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45)

沈畔東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一九八二年,清明時節,從遠處回家祭祖的人絡繹不絕。小東山頂上沒有墳墓,卻有一個老婦,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約十歲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樹下磕頭。此時又上來三個人,兩個約四十五六的一男一女,帶著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男子頭髮烏黑發亮,向後梳著,戴著寬邊深色墨鏡,身著銀灰色西服,打著花紅色領帶,腳蹬黑色皮鞋。女子頭戴一頂遮陽帽,眼戴咖啡色變色眼鏡,嘴唇抹著口紅,上穿海蘭色外套,下穿黑色長裙,腳穿半高跟皮鞋。那青年梳著三七開分頭,全身穿著黑色西服。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逃往國外的馮士民夫婦和他們的兒子,回家來看望他的爺爺馮影勤、弟弟馮士青。路過小東山,不由想到當年槍斃馮士民的小東山頂,不如順便上去看看有無多少變化,一到山頂,只見那老、中、幼三人跪在大樹下燒紙磕頭。馮士民便上前問道:「請問這位嬸嬸,這裡沒有墳墓,為何要在這裡燒紙磕頭?」

老婦人見這三人如華僑一般,歎道:「你們幾位,大約是從國外來的,不知道國內有多少苦難。我們能夠活到今天,是這棵大樹下的馮伯伯給的。」

馮士民聽了一驚,忙摘下眼鏡問道:「請問嬸嬸,你們是哪裡人?」

「我們是山東人。」

「你們山東人,千里迢迢來到這裡,怎麼知道他就埋在樹下?請嬸嬸詳細告訴我。」

「請問大哥,你難道和馮大伯有什麼關係?」

「不瞞嬸嬸所說,我是他的孫兒,多年沒有回來,也是來看望他的。」

「哎呀!真是大伯顯靈了,把我們引到一起,謝不到大伯,就向大伯的後代感謝吧。」說著她們三人就要跪下,馮士民連忙上前攔住。

老婦人介紹說:「我叫蔡善榮。」她又指著中年男子說:「他叫田思元。」隨後指著小孩說:「還叫小寶吧。」「我們來到這裡,問老伯在哪裡,這裡人都說早已去世了,後在西村問到一位叫石虎的大哥,他把我們指到這裡。實指望來感謝老伯救命之恩,哪裡知道,就見不到面了。」說著流下淚來。然後她把馮老伯救他們經過,和這些年他們的情況,敍說了一遍。

馮士民夫婦聽了止不住流淚。他們六人又齊齊跪下,向大樹下的馮老磕頭。

田思元猶豫了一下,對馮士民說:「看樣子我比你小十幾歲,我應該叫你叔叔,小寶叫你爺爺才是。可是馮爺爺在世時,一直把我當孫子看待。」

馮士民說:「你喊我大哥,小寶喊我大伯,不是很好嗎,我爺爺多了一個孫兒,一個重孫,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高興了。」

蔡善榮對馮士民說:「看樣子,我比你大幾歲,應該是姐弟相稱才是。」

馮士民說:「既然田老弟喊你嬸嬸,我喊你嬸嬸也是應該的,」說著叫春嵐和兒子相互稱呼一番。

他們互相稱呼一番後,馮士民感到西村已無親人,不便招待他們,邀他們一同回到滁縣,在飯店招待了他們,他要大家互留地址,以便以後好聯繫。他們又一同上了火車,到達蚌埠車站,他們才分手。馮士民夫婦要轉乘合肥車,去他伯父馮照陽家。蔡善榮她們繼續北上去山東。

馮士民三人坐上去合肥的列車,談起爺爺無限傷感。無意中,馮士民抬起頭來,見對面一個約十八九歲的姑娘,便對春嵐驚道:「你看!這不是呂翠雲嗎?」春嵐一見也是一驚,一會她平靜下來說:「這是我們的錯覺,呂翠雲和我一樣,都成半老徐娘了,哪還有這樣年輕。」

「是呀,是呀,也許我和呂翠雲,有那麼一點感情之故。」

「呂翠雲不知在哪裡,現在怎麼樣,一無所知。」她不由探身問道:「姑娘,到哪去呀?」

那姑娘聽他們互相說話,自己一人,無人可說,感到寂寞。這位嬸嬸親切地問她,不感到孤單了,便笑道:「嬸嬸,我去合肥。」

「家在合肥嗎?」

「不在合肥,在肥東的臥虎山。」

馮士民夫婦聽她說家在肥東,對望了一下。馮士民問道:「你貴姓?」

「叔叔,免貴姓余?」

「啊!余小姐。」

「我是農村人,不興叫小姐,城市人有的叫小姐了。」

「啊!對了,小余,你媽媽姓什麼?」

小余心想,這兩位叔叔嬸嬸,好像在盤問什麼,只是媽媽的姓太怪了,百家姓上是找不到的,但又不好不說:「媽媽姓品。」

他倆又對望了一下,春嵐問:「你媽媽上過學嗎?」

「沒有。她也認得幾個字,是爸爸教的。」

「這就對了,你爸爸認得幾個字,無怪她說姓品。」

「我倒感覺怪了,怎麼認得字,就能把姓說出品字。」

「小余,你說品字與哪個字相近?」

「品字的三個口字,去掉一個口字,就成了兩口,兩口為呂,倒是有姓呂。」

「你媽媽可能姓呂。」

「那她為什麼說自己姓品呢?」

「這就是一個謎。我們去八家濱,正好從你家那裡經過,你願意帶我們到你家去見見你的品媽媽嗎?或許能幫你解開這個謎。」

「不行,我媽媽一向不接見生人。」

「那行,你先去對你媽說,有個姓馮帶一個女的姓歐陽,要見她,如果不讓見,就算了。」

「這樣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
  • 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
  • 他們踩下一個彭德懷是小事,卻要牽連億萬農民,他們還是按五八年放衛星的數字,強迫農民上繳糧食,這可是無底洞呀!農民沒有糧食,還能活多久?
  •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 聽了兒子的話,我如撕心裂肺一般,哪還有狠心把兒子捂死?第二天早上,我的兒子死在炕上了。叔叔又來了,他把兒子弄去,晚上送來兩碗肉,我吃了。幾天後我想起來了,我吃的不是兒子換來的人肉,我兒子是全村最後死的
  • 去年還在大批判右傾機會主義,今年又准許倒退,這是怎麼回事?馮影勤思考起來。他想起來了,自打倒彭德懷,毛澤東就退到二線,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劉少奇。你劉少奇將要嘗到和魔鬼打交道的惡果了。
  • 馮影勤在外漂流了一年多,沒有回過家。小東山現在怎樣呢?西村人怎樣呢?他回到小東山,走過小木橋,西村就在面前,村裡沒有一點聲響,他的一顆心提到嗓門眼。
  • 石建峰有一肚子感謝話要說,又咽了下去了,他明知是馮影勤是叫自己不要說出來,也許這就叫天機不可洩露吧。他忙改口說:「馮老哥,虎子他們把生產隊搞得這樣好,你看下一步該怎麼辦?」
  • 歐陽化成一家和馮士青,五九年秋後逃離家鄉,來到江西南昌,卻沒有料到南昌是省會,為不影響市容,不讓遊民在市內。他們只得無目的地四處行乞,雖然難以討到飯,卻可以拿錢買到。
  • 歐陽化成也想到回他老家歐陽村,但一想到那一陣,大隊幹部要改劃他成富農成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千萬不能回到那是非之地。他考慮馮士青不擔心成分問題,便對他說:「你回去吧,爺爺一個人在家太孤單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