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艺术的迷失

齐先予

巴黎卢浮宫展出的Nicolas Poussin名画《逃往埃及》(La Fuite en Egypte)。(法新社)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3日讯】过度强调自我与颠覆,现代派艺术在一味的反传统中追逐新奇,无理性的放纵发展,创作者容易被人性阴暗面所掌控,使艺术主体从歌颂天神变成了表现妖魔鬼怪。这是艺术的堕落,人类的悲哀。

也许喜欢现代艺术的人不理解,为什么新唐人九大赛的宗旨中都包含了“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艺术理念,鼓励人复兴传统而非发展现代艺术呢?比如油画大赛明确要求是学院派写实技法,而非抽象派、印象派作品;声乐大赛中要求民族或美声唱法,而不包括通俗唱法;小提琴、钢琴比赛曲目全都是古典乐曲,舞蹈更是专指中国古典舞,武术也是传统武术项目而非新武术,服装是古代汉族人传统的服饰,连摄影都要求恢复传统美学的理念。

为什么现代艺术无缘登上新唐人的大雅之堂呢?这涉及到道德理念的认识。在人类几千年的正统文化艺术中,无论中西方都是讲究敬神重德的,人类艺术最早是起源于对神的赞颂和景仰,无论舞蹈、绘画、音乐、服装、礼仪、饮食,最早都是出现在祭奠神灵的仪式上的。人类艺术描述的主体最早都是颂扬神的伟大、感恩神的庇护,后来随着“天、地、人”三才的演变,艺术才慢慢从天上的神发展到地上的风景、世间的人物。

概况来说,正统艺术的创作者是抱着人的善念、正念来创作的,他们表现的是美好、纯正、善良和光明,作品给人带来的是纯真、纯善、纯美的感受,从而激发人的善念。然而到了现代,随着人类道德的沉沦,反映在艺术上就是反传统、反人性的现代派艺术。创作者不是受人的主念控制,而是听任表面的观念、意识和感受来主导自己,没有人清醒的思考,而只靠下意识来操控一切。弄出的东西就是些不成系统、不规则、不连续、没有规范、没有正念、没有灵魂的所谓现代作品。这些无理性的放纵发展下去就会被人性阴暗面所掌控,最后堕落成魔性大发的邪恶大展示,使艺术主体从歌颂天神变成了表现妖魔鬼怪,这无疑是艺术的堕落、人类的悲哀。

艺术的堕落 垃圾成宝贝

如今人类艺术的蜕变反映在方方面面。比如在绘画、雕塑、摄影等美术领域,西方相继出现了表现主义、野兽派、立体主义、未来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等流派。冷静看看那些印象派和抽象派的东西,都是放弃人的主意识、任由表面观念搞出来的东西。这些东西几乎毁掉了人类最顶峰最完美的西方艺术。

以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画为例。他的画把向日葵的色彩、透视、形体和比例都变了形,以表现其极度痛苦的感受。在《夜晚的咖啡馆》里,深绿色的天花板、血红的墙壁和不和谐的绿色家具组成了梦魇般的画面。金灿灿的黄色地板呈纵向透视,以难以置信的力量进入到红色背景之中,结果给人一种幽闭、恐怖和压迫的可怕体验。而其《星夜》仿佛再现地狱景象。描绘这些反理性的幻象,其实正是他主意识丧失而让外来讯息控制人体,继而得精神病的表现。


《星夜》仿佛再现地狱景象,对于观赏画作的人也会造成负面的情绪。(Getty Images)

然而这位自称“我就是圣灵”、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精神病人的随意涂抹,却能卖到八千二百五十万美元一幅的高价。二零零四年五月,刷新这一拍卖纪录的是毕卡索早期作品《拿烟斗的男孩》,以一点五亿美元成交。而毕卡索后期那些歪着鼻子、半个脸,一只脚长到了后边、两只眼睛挤在前面的怪物,却依然受人喜爱,这只能说明人的道德观念颠倒了,把丑的当成美的,把垃圾当成了宝贝。

近年来中国“行为艺术家”的荒诞更是让人震惊。从“烙印”(用烙铁在自己背上烙上身份证号码),到“放血”(三个人在自己手臂上插上抽血的针头,让血不停的流,而流血中艺术家却“挺开心、无聊而刺激的”抽烟喝酒或玩游戏),魔性变异人就这样亵渎着人类的心灵。

溺音淫乐充斥世间

说到唱歌,如今经常看到成千上万人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会上,所谓歌星用沙哑的嗓子在声嘶力竭的狂喊乱叫,台下观众如疯了一样跟着尖叫扭动。其实,歌唱家唱歌是要修饰自己声音、讲究发音方法的,那些通俗唱法实际上就是老百姓的小调,不需要什么演唱技能。但由于近年来加入现代派的渲染,很多流行歌曲已经变成低级、魔性发泄、甚至下流的烂调了,古时候称之为“溺音淫乐”。

