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
【百年真相】坠落凡间七仙女 严凤英文革生死劫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百年真相》节目。今天让我们走近《天仙配》的女主角严凤英,一起回顾这位黄梅戏大师那短暂、绚丽而坎坷的人生。“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一曲传唱大江南北的《天仙配》,成就了中国五大剧种之一的黄梅戏,更让人们记住了一个坠落凡间的“七仙女”——严凤英。
日本关东大地震影像公开 百年历史重现
日本关东大地震发生于一个世纪之前,这是该国有史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自然灾害。日本国立电影资料馆最近公开了一个新设立的网站,供人们查看有关该地震的珍贵影像,以了解相关的历史。
领悟奇梦神谕 克罗索斯宽恕杀子之人
古希腊时期,阿杜斯是一个英俊善战的王子。有一年,他的父王克罗索斯做了一个奇梦,预言了王子被刺的厄运。为防患以未然,国王用尽了办法,但那一天还是悄然到来……
克罗索斯以亡国的代价 领悟了神谕和幸福
从国王沦为俘虏,在跌宕的命运中,克罗索斯为自己对命运的无知,对神意的不解,付出了惨重代价。他也凭着对神的信心,免遭杀身之祸。克罗索斯领悟了神谕,也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奥运漫谈:“史学之父”希罗多德笔下的奥运会
在西方,希罗多德(Herodotus,约前484年—前425年)被誉为 “史学之父”。他著作的《历史》(希腊语:Ἱστορίαι),为后世研究希腊和波斯,提供了重要的史料。而关于奥林匹亚祭典和运动会,在《历史》中,希罗多德提到几十次。我们就来看一看,久远的古代,发生在古希腊的奥运会故事。
被美军原子弹轰炸两次而没死的日本男子
在二次大战接近尾声时,美军分别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致使日本无条件投降并终结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当年有个日本男子接连在这两个地方遇上原子弹爆炸,却成功地存活下来。真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
昔日最高建筑 纽约帝国大厦90年风采不减
纽约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曾是世界最高的建筑,并是一座钢材结构的摩天大楼,高达1,454英尺102层。自1931年5月1日在纽约市竣工以来,它一直是美国最独特,最著名的建筑之一,也是现代风格--装饰艺术(Art Deco)设计的最佳典范之一。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打马少年 入画江山   
儿时的乔治·华盛顿,就显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肠,身处在复杂关系中,周到地维护着这一大家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联系。
最古老的美国总统就职典礼照片 摄于1857年
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是国际社会近期关注的焦点之一。这次的就职典礼有重兵把守,而且因为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而禁止民众到现场观礼,所以格外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可能会好奇,在美国创建初期,总统就职典礼是什么样子?
巧合? 1720、1820、1920、2020年都有瘟疫
有人说,历史总是不断重复;也有人说,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我们从近代的流行病爆发,似乎可以验证这样的说法。从1720年到2020年,每隔100年就有严重的疫情出现,这是偶然发生的吗?以下概述这几场瘟疫:
华盛顿将军系列:美国人有两个祖国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福吉谷 雪地里的独自祈祷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柏林新旧机场更替 重温人类空运奇迹
那段惊心动魄而又温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动,已成为历史中的辉煌一笔,记录下全世界联手抵制共产主义独裁的智慧和勇气,始终闪耀着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辉。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也是当今世界里,人们所需要的。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你的情谊,使我幸福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肝胆相照锻造谷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平生一片心
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一定要对他们行使统治权的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
二战期间 英国试图以老鼠炸弹摧毁纳粹工厂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经计划以会爆炸的老鼠摧毁德国纳粹的工厂。这种看起来像007电影的点子最终并没有摧毁任何纳粹工厂,但却起到了耗用纳粹的资源与打击其心理的作用。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萨拉托加之战
