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史籍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宋子说,自然界生长五谷以养育人类,谷粒包藏在黄色的谷壳里,像身披“黄裳”一样美。稻以糠为壳,麦以麸为皮,粟、粱、黍、稷的籽实也都隐藏在带毛的硬壳里面。去掉杂物取得其精华来食用,这种道理是显而易见的。讲求饮食美味的人,食不嫌精致。加工谷物所用的杵臼,有益于万民,系取自“小过”(上雷下山)上动下静的卦形而制造。发明这类技术的人,怎能是一般人而不是天才呢?
胭脂。(网络图片)
将带着露水摘取的红花捣烂,放入布袋中用水淘洗,绞去黄色液体,然后取出来再捣,放入布袋中用发酸的淘米水再次淘冼,再绞去汁液。用青蒿(菊科)在上面盖一夜,捏成薄饼,阴干后收藏起来。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红花是在园圃中用种子种的,二月初下种。如果种得太早,待苗高一尺时,就会有黑蚂蚁般的虫子将根吃掉,使苗死亡。种红花的土地肥沃时,苗可长到二、三尺高。这就要在每行打桩,绑上绳子,将苗横拦起来,以防狂风折断。如土地不肥沃,苗只长到一尺五寸以下时,就不必这样作了。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造蓝淀时,要是叶与茎很多,便放在窖里,少的放入桶内或缸内。用水浸泡七天,自然会浸出蓝液。每一石蓝液放入石灰五升,搅动数十下,蓝淀很快就会结成。静放后,蓝淀便沉于底部。近来所生产的蓝淀,多是用福建人在山上遍种的茶蓝制得,其数量比其他各种蓝的总和还要多好几倍。他们在山上将茶蓝装入竹篓内,由船运到外地出售。制造蓝淀时,将漂在上面的浮沫取出晒干,名为“靛花”。放在缸内的蓝淀,必须先和以稻灰水,每天手持竹棍不计次数地搅动,其中最好的叫作“标缸”。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大红色。(其质红花饼一味,用乌梅水煎出,又用碱水澄数次。或稻稿灰代碱,功用亦同。澄得多次。色则鲜甚。染房计便宜者先染芦木打脚。凡红花最忌沉、麝,袍服与衣香共收,旬月之间,其色即毁。凡红花染帛之后,若欲退转,但浸湿所染帛,以碱水、稻灰水滴上数十点,其红一毫收传,仍还原质。所收之水藏于绿豆粉内,放出染红,半滴不耗。染家以为秘诀,不以告人。)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宋子说,天上的云霞五颜六色,地上的花叶千姿百态。大自然呈现如此色彩缤纷的景象,古代的圣人便跟着学习,用染料把衣服染成青、黄、赤、白、黑等颜色穿在身上。虞舜当初就是如此用心的。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凡绵羊有二种。一曰蓑衣羊。剪其毳为毡、为绒片,帽袜遍天下,胥此出焉。古者西域羊未入中国,作褐为贱者服,亦以其毛为之。褐有粗而无精,今日粗褐亦间出此羊之身。此种自徐淮以北州郡无不繁生。南方唯湖郡饲畜绵羊。一岁三剪毛(夏季希革不生)。每羊一只,岁得绒袜料三双,生羔牝牡合数得二羔,故北方家畜绵羊百只,则岁入计百金云。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羊皮衣中,老羊皮价廉,而羊羔皮昂贵(羔读高.小羊)。怀在腹中的羊羔叫胞羔,刚长毛, 刚出生的叫乳羔,皮上的毛像耳环钩,弯弯曲曲的。长三个月后的叫跑羔,长七个月的叫走羔,皮上的毛渐渐变直。用胞羔、乳羔的皮作衣,没有膻味。古时羔皮衣为大夫之服,现在西北的官绅也很看重它。
斯大林大规模迫害居住苏联远东的华侨华工,图为列宁(左)和斯大林(右)。(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苏德战争爆发前,斯大林为了自己的利益在物资和武器上对中国进行了援助,但是在国内却大规模迫害居住苏联远东的华侨华工,逮捕关押并处决,流放到北极圈任其自生自灭者不下三十万人。 七七事变后,特别是在日本占领武汉以后,斯大林认为中国事实上...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苎麻剥皮后,最好在阳光下晒干,否则见水就烂。将麻皮撕破时,要用水浸泡,但是只能浸泡二十刻(五小时),浸久时不撕皮也要烂。