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34)

製造車禍欲奪命 陰司拒收大法人
張霜穎
【字號】    
   標籤: tags: ,

前面講過的田尚珍在勞教所被打了不明藥物以後,就糊塗了。勞教期滿後,她從牢中出來,恢復了煉功學法,頭腦漸漸清醒了,她想起了自已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向眾生講清真相,就一刻不停的做起來了。她自己過去曾是老共產黨員,丈夫是部隊的高官,自然十分關心那些在部隊和公安系統工作的舊識親朋,她覺得這些人受害最深,最需要聽真相,所以就隔三差五的到610和派出所去送材料、聊聊坐坐。對於這樣一個「固執的老太太」,六一零的人雖然也是威脅、抄家、綁架的對她,但是田尚珍卻一點也不受影響,久而久之,其中有些人也轉變了態度。可是610畢竟是和法輪功「戰鬥」的前沿陣地,那些視此為陞官橋樑的頭目們,思想中對法輪功的仇視已經是根深蒂固,一門心思的要給中共做殉葬品了。俗話說一正壓百邪,面對大法弟子光芒萬丈的正念,這些邪念無異於自取滅亡,這些人頭腦中的業力聽到真相就瑟縮發抖,人就會感到萬分難受。腦中充滿業力的人沒有能力分清哪些是業力,哪些是自己,他們把那些拉著自己走向毀滅的業力當成了真正的自己,所以他們對田尚珍的講真相是恨之入骨。

趕巧有一天,田尚珍去610講真相時把自己隨身的筆記本落在他們辦公室了,那是她的勸退記錄,上面還有幾十個人名沒有發表呢,田尚珍可惜的不得了,想著一定要去要回來。「你把這樣的東西掉在了610,就別去要了,一是那些人絕不會給你的,因為這種事就是他們要探查的目標;另一方面那些人心狠手辣,你這樣送上門去,誰知道他們會起什麼壞念頭呢。」功友使勁勸她,但田尚珍就是不聽,還堅持說:「他們一直對我挺好的,我剛問了,那個女的說,明天就給我。」人們苦笑,不知用什麼辦法才能使田尚珍明白610就是千萬大法弟子遭受非人虐待和悲慘迫害的根源。他們天天和法輪功學員接觸,卻仍舊做著迫害無辜的事情,稍有良心的早就趕快調走,離開這個黑窩了,還在樂此不疲幹著的人,他們頭腦中的善念是很難被喚醒的。果然不久,一夥公安氣勢洶洶的來到田尚珍家,揚言要抄家,田尚珍不氣不惱,熱情的招待他們,還削蘋果給他們吃,但是她的態度卻是極其認真的,不准警察動自己的東西。看到這個八十歲的老太太那種堅決的態度,那些人最終也沒有下得了手。

第二天,田尚珍照舊推著車子準備出去講真相,剛出門,一輛汽車就瘋了似的向她衝過來,看準了她就直直撞到她身上。車裡的人見她被撞倒後,馬上又發動車準備立刻逃走,沒成想被幹休所的戰士攔住了。田老太太在幹休所裡住了好些年了,平日裡經常給戰士們講真相,那些小伙子們都認識她,也都深知田尚珍是個好人。今天,這個院裡遠近聞名的大好人不但遭此橫禍,那肇事司機還想逃逸,小伙子們哪能允許?他們當場攔住了那個司機。大家七手八腳的趕快送老太太去醫院,剩下的人有的就抓緊聯繫交警,有的看著肇事者,不允許他離開。田尚珍被撞得非常嚴重,只說了一句話就昏迷了。她昏迷前只想到了那個撞她的人,說了一句戰士們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的話,「不要難為他,放他走吧。」她這話是對那幾個看管著司機的戰士們說的,希望他們放了那個肇事的司機。

