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将天下划分为九州之后,用九州州牧贡献的青铜,铸造了九个大鼎,将九州的名山大川、形胜地理、奇珍异物绘成图册,由能工巧匠仿刻在九鼎之上。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在有仍国,帝相的妃子后缗一心一意教导相的遗腹子少康。自幼,少康就聼母亲向他讲述先祖大禹如何心怀天下、勤恳劬劳,并告诫他要和先祖大禹一样,关爱天下庶民。后缗也讲到太康被逐,仲康沦为有穷国的傀儡,仲康之子相流亡在外,又被寒浞派兵追杀被迫自刎,又历经了有穷氏后羿和寒浞之乱,这些夏朝的奇耻大辱。长大后,少康立誓要洗雪降临在大禹后裔头上的耻辱。少康沉着地筹划每一步,沉稳地展开了夏朝的复国大业。
启过世以后,他的儿子太康继位。太康养尊处优,从父王夏后启那儿得到大位,不知珍惜。太康缺乏德行的锤炼和治理天下诸事的历练,耽于逸乐,把时间荒废在游猎上。他每年在外行猎游乐的时间越来越长,在都城的时间越来越短。有时去遥远的山林中狩猎,甚至一去百天不归,纵情恣乐,忘乎所以。他也不懂得体恤别人,不知节制,放纵行乐的行径引起众民的怨恨。
帝禹依从尧舜的禅让之德,先是让位给皋陶,然而皋陶虽然德行、才能都很高,却没有君临海内的天命,竟然先于帝禹去世了。帝禹驾崩时又将帝位禅让给贤德的执政官的伯益。但伯益同样没有做帝王的天命。虽然,伯益在大禹治水时开辟山林、凿井,为百姓立下极大的功劳,但伯益辅佐禹的时间并不长,威望还不够。
大禹治水之时,一边是伯益教人垦荒凿井,另一边,大禹的另一功臣后稷教导众民如何耕种,并分送粮食给饥寒交迫的众民。在发生饥荒的地方,他送去救命的食物,又从丰足有余的地方把稻粟运向四方。《史记》上这样记载:大禹“命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食少,调有余相给,以均诸侯”。在洪荒的上古时代,农官后稷及时把救命的粮食运送到饥荒的地方,在物资匮乏又灾难频仍的洪水时代,给众民带来了福泽。
大禹治水时,华夏、东夷各部落首领各自带领着众多的徒众和禹并肩治水。洪水遮天覆地,治水的阵容十分浩大,每州动用了十二师,共三万人,十二州也就是三十六万人。带领如此众多的人群在凶猛的洪水中劈山导河,攀越群峰,这些首领们个个都是天赋异禀的能人。
大禹治水得到诸神的加持,是他得以成就大业的关键。而在人世间这个层面上,一方面大禹人格彪炳,以德服人,联合华夷各部落齐心携手治水;另一方面,舜帝任命皋陶这样的诸位大贤从旁辅佐大禹,也是大禹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禹即位时五十三岁,在位十年。禹为了生民劬劳一生,耗尽了心血精力,比起尧舜等圣王,他的寿命不算长。
大禹治水十三年,率领伯益、后稷、弃等人走遍九州,和夷夏各部落并肩开垦山林、疏通水道。大禹身先士卒,亲自拿着锄头尺规,肩上挂着绳索,在众人前面深入最危险的地方。继承帝位后,帝禹开通自己和百姓之间的渠道,以倾听众人的心声,化解天下疾苦。
自从涂山大会立下土贡制度之后,来自千万诸侯国的马车踏着帝禹领徒众筑的土路,不远千里来阳城上贡。他们献的贡物多是各类琳琅满目的土产、珍宝、异物。其中最珍贵的就是九州生产的名贵的金,即青铜。随着技术的成熟、生活水平的提高,九州所贡之铜一年比一年多。
作为上古三代之发端的尧舜禹时代是一个贤人辈出的时代。稷、契、皋陶、伯益等,这些名字频频出现在与尧舜禹相关的史料记载中,这些上古大贤们,不仅在当时辅佐天子立下大功,他们的后裔还分别建立了接续夏代文明的商朝、周朝和秦朝。
大禹治水成功后,被封于夏地,故称夏禹,夏禹践天子位后,建号为夏后,开创了三代之首的大夏。中国自古被称为华夏,直接可追溯到大夏这一称谓。那么华夏二字又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按《春秋左传正义》中所载:“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所以,华夏二字是文明的象征。帝禹开创了大夏,亦开创了一段辉煌的文明。
大禹从治水到治天下,建立煌煌功业,他的圣德为人们世代传颂。史书上留下了诸多关于帝禹忧劳天下的故事。
大禹践天子之位后,遵循古制,踏上了巡狩天下的长途。所谓巡狩,是指天子定期巡视四方诸侯所镇守的地方。帝禹第一次巡狩是南向而下,直到淮水之畔的当涂山,在这里帝禹大会诸侯,史称涂山大会。
