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美国费城的市政厅就像一位高贵的绅士,优雅地服务着这座城市。在建筑材料和结构元素上,这座市政厅都相当工整完备,散发出一股典雅的文化气息。
西方建筑与景观

阿姆斯特丹王宫曾为欧洲最大的世俗建筑(非宗教目的的建筑物),获“世界第八大奇迹”(Eighth Wonder of the World)的美誉。

菲利普心中的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是一个精神生活和研习学习的中心,这样的环境旨在培育广博的智慧、文化和教养。除了做为西班牙的王宫之外,同时也是一座修道院、女修道院(convent)、教堂、图书馆、学校和医院。

在亚伯特亲王雕像的上方,刻着艺术家约书亚‧雷诺兹(Sir Joshua Reynolds)的一段话:“每一种艺术的卓越之处,在于将其目的完全实现。”建造V&A博物馆的艺术家、建筑师和雕刻师傅们将亲王的理念如此优美地呈现出来,成功地推动了英国的艺术和产业发展。这座建筑物确实完全实现了它的目的。

欧鲁普雷图(Ouro Preto)是巴西一座古色古香的山城,在葡萄牙殖民时期曾为著名的金矿城市,留下了许多富丽雄伟的古典建筑。欧鲁普雷图也是巴西首座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城市。欧鲁普雷图的位置相对偏远,距离里约热内卢需约六、七小时的车程。这座位于内陆山地的小城市建于17世纪后期,该区域于1693年发现了金矿。当地所产的黄金在吸收空气后,表面会产生独特的黑色光泽,这也是该城市名称的由来。欧鲁普雷图在葡萄牙文的意思是“黑色的金子”,因此又被称为“黑金之城”。

位于伦敦市中心的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在英国历史上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这里是王室成员接受加冕的地方,也是许多先驱和著名人物的长眠之所,比如无名战士墓是纪念那些在战争中失去性命的先人,还有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温斯顿·丘吉尔(Sir Winston Churchill)、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艾蜜莉·勃朗特(the Brontë sisters)、珍·奥斯汀(Jane Austen)和鲁德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等多位文学家和政治家的纪念碑。

文艺复兴知名艺术史评论家乔尔乔·瓦萨里(Giorgio Vasari)在他的著作《艺苑名人传》中写道,乔托“重新引进了精确描绘生活事物的技巧,这个技法被遗忘超过两百年之久”。

枫丹白露的法文原意为美丽的泉水。十二世纪时,由于这里有着大量的泉水和丰富的森林资源,法王路易七世便决定在此建造一间狩猎小屋和礼拜堂,成为他喜爱的居所之一。在13世纪的时候,法王路易九世将其改建成了一座中世纪的城堡。后续的君主对其进行了许多改造,不过这时候的枫丹白露宫基本上还是一座带有防御功能的中世纪城堡。

亚琛大教堂的建筑物融合了古典时期和拜占庭的传统,是阿尔卑斯山以北地区自中世纪以来第一座大型拱顶结构的建筑物,对于中世纪早期卡洛琳王朝的宗教建筑具有相当深远的影响。在德国建筑史上,更有学者将其称为“卡洛林文艺复兴”,对于中世纪建筑艺术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圣马可大教堂(St. Mark’s Basilica)位在威尼斯大运河旁著名的圣马可广场上,和一旁的总督宫、圣马可钟楼等建筑物共同围塑出文艺复兴的广场。据说,拿破仑在18世纪来到威尼斯时,赞叹这里是“欧洲最美的客厅”。

在纽约曼哈顿麦迪逊大道上有着一栋独特的建筑,外观像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别墅,仔细一瞧却能看到古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等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及艺术,这里是著名的麦金大楼(McKim Building),知名银行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的私人图书馆。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对很多旅客而言,教堂前厅的牌子——“请保持肃静”——是多余的。多数人是嘻笑聊天地走了进去,跟在街上的骚动喧哗融一样,当他们推开中庭沉重的大门,步入教堂内部时,在这个宁静、摇曳着蜡烛倒影的圣殿中,突然间意识到了应该要轻声细语。