春秋时魏文侯问子夏说:“古乐和今乐有什么不同呢?”答曰:“古乐是黄帝、尧舜以来圣贤相传的雅乐,节奏平和而庄重,富有寓意。君子聆听后可说出古乐的义理,以德敬天,思索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谓的今乐,有些只能称之为溺音。表演时行伍杂乱,奸声滥溺,表现出满足种种物欲的狂热,使人听后意志颓废或骄横,毫无内涵可言。多是昏君乱臣的作品,完全悖逆了德治的精神,有害于德,不能称为乐。”

中国古人历来重视音乐对道德的教化作用,《礼记.乐记》称“德者,性之端也;乐者,德之华也。”孔子尤其重视“寓教于乐”:“移风易俗莫善于乐,治民安上莫善于礼。”他认为音乐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表现在“善”和“美”上。孔子相信,充盈于天地,合于阴阳,通于鬼神的礼乐,规范着人类社会的一切,能使人心向善,纯化世风,从而保证社会长治久安。

如今很多年轻人还有意追求“狂歌劲舞”之类的东西。其实过分的激情、强烈的宣泄,不是人类应有的正常状态,人是应该保持平和心境的。现代音乐中那些无理性的激情,失去理智的疯狂,其实就是在激发人性中负面的恶的东西了,人只有在平和状态下才是善的,那才是真正人的状态。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也有辉煌的展现,但那是理性的,善良美好的。

面对迷失了的现代艺术,新唐人举办的这一系列大赛,如同久旱甘霖,唤起人们心底尚存的记忆。愿新唐人大赛早日揭开中国人文艺复兴的大幕。◇

──转自《新纪元》第78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直到前不久,说起长岛市,人们印象中最深的还是P.S.1的现代艺术中心和5 Pointz五点艺术坊,作为一个商业和居住区来说,并不被邻近的人们看好。
  • 【大纪元4月19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贞贞伦敦十八日专电)为让台湾表演艺术在英国土地发光发热,英国“足迹艺术”工作室即日起广征台湾表演团体,参加明年元月及七月在英国举办的“节庆2009”艺术节活动,欢迎具有台湾传统文化特色,及融合传统与现代艺术表演的团体报名。
  • 台湾第一位在英国知名艺术学校“皇家艺术学院”取得硕士学位的旅英画家林筱玫,阔别二年后,再度推出“奇幻世界”个展,她充满创意与超现实的独特画风,受到英国艺评家的高度好评,是受瞩目的现代艺术画家。
  • 【大纪元5月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矿春波隆纳三十日专电)经过两年的联络与筹备,绮丽台湾艺术大展今天在波隆纳市政大楼展览厅揭幕,展示介绍台湾自然景观与人文风俗的照片,国立云林科技大学艺术中心主任王以亮与周义雄教授两位国际知名艺术家的现代艺术创作,包括绘画、雕塑与书法作品。
  • 如果不是妻子坚持的话,我真的没心思去参加这个被称为“即兴表演”的现代艺术展。我们俩骑上自行车,妻子说,艺术馆座落在紫禁城正西一个不显眼的庭院里。我们并排骑着车,我很认真地问她“你觉得我们过得开心吗?”她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回答,眼神里带着微笑,春天的空气里似乎充满了两个外国人在一种陌生的文化中获得的满足感。
  • 已成立14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学会”将主办题为“承传与现代”的中国水墨画美学体系国际艺术研讨会,5月17及18日于亚洲协会艺术博物馆举行。届时,还将举办“吴毅中国水墨画展”。欢迎喜爱水墨画艺术的民众前来共襄胜举。
  • 时代更替、文化兴衰,历史朝朝代代承传着。张择端笔墨精熟、呈给宋徽宗的作品“清明上河图”,呈现出来当时社会的人物百态、经济活络的景象,繁华、复杂的活动场面有如上演的一幕戏。
  • 历史上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是北宋张择端所画,以长卷形式来描绘当时的汴梁(今河南开封)承平时期,京都街市与汴河漕运的繁盛景象。“清明”这绘画主题有什么特殊意义?“上河”的内涵是什么?展开画轴,从城郊沿汴河到虹桥再进到城区,河道两岸的自然与人文风光,以及市井生活、水陆交通经济发展,种种描写细致而生动…
  • 贝多芬
    贝多芬着手创作时,总能将普通的白纸和黑色墨水变成某种非比寻常的杰作。1907年,金融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P. Morgan)有幸接触到这位大师的手稿,亲自体验了这种独一无二的特质。
  • 巴洛克时期是西方近代“宗教伦理思想”兴起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时代。宗教伦理思想不只影响十七世纪的欧洲人的精神文明,也替宗教信仰找到新出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