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
秦陵一号铜车马(现代复制品),青铜着色,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藏。(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中国古人认为,文化是由神传给人类的,文明成就来自神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近日开幕的“帝国时代:秦汉中国艺术”特展上,众多格调高古、技艺精湛的文物,在在体现出这种理念。
丙吉问牛(网路图片)
牛耕和铁农具的使用,对农业增产关系至大。从两汉史料记载可知,凡引进牛耕和犁耕的地区都是田畴垦辟,百姓丰足。
丙吉问牛(网路图片)
西汉初年铁犁和牛耕的使用面仍很狭窄,局限于黄河中下游的部分地区。淮河以南,尤其是江南地区仍未使用铁犁和牛耕。《汉书‧地理志下》记载:“江南地广,或火耕水褥。”这里的耕作方式不用牛耕,而是用铲、攫、锸等。北方此时也并未普遍使用牛耕。从考古发掘来看,至今可以确认出有西汉前期铁犁的遗址只有一处,即山东滕县古薛城遗址。接近于这一时期的铁犁,发现也不多。这说明此后的铁犁和牛耕技术得到推广。
丙吉问牛(网路图片)
古代文明建基在农业之上,牛耕则是古代农业文明的主要内容。在以牛耕为主的文明时期,牛可以称作国之根基。汉宣帝时期丞相“丙吉问牛”的故事受到后人称赞,原因在于丙吉作为丞相深知牛对于以农为本的王朝意味着什么。 牛耕技术的出现是古代文明史上的重要事件。早在两汉时期,中国的牛耕技术已经普及并达到成熟。
卓越的军事韬略和用兵智谋为后世兵家所敬仰推崇。(新唐人《笑谈风云》提供)
韩信打下汉室天下,享受战果却诡计多端厚颜无耻的刘邦,将叱咤风云功高盖世的一代战神蒙上“谋反”的罪名冤死在长乐宫中,留下一段千古遗恨。
张良进履(网络图片)
张良,字子房,其先五世相韩。后来韩国为秦国所灭,一时间君臣授首,百姓屏息。张良自谓世受君恩,久叨荣禄,一朝国破,无以为家,一心想为韩国报仇。于是散尽家财,学礼淮阳,远游东方,终于仓海君处得一力士,愿为刺秦。二人私著铁椎,遂有博浪沙惊天动地的一椎之击。
网路图片
八个月前,莽新政权灭亡,各路反王莽军的领袖们也都先后去拜见更始帝,归顺玄汉政权。对刘玄而言,没费半分力气就可以君临天下,这等于天上掉下个金元宝,无奈,他不是真命天子,不仅无福消受,而且被砸“晕”了。
网路图片
这个真定王是个投机高手,他同意倒向刘秀阵营,但是他怕刘秀成就功业后,把他丢在脑后,于是提出一个条件,要刘秀娶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为妻。
网路图片
相思数载,有多少情话绵绵,夫妻俩呢喃私语、如胶似漆,刘秀为爱妻画眉、插钗,柔情似水。难道刘秀掉进了温柔乡,忘了自己的处境,也消磨尽了英雄气?不,他在等待变数。
网路图片
刘秀偏偏对阴丽华这个小姑娘一见钟情,就这样从二十刚出头等到快三十岁,而且立下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心愿:“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网路图片
此时王邑无论是接受了王凤的投降,还是听严尤之计取得昆阳,汉军一定军心涣散,“刘秀当为天子”的谶语,多半会变成绝对唯物主义者的笑柄。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正是要通过人的手来实现的,王邑的决定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网路图片
“刘秀当为天子”、“刘秀发兵捕不道”这类预言是在王莽篡汉之后才流传天下的。“巧”的是,刘歆改名为刘秀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刘秀出生的时候。
传国玉玺上的篆字——“受命于天 既受永昌”/网路图片
历史就像一部大戏,每个人既是戏外的观众,也是戏中的演员,而那个剧本,在冥冥中却早已写好。有智慧者,也不过只能提前预知下几幕的剧情,却不敢,也无力做任何改变。
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网络图片)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浪马寨,有块大石头,以前石旁有一条大蟒盘踞,无人敢靠近。2002年,那条大蟒突然“不告而别”,一个叫王国富的人清扫此地时,发现巨石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网路图片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种名义,或者罢免,或者调动到远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孙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员。
王莽/网路图片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天子与百官各有其许可权范围,也各有其责,自然的形成了一种相互制约的关系。这是我们很多现代人,因为教科书和影视作品的影响,常常模糊的地方。
汉元帝/网路图片
天定的事,无论人觉的如何难以实现,最终都会戏剧性的呈现在历史舞台上。
唐太宗画像(公有领域)
出了细柳军营,众大臣都对周亚夫的行为感到惊讶。刘恒却称赞道:“此真将军矣!”
祭天/网路图片
刘“恒”很有“恒”心的,坚持要废掉这条恶法:我听说,法律如果公正,民众就诚实,刑罚得当,民众才会服从。官员是干啥的?就是管理民众,引导民众向善的。
赵佗
自幼受道家思想影响的刘恒,深知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他要做的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汉孝惠帝刘盈/网路图片
只要一个如果成为现实,历史上就只有代王刘恒,而不会有汉孝文帝。可是,历史大戏的剧本早已写好,最后的结局早在神相许负的预料之中,此前种种不过是精彩章节的前戏而已。
网路图片
刘邦本人没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但是许负是未卜先知的高人,吕雉的命数自然尽在掌握。
昔日丝路要冲高昌遗址。(大纪元资料室)
在西域茫茫荒漠之中,有一座恢宏而又残缺的古城,就是汉唐丝绸之路的重镇,著名的西域名城——高昌古城。虽然古城那千年的繁华已是过眼云烟,但从那些残墟断垣之中,仍能体会到古城昔日的风华。
汉文帝是中国历史上以仁德著称的皇帝之一,他即位不久,就遍施恩德。文帝二年十一月和十二月,有两次日食发生。文帝说:“天生万民,为他们设置了君主来治理他们。如果君主缺乏德义,施行政令不够公平,上天就会显示灾异以警戒。
公元前138年,匈奴击破月氏国,杀月氏王并以其头为盛酒之器,月氏人深恨匈奴,但苦于没有支援力量。汉武帝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即传诣召募能出使月氏的人,因为出使月氏必须经过匈奴。张骞前来应募,他只带了一百多人向西而去。
北方的匈奴一直是汉朝强大的外患,武帝以前的各代皇帝均采取“和亲”的政策。至武帝时,繁荣的经济加上鼎盛的国力,反击匈奴的条件终于成熟了。公元前133年,汉朝与匈奴的友好关系宣告破裂。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耐老何!──刘彻《秋风辞》
西汉石刻(洛神艺术网络图片)
两汉书法分为两大表现形式,一为主流系统的汉石刻;一为次流系统的瓦当玺印文和简帛盟书墨迹。
西汉乐舞杂技佣(洛神艺术网络图片)
在中国历史上,彩陶制造业曾出现过三个高峰期。第一个高峰期为以彩陶工艺为代表的母系氏族社会的仰韶文化;战国以后出现第二个高峰期;汉代则为彩陶艺术发展的第三个高潮。1980年6月在洛阳市北郊一座西汉砖石墓中发掘出土的“四神彩绘陶壶”,其艺术价值就很能说明这一点。
张良(国学网图片)
张良,字子房,传为汉初城父(今安徽亳州市东南)人,秦末汉初军事谋略家。张良乃韩国贵族之后,其祖父与父相继为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厘王和悼惠王之相,有“五世相韩”之称,为韩国的功勋世家。
    共有约 6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