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44)

沈畔東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她身在勞作,心卻在想著那兩位神仙,我雖找不到他們,但神仙吩咐的樹碑一事,我一定要做到。她首先著手寫下劉家莊死去的人名,有記不清的,就去找大隊會計,翻查花名冊,她收藏起死難的八百七十四人名單。又去選擇一塊石料做石碑,石碑的形狀、大小,她心中沒有數。何不去看看平陽的烈士紀念碑。這個碑樹在一個小丘上。她來到石碑前,掏出布尺,上下左右量了一下,高是兩米四,寬是八十公分。石碑上橫有七個字:「無名烈士紀念碑」,下面的碑文內容是烈士們為解放戰爭而犧牲的一些事蹟。她看罷罵道:「什麼屁的事蹟,都是毛澤東的一批幫兇,幫毛澤東奪取江山,送了自己性命,毛澤東又害死了廣大的老百姓,有何值得紀念」她越想越憤怒,搬起一塊石頭,向石碑砸去,當她搬起第二塊石頭時,只聽有人喊道:「不得破壞文物!」

她抬頭見是一個中年男子,向她走來,她罵道:「什麼文物,連茅缸板都不如。」哐噹一聲又砸到石碑上。

那中年男子問道:「你這位大姐,為何這樣痛恨這塊石碑?」

「你不恨嗎?就是這些不要命的傢伙,幫毛澤東打下江山,毛澤東又害死我們農民。」

「你是說餓死的人」?

「不是嗎」?

那男子歎道:「真沒想到,你這位婦道人家,也會想的這樣深遠。我每看到這個石碑,心裡就很矛盾,這個碑,對人民究竟是好是壞,卻沒有想到你這一層。」

「你是凡人,哪能想到。」

「我看你也不是仙人,仙人是不會發怒到這種程度的,你能想到這一層,說明你也是受人指點。聽了你的指點,我也茅塞頓開。五零年我父親接受共產黨交給的任務,我和父親就精心雕刻這塊石碑,認為自己為立功英雄樹紀念碑,是做了一件好事,哪知十年後,父親被共產黨活活餓死了,看來樹碑不是好事,卻是壞事。」

「原來石碑是你們父子刻的,你不感到羞恥嗎?」

「那時不知道,現在看來,當然是個恥辱。有什麼辦法呢?照我看,用你這種『砸爛』的辦法也不妥。不如把它保存下來,讓醒悟過來的人認識到,這些農民用鮮血換來的江山,讓共產黨坐了,共產黨卻又把農民餓死,這樣才能看清共產黨的真面目。」

「你這位大哥,說得還很在理。你們父子既然能刻碑,必然是石匠師傅了?」

「我父親是師傅,我只湊乎。」

「你既然能認識到這一點,能不能幫我刻一塊比這大些的紀念碑呢?」於是她又把老神仙的話,和自己的心願,向這位石匠師傅敍述了一遍。

「這可是犯法的事,共產黨是不會准許的。」

「如果你怕坐空牢就算了,我另找他人,這個碑不樹,決不甘休,死不瞑目。」

這個男子聽她這話,十分感動,自己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竟然不如這個婦女。於是他也堅定地說:「我父母,老婆孩子,一家人都死光了,只剩下我一個獨種,我枉活在這個世上有何用,如不幫你把紀念碑樹起,我決不為人。」

自此這個男子,走遍幾個山上,終於找到一塊好石料,他在山上修鑿幾天,然後運到婦女家院內。從此他倆就在這塊石頭上修磨,男子白天進來,傍晚回家,也不知道磨修了多少天,日日如此。這天太陽已經落山,男子起身準備回家,婦女說:「還有五里路,天黑了,看不清,不回去了,就住我家吧。」
男子說:「不行,我還是回去好。」

