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在我看来,现代艺术从起步时就很激进,今天依然激进。如我们所发现的,现代艺术其实源于共产主义——一种消灭所有形态文化的意识形态。后来所有的“主义”都坚持这样干,直到今天;其支持者要我们不加思考地接受他们的宣言。
艺海漫游

春去春又来,每年中国新年来临之前,刻一组应节的肖形印章,讨个吉利,已经成为我每年的传统。这里刻一组带领小鸡的母鸡,报晓的公鸡,还有不同篆体组成的丁酉字样的印章,恭贺读者朋友新年快乐,大吉大利。

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向女艺术家开放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从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提到佛罗伦斯,人们脑海中大概都会浮现出一个砖红色穹顶、花白大理石的宏伟建筑,也就是佛罗伦斯地标--圣母百花大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

土耳其艺术家哈桑‧凯尔(Hasan Kale)的绘画题材是家乡伊斯坦布尔的风光,而他的“画布”则令人想不到——他喜欢挑战在花生、杏仁、香蕉脆片、豆子等微型食材上勾描敷彩。除了绘画平面微小,表面的不平整和材质的多样,也使得绘画过程更具挑战性。下面就来看看他如何稳稳执住细小的画笔,在南瓜籽上描绘出黄昏的城镇天际线。

美国是大中华和日本以外收藏中国书画最多的地方,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则为其最重要的收藏地之一,藏品规模可用宏富形容,仅经《石渠宝笈》诸编着录的珍品就多达24件。正在展出的中国书画精品特展(第二期)是该馆为庆祝亚洲部成立一百周年而策划,侧重五代宋元的呈现,将至10月11日结束。

有一位清瘦的老者在摆摊卖字,其老辣而洗炼的运笔及章法,松弛有度的摆布,显示了极深的内在功力,使我简直不敢相信在这街头居然还有这样一位艺术造诣颇深之人。

欧洲人对陶瓷的钟爱曾达致狂热的程度,而今这种热忱早已平息,在欧美的多数博物馆和家族珍宝陈列中,瓷器通常是作为次一级展品置于玻璃展柜中,为华丽的展品增添一笔俗世之美。近日,《瓷器不简单:阿琳‧西歇特作品和阿恩霍德藏品展》在纽约弗里克陈列馆开展,该展览旨在通过别有创意的展示,重新点燃我们欣赏陶瓷工艺的热情。

随着股市像皮球一样弹来弹去、房价持续走低、储蓄利率跌至谷底,很多人都转向艺术投资,寄望其成为更稳定的投资形式。艺术自身就是国际化货币,可以避免纸币贬值带来的财产损失。此外,艺术品是可因其美学和文化意义获得欣赏的有形物品。人们可以鱼和熊掌兼得。不过,在进入这一回报丰厚的领域前,还是有许多方面需要留意。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我越画越熟练,一次我在下课前提前两个小时画好了一组静物,自己觉得挺满意。我抱着画板在老师办公室,请老师点评一下,希望在把裱在画板上的画裁下来之前,还可以做修改。

美术,不但能培养人的观察能力、审美情趣,她没有机械定论的判断事物的方式,还能使人领略到一些理科课程中体察不到的奥妙的道理。这个学科在西方的教育中 很受重视,不管什么学科,学生做展示时,都少不了美工。但在中国的中小学教育体制里,是比鸡肋还不如的东西。我爱画画,可是中小学美术课可怜的学时学不到 多少东西,绘画的能力几乎全是在课余时间练就的。经过十几年的寒窗苦读,上大学学习建筑学后,大学只有两门主科,一个是一、二年级的美术课,另一门是建筑 的专业课,也和美术有很大的关系。

