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仅存的马毛编织工艺

英国古老纺织业如何编出现代复古布料
文/洛林·费里尔(LORRAINE FERRIER) 翻译/陈遇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有着近150年的制程传统,唯一的改变是1872年取得专利的独家纺织机,现在是用电力驱动。(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人气: 1133
【字号】    
   标签: tags: ,

近150年以来,John Boyd Textiles(暂译:约翰·博伊德纺织有限公司)的生产程序几乎未曾改变过。John Boyd Textiles工厂位于英国西南部萨默塞特郡(Somerset)的凯里堡(Castle Cary),至今仍使用着1872年取得专利的马毛纺织机。唯一的区别是,纺织机现在使用电力而不是蒸汽,而更早之前则是使用水车动力。

John Boyd Textiles是现在世界上仅存的马毛纺织厂之一,供应世界各地的马毛织品。“我们大概有和30个不同的国家合作”,该公司的负责人兼总经理安娜·史密斯(Anna Smith)说道。他们最大的市场在美国和德国,两地区都曾经有过马毛编织产业。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的工人将马毛布料从窗户运送下楼。(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英国传统的马毛布料

在工业革命之前,马匹一直是英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们协助农地耕种,是主要的运输动力。史密斯解释说,为了工作上的方便,多半会将马尾剪短,像是18世纪画家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笔下的一些马画作品一样。在维多利亚时期,曾流行将马尾剪得非常短,她补充道。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为了实务方便,工作马的马尾通常被剪得很短,像是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的作品《上鞍的栗色猎马》(A Saddled Bay Hunter),1786年。油彩、画板,55.2 x 70.5公分。丹佛美术馆,美国。(Public Domain)

史密斯说,在英国,马毛编织是一种家庭代工产业,主要位在萨默塞特郡(英国西南部)、萨福克郡(英国东南部)和苏格兰,这些都是拥有大量工作马的农业地区。有关马毛织品用于座椅布料的文字纪录最早可追溯至1750年。马毛是18世纪许多优秀设计师的布料首选,例如汤玛斯·齐本德尔(Thomas Chippendale)和乔治·赫普列维特(George Hepplewhite)。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成立于1837年,位于英国西南部萨默塞特郡的凯里堡,是世界仅存的马毛纺织业之一。(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在1800年代初期,苏格兰的纺织商人约翰·博伊德(John Boyd)来到了凯里堡。在那里,他看到了马毛编织的潜力,于是选择定居下来,并开始在家里代工纺织。1837年,也就是维多利亚女王加冕的那一年,博伊德开始拓展他的生意,并在1851年建了一间工厂。

直到1870年《初等教育法》规定5岁至12岁幼童必须上学以前,不同领域的产业皆曾有童工。博伊德的工厂也是如此。事实上,幼童们就曾坐在一座座纺织机之间,将一捆又一捆的马毛送入织布机里。

随着汽车的问世,凯里堡的马毛原料供给开始减少,该公司的经理们得搭火车到伦敦和海外的马毛经销商会面。直到1905年俄国革命之前,John Boyd Textiles都从俄国进口马毛。

现在的马毛进口地区又更不一样了。“现在主要是蒙古和西伯利亚毛,主要从中国运过来——有点像古老的丝路——而且前后通常要花上三至五个月的时间”,史密斯说,有趣的是,在蒙古那样恶劣气候下长出的马毛,相信会比一般的还要强韧。

独家编织技术

John Boyd Textiles有12名员工,多数都是当地人,有些已经在那里工作了近40年。史密斯认为公司非常幸运能够拥有这些员工,他们都多才多艺,而且能够互相分担彼此的工作。

职工的内部培训包含生产过程的所有面向。“编织是技术要求很高的工作,所以我们会先从下达订单开始、接着将纺织机穿线、卷线(在纺织机上整理或卷垂直纺线,作为编织前的准备工作),最后才进入到编织”,史密斯说。

“我们的规模很小。我们约有30台纺织机,每台机器一个月可生产一块布,也就是50公尺(约54码)一个月。基本上和手工编织是一样的速度”,她说,“我们工厂的面料至少有七成是马毛。我们不将其他布料混入纬纱中。”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在编织中,布料分别由经纱(warp)和纬纱(weft)两种线段组成。(Kafziel/Public Domain)

纬纱是布料中的水平线,在马毛编织过程中,纬纱在纺织机的框架上被织入经纱中。而John Boyd Textiles使用的经纱包含棉、丝或亚麻。

他们的纺织机更是独一无二。“我们有独特的挑选机制,是其他纺织机没有的”,史密斯说道。这种机制和1870年以前童工们的工作内容一样,一次选择一根马毛织入布料中。工厂工程师根据不同马毛的厚度,制作了不同的“挑选工”。

尽管机器的通用零件,像是簧片和纺织粽丝(经纱穿入纺织机的部件)等,可以从外部的供应商取得,他们大部分的零件仍是工厂自制的,或者偶尔会特别委外制作。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有着近150年的制程传统,唯一的改变是1872年取得专利的独家纺织机,现在是用电力驱动。(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用马毛编织

这里会根据布料的颜色需求使用两种不同宽度的马毛:黑色或深颜色的布料,以及接近白色或浅色的布料。白色马毛相对价格昂贵,因为纯白马毛的需求量比较大,如常用在小提琴的弓毛。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工厂内成束的白色马毛。(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马毛布料使用的是活马的马尾毛,原理就和羊毛一样:死动物的毛发缺少光泽,也不好染色。史密斯解释道。

马毛剪下之后,就要和羊毛一样清洗和分类。在1950年代以前,这种叫做“理发”的分类程序都是在John Boyd Textiles工厂内进行,不过现在已经移转到海外的马毛产地了。理发师傅将马毛依据长度进行分类,将短马毛用作刷子、毛皮袋(苏格兰裙上的小袋子)、法官假发等。而长马毛则用作小提琴的弓毛、钓鱼线和绳子;当然,也可以用来编织成布料。