在道德高尚的上古之世,乐是人神沟通的重要途径。改朝换代时,上古圣王都要作乐,以顺应天地之气,达到与天地同和。此外,乐在上古时代还有和万民,广教化的作用。如果说后世帝王是以礼乐刑政来治世,那么上古之世,则是一个乐治天下的时代,而礼、政、刑则为其辅助。
舜帝十四年,在隆重的祭祀大典上,乐工们奏起了箫韶之乐。箫韶,又称九韶、大韶、韶乐、九招,是舜帝时的大乐舞,旨在颂扬帝舜之德。这韶乐虽为舜乐,其实也是大禹奉舜帝之命而创作的。当箫韶之乐第一次奏响时,在舜德的感招下,天降祥瑞,连凤凰也从远方飞来,偏偏起舞。
大禹治水,周行天下,丈量大地,同时,还做了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给天下山川命名。上古之世,名字被视为万物生命的一部分,事物之名是掌握万物的钥匙,连通着驾驭万物的力量。能够给山川命名的人必须是君王或能沟通天地神明的有圣德之人。所以命名一事牵连深远。大禹治水后因给山川万物命名,被尊为山川神主,背后有着深厚的文明意涵。
帝尧在位七十二年,大禹受命平水土,辅佐大禹一同治水的还有伯益与后稷、夔。诸侯百姓们在大禹的带领下,登高山,跨深谷,伐林开路,凿山疏河,踏上了治水的漫漫长途。
颛顼帝时共工氏怒触不周山,使地陷东南,引发了一场大洪水。由于洪水一直未得到根本的治理,上古先民自此时常为水患所困。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帝喾之世,又延续到帝尧之世。洪水的规模之大,在《尚书‧虞书‧尧典》中如此记述:“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
尧舜禹被称作古代的三圣王。神人共在的圣王时代是华夏神传文明中一个令人心向往之的时代。上古三代夏商周继唐尧、虞舜之后而起,其中夏朝便是由圣王大禹所开创。在这一章中我们所要讲述的,正是这上古三代中的第一朝:夏朝。
地震前先是有五星错行的怪异现象,后来伴随有大量的流星雨,然后就发生了地震,且震后造成了伊、洛两水枯竭的情形。
中国古史,以夏商周合称“三代”。因有关夏的历史迄今尚无直接文字史料,史学界曾质疑这段历史,直到河南偃师出土的“二里头文化”,夏的存在经学者研究,已毋庸置疑。这也证实神话并不是完全不可信。
启继位后,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夏朝。启很贤德,天下人心都向着他。启继承了大禹的事业,并以德化来治理天下。夏朝的最高统治者称为“王”。
五帝时期,天下的共主,黄帝、帝喾、颛顼、尧和舜,都是因为贤德而为各个部落所尊崇和拥戴。五帝对天下的治理都是以德为上,管理较为松散。在挑选继承人方面,五帝基本遵循“传贤”的原则,广泛征求大家意见的情况后,把帝位传给符合贤能条件的人。
公元前十六世纪时,夏王朝已经统治了中国四百多年,夏朝最后的一个帝王叫夏桀(音“杰”)。夏桀是个出名的暴君,暴虐残忍,鱼肉百姓,滥用民力,大兴土木,建造宫殿,过着荒淫奢侈的生活,弄得田地荒芜,民不聊生。大臣关龙逄(音“旁”)劝说夏桀,这样下去会丧失民心。夏桀勃然大怒,把关龙逄杀了。夏桀妄自尊大,常常把自己比做永不灭亡的太阳。
大禹泣囚   五帝时期的大禹,为治水患,三次经过家门而不入,一心治理洪水,脍炙人口,感人至深,造福后世,功劳让人难以记忘怀。他称帝后也被称为圣明的君主。
杼是少康的第三子,英毅而果断,人民称其有大禹遗风。继位后不久,杼就将国都由斟鄩(今河南巩县)迁到了黄河北岸的原(今河南济源市西北),为东征打下基础。经过一段时间的积极备战,杼又将国都由原迁到老丘(今河南开封县陈留镇北),征伐东夷的大战终于拉开了帷幕。
寒浞血洗夷羿之族后,又来攻打商丘,杀了帝相。此时相的妃子后缗刚刚怀孕,她逃到仍,生下少康。
《史记‧夏本纪》载:“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启去世后,太康继位,太康喜爱田猎,整日游玩无度,后来觉得在都城附近都没意思了,就越玩越远了。《尚书‧五子之歌》记载:“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也就是说打猎的地方己经跨过了洛水以南,而且一连百日都不回来。如此的盘游而不恤民事,天下诸侯与人民渐渐对太康失去了信心。
    共有约 3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