田尚珍說完就昏迷過去,被送到醫院後,經過醫生診斷,田尚珍被軋斷了七根肋骨,頭被撞裂了一個大口子,縫了二十多針。可是令人驚奇的是田尚珍這個八十歲,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居然在一個小時後甦醒了。她一睜眼,看到了那個坐在她身邊的肇事者,她惋惜的說:「呀,怎麼會是你!」原來,那肇事者居然是一個刑警,而且就是昨天來抄家的其中一人,是老田把一個削好的蘋果塞到手裡的人,所以田尚珍一下子就認出他了。沒想到只相隔一天,他竟然開車撞了田尚珍,而且撞的這麼狠,如果不是煉功人,這麼大年紀還不給撞死了?!這是為什麼?這讓單純善良的田尚珍百思不得其解。平日只知道講真相,什麼也不計較的她,看到那警察羞愧的面容,慢慢的明白了一些,他們原來就是想置我於死地啊!田尚珍的心一陣絞痛,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這些做著傷天害理的事而不自知的愚昧的人們。「小伙子,你怎麼可以幹這事呢?」田尚珍拉著他的手痛心地說。那人低垂著頭,誠懇地說:「阿姨,我錯了!我以後不再幹那事了!我聽你的。」田尚珍不顧戰士和家人朋友的反對,懇求交警不要處罰那個肇事者,安靜的放他走了。

功友們陸陸續續都知道了田尚珍被撞傷的消息,心裡都非常擔心,母親也很想去看她,但是想到身後那些跟蹤者,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沒想到田老太太好像知道母親的心思似的,半個月後,身體康復了的田尚珍就來母親家了。只見她面色紅潤,一付神清氣爽的樣子,令母親不禁有些驚訝。她對母親敘述了她在醫院的經歷:有一天,四個警察來到醫院,找到田尚珍的主治大夫說:「這老太太是裝的,得讓她回家,不能留在醫院裡!」田老太太的主治大夫一聽警察這種無理要求,簡直覺得不可思議,他毫不客氣的指著那斷了七根肋骨的X光片斥責警察說:「你們難道是醫生嗎?如果這也能裝,那你們來裝裝我看,你能照出這樣的片子來嗎?」其實,這案子再簡單不過了,這不就是明顯的謀殺嗎?可是因為與警察有關係,也就沒人敢管了,當然也和田老太太有關係,她和那個撞人的警察講了很久,千叮嚀萬囑咐讓他不要再幹壞事了,那人答應了,田老太太就一副心事了了的樣子,一點也不追究了。不管怎樣,田尚珍終於明白了功友們當時的擔心,她說:「我以後不去610了,我到別處講真相吧!他們都想撞死我,真是不可救藥了。」不過,這件事也讓田老太太有意外之喜,她不但在半個月內完全恢復了健康,而且原來因風濕而變形的關節都變得正常了,手和腿都變得直直的,她精神煥發的說:「那些人想撞死我,卻把我撞得更漂亮了。」

說起這件事情來,是因為在我父親被邪惡庭審時,田尚珍也去了法院,因為她想告訴人們大法好,想告訴人們大法的神奇和威力,當別人想置自己於死地的時候,自己不但沒有被軋死,反而不到半個月就斷骨復元,而且還出現了奇跡,全身變形的關節恢復了正常,身體更健康更年輕了。父親是3月31日非法庭審,田老太太是3月1日被撞昏迷,她頭上的縫針還歷歷在目,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一個八十歲高齡的老太太能恢復到這個樣子,難道不正說明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嗎?沒想到想進去旁聽的田尚珍又被抓起來了。因為在法院門口埋伏的都是610和便衣,就是他們一手策劃了田尚珍的撞人案,他們聽到這話當然十分惱火,就七手八腳的把她塞到警車裡。

寫到這兒,我就想到了處於磨難中的無數大法弟子,包括現在的父親、母親和我。中共對大法的打壓即將走過第十個年頭了,那些一意孤行做壞事的人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但結果是什麼呢?只能是賠掉了他們自己的江山,也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而大法弟子呢?得到的卻是金光燦燦的永恆。就像田尚珍一樣,如果沒有警察那種最卑劣的迫害,怎麼能夠顯示出法輪功的神奇呢?怎麼能夠讓一個八十歲的老太太這麼堅強與神勇呢?人間有句俗話說,吃虧是福,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可是中國納粹組織610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簡直是打一巴掌給一座金山。你看他們有多「厚道」啊!他們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在「成就」大法弟子啊!但是,這也是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啊!有哪個法輪功學員願意面對這樣的結果呢?十年了,法輪功學員受盡了魔難,天天都在呼籲停止迫害,是為了自己嗎?不是,更多的,我們是為了世人的覺醒,為了所有人的最終歸途與生命。然而,機會一再失去,現在還雙手緊抱邪靈,一心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可憐生命,你們為什麼不悟,為什麼非要一意孤行啊!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