苎麻本是淡黄色的,先用稻灰、石灰水煮过,再经过流动的水漂洗,晒干后就成为白色。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以棉衣、棉被御寒的,百人之中只有一人在其中装入丝绵,其余都用棉花。古时的“缊袍”(缊读运,新棉混合旧絮)今俗称为“胖袄”(棉袄)。棉花弹好后,按照衣服、被子的形状,将棉花放进去。新作的棉衣穿在身上显得轻暖,但穿久就会绷紧.逐渐不保暖。将其中棉花取出弹松,再重新装入衣内,仍可像原来一样暖和。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用棉衣御寒,不分贵贱。棉花在古书叫枲麻(之大麻的雄株,不是棉花),各地都有种植。有木棉(木棉科树棉)、草棉(锦葵科棉属草本)两种,花有白、紫两种颜色。种植白棉的占十分之九,紫棉占十分之一。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倭缎制法起源于日本,福建漳州、泉州沿海地区曾加以仿制。其丝的原料来自四川,由商人万里贩来,换易胡椒而回。其织法也是从日本传来,先将丝料染色作为纬线,再将剪断的铜钱夹织到经线中,织过数寸经丝后将织物刮成黑光。东北满族地区的商人见到这种织物非常喜欢。但由于这种织物很容易污损,作成的帽子戴上后很快就积聚灰尘,作成衣领穿过不了几天就损坏。现在各地都不看重,将来或许被淘汰,这种织法也未必会流传下去。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供皇帝穿着的龙袍,我朝(明朝)的织造局设在苏州和杭州。生产龙袍的织机的花楼高达一丈五尺,由两名技术能手拿着设计好的花样提花,每织过几寸以后,便变换提织龙形图案的另一部分。龙袍有机房各部分工织造单独部分再拼合而成,不是出于一人之手。所用的丝先染成红、黄等色,所用工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人工和成本要增加数十倍,以表示忠敬之意。其中的细节繁多,无法详细诉说。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丝织品织成以后还是生丝,要经过煮练之后,才能成为熟丝。煮练的时候,用稻秆灰加水一起煮,并用猪胰脂浸泡一晚,再放进水中洗濯,这样丝色就能很鲜艳。如果是用乌梅水煮的,丝色就会差一些。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罗之类的丝织物有中空的小孔用来透风取凉,它织造的关键在于用线绳作成的软综(绞综)。用两扇衮头打综,一个是软综,一个是硬综。织过五梭、三梭(最厚的是七梭)纬线以后,踏起软综,自然会使两股经丝绞组成绞纱孔,而不并合起来,形成网眼。如果一直织下去,不起条纹而普遍有孔的,就叫纱,织纱的关键也在两扇衮头。直到织花绫绸时,才可去掉两扇衮头,转用八扇桄综。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将蚕丝穿过综再穿过织筘,需要四个人前后排列坐着操作。掌握穿筘的人手握筘钩先穿过筘齿中,等对面的人把丝递过来准备接丝。等丝经过筘后,就用两个手指捏住,每穿好五十到七十个筘齿,就把丝合起来编一个结。丝之所以能够不乱,其中的奥妙全在将丝分开的交竹上。如果是接断丝,就把丝一拉就伸长几寸。打上结后,仍会回缩到原来的长度,这是利用丝本身就具有弹性的巧妙。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凡是能结织花的纹样的工匠,心思最为精细巧妙。无论画师先将什么样的图案在纸上画出,结织花的纹样的工匠都能用丝线按照画样仔细量度,精确细微地算计分寸而编结出织花的纹样来。织花的纹样张挂在花楼上,即便织工不知道会织出什么花样,只要穿综带经,按照织花的纹样的尺寸、度数,提起纹针,穿梭织造,图案就会呈现出来了。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织纱罗用的叠助木,比织绫绢的最好轻十几斤。织素罗不起花纹,要在软纱、绫绢上织出波浪、梅花等小花,比织素罗只多加两扇综框,一个人踏织即可,不用提花的人闲着呆在花楼上那个,即不设衢盘与衢脚。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织“杭西”、“罗地”等绢,轻素等绸,以及银条、巾帽等纱,不必用提花机,只需用小机。