阿诺德指挥有方,将几乎已经突围成功的伯格因军队又给堵了回去。战争中,阿诺德的坐骑被打死,他摔下马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即便如此,他坐在马的尸体上,依然指挥部署部下的进攻。他的勇猛无畏,大大地激励了战士们的士气。末了,被团团包围,走投无路的伯格因只得摇白旗投降。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我爱他 如父亲爱着儿子
在华盛顿将军的内心,他被这个年轻人从第一眼就展示出来的纯真高贵的教养,热烈真挚的内心,以及这一天在战场上展示出的无畏无惧的勇敢——深深的感动和折服。后世的史学家说,华盛顿将军在19岁的拉法叶特身上,看见了年少时的自己!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三个年轻人
1777年的这个夏天,大陆军在费城和新泽西的军营中,拉法叶特侯爵走入华盛顿将军的生命里,开始开创他这一生的传奇故事的黄金篇章。在军营里,拉法叶特迎面相逢了他生命中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劳伦斯。
法国男孩  拉法叶特侯爵
在美国本土的领地上,几乎所有的城镇,一定都会有一条拉法叶特街。在两百多年来的时光里,美国人民从来未曾忘记过他,这个飘洋过海来到美国,参战独立革命的法国男孩,这个血统高贵,性情纯真的拉法叶特侯爵——华盛顿将军精神上的儿子。风起云涌的美国独立革命,多少英雄儿女激荡往事!而华盛顿将军和拉法叶特侯爵的故事,绝对是其中最感人的一章。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普林斯顿之战
而每一次敌军射击之后,硝烟弥漫中,高头大马上的将军依然完好无恙地出现在战士们的视线中,巍峨伟岸,是一尊打不倒的战神!此情此景中,这位副官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跑上前,握住将军的手,一个劲地亲吻,哭着说,感谢上帝,您还活着!而将军微笑着,拍拍他的手,安抚道,不用怕!今天是属于我们的日子!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阿逊平克溪战役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进攻,明早再战。当晚的军事会议上,有军官提醒康沃利,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高地,大陆军一夜之间渡过东河的往事——说不定今夜又会重演,所以,应该连夜再度发起进攻,不然,明早华盛顿将军和他的士兵就不见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围大陆军,则有如囊中取物一样容易。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为了国家,请留下
华盛顿将军不但要面对大兵压境,更面临着大陆军内部更大的难题要解决。打完了胜仗的大陆军,眼看就要难以为继——因为国会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后一天为止,估计要离开超过六千人。在饥寒交迫的军营中硬挺了这么久的士兵们,早就归心似箭了。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乔治·华盛顿精神
特伦顿一战,从根本上扭转了战局,大陆军俘虏了所有活着的黑森兵,敲着鼓吹着号,押着他们回营,过了几天,这些战俘又被押着在街头游行了一次。所经之处,人民欢呼鼓舞,高兴极了,也打破了“美军畏惧黑森军”这一谣传。而已经在圣诞节踏上返回英国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将军的紧急军令叫下船,回到纽约,带领了上万精兵,急行军前往新泽西普林斯顿,展开反扑战。
史上唯一会说中文的美国总统 曾在中国工作
现在的局势是美国引领全球对抗中共,而在中共建政之前,美国是中国的坚强盟友,双方曾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并肩作战。有一名美国总统甚至会说中文,曾经在中国工作过。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胜利或者死亡
在大陆军队里,情势十分严峻,大陆军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满离开军营后,再招募起来一只军队,就更加艰难了。华盛顿将军决定,趁着圣诞节,英军忙于过节防御松懈,大陆军过河攻打新泽西首府特伦顿。
【历史上的瘟疫】米兰二次瘟疫致28万人死亡
1628年,意大利米兰上空划过一颗巨大而苍白的彗星,占星学家预言:此彗星预示着病毒会在人间传播。但人很难相信这种看不见的预言。那时大半个欧洲都卷入在德意志爆发的三十年战争,而意大利不仅没有受过波及,还因向交战国提供军需变得更加富裕,歌舞升平的意大利人生活安逸,尽情享受着生活。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华盛顿将军的相遇
在跟随华盛顿将军征战纽约,撤退新泽西的这支大陆军里,有一名炮兵上尉,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前来参军打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将成为华盛顿将军在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后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宪法、美国财政的奠基人。
因封城变清澈 土耳其湖下4世纪教堂重见天日
土耳其伊兹尼克湖(Lake Iznik)因为近期的封城措施而变得清澈,这也使得水底下一座有大约1,600年历史的教堂遗迹显得更加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