从科隆(Cologne)顺着铁路南下,短短车程便能抵达布吕尔(Brühl)小镇,出了火车站,迎面而来就是经典著名的洛可可风城堡——奥古斯都堡(Augustusburg Palace)。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尤其是色彩作品,作者在作画的时候就对色彩进行了严谨的考虑,并且反复修改颜色以达到最佳效果。在展览时,如果以人造的冷色或暖色灯光来作为展出时打到画面上的光线,就会在客观上起到一种改变色彩作品冷暖性的作用。

美术作品中的光感是使人对美产生正面感受的不可或缺的因素。人类对光明的追求其实也是源自于人的先天本性。光明在各族人类文化中都与善和美紧密联系着。因此,不论何种建筑艺术,宫殿、教堂、居家、商店、历史建筑等等等等,都不是用来表现黑暗,而是为了讴歌光明的,这是一个基本原理。

在巴洛克雕塑领域,作为艺术天才的贝尼尼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也被称为“巴洛克时期的米开朗基罗”、“雕塑界的莎士比亚” 。诚如意大利巴洛克艺术专家霍华德·希巴德所言,“在整个17世纪,没有一位雕塑家或建筑师可以和贝尼尼比肩。”

自13世纪屹立至今的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蕴含古典的美丽,与法国的历史、文学、音乐成果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天主教信仰与法国精神的象征。当冲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双塔,巴黎民众注视着大片里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赞美诗;也蓦然发觉,在心灵深处,这座教堂原来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自13世纪屹立至今的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蕴含古典的美丽,与法国的历史、文学、音乐成果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天主教信仰与法国精神的象征。当冲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双塔,巴黎民众注视着大片里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赞美诗;也蓦然发觉,在心灵深处,这座教堂原来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在大火后幸存,玫瑰花窗与耶稣荆冠也躲过火劫,而游客必看的那些滴水嘴兽和石像怪也幸运地保存下来。这些来历神秘又造型奇异的雕塑,踞坐塔楼俯瞰巴黎,它们或是传奇怪物,吐舌衔肉,或是表情夸张的人像与动物,皆与教堂内美丽慈祥的圣母像形成了既冲突又平衡的美感。

巴黎圣母院屹立至今,已有856年的历史。这座天主教堂看尽了巴黎的繁华与败落,饱尝法国历史的兴革。对法国人而言,巴黎圣母院绝非一般观光景点,是法兰西的骄傲,是法国人浪漫慷慨情怀中的一块心头肉。不管发生什么,历史告诉我们,巴黎圣母院会历劫重生。

漫步今天的罗马城,随处可见的喷泉无疑是赏心悦目的风景。以罗马为背景的电影,无论是《罗马假日》还是《天使与魔鬼》,喷泉都是推进情节必不可少的标志物。这里要重点给大家介绍的,是贝尼尼的“四河喷泉”(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

贝尼尼在建筑艺术方面最伟大的成就,当属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Saint Peter's Basilica)前环绕广场的柱廊。

山庄里的许多房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精巧的雕塑、硕大的水晶吊灯、房间墙壁色彩和家具配置,包括窗帘的选材色彩,其精美和华丽都让人惊叹。山庄建筑气势恢宏,钜细靡遗地做到了那个时代范德比尔特二世要求的尽善尽美。

听涛山庄里的许多房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精巧的雕塑、硕大的水晶吊灯、房间墙壁色彩和家具配置、包括窗帘的选材色彩,其精美和华丽都让人惊叹。山庄建筑气势恢宏,钜细靡遗地做到了那个时代范德比尔特二世要求的尽善尽美。

美国罗德岛Rhode Island邻海的The Breakers (听涛山庄,又译作“破碎者大宅”),其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设计构思,及法国路易十四至路易十六时期的皇宫装饰风格的古典辉煌,令人过目难忘。

共有约 9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