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之旅(36)

千年的帝国都城──伊斯坦堡Istanbul(二之二)

作者:行云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镶嵌画。(行云提供)

      人气: 3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伊斯坦堡至今还大致保存完好的拜占庭建筑教堂里面,比较重要的有四座,分别为Hagia Sophia(圣索菲亚大教堂)、Hagia Irene(神圣和平教堂)、Chora Church(科拉教堂)、以及Little Hagia Sophia(小圣索菲亚大教堂)。其中Hagia Sophia、Chora Church和Little Hagia Sophia曾经被改装成清真寺,而Hagia Irene则依旧为基督教堂。我们此行进入了Hagia Sophia和Church of Chola参观,所以对这两处我可以和大家分享比较多的资讯。

Hagia Sophia是这四座里面规模最大,也最重要的教堂。在东罗马帝国的一千年里,它一直是东正教领袖、君士坦丁堡大主教的座堂。(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对应于罗马公教里的教宗。)换句话说,它在这一千年里在东正教世界里的地位,就像今天梵谛冈的圣比得大教堂、在罗马公教里面的地位。“Hagia”意为“神圣的”,相当于英文里面的“Holy”。而“Sophia”则意为“智慧”。它始建于君士坦丁大帝任内(大约340AD),但是屡经毁坏。现存的结构,是查世丁尼大帝时重建的(532AD,比隋朝早了大约五十年。)。它的平面图接近正方形,中央覆盖了一个直径31公尺的巨大圆顶,东、西两端各有一个半圆顶。中央大圆顶的顶部高达56公尺,底部也约有40公尺高,因此它和两旁的半圆顶构建出一个东西约75公尺,南北约35公尺、高度从40公尺到56公尺的巨大室内无柱空间。以当时的建筑技术来说,是一个伟大的成就。如果再加上南、北两侧的楼台下方空间,整个大厅东西达75公尺,南北达70公尺。此外,中央大圆顶的底部,有一环相距甚密的窗櫺,不但部分解决了采光的问题,而且让大圆顶显得比较轻盈,烘托出一种大圆顶“浮在空中”的错觉。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本文作者于土耳其伊斯坦堡留影。(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依循东正教的传统,Hagia Sophia的入口在西方,圣坛在东方。不过原来的圣坛及圣像隔墙已经被回教后继者拆除。代替的是标示麦加方向的壁龛Mihrab、及领唱者所站立的高台Minbar,不过这两者的体积都不大,所以并没有造成很大的视感冲击。倒是那八张写着阿拉伯文的回教重要名字的大圆牌,在在地提醒著访客它曾经作为清真寺的历史。另外,它的室外后来陆续被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的苏丹立了四座高塔,算是最醒目的回教标志了。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平面图。(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Hagia Sophia的廊柱有一种别出心裁的柱头,它的表面被深度镂空,因而显得轻盈细致,而不像是一个其实是在支撑重量的建筑结构元素。这种柱头,完全偏离了古典希腊的三种柱头–DoricIonic,和Corinthian。(请参考拙文:“爱琴海之旅(2)雅典的建筑——卫城之外(上)”和“爱琴海之旅(3)雅典的建筑——卫城之外(下)”。)这也提醒了大家说:虽然在公元前第六世纪的古典希腊时期,君士坦丁堡原址就已经在希腊文化圈内了,但是到了Hagia Sophia被重建时(西元后第六世纪),“拜占庭建筑”在整体上已经大幅度地走出古典希腊的建筑范畴了。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行云提供)

我们在伊斯坦堡所参观的另外一座重要拜占庭建筑,是“Chora Church”。它在规模上要比Hagia Sophia小上不少。在建造时间上,虽然和Hagia Sophia都可以上溯至君士坦丁时期,但是Chora Church的现存结构,大部分是在1077-1081AD之间重建的(相当于中国的北宋),较Hagia Sophia的现存结构,要晚上近五百年,所以其建筑形式,也更具拜占庭建筑的特色。它总共有六个大小不同的圆顶,外加四个半圆顶,数目远超过Hagia Sophia。它的内部装饰,包括圆顶的花饰及镶嵌画,由于年代较近,所以留存的状况较Hagia Sophia为佳,风格也有所不同。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平面图。(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十一世纪的Chora Church,平面图接近一个正方形。之后的一、两百年间在西侧加了两层门廊,又在南侧加了一个长形的副教堂(Parekklesion)。内门廊的南、北端,各设有一座圆顶,副教堂也拥有自己的圆顶。内、外门廊的墙壁及那两座圆顶,均有镶嵌画装饰,其技巧比Hagia Sophia的镶嵌画较为成熟,构图颇为复杂,人物的表情较有变化,画的保存状况也较好。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镶嵌画。(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Chora Church这座教堂的墙壁装饰,不再是“拜占庭建筑”传统的镶嵌画,而是当时正在兴起的“湿壁画”(fresco)。湿壁画可以表现得比镶嵌画更为细腻,只是比较经不起时光的摧折。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土耳其伊斯坦堡科拉教堂。(行云提供)

这些湿壁画,预告了两百年后文艺复兴初期湿壁画的大行其道。达文西著名的“最后的晚餐”,就是一幅湿壁画。湿壁画在教堂的运用,稍后也带动了蛋彩画及油画的发展。不过这个新的发展是以意大利半岛为中心,为西欧带来了文艺复兴盛期的美术巅峰。@#

(点阅爱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转自作家行云部落格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它们的陶绘当中,可以看到两种文化特色的结合:也就是 Mycenaean 的规律性、和 Minoan 的自然流畅。
  • Mycenaean文化比前面的Minoan文化要来得尚武,也比较阶级化。这里的两付颇为知名的金质面罩,是他们贵族的陪葬物。
  • 到了公元前300年左右,作为第二波陶绘发展原动力的雅典城邦已经衰落了,因此希腊的陶绘艺术,也逐渐成了昨日黄花,仅供后人凭吊了。
  • 公元前2000年至1600年之间,Minoan文化达到了最高的艺术层次。这个时期的陶绘颇为精致、美丽、多彩,而对画面的运用、以及物体的形态呈现、也从早期的规律、整齐,进化到自由、流畅。
  • 希罗德.阿提库斯剧场经常被作为表演场所。像Frank Sinatra、女高音Maria Callas、和男高音Luciano Pavarotti,都曾经在这儿表演过。
  • 厄瑞克忒翁神庙有六根廊柱采用了一个新的建筑新变革,那就是用少女人形来替代典型廊柱。这样的少女人形,被称为Caryatids。
  • Parthenon里面艺术价值最高的部分是雕塑,特别是神殿顶盖东、西两端下方的三角地带、建筑学上称为Pediment或Tympanum的地方的雕像,以及内部房间围墙上半部的浮雕,堪称古典希腊最精美的雕像群。
  • 雅典得天独厚,在距离城区只有十多公里的一座称为Penteliko的山里面,发现了一个高品质的大理石矿,颜色洁白无瑕,雅典卫城上面现存的古建筑,都是采用来自这个矿场的大理石。
  • 希腊独立之后,为了感念拜伦的热血奉献,不但把他的忌日订为国定纪念日,还在几个地方建立了他的雕像。
  • 在雅典的主要古剧场Theater of Dionysus,除了有戏剧创作的竞赛之外,也有音乐方面的竞赛。竞赛之后,优胜团体的平时赞助人,常常会在去剧场的路上设立纪念碑来庆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