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韩滉《五牛图》赏析

现存最早画在纸上的绘画作品
作者:陆志仝
唐‧韩滉《五牛图》。(公有领域)
  人气: 8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韩滉(公元 723~787 年),字太冲,长安人。历经唐玄宗至唐德宗四朝;曾为江淮转运使,官至唐德宗宰相,封晋国公,赠太傅,谥忠肃。史书评他:“性持节俭,志在奉公,衣裘茵衽,十年一易,居处陋薄,才蔽风雨。”(《旧唐书.列传第七十九》)韩滉在政事之余,雅爱丹青,词高格逸,时称“在僧繇、子云之上”(《唐朝名画录》)。

唐郑国公韩滉像。(Taiwania Justo/Wikimedia commons

韩滉自幼天资聪明,工隶书、章草,擅画人物、田家风光、牛羊,曲尽其妙;唐.朱景玄《唐朝名画录》说他:“能图田家风俗、人物、水牛,曲尽其妙”;其画功在唐代与画马名家韩干齐名,后人称为“牛马二韩”;据说韩滉曾画的图有《尧民击壤图》、《越王宫殿图》、《七才子图》、《醉客图》、《集社斗牛图》、《盘车图》、《渔猎图》、《田家风俗图》、《古岸鸣牛图》、《乳牛图》、《归牧图》等。但传至现在的仅《五牛图》而已,可谓稀世珍宝。目前此《五牛图》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据民间传说:有一次,韩滉与友人谈论绘画之事,友人问道:“近来论画者谈及驴、牛和马,皆认为是常见之畜,最难状貌图形,不知吾兄有何高见?”韩滉稍加思索后回答说:“此话有一定道理,因牛马都是人们熟悉的家畜,平日所常见,画家稍有不慎,或者偶有误笔,人们就能发现,所以一般画家都不涉及此类题材。”说到这里,他停顿一下继续说:“不过,我以为自古迄今,农事为天下之本,而耕牛则为农家之宝。只要画家能够细心观察,还是可以画出特色的”。友人听了非常佩服他的独到见解。

在一个天气晴和的日子里,韩滉带领随从来到郊外田间小道上,迎着和暖的春风,心旷神怡。看到几头耕牛在低头食草,二三牧童在嬉耍,一个牧童骑在牛背上吹笛,逍遥自得。远处又见一头耕牛翘首而奔,另有几头耕牛纵趾鸣叫。有的回头舐舌,有的俯首寻草。在开阔的田野里,有几位农夫正在田间用牛耕地翻土。韩滉看得出神,连忙命随从取出画夹,他全神贯注地速写出一幅幅耕牛图景。经过一个多月的反复修改,终于绘出状貌各异的五头牛。一头牛在低头慢慢地食草;一头牛翘首向前奔驰,仿佛是撒野的猛兽;一头牛在回顾舐舌,露出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另一头牛则纵趾而鸣,好像在呼唤着离去的伙伴;还有一头牛正在缓步跂行,似乎走向田头,又仿佛耕地归来,令人回味无穷。整个画面,用笔粗放中带有凝重,显示出农村古朴的气息。韩滉对这幅画非常满意,取名为《五牛图》。

唐‧韩滉《五牛图》。(公有领域)

此图为纸本设色画,五头各具姿态的牛并立于画面上,构成了一幅长卷。画面上除了第一、二头牛间有一丛荆棘外,别无衬景。画面看似呆板,但作者通过五头牛各自不同的姿态以及丰富的色彩变化,使画面上的五头牛既是单一的个体,相互之间又有着紧密的联系,构成一个谐和的统一体,极具特色。

五头牛不仅毛色不同,而且五头牛的牛角亦无重复。五头牛虽是平行排列于画面上,但它们昂首、低头、回眸左右顾盼之间,使画面于呆板中见变化,遥相呼应;在构图上,中间正向的青牛自然形成中心,呈左右对称式布局,使五头牛相互紧密联系,呈缺一不可之势。在色彩上,作者以青色牛居于中央,其它四牛则以黄色调为主,但颜色的深浅却富于变化,且不只限于平涂,而是越往腹部越浅,使牛体颇具立体感。牛的身体部分用笔粗放,线条富于变化且极具表现力,生动地刻画出老公牛粗糙的皮质;而牛的头尾眉眼等部位,则用极细的笔法加以描绘,生动传神。

郭若虚(宋代著名美术史论家)在《图画见闻志》卷一中云:“画畜兽者,全要停分向背,筋力精神,肉分肥圆,毛骨隐起,仍分诸物所禀动之性。”图中所绘五牛皆为北方黄牛一系,《梦幻居画学简明》中称:“南方多水牛,北方多黄牛、乌牛。黄乌二种卑小,角短,颈扁,下颌无肉,软皮下垂如旗。”从图中所绘牛来看无不合矩,可见作者对牛有着深刻的了解和认识,观察得何等细致,并且形之于笔墨,使之跃然纸上,成为千古名作。此图也是目前所知存世纸本画中最早的专门表现牛题材的作品。

此画经过历朝战乱后流落民间;清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乾隆皇帝首次南巡,驻跸扬州,当时扬州的大盐商汪学山将此图进献给乾隆皇帝,乾隆得到此图后珍爱异常,遂亲自题了一首绝句于图中:

