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钥】

【人生之钥】缔结婚约 坚守心愿接奇缘

作者:泰源
一诺千金为婚姻奠定稳固的础石。图为清院本《清明上河图》之婚礼娶亲场景。(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7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婚姻是人生大事,对女子一方来说,更是大中之大。寻良人结良缘,是寻常人生的大愿,但是好事一般都不会轻易如愿。来看看两个古代例子,古风悠悠,穿透古今,温度犹存。

自愿嫁残疾人为妻的奇女子

清朝时,南丰县(现江西省东部、抚州市南部)县令余某,广西人,妻子已死,只有一个儿子。后人不知这个儿子的姓名,这里就称他余男。

余男幼年就患瘫痪,行动需要人来帮助,也长到二十岁了。余某四处央人做媒,没有一家人肯将女儿嫁给残疾男子。同乡有个补缺的官员,他的独生女听说了这个事,竟主动请求嫁给余男。她的心意异常坚定,父亲劝也劝不了。于是,余某就给她家下了聘礼。

一年后

余某因为办案过失而受到处分,受罚戍守新疆。余男因残疾不能同行,唯有托寄在岳家,但岳母早逝,未婚男女生活在一家中起居不便,便让他俩提早完婚了。

不到半年,岳父亦过世。家中日渐萧条,缺乏财物,也没有什么积蓄,连吃饭也成问题。余男的妻子就取出父亲遗留下来的命相、占卜、术数等书让余男攻读,自己则作针线活维持生计。

经过一些时日,余男学成了星命、术数的学问,开始在门前谋生。每天早晨,余男的妻子抱出余男,让他坐在桌前帮人占算,待算够了一天的生活费用就收摊闭门。开始算时,一人收数十文钱,后来算准了很多人后,则一百文算一次。余妻善于经营和储蓄,夫妇俩用所得的收入,渐渐添置了房屋和佣仆,还生了几个儿子,过上富裕的日子。

二十年后

带罪戍守新疆的余某喜逢皇上大赦,终于得以返回家乡。他心里惦记儿子,想先找到他,带着他一同返回广西家乡。于是余某回到儿子的岳家所在的豫章(江西建制后的第一个名称),但没有人知道儿子的下落。他想找家旅舍先住下,再找人打听。

住进旅舍,老板告诉他:“余老,有人等你等大半天了。”
余某一头雾水,但见等他的好像是一个仆佣。
那人对他说:“老爷您到了,少爷让我到这里迎接您哪!”

原来,余男通过术数占测,已经算得父亲的归期。他事先让家人修缮房屋,缝制衣裳,准备迎接父亲回来。并派家仆在这一天到那家旅舍去迎接父亲。一切的发展果然如其所占、所算的。

当初,余某被遣往新疆时,一直忧虑着儿子的生死,想不到儿子竟能自立,媳妇善持家,众孙子围绕膝下,家庭和乐。于是就在江西安居乐业,不再作回乡之想了。

宋代市集上的算命铺子。图为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公有领域)

姚雄许亲 一诺千金

北宋末期武将姚雄(字逸夫)初次出任将领的时候,和一守寨的将领议定亲事,结儿女亲家,为自家的女儿订了亲。

人生无常,守寨的将领意外死去,他的妻子和儿子都沦落天涯,不知去向。姚雄家一直等着对方来议定婚期,等着等着一直等不到人,婚事就一直悬着。

后来朝廷任姚雄为守边境的主帅。有一次姚雄回京师上奏大计,呼来了一老妇帮他洗衣服。言谈之间,姚雄感到这老妇有士人的家风,不是一般的乡妇,就稍稍问起她的出身。

老妇说:“以前,我的丈夫官守边寨,有位姓姚的将领,将女儿许给我的儿子。如今我的丈夫死了,生活无法维系,儿子开始卖糕饼维持生计。”

姚雄听了心中有底,继续问道:“你记得姚雄的外貌吗?”
老妇说:“这一向漂泊外地,穷困失意,生活艰难,我已经不记得了。”
姚雄说:“我就是姚雄也。自从将我女儿许给你家之后,就不再答应他家的说媒提亲,日日盼望着女婿登门来娶亲,岂会因为女婿的父亲死了就毁婚约呢?”
老妇听着流下了泪泣不成声,久久说不出话来。

于是,姚雄留下老妇,并找人把她儿子唤来,给他换上新衣。然后,把两母子都载回他镇守的地方。紧锣密鼓准备婚事,让小俩口终于完成人生大事。

婚姻,缘也、信也,缺一不可。古人一诺千金,今人难望其项背也!诚守信诺,诚守心愿,耕耘谱写幸福的篇章!不畏苦难的付出,上天也会回报甘美的果实。
@*#

资料来源:《诺皋广志》、《能改斋漫录》

─点阅【人生之钥】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