「為什麼?」

他低頭說:「我怕到時候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是什麼意思?」

「就是,就是……」男子吞吞吐吐說不出口。

「呵呵,我明白了。」

「啊——!」男子睜大眼睛望著她。

從此他們就住在一起,建立了新的家庭。田地裡需要安種、除草,他倆就一同下地幹活,活幹完了,就在院內修磨石碑。不知磨掉多少磨石,也不知磨了多少天,他們的兩手都成了厚厚的一層老繭,終於把一塊長兩米八,寬一米的石碑,磨得又平又光。又不知用了多少天,才刻完八百七十四人的名字,最後並列刻上:羅志強、蔡善榮立。

石碑做成,他倆勝利的喜悅難以言表。蔡善榮要將石碑立即樹起,羅志強認為樹碑還不是時候,一旦給共產黨知道,會說他們污蔑共產黨,向共產黨臉上抹黑,不但石碑被毀,兩人性命也難保。不但不能樹,還要把石碑藏起來,等候機會。於是他們在院內,挖去一層土,把石碑移到上面,再在石碑上蓋上一層土,這就萬無一失了。

樹碑的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死後,不久他的接班人華國鋒下台,共產黨開始清算文化大革命,為四類分子摘掉帽子,一時間中國沒有了反革命。樹碑不會定為「反革命」了。於是他倆選擇二十年前餓死人的高峰期元月一日,樹立了這塊紀念碑。

自樹起了這塊紀念碑,陸續來觀看的人,絡繹不絕,大多數都是劉家莊的親朋好友,看到石碑上好友的名字,不由淚流滿面,有的放聲大哭。也有人沒有想到帶紙錢燒給死難亡靈,感到內疚。羅蔡夫婦看到這點,又去鎮上買來幾百斤草紙,供來人祭悼亡魂。一時間煙雲繚繞,哭聲震天,驚動了地方官員,要是在兩年前,早把羅志強夫婦作為反革命抓去,可是目前正在為反革命平反,又來抓「反革命」,不是有違當前形勢嗎?共產黨的幹部就會看「形勢」行事,都不管事情正確與否。心中雖不是滋味,卻又無可奈何。

聽了蔡善榮的敍述,田思元感歎地說:「蔡嬸嬸真是女中豪傑。你了卻了心願,我卻不知何時才能見到馮爺爺。」

蔡善榮說:「想見到馮伯伯,恐怕不可能了,那時他就七十多歲,算起來,現在已有九十多歲了,不知還在不在人世。不如在清明節時,去他家看看,能見到面最好,萬一不在人世,燒張紙也算表表我們心願。」(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現在死了人,就如死一隻小雞一樣沒有人過問,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隊長不向上彙報,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來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連忙從藏在稻草裡,拿出剩下的一塊生牛肝,用嘴咬住,雙手伸出,讓公安人員銬上。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 聽了兒子的話,我如撕心裂肺一般,哪還有狠心把兒子捂死?第二天早上,我的兒子死在炕上了。叔叔又來了,他把兒子弄去,晚上送來兩碗肉,我吃了。幾天後我想起來了,我吃的不是兒子換來的人肉,我兒子是全村最後死的
  • 去年還在大批判右傾機會主義,今年又准許倒退,這是怎麼回事?馮影勤思考起來。他想起來了,自打倒彭德懷,毛澤東就退到二線,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劉少奇。你劉少奇將要嘗到和魔鬼打交道的惡果了。
  • 馮影勤在外漂流了一年多,沒有回過家。小東山現在怎樣呢?西村人怎樣呢?他回到小東山,走過小木橋,西村就在面前,村裡沒有一點聲響,他的一顆心提到嗓門眼。
  • 石建峰有一肚子感謝話要說,又咽了下去了,他明知是馮影勤是叫自己不要說出來,也許這就叫天機不可洩露吧。他忙改口說:「馮老哥,虎子他們把生產隊搞得這樣好,你看下一步該怎麼辦?」
  • 歐陽化成一家和馮士青,五九年秋後逃離家鄉,來到江西南昌,卻沒有料到南昌是省會,為不影響市容,不讓遊民在市內。他們只得無目的地四處行乞,雖然難以討到飯,卻可以拿錢買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