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唐太宗和魏徵

龙之台
  人气: 4976
【字号】    
   标签: tags:

唐太宗和魏徵是一对历史上有名的君臣,他们之间的一些趣闻。魏徵对于太宗的各种谏言,史书中多有记载,这里只谈一些他们之间的小故事。

说到他们两人,就不能不提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贞观盛世”。太宗即位时才二十九岁,改年号为“贞观”,这就是贞观治世的开始。太宗在政治上,建立了良好的决策和谏诤制度,在人事方面,以选拔贤能之士为本。太宗要求自己是个圣君,同时也要求臣下为贤臣。而最难得的是,君臣双方对于这个伟大的抱负,都能贯彻始终,而且互相鼓励,惟恐无法达成。

太宗和群臣经常在一起讨论各种问题,形成共识,所以贯彻的力量非常强大。“贞观四年”时,整个国家就已经进入“贞观之治”的盛世了。“贞观”一朝人才济济,名臣如云,而其中以“谏诤”闻名的就数魏徵了。

魏徵辅佐太宗十七年,史书称他:“有志胆,每犯颜进谏,虽逢帝甚怒,神色不徙,而天子亦为之霁威。”就是形容他对太宗进谏时的模样,虽然太宗天威震怒,他还是神色坚定,毫无惧色,而太宗也能渐渐的息怒,聆听谏言。他们两人,一个从善如流,一个直言敢谏,君臣之间,在历史上留下了千古的佳话,有许多的事绩,一直到今天仍令后人传诵不已。

魏徵对于太宗,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只要他认为不恰当的地方,都会马上提出纠正。太宗非常喜欢打猎,也非常喜欢玩一种叫做“鹞鹰”的鸟。为了这个嗜好,他还特地成立了一个“鹞坊”,派专人饲养着大批的鹞鹰。有一次太宗带鹞鹰出去玩时,就叹息着说:“唉!玩鹞鹰的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总没个够!”可见他沉迷之深了。

一天,太宗得到了一只小鹞鹰,非常喜欢,正放在手上逗着玩儿呢,忽然看见魏徵走过来了,便赶快把小鹞鹰藏入怀中坐好。可是魏徵远远的早就看见了,于是就故意把话题拉长,讲个没完。好不容易等魏徵走后,太宗急忙把怀中的小鹰取出,一看,哎呀!小鹰早已闷死了!经过了这件事后,太宗终身都不再玩鹞鹰了!

还有一次,太宗要去终南山打猎,这事儿被魏徵知道后,就跑到宫门口去等候,想要劝阻太宗。可是等了半天,都没见太宗出来。不得已只好跑到宫里看看,只见太宗全副猎装端坐在那里,可是又不像要出门的样子。魏徵只好硬着头皮上前问道:“听说陛下要去终南山打猎,怎么还没去呢?”太宗笑着说:“我本来是要去打猎的啊!但我想你一定会来劝阻我的,所以我决定不去了,你放心的回家吧!”于是魏徵就笑眯眯的叩拜出宫去了。

太宗即位以后,励精图治。曾多次请魏徵到卧室,商量政事,请教得失。魏徵有见识才略,个性忠直,又碰到明君,所以更加知无不言。而太宗也十分信任魏徵,对于他的意见,无不欣然采纳。但是这种治国雅量,也是需要反复磨练,才能成熟的。

有一次太宗退朝回宫后,盛怒未息,对长孙皇后说:“迟早我要杀了这个乡巴佬!”皇后急忙问道:“陛下要杀谁呀?”“魏徵总是当面侮辱我,不给我留情面!”皇后听完后,立刻换了礼服出来向太宗道贺说:“君明则臣直。魏徵忠直,敢于犯颜直谏,正说明你的圣明大度,真是可喜可贺啊!”太宗听完后,怒气渐消。想起魏徵的为人处世,内心油然生起了无限的敬意。所以太宗曾说:“人言魏徵举动疏慢,我但见妩媚耳。”就是说,人家都说魏徵举止粗鲁,我看这正是他妩媚可爱的地方啊!

魏徵端正严肃,不拘言笑,太宗其实也很喜欢去开开他的玩笑,逗一逗他。有一次太宗听说他喜欢吃“醋芹”–就是一种用醋浸泡的芹菜。于是就赐宴魏徵,席中也准备了醋芹。果然魏徵一看到醋芹就喜形于色,两三下就吃光了。太宗看了就笑嘻嘻对他说:“你说你没有嗜好,可我今天看见了矣!”魏徵面对着太宗的调侃,拜谢道:如果君主没有什么作为,只想探索这些无聊小事,那我们做为臣子的,也只好就喜欢“吃醋芹”这种平凡的事了。

魏徵的态度恭谨而语锋敏锐,既是回答也是进谏,他希望天子要有大作为,这样臣下也才能励精图治啊!太宗听后沉默了许久,望着天再三叹息着。因为他在话里听到了更多的期望与鼓励,而感动不已啊!