织匠用一块熟皮作靠背,他的力全在腰和臀部,所以叫腰机。各个地区织葛、苎麻、棉布的,都用这种织机。织出的布、帛更整齐、结实而有光泽,可惜至今还没有普遍流传。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织纱罗的筘以八百个齿为标准。织绫绢的筘以一千二百齿为标准。每个筘齿中穿入已上浆的经线,把四根合为两根。罗纱的经丝共三千二百根,绫绸的经丝共五、六千根。古书称八十根为一升,现在较厚的绫绢就是古时所说的六十升布。织花纹时必须用嘉兴、湖州所产结茧和缫丝时都用火烘干的丝作经线,那么任凭提拉也不会断头。其他省所出的丝,即使可以勉强提花,也不精致。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丝织物不论是厚的绫或薄的罗,纺织时都要另行织边。其两个边各牵经线二十多根,边经线必须过浆,用筘推移梳干。绫罗必须三十丈或五、六十丈穿一次筘,可省去穿接的繁杂辛苦。每织一匹(四丈)应在边经上用墨划记号,以便掌握长度。织边的丝线不绕在杠(经轴)上,而是另外绕在织机横梁上。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浆丝用的糊是以面筋里面的小粉(淀粉)为原料。织纱、罗必须要浆丝,织绫、绸可以浆也可以不浆丝。用染过的丝织纱,因为丝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本性,要用牛胶水过浆,名叫清胶纱。浆料放在梳丝筘上,推移梳丝筘把丝浆透,一边推一边干。天气晴朗时,马上就干,阴天需靠风来吹干。
清世宗雍正皇帝。(公有领域)
在皇帝颁布天下的诏书中,最重要者是两种:即位之初的“登极恩诏”、宾天之际的“大行遗诏”,是皇帝的第一道和最后一道命令。
清高宗乾隆皇帝朝服全身像(青年)(公有领域)。
因应路程远近不同,康熙四十二年 ( 1703 ) 时曾明确订定赍诏官赴各地颁诏往返的时限,例如从京师到河南、山西一带往返限 30 天。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当丝线绕在篗(绕丝棒)上以后,便可以牵经准备开始纺织。在一根直竹竿上穿上三十多个小眼,眼内穿上竹圈,称为溜眼。将这跟竹竿横架在木柱子上,先将丝通过竹圈再穿过“掌扇”(分丝筘),然后缠绕在“经耙”(牵纬架)上。丝达到足够长度时,就卷在“印架”(卷经架)上。卷好后,中间用两根“交竹”(经线分交棒)把丝分为一上一下,然后插到梳丝筘内(此筘不是织机上的筘)。穿过梳丝筘后,把“的杠”与“印架”(卷丝架)相对拉开五至七丈远。需要浆丝的现在可以浆丝,不需要浆丝的可以卷在杠上,即可穿综织丝了。
康熙皇帝朝服全身像。(公有领域)
宫中争权夺位的可怕,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想必体会最深,一方面要让自己坐稳、一方面也要阻止别人窜位,透过颁诏的总动员仪式,将皇帝对自己的期许、对政权的看法布告天下。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丝在篗上绕好以后,就可以作经纬线了。经线用的丝较少,而纬线用的丝较多。每十两丝,经线用四两,纬线用六两,这是大致的情况。供卷纬线用的篗(绕丝棒),要将上面的丝用水湿润后,再摇卷纬车带动锭子转动。把丝绕在管上(竹管以小箭竹作成)。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将要织丝时,先要绕丝。在光线好的屋檐下把木架铺在地上,木架上直插四根竹竿,称络笃。把丝围绕在竹竿上,络笃旁边的立柱上,在八尺的高度上,用铁钉钉上一根带有半月形挂钩的倾斜的小竹竿。把丝悬挂在半月形钩内,手中拿住篗(绕丝棒),旋转绕丝,为牵经、织纬做准备。小竹竿一端挂一个小石块,作为活头,断丝时一拉绳子,挂钩就下来了。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缫丝用的薪柴,要干透不要有烟湿的气味,这样才不致损害丝的色泽。使丝质美好的办法有六个字,一曰“出口干”,是指在结茧时用炭火烘。一曰“出水干”,是指在缫丝上车时在盆内装四、五两炭火,放在离大关车五寸远的地方,当关车飞速转动时,生丝借助火温边转边干,这就叫出水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