人类从远古走到今天,在漫长的岁月中,留下了无数的艺术经典之作:诗歌、音乐、美术、建筑等等,形式不同,却各有特色。古往今来,人们用心灵去捕捉和感应着天地万物之美,用笔墨砚纸、琴瑟笙箫把美好的事物描绘、歌颂与传递。无论是一幅圣洁的画儿、还是一首纯净的诗,都会像美丽的音符一般,绕梁三日,令人回味无穷。朋友,在艺术的海洋里,您是否也有几许领悟、几多收获呢?在今天的节目中,让我们走进一个非比寻常的美术世界,共同体验一次回归的旅程。

唐朝女子服半臂-襦裙,以小袖短襦、外配一件半臂、披帛和长裙。这种搭配在当时是非常流行的,从宫廷到普通老百姓都穿。 襦是一种长袖短衣,衣长刚好及腰,所以也称腰襦;制作襦的衣料和样式视季节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常见的布料有绢、罗、绮、纱、縠及锦等;而式样的变化多在领口和袖口上;袖则有窄袖和大袖两种。而短袖的襦称做“半臂”,只到肩膀或者肩膀下来一点。半臂做得很合身、小巧,衣长到肚脐部位小腹以上,有交领右衽,下摆扎入裙内;或对襟系带,下摆罩于腰处。半臂大多以锦织绣而成,质地厚实,袖口宽大,可以罩穿在襦的外面,既华丽美观,又能起到御寒的作用。 裙子的颜色,红黄蓝绿各从所愿,其中以红色裙子特别受喜爱。元稹诗曰:“窣破罗裙红似火”,张谓诗曰:“桃花马上石榴裙”,描写的都是穿红裙的美人。为什么古时候,把红裙称为“石榴裙”呢?原来这种红裙,是用石榴花提炼出来的颜色染成的;所以才有这么一个美艳的名字。

汉服不是单指汉朝服饰,而是泛指中国各朝历代汉族的传统民族服饰,往上追溯到三皇五帝的久远年代...

法国雕塑家罗丹说:“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如果能够时时留意,处处用心;那么,我们的感官,自然日渐细腻敏锐,眼睛就会成为发现美的眼睛,我们的心灵,就会蜕变成认知美的心灵。

闻名世界的“Yamato”日本和太鼓世界巡演,终于莅临大马。在这次的演出中,“Yamato”的美术指导Masa Ogawa先生带领了6名太鼓手和2名技术师于7月12及13日分别在万达广场以及吉隆坡市议会大厦讲堂举办了日本和太鼓表演。

坐落在圣马罗入海口的索利多尔塔是有600多年历史的法国文化古迹,现为航海搜藏博物馆。每年六月份最后一个周末的这里都会迎来索利多尔塔绘画艺术节。今年是第16届,吸引了550位画家参加,其中数百位名画家参加了现场写生创作,活动同时吸引来全国各地的艺术爱好者和买家。

汉服它是没有扣子的,所以我们穿上去之后,都是用带子绑的。交领右衽,所以它的左衽一定是在里面,不管是男生或是女生,都是一样。它有一个内涵,就是说,左衽这边是属于阴面,这一边右衽是属于阳面,阳面要在外,阴面要在里面。

汉服是什么?它不是单指“汉朝”一个朝代的服饰,更不是我们现在市面上常常看到的旗袍类的清朝满族的服装,而是泛指中国汉族的传统民族服饰,往上追朔到三皇五帝的久远年代,除了元朝之外,一直到明朝,都属于汉服的范围之内

他的企图心很强,他听说在敦煌有唐宋壁画,就动念想要去看一看,绘画风格是什么,所以,他不远千里跋涉到敦煌。当时到敦煌的生活条件,非常非常差,没水也没电,也没有补给,他带了子弟,走进了敦煌。他本来预计只待3个月,但是,他待了2年6、7个月之久

艺术家培养协会(N. A. G.) 即将于1月30日星期六12 - 9 pm,1月31日星期日12- 4 pm 在Galleria Mall 展开庆祝中国新年虎年活动。

雍正为后世留下洋洋洒洒数十万言“硃批奏折”,这空前绝后的帝业,赢得勤政皇帝美誉...

共有约 11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