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摆回摇:19世纪以来艺术教育的演变

谈欧洲学院派绘画习作的古典风格
文/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 舒原 译

[法]亨利‧儒勒‧让‧若弗鲁瓦(Henri Jules Jean Geoffroy,1853—1924),《顺从者》(Les résignés),1901年作,布面油画,110×150 cm,巴黎奥赛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人气: 3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续前文漫谈19世纪学院派绘画:政治与社会情境

在19世纪,无论是在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美国,还是西方世界的其它地方,艺术教育的性质和方式都和20世纪以至今天大部分学校所教导的艺术形成直接对比。

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

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不过,正如历史进程中一再发生的情形,钟摆会两边摇摆。大约自1995年以来,艺术教育界出现一种迅猛势头,即重新掌握经学院训练的艺术家所运用的技巧,这种势头还在向当今的艺术教育体系做着回归的努力;同时,艺术与收藏界对19世纪学院派作品的兴趣也愈加浓厚——那毕竟是完全接受文艺复兴经典的最后一个世纪。

这种学院派的训练方法并未被视为业余活动,它是一种生活方式,无所不包。

这种学院派的训练方法在19世纪只是为那些想毕生奉事艺术的态度严肃的艺术家准备的,并未被视为业余活动。它是一种生活方式,无所不包。这种严格训练通常会是四或五年的全日制课程,前一两年只教授素描。

[英]威廉‧爱德华‧弗罗斯特(William Edward Frost,1810—1877),人体骨骼素描习作,作于约1829年,纸上铅笔,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
[英]卢克‧菲尔德斯(Luke Fildes,1843—1927),石膏人体局部素描习作,作于1863年,纸上铅笔。
[英] 约翰‧康斯特布尔(John Constable),男人体素描习作,作于1863年,纸上铅笔。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藏。
学生们会先从构划空间等简单概念入手,所谓构划空间,即确定想描绘的对象在纸张或画布上的边界,使之在开始绘画前就占据合适的位置;之后是画静物形体素描,学习合理地呈现空间和光影;其后则是画目测(sight–size)比例的素描,目测是艺术家使用的一种方法,用以确定在纸张上画出的形象与看到的物象大小一致;然后过渡到画石膏像的铅笔或炭笔素描,此间会采用有自然灰色光影的三维物体,在消除色彩的复杂性之后,将其在纸张上转换成精确的二维物象。

学生们在掌握以上技能之后,就会转向画解剖素描,包括画肌肉和骨骼模型,以及人体写生,此间,一般会有人体模特摆出长时间或短时间的姿态,供学生精细刻画或完成速写。

这一训练不会停辍,直到他们掌握了正确绘制轮廓线的方法,轮廓线画不对,形象就画不对。

今天多数艺术学校的素描写生课,模特摆长姿势的时间是1小时,而在19世纪,模特摆一个姿势会是数天、数周,中间有休息,但之后他们会恢复到同样的姿势,让学生有时间完善自己的素描,强化对微细差别的洞察力。这一训练会不会停辍,直到他们掌握了正确绘制轮廓线的方法,轮廓线画不对,形象就画不对。只有在掌握了素描技巧之后,学生们才被允许用油画或其它颜料作画。

到这时,学生需要重新学习他们在素描中已掌握的东西,但是用新的材料;同时也要理解一些术语,如色调(调和颜色,而不是用纯色)、色度(色彩饱和度)等。他们也将学习薄涂法(scumble)和透明罩染法(glazing)的要领。薄涂法是在画布表面涂刷一层薄薄的不透明颜料层,以使形象柔化而有质感;透明罩染法则是在干燥的不透明颜料层上罩以透明涂层,通过光线的透叠效果,让形体更有深度、更富丽厚重。

在19世纪刚起步阶段,现代派的意识形态就开始批评画室的课徒方法,因为他们注意到,学生们毕业时,其画作看起来往往是一样的。这被视作艺术家不能发自内心表达自己、必须调适到他人或老师标准的一种表现。

然而,当一种物象被准确地呈现出来时,它和描绘对象必然是一样的。所以,当有人学会了这种技法,其完成的学生习作看起来自然颇为相似。只有在学习这些技巧之后,画室或学院的学生才可以开始画自己的原创作品、发展自己的风格。这一阶段通常会在他们呈交毕业创作、办毕业画展的那一年开始,没有此后数年的专业创作经验,是难于完全实现的。

视觉美术中的学院式训练是以技法为基础的,就像在音乐课堂上传授节奏、速度和音阶,之后学生才具有作曲的基本能力一样,通过学习扎实的技法、色彩理论、颜料技法和透视,学生可以拓展视觉表达能力,从而创造出独特的艺术作品。艺术家不因缺乏必要的培训和技能而在创作中受阻,这曾经被视作很重要的事。

本文是“19世纪绘画”系列文章之一,阅读全系列请点阅这里

作者简介: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19世纪欧洲绘画专家,现任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的首席运营官。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华人首位书画鉴定博士叶国新教授,致力于艺术鉴定研究超过20年。8岁开始学习书法,12岁就开了个人画展,学生时期更展现出对书法与画作技巧的高度掌握力及天分,首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系展与毕业展国画及书法双料榜首的先例。叶国新为何从一个未来有无限发展可能的艺术新秀,转而投身艺术鉴定领域?让我们来看看他的故事。
  • 随着股市像皮球一样弹来弹去、房价持续走低、储蓄利率跌至谷底,很多人都转向艺术投资,寄望其成为更稳定的投资形式。艺术自身就是国际化货币,可以避免纸币贬值带来的财产损失。此外,艺术品是可因其美学和文化意义获得欣赏的有形物品。人们可以鱼和熊掌兼得。不过,在进入这一回报丰厚的领域前,还是有许多方面需要留意。
  •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 拉斐尔.圣齐奥(意大利语:Raffaello Sanzio),本名拉斐尔.桑蒂(Raffaello Santi),画家、建筑师,1483年出生于意大利东北部马尔凯省的乌尔比诺镇。
  • 奥古斯特.罗丹,1840年出生于法国巴黎,被誉为继米开朗基罗之后最伟大的雕塑家。他既是古典主义时期的最后一位雕塑家,又是现代主义时期的第一位雕塑家。
  • 那么,什么才是美术、文学、音乐、诗歌和戏剧呢?在各个领域中,人类都利用自然提供的材料(生活中的色彩、粘土、动作和声音),创造性地结合或塑造成能达致沟通、负载意义的东西。纵观历史,能传达思想、理念、信仰、价值观和共同生活经验的方式一个接一个地被人们发现。涉及视觉艺术时,现代主义者喜欢说:“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来写实呢?前人都做过了。”这就好像是说:“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写东西呢?前人都写过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 本文作者卡拉‧莱桑德拉‧罗丝(Kara Lysandra Ross)为“艺术复兴中心”的运营总监,也是一位19世纪欧洲绘画史专家。在本文中,她以布格罗的两幅圣母像为例,通过对比,展现了其对人体姿态和表情处理的丰富多变,及其表现视觉美感、真实感与微妙主题的深厚功力。值布格罗逝世110周年(8月19日)之际,大纪元得到授权和广大艺术爱好者分享此文,在纪念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同时,也希冀著更多的读者做出发现:从古希腊、文艺复兴至学院派这些带来正向思维的美好艺术,才是人类应该回归的艺术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