]

“皇上认为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内容繁多,百家的学术非常驳杂,想深入研究和完全掌握这些典籍,以此穷究天地万物之理,就需要花费很多时间,而且收效甚微;即使全部阅读,泛泛的浏览,虽然很广博,但却不得要领。因此,就下诏让臣等采集摘录各种书籍,删除削减淫滥迂腐的内容,使古圣先王的传世典籍得以彰明显扬,发扬光大。”[注1]

“圣上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治国理政的方略。我们从群书中选取重要的文段,这都是出自皇上的主张。我们力求摘取书中的精华内容和深刻思想,学习圣贤宏大深远的志向,力求全面搜集古人治国的纲领,而不是局限于某一个方面。”[注1]

《群书治要》从六经开始至诸子百家的著作,时间跨度上自五帝,下至晋朝,全书原本编为五册,共计五十卷。

《群书治要》内容

《群书治要》蕴含大量名句、格言、警句。唐代道家修炼得以广泛弘扬,求道访道者非常之多。太宗扶持正教,不计教派。归正儒学,尊崇道家。这在《群书治要》的摘选内容上可以体现出来。

《群书治要》以“务乎政术,存乎劝戒”为宗旨,全部五十卷目录如下:

卷一《周易》;
卷二《尚书》;
卷三《毛诗》;
卷四《春秋左氏传》(上)[][注2]
卷五《春秋左氏传》(中)
卷六《春秋左氏传》(下);
卷七《礼记》;
卷八《周礼》《周书》《春秋外传国语》《韩诗外传》;
卷九《孝经》《论语》;
卷十《孔子家语》;
卷十一《史记》(上);
卷十二《史记》(下)《吴越春秋》;
卷十三《汉书》(一)[][注2]
卷十四《汉书》(二);
卷十五《汉书》(三);
卷十六《汉书》(四);
卷十七《汉书》(五);
卷十八《汉书》(六);
卷十九《汉书》(七);
卷二十《汉书》(八)[][注2]
卷二十一《后汉书》(一);
卷二十二《后汉书》(二);
卷二十三《后汉书》(三);
卷二十四《后汉书》(四);
卷二十五《魏志》(上);
卷二十六《魏志》(下);
卷二十七《蜀志》《吴志》(上);
卷二十八《吴志》(下);
卷二十九《晋书》(上);
卷三十《晋书》(下);
卷三十一《六韬》《阴谋》《鬻子》;
卷三十二《管子》;
卷三十三《晏子》《司马法》《孙子兵法》;
卷三十四《老子》《鹖冠子》《列子》《墨子》;
卷三十五《文子》《曾子》;
卷三十六《吴子》《商君子》《尸子》《申子》;
卷三十七《孟子》《慎子》《尹文子》《庄子》《尉缭子》;
卷三十八《孙卿子》;
卷三十九《吕氏春秋》;
卷四十《韩子》《三略》《新语》《贾子》;
卷四十一《淮南子》;
卷四十二《盐铁论》《新序》;
卷四十三《说苑》;
卷四十四《桓子新论》《潜夫论》;
卷四十五《崔寔政论》《昌言》;
卷四十六《申鉴》《中论》《典论》;
卷四十七《刘廙政论》《蒋子万机论》《政要论》;
卷四十八《体论》《典语》;
卷四十九《傅子》;
卷五十《袁子正书《抱朴子》

[注1]此处三注皆为魏徵所言,文中为参考白话译文,原文古文请参阅原著。

[注2]:卷四、卷十三、卷二十等《群书治要》书中三卷,日本铸版当时已经亡佚。

(待续)(转编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花王”牡丹(容乃加/大纪元)
    千岁牡丹花王之王在哪里能见?中国湖南松柏村百千岁的牡丹花王被老牛吃掉了?牡丹花好像是大唐花国中异军突起的花王,唐人赞颂花王国色、天香,开元以后,京邑间传唱牡丹花诗,公卿多吟赏,宫廷中侍女以头戴牡丹为美。随着大唐文化流传到日本,今天日本文化中也很珍爱牡丹。回头看,千岁牡丹在中国,老牛不识王花主,奇中一叹!
  • 复活节彩蛋。
    复活节是英国及其它许多信仰基督教的国家的一个主要节日。春季里的复活节与冬季里的圣诞节相呼应,圣诞节是为了庆祝耶稣的诞生,复活节则是为了庆祝耶稣的死而复生。两个节日都已有约两千年的历史,如今依然是英国等国最盛大的节庆,代表了当地人们心中的信仰和对神的崇敬。
  • 在人类历史上,曾经涌现过很多文明,其中古巴比伦、古埃及、古罗马文明没有传承下来,唯有中华文明历经风雨传承至今。这说明中国的传统和理念是最适合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文明。
  • 日本奈良时代正仓院献纳账册有“大小王真迹帐”,当时皇室可能获得有王羲之的真迹(图容加翻摄)
    (shown)当前日本国内仍然保存着从奈良时代 (公元710-780年)传承至今的古代贵重书迹, 历历证明奈良时代已经有多量的中国名迹渡海东传,奈良一朝对王羲之的崇拜可谓无以复加。
  • 日本佛像光背铭代表作“法隆寺药师佛光背铭”(容加翻摄)
    日本飞鸟时代中期到奈良时代约二个世纪,是模仿移植中国书法的鼎盛时期。日本法隆寺金堂东间的〈药师佛光背铭〉和金堂的释迦像的〈释迦佛光背铭〉被誉为日本佛像光背铭之代表作, 更重要的是,这两件日本现存最早期的佛像光背铭表现出中国书法的艺术成就。
  • 整体而言,现存日本的第一件书迹《法华义疏》非常明显带着中国晋朝、北朝的写经书法风格。
  • 日本奈良朝公文书之朝臣的中文署名书法(图:容加翻摄)
    中国书法传入日本有四大历史高峰期,经过了这些时期的收藏,使得现今在日本国内能见的中国书法书迹在数量与质量上着录成人类的文化遗产;日本的书道可谓是中国书法的旁支,而日本的书迹收藏,也是中国书法在海外遗下的一个宝库。
  • 大盘若波罗密多经是奈良时代流行的唐土佛经的一例(图:容加翻摄)
    (shown)日本飞鸟时代“遣隋使”之时,中国书法透过佛教经典和写经的传播,开展了对日本书法深刻的影响之旅。
  • 现今有迹可考日本的第一件书迹《法华义疏》(图示卷一部分),是纯粹中国风的书迹,产生在七世纪初,带有中国南北朝的书风。(图容加翻摄)
    现今有迹可考日本的第一件书迹《法华义疏》,是纯粹中国风的书迹,产生在七世纪初,带有中国南北朝的书风。
  • 日本东大寺正仓院珍藏古代书迹“千字文”模书断文部分(作者翻摄)
    (shown)中国书法传入日本以〈千字文〉的传说最古。已故日本书道学者饭岛春敬提到“一般传说认为此时可说是习字的开始,日本书道史的第一步”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