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西画选萃

在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Ross)家中,每个房间、每道楼梯、走廊的每一面墙上,都挂满了令人惊叹的画作,一幅挨着一幅,吸引著观者驻足凝神。要快速看一遍,至少需要两小时时间——罗斯是美国收藏19世纪艺术品最宏富的私人藏家之一。他的藏品一直在稳步扩展,主要是通过在买卖中增值,很少需要他再投钱进去。

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向女艺术家开放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台湾国父纪念馆展出油画家廖慈伦“自然之美”个展,展出她历年来的风景画作,廖慈伦9月5日受访表示,希望藉由此次画展让观者能如身历其境般地徜徉于其间,领受一份心灵上的平和与宁静之美。

从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随着股市像皮球一样弹来弹去、房价持续走低、储蓄利率跌至谷底,很多人都转向艺术投资,寄望其成为更稳定的投资形式。艺术自身就是国际化货币,可以避免纸币贬值带来的财产损失。此外,艺术品是可因其美学和文化意义获得欣赏的有形物品。人们可以鱼和熊掌兼得。不过,在进入这一回报丰厚的领域前,还是有许多方面需要留意。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习惯于祥和宁静田园风光的艺术爱好者,看到这幅弗瑞德利希的这幅“风景画”时,一定感到有些错愕。只见苍白荒凉背景中,一丛破碎的冰片被暴力推挤成尖锐磷峋的小山;在结冰的海平线上显得十分突兀。有人形容,就像一个沉睡海底的巨人苏醒时,撞破表面冰层的景...

奉行社会民主主义瑞典,虽然是全球少数富裕地区,能够向国民提供大量福利,譬喻四百多天的有薪产假、人皆可享的大学学生生活津贴与老人退休保障,但不似常被人误称的瑞士,向来以拥有最多亿万富豪资本存款而见称,相反以极具北欧风格的设计与艺术创意,名成于...

2012年三月在台北举行的台北新艺术博览会(Art Revolution Taipei)中,来自西班牙的国宝级艺术大师 Gabriel Picart的写实风格令人眼睛一亮。

在一个华丽的古代宫殿里,梦幻般的宴会正在进行。青年男女们躺卧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戏。年轻的罗马皇帝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着金色的长袍,俯卧在殿堂长沙发上,悠闲而漠然地注视着下方的宾客纵情在奢华的感官享乐中……花瓣不断从空中飘散下来,这群青春男女们被包围在缤纷的色彩、浓郁的花香与轻柔的触感中……但这场景真的那么浪漫有趣吗?

普桑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著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普桑也是个严格自律的人,他强大的精神力量来自其道德坚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画艺相得益彰。

长期以来,17世纪的法国绘画大师尼古拉.普桑,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著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

h2>从神圣到世俗 1490年代起,佩鲁吉诺开始处理一些世俗的主题,这是在他的创作中比较少见的。1490年代的《阿波罗与达夫尼》(Appollon et Daphnis) ,一般认为是为罗伦左.美第奇而创作。画面中坐在左边吹笛的青年,是传说中仰慕艺术之神阿波罗的牧人达夫尼,而右边如古希腊雕像般“对立式平衡”(contrapposto)姿态聆听的显然是阿波罗,从他脚边的弓箭和七弦琴可以确认身份。达夫尼容貌略似美第奇家族的“伟大的罗伦左”,暗喻了这位佛罗伦斯艺术、诗歌的保护人和他为艺术付出的使命。在这样一个细致的色彩及其细腻变化的作品中,佩鲁吉诺成功的创造了一种深度的内在微妙感情的氛围,给予风景一个新的地位。

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发展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称赞誉“生动至极”。

说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一般人立刻想起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等最有名的大师。其实在人称Quatrocento的十五世纪意大利,正处于西方艺术迈向顶峰的前夕,人文荟萃,百家争鸣。前述三位大师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础上完善艺术的,他们各自的养成中也都遇到过“名师”的调教或影响。如达文西是委罗基奥的学徒;米开朗基罗在基兰达优工作室“实习”;拉斐尔则深受佩鲁吉诺的熏陶。这些前辈都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艺匠,对整个文艺复兴的艺术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耶稣诞生》是西方宗教绘画中重要的主题。画家将传说中,耶稣诞生于伯利恒旅店马厩中、天使报佳音等情节,以丰富的想像描绘出许多祥和、优美而神圣的杰作。... 今天人们庆祝耶诞节,几乎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文化活动,即使没有信仰这个宗教的人们也借着这个节日或放假、团聚,或送礼或祝贺,不一定了解耶稣诞生的意义。当然即使不在特定宗教角度,也同样可以感受到艺术家在表现神圣宗教故事时,那种追求善与美的虔诚,与这些艺术带给人们的净化与升华。

青年画家汤和宪1986生于台北,复兴商工美术科打下基本功基础。东海大学美术系毕业后,进入新竹教育大学创作组研究所。主要以油画当作创作媒材,特别对于人物肖像、人文关怀类题材有兴趣。曾经受到委托,为人绘制人物肖像、遗像、宠物、花卉和风景,并持续以人物油画创作为主轴作为发展。

从印象派、后印象派画家笔下紧张变形,或是化为无数微小彩点的人物到现代雕刻家贾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1901-1966)的“微小化”抽象人物雕塑,一条现代人物画的抛物缐呼之成形。历经了科学革命、工业革命,人类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天翻地覆。随之而来的,是人对于自身生命认知的一百八十度转变。

穿越一扇雕金大门,我们走入太阳王路易十四留下的遗产:凡尔赛宫。嵌金的圆顶上,圣经、神话及古代人物飘移在天穹之间,天使长加百列、海神、插一双翅膀的圆太阳、加冕中的拿破仑一幕幕演绎着人类在时间中的故事。我们立在地上仰视:即使是仅仅生活在三百年前的人,他们和我们的距离却是这般遥远,犹如神话和真实的距离。

一群雍容高贵的淑女和风度翩翩的绅士悠闲地在水上泛舟、一对情侣慵懒地在大树下休憩、在华丽的梦幻般的花园里贵族们在举办舞会……一种新的表达情感的绘画流派在法国产生了,这就是十八世纪路易十五时代风行的洛可可绘画艺术。

州青年画家黄广宇,在油画作品《芳华》、和作品《守望》中,采用西方油画精湛 的人物写实传统技法,发挥光与色的调性作用,描绘出光明向上的意境。

年过不惑重拾画笔,短短十年间,李晓宁成为台湾水彩花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丰富多姿的艺术人生,缩影在创作里是对生命的敏锐与灵慧,启悟心灵的是对神恩赐绘画才能的感恩与珍惜……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1527年查理五世的雇佣军在罗马的烧杀劫掠,是自公元410年西哥德人占领罗马城以来,对圣城最严重的破坏与亵渎。自古罗马代表着西方世界的中心,辉煌的文明之都,更是基督教世界的圣地。这场灾难不仅对城市居民造成破坏与怆痛,对罗马教庭的权威更是羞辱和打击。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皇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大纪元记者谢月琴台湾宜兰报导)张登美西画个展于8月21日至9月11日 在文化局展出。

共有约 45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