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西方建筑与景观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对很多旅客而言,教堂前厅的牌子——“请保持肃静”——是多余的。多数人是嘻笑聊天地走了进去,跟在街上的骚动喧哗融一样,当他们推开中庭沉重的大门,步入教堂内部时,在这个宁静、摇曳着蜡烛倒影的圣殿中,突然间意识到了应该要轻声细语。

从科隆(Cologne)顺着铁路南下,短短车程便能抵达布吕尔(Brühl)小镇,出了火车站,迎面而来就是经典著名的洛可可风城堡——奥古斯都堡(Augustusburg Palace)。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尤其是色彩作品,作者在作画的时候就对色彩进行了严谨的考虑,并且反复修改颜色以达到最佳效果。在展览时,如果以人造的冷色或暖色灯光来作为展出时打到画面上的光线,就会在客观上起到一种改变色彩作品冷暖性的作用。

美术作品中的光感是使人对美产生正面感受的不可或缺的因素。人类对光明的追求其实也是源自于人的先天本性。光明在各族人类文化中都与善和美紧密联系着。因此,不论何种建筑艺术,宫殿、教堂、居家、商店、历史建筑等等等等,都不是用来表现黑暗,而是为了讴歌光明的,这是一个基本原理。

在巴洛克雕塑领域,作为艺术天才的贝尼尼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也被称为“巴洛克时期的米开朗基罗”、“雕塑界的莎士比亚” 。诚如意大利巴洛克艺术专家霍华德·希巴德所言,“在整个17世纪,没有一位雕塑家或建筑师可以和贝尼尼比肩。”

自13世纪屹立至今的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蕴含古典的美丽,与法国的历史、文学、音乐成果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天主教信仰与法国精神的象征。当冲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双塔,巴黎民众注视着大片里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赞美诗;也蓦然发觉,在心灵深处,这座教堂原来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自13世纪屹立至今的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蕴含古典的美丽,与法国的历史、文学、音乐成果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天主教信仰与法国精神的象征。当冲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双塔,巴黎民众注视着大片里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赞美诗;也蓦然发觉,在心灵深处,这座教堂原来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在大火后幸存,玫瑰花窗与耶稣荆冠也躲过火劫,而游客必看的那些滴水嘴兽和石像怪也幸运地保存下来。这些来历神秘又造型奇异的雕塑,踞坐塔楼俯瞰巴黎,它们或是传奇怪物,吐舌衔肉,或是表情夸张的人像与动物,皆与教堂内美丽慈祥的圣母像形成了既冲突又平衡的美感。

巴黎圣母院屹立至今,已有856年的历史。这座天主教堂看尽了巴黎的繁华与败落,饱尝法国历史的兴革。对法国人而言,巴黎圣母院绝非一般观光景点,是法兰西的骄傲,是法国人浪漫慷慨情怀中的一块心头肉。不管发生什么,历史告诉我们,巴黎圣母院会历劫重生。

漫步今天的罗马城,随处可见的喷泉无疑是赏心悦目的风景。以罗马为背景的电影,无论是《罗马假日》还是《天使与魔鬼》,喷泉都是推进情节必不可少的标志物。这里要重点给大家介绍的,是贝尼尼的“四河喷泉”(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

贝尼尼在建筑艺术方面最伟大的成就,当属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Saint Peter's Basilica)前环绕广场的柱廊。

山庄里的许多房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精巧的雕塑、硕大的水晶吊灯、房间墙壁色彩和家具配置,包括窗帘的选材色彩,其精美和华丽都让人惊叹。山庄建筑气势恢宏,钜细靡遗地做到了那个时代范德比尔特二世要求的尽善尽美。

听涛山庄里的许多房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精巧的雕塑、硕大的水晶吊灯、房间墙壁色彩和家具配置、包括窗帘的选材色彩,其精美和华丽都让人惊叹。山庄建筑气势恢宏,钜细靡遗地做到了那个时代范德比尔特二世要求的尽善尽美。

美国罗德岛Rhode Island邻海的The Breakers (听涛山庄,又译作“破碎者大宅”),其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设计构思,及法国路易十四至路易十六时期的皇宫装饰风格的古典辉煌,令人过目难忘。

如果你去了美国罗德岛Rhode Island,有一处美景一定不可错过,那就是海边小城纽波特 New port上铁路大亨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家族的别墅群。它们的富丽辉煌,一定会令你赞叹不已!

Chora Church 这座副教堂的墙壁装饰,不再是“拜占庭建筑”传统的镶嵌画,而是当时正在兴起的“湿壁画”(fresco)。湿壁画可以表现得比镶嵌画更为细腻,只是比较经不起时光的摧折。

位在威尼斯的圣马可教堂(Saint Mark’s Cathedral),它其实是现存“拜占庭建筑”的史迹中,最为精致的珍贵遗产。

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是罗马帝国最出名的帝王之一。他最为知名的事迹,是将基督教从被歧视甚至迫害的地位提升为罗马帝国的国教。除此之外,他对罗马帝国未来的政治发展,也作了重大的改变,他开始将罗马帝国的政治重心往东扩张。

希腊人为了纪念Aegeus,把那一片海洋命名为“Aegean Sea”,也就是中文里的“爱琴海”。而Aegeus投海的那处海岬,就是Cape Sounion。

在希腊神话的男神之中,古典时期的希腊人对Apollo情有独钟,不但把不少能力归于他,而且经常把他塑造成年轻美男子的最佳面貌和体格。

人类对未来的看法(这里的“未来”,不是指宇宙天文学里巨观的未来,而是指你我日常生活细节里的未来),基本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认为未来早已经被决定了,只是人类没有能力去看到而已。在这种看法之下,能力超过人类的神灵,是可能去看到未来的。另一种对未...

Hermes的重心侧移,及驱体小幅度扭转去和Dionysus呼应,都是这个时期希腊雕刻艺术继续成长的特色。而这一组雕像,也成了希腊美术的传世珍宝之一。

希腊有两个名字接近“奥林匹克”的重要地方,一个是在希腊神话里面,最近一代诸神居住的地方,那是在希腊东北角的 “Mount Olympus”,它也是希腊的最高峰,接近三千公尺。 另外一个,则是最近一代诸神之王Zeus(宙斯)的圣地 Olympia(奥林匹亚)。它是奥运会的发源地,也就是这一集的主题。它位在希腊的西南角,是一处平原。

圣多里尼岛(Santorini)是整个爱琴海地区里,景色最为出名的地方。但是比较少为人知的是:它其实是一座威力强大的火山。

圣多里尼岛的西侧,是陡峭高耸的火山口内壁。而岛上的现代重要城镇,也大都建在西岸。居高临下的美丽海景,陡坡上的屋宇层叠,再加上当地社区对房屋外部颜色的传统偏好,造就了许许多多宛如世外桃源的美丽镜头。

共有约 8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