“如果往前追溯得够久远,马毛曾作为服饰布料的加固物,因为(19世纪欧洲女性服饰的)衬裙就是用马毛制成的”,史密斯说道。

工厂内的马毛会依照需求,一小把一小把进行染色。“这个很需要技术,因为你处理的是天然材料,它的颜色确实都有些微变化”,她说。尽管如此,几乎什么颜色都做得出来。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桌子上摆满了天然的马毛等待梳理。(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马毛编织前的准备,要先经过排针(有着铁制梳针的大梳子)来进行梳理。(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染色后的马毛在排针上进行梳理,准备进行编织。(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只有纯白的马毛才会被送入纺织机中。图中一位工人正仔细地挑出任何不够白的马毛。(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马毛经过染色后,要穿过一个大排针(有着铁制梳针的大梳子)进行梳整,以便之后进行编织。若直接使用白色马毛的话,就要先手工将所有深色的毛都挑出。在梳理过后,马毛才会送入纺织机中。在编织完成后,还要将布料压平,其表面的光泽才会显露出来。

J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的工人正在整备装满马毛布料的压平机。(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的工人将装满马毛布料的压平机拴紧。(Rob Scott/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一卷卷的马毛布料等待出货。(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顾客通常偏好素色的座椅布料,尤其用在那些不容易维修的家具上。因此,最早的经典素面黑马毛缎纹布一直都非常热门。史密斯还提到,该公司现在开始制作更多不同颜色的布料,像是灰褐色、米色和白色,也很受欢迎。人字形纹路设计尤其热门,不过主要是作为纹理而不是图案。

约30年前,John Boyd Textiles便开始和一位刺绣师合作,他使用的是传统刺绣机器,以手动调整针线(手导刺绣)。他的设计以复古图案为主。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提供所有马毛布料客制化的手导刺绣,多为古典样式。(John Boyd Textiles Ltd. 提供)

现代复古布料

John Boyd Textiles的顾客多数为建筑师、设计师、室内装潢师和古董维修工匠,也有长期合作的饭店、餐厅、企业会议室等。而服饰产业则会使用马毛制作饰品,像是鞋具、提包、皮带、袖口、领口和夹克口袋边缘等等。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的黑色缎纹布是马毛制成的复古布料,至今仍相当受顾客喜爱。挪威Puffen Upholstery室内装潢公司将这些布料加工至椅子上。(Puffen Upholstery, Norway 提供)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John Boyd Textiles也是许多建筑师和设计师的供应商。图为室内设计师Max Rollitt的桃花心木椅,椅身由英格兰银行提供,覆盖的布料则来自John Boyd Textiles。(Max Rollitt 提供)

其他的客群则是像博物馆和历史建筑:“我们有替牛津、剑桥大学做一些东西,多数使用马毛布料做椅垫”,史密斯接着说。

甚至连美国的白宫也是John Boyd Textiles的客户之一。而维农山庄(Mount Vernon,乔治·华盛顿故居)也曾向John Boyd询问替换所有座椅布料的价格,就是美国开国先驱们在第一次内阁会议上所坐的那些椅子,史密斯说道。

马毛是独一无二的布料。不仅耐用度超过百年以上,而且也“通过所有的防火测试、火柴和香烟测试”,她解释说。“它也通过了所有声学测试,所以它其实也有用在许多现代设备像是音响室和电影院里。”由于这些独家特性,才让马毛成为历久不衰的多功能布料,就像我们祖辈流传下来的古董家具一样。

更多关于John Boyd Textiles资讯请参阅这里

原文One of the World’s Last Horsehair Weaver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瘟疫发生最令人恐惧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们大规模的死去,尸骨堆山,多得来不及清理,遗体不分贵贱地腐臭溃烂,悲惨景象就像人间地狱。凡是经历过大瘟疫的幸存者必然会被这些恐怖的画面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 在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的欧洲中世纪,也发生过多次瘟疫。这时已经是基督教的全盛时期,那麽基督教徒怎么面对瘟疫呢?
  • 有一幅法国十九世纪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描写的《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特别具有深意。
  • 在西方描写瘟疫的绘画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为著名,许多关于瘟疫的绘画都以它为蓝本或参考。
  • 位于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拥有大量收藏品,经常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造访。但受到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该馆目前关闭。也因为如此,该馆将网上收藏品增加至大约450万件,供人们在家里参观,而且允许人们免费使用其中大约200万件的图片。
  • 留白,也称“余玉”,是中国画的艺术表现手法,表面意思就是预留空白。留白并不是空无,而是无物胜有物,无画处皆成妙境。
  • 除了表达对天国世界的崇敬与向往,艺术的另一个重要的功能是忠实的刻画自然的风景、人类的生活以及其背后所蕴涵的思想精神。中世纪的西方艺术与中国古代的艺术皆偏重写意,而文艺复兴后的西方艺术更为着重体现表面形式之美好、真实和细腻。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前的传统艺术,无论东方或西方皆以光明为基调、着力维护人性之善与道德价值观。
  • 对于史上的那些艺术家而言,如果有不描绘邪恶内容的正面、传统、优秀的作品,我们仍然是以慈悲来看待的。在理清脉络的基础上去研究前人的作品,才更容易从传统美术中得到正的参考,回归神传艺术。
  • 今天很多人都以为启蒙运动是好的。为什么?因为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的,学校里都这么教。但实际上启蒙运动是针对当时所有具备正常传统思想的人进行的一次大洗脑运动,为的是从思想上打掉人的正信,并为其后的杀人革命提供理论依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