魏徵看到该说的就说,从不畏惧。他的胆识和卓见,为“贞观之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魏徵病逝时,太宗亲临痛哭,并罢朝举哀五日,后来太宗临朝时流着泪对群臣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当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朕遂亡一镜矣!”

“贞观”一朝,人才辈出,大放光彩。尤其是“宰相团”阵容坚强,几乎个个都是历史上的名相。而大唐良相魏徵,更被后人誉为“千秋金鉴”。上天的安排,风云际会,好像把人才都集中到这二、三十年间了,太宗与群臣们聚集在一起,共同谱就了这波澜壮阔、泱泱大风的“贞观盛世”,留下千秋佳话。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于1993年被确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紫荆关长城,目前正进行修护工程,近中国长城学会的专家考察发现,紫荆关长城北墙内侧,约40米长的砖包城墙被修成了由水泥和块石构成的虎皮墙,与原有墙体结构不符,完全失去原貎。为此,专家痛心的提出质疑,维修后长城失去了旧貌,破坏了原有的历史信息。这样对待古城墙,与其说是维修,不如说是破坏。
  • 国际油价再度飙高,美国西德州原油周三收盘价一度冲破每桶41美元,中油评估,国际油价近期将持续上涨走势,可能冲破历史天价每桶42.33美元的纪录。
  • (中央社台北十5日综合报导)曾经登上“花花公子”杂志封面的俄罗斯体操天后霍金娜,5月3日在阿姆斯特丹欧洲体操锦标赛缔造六度勇夺高低杠金牌的历史纪录。雅典奥运是最后一场秀,霍金娜要把握最佳状态,在雅典奥运释放最璀璨的光芒,然后急流勇退,复归平凡。去年巴塞隆纳世界体操锦标赛霍金娜宣布,将在雅典奥运会之后退出国际比赛。繁华犹未落尽,就毅然选择谢幕,一是年龄考量,其次是新生代辈出,频频挑战她的天后地位。与其最后遭后起之秀逼退,倒不如及早淡出舞台。
  • 我曾是南京动力高等专科学校的专业教师,97年因先生赴美攻读博士学位来到美国,于2002年年2月底办理我的护照正常延期手续。三次延期申请被拒,在我同我的先生于同年5月22日凌晨三点驾车六小时赴芝加哥领馆办理手续。如今两年过去了,觉得有必要将当年和这两年的故事都讲出来,历史就发生在今天,希望以我的亲身见证让更多人了解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真相。
  • 和知识份子的思想改造一样,像燕京大学这样的教会学校也是必须改造的。改造的方式就是拆掉。

    “如何同枝叶,各自有枯荣。”令父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1952年在官方进行高等学校的院系调整过程里,郑天挺被调到南开大学,清华历史系资格最老的雷海宗教授,也被弄到了南开。接替郑天挺出任北大历史系系主任的,不是别人,正是翦伯赞。

  • 中国国家审计署、61岁的审计长李金华,对审计工作有一个历史经典的比喻:称自己是“国家财产的‘看门狗’”,那麽将各级政府官员、公务员、国有企业高管也称之为“国家的狗”,也不过是经典、形象的描述而已。然而,在“市场经济”未到位前的中国,“看门狗”看不住“国家的狗”,则实是对审计工作最恰如其分的生动写照罢了。
  • 针对胡温体制要实施第二次宏观调控,本报记者在知名美国作家曹长青访台期间,进行一次个人专访。他由中共的体制本身,预言所谓的“第二次宏观调控”注定失败。由于访谈期间,刚好是香港七一53万人大游行,他也顺便从历史的宏观角度,谈到中共的暴力与谎言本质。
  • 坚持调查319枪击真相的中研院研究员朱浤源教授表示,319枪击不是谁输谁赢的问题,而是台湾民主发展的转捩点,从历史角度,或是政治角度,都应该发挥学术专业,寻求事实真相,如果是个谎言、是个骗子,台湾人民能不能接受,台湾人民能不能抗拒一手遮天的独权专制,就是台湾民主政治的考验。
  • 文帝因为立了皇后的缘故,赐给天下无妻、无夫、无父、无子的穷困人,以及年过八十的老人,不满九岁的孤儿每人若干布、帛、米、肉,希望天下这些贫苦之人可以享有一些快乐。
  • 国民党决定党章删除“排宋条款”,亲民党发言人黄义交表示,国亲合作绝对是正确方向,“任何善意的动作都是好的”。他也表示,过去的政治恩怨,已经放在历史灰烬,排宋条款的有无并不重要,大家应该往前看,别只是往后看。亲民党立法院党团下任总召集人刘文雄表示,亲民党充分感受国民党主席连战的善意,排宋条款的删除更代表国亲合作模式与经验的总结。他也指出,这代表了国民党对当年被扫地出门的优秀人士,以及相关历史的一个交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