一牛络首四牛闲,弘景高情想像间,
舐龁讵惟夸曲肖,要因问喘识民艰。

乾隆癸酉御题。

关于《五牛图》的创作意图,历来说法不一。最早的解释者是元代的赵孟頫,他在图后的题跋中认为韩滉此图意在效梁朝陶弘景画牛寓意的故事。陶弘景是齐梁间著名道士。他虽修道于山中,但并未忘情世间,多次替萧衍出谋划策。萧衍立国为梁后,多次召他出山。陶弘景都坚辞不就,并且画了两头牛,“一牛散放水草间,一牛着金笼头,有人执绳,以杖驱之”(《南史》卷七十六)。萧衍看后,明白了陶弘景的意思,就是说他不愿在官场中受约束,而愿意逍遥自在地生活在山野间。因此,就不再勉强他。虽然《五牛图》中的最后一牛(从右至左)是以红绳络头为饰,略似用陶弘景故事,但综观韩氏一生为官从无退隐之意的生活轨迹来看,似乎又与此无关。

笔者认为,乾隆皇帝的题诗比较客观地道出了韩滉的创作意图:“一牛络首四牛闲”,是讲韩滉的五个兄弟中只有韩滉一位在朝为官,其他都已赋闲林下。“弘景高情想像间”,“弘景”当然是指陶弘景,这句说:陶弘景的清高只是一种理想之境界并不足取。“舐(shi)龁(he)讵惟夸曲肖,要因问喘识民艰”这两句包含了“丙吉问喘”的典故。丙吉是汉宣帝时的丞相,据说有一次出门,在路上看见一群人斗殴,死的伤的,躺在路上横七竖八的。丙吉不闻不问,驱车而过。走不多远,当他看见有一头牛在张嘴喘气,却停下车来,派人去问那赶牛的人:“那头牛走了几里路了?”他的随从讥笑他,说他不问大事却关心小事,所以失当。丙吉却严肃地对他们说:百姓斗殴,这是当地地方官该管的事,做为丞相,没必要亲自去管。而现在是春天,天气还不该太热,如果那头牛走不多远就喘气,说明天气不该热而热,这就意味着气候失调了,这样对农作物的收成影响就大了,这是全局性的问题,也是使人忧虑的大事。因此,乾隆皇帝绝句中的后两句大意是:韩滉和丙吉两位先朝的丞相都能从大处考虑,真正地关心老百姓的疾苦。

古人以马像天,牛像地,同时也认为天为君,地为臣,而这些理论皆是从《易经》中衍化而出。据记载,韩滉对易学有较深的研究,并著有《春秋通例》、《天文序议》各一卷,因而可以说韩滉画牛并不仅仅是描绘表面物象,而是包含着较深的古代哲理在其中。韩滉画牛以喻自己兄弟以朴实敦厚、任劳任怨的牛的品性来报效国君,并真正地为老百姓的疾苦着想。@#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关仝,是五代后梁著名的山水画家,陕西长安人,北方山水画派之祖------荆浩的弟子,画史上“荆关”被并称为北派山水画耆宿。和李成、范宽在北宋并称为“三家山水”,褒为“三家鼎峙,百代标程”。 古代画家
  • 《帝鉴图说》插图《望陵毁观》,描绘唐太宗体从魏徵劝谏,拆毁了台观。(公有领域)
    唐太宗尝言:“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暴政,不仅“防民之口”,官员们还肉麻的为暴政歌“功”颂“德”,这样的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
  • 中华文化是神传文化,唐诗、宋词、元曲等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守文的意思是恪守古人留下的写作原则。因为诗词曲都是由文字组成的,所以这里先谈谈文字。
  • 恽寿平跟王翚说好了:山水画我自知胜不过你,这条路我如果走下去,也只能在你之后,所以我决定走另一条路。于是,终于让这位具有绝世灿才的画家,放弃他最钟爱的山水画,转而去耕耘一片荒瘠又乏人问津的没骨花鸟。
  • 《匡庐图》是一幅立轴,梁代(五代后梁)荆浩的作品。水墨画,材质是绢,“绢本”就是画在绢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称得上是屏风式的“大中堂”。 荆浩画像。(网络图片)荆浩在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演变史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画巨碑式的山水画。就像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一样,都是很标准的巨碑式山水。
  • 江面布满粼粼波纹,细看发现他是用毛笔以中锋一上一下、很富韵律感地把水波描绘出来,似乎这样才足以反映风势紧冽的吹拂,也营造出江面森森辽阔、大自然威严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 那人向韩滉拜贺说:“这是宣父孔丘的书信。这九个字是:告韩滉,谨臣节,勿妄动。”意思是,孔子告诫韩滉,要好好谨守臣子的气节,不要轻举妄动,图谋不轨。
  • 唐朝韩滉,工书法、善画牛,“落笔绝人”,传世作品《五牛图》,被元代书法家赵孟頫赞为“神气磊落,稀世名笔”。他好《易》及《春秋》,著有《春秋通例》等。性格直耿的韩滉,为人清俭,知人善任,官至宰相。
  • 玉琮是人间献给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礼器,承载着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蕴藏着“密码”更是与众不同。
  • Giuseppe Diotti
    艺术家的愿景和技巧创造出的成果总能和我们的心灵对话,触发我们的喜悦或悲伤等情感。即使只有片刻时光,我们仍和艺术家共同感受了作为人的意义和深刻的真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