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德比尔特的夏日行宫——The Breakers(一)

作者:夏懿

位于美国罗德岛纽波特市的听涛山庄。(fotolia)

    人气: 3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如果你去了美国罗德岛Rhode Island,有一处美景一定不可错过,那就是海边小城纽波特 New port上铁路大亨范德比尔特Vanderbilt家族的别墅群。它们的富丽辉煌,一定会令你赞叹不已!邻海的The Breakers(听涛山庄,又译作“破碎者大宅”) ,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它虽然没有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那么气势宏伟,但其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设计构思,及法国路易十四至路易十六时期的皇宫装饰风格的古典辉煌,令人过目难忘。

一、非同凡响的山庄

这座位于纽波特市的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二世(Cornelius Vanderbilt II,范德比尔特家族的一员)夏季住宅,建于1893年至1895年之间、坐落在占地14英亩(5.7公顷)的土地上,毗邻悬崖,宅后俯瞰大西洋东岸。据说因能听到海浪击石的声音,山庄被命名为The Breakers (breaker有碎浪的意思)。建筑设计师为著名建筑师理查德.莫里斯.亨特(Richard Morris Hunt, 1827~1895),室内装饰设计由Jules Allard and Sons以及Ogden Codman Jr.共同担任。山庄采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共70个房间,房屋占地面积约为1英亩(4,000平方米),总面积为125,339平方英尺(11,644.4平方米),生活空间62,482平方英尺(5,804.8平方米)。

著名建筑师理查德.莫里斯.亨特(Richard Morris Hunt),John Singer Sargent 1895年绘制。(公有领域)

The Breakers是理查德.莫里斯.亨特在美国国内设计中对Beaux-Arts建筑(巴黎19世纪古典装饰风格ÉcoledesBeaux-Arts)致敬的最著名作品之一。 既是亨特最后的作品,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幸存建筑之一。Breakers因其罕见和卓越的建筑成就而闻名。亨特也因以新文艺复兴形式来表现当时美国的财富、希望和乐观主义,被同时代人称为“美国建筑学院院长”。

The Breakers建筑气势直追皇宫贵族宫殿的恢宏壮丽,内部大量使用铂金和欧洲的大理石来装饰。其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设计艺术灵感、精美辉煌的外观及细部呈现,使它成为美国“镀金时代”经典豪宅的范本。

二、范德比尔特家族简介

范德比尔特家族的祖先是来自荷兰的农民。在镀金时代, 这个家族获得了巨大财富并晋升至显赫的社会地位。范德比尔特曾经是美国最富有的家庭。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 (Cornelius Vanderbilt, 1794~1877)去世前,是美国最富有的人。之后,他的儿子威廉获得了父亲的财产,1885年去世前是最富有的美国人。范德比尔特家族的显赫一直持续到20世纪中期,后来此家族的10座第五大道豪宅被拆除,大多数其它范德比尔特房屋被出售或变成博物馆。

范德比尔特家族崛起于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 )的航运和铁路帝国,他因拥有纽约中央铁路而闻名。然后该家族将财富扩展到其它各个行业和慈善领域。

The Breakers主人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二世(Cornelius Vanderbilt II)。(公有领域)

The Breakers是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最器重的孙子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二世(Cornelius Vanderbilt II, 1843年11月27日~1899年9月12日)建造的夏日住宅。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二世是美国社交名流、继承人、商人。1885年,他接替担任纽约中央铁路相关铁路线的负责人。

三、艺术殿堂——The Breakers

The Breakers是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二世夫妇的避暑山庄。共有70个房间的山庄里,许多房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主人的卧房、早餐室等等是法国路易十四、十五、十六时期的风格。

山庄里的每个房间、每一面墙,甚至是每个角落,都有很多设计细节。精巧的雕塑、硕大的水晶吊灯、房间墙壁色彩和家具配置、包括窗帘的选材色彩,其精美和华丽都让人惊叹。山庄建筑气势恢宏,钜细靡遗地做到了那个时代范德比尔特二世要求的尽善尽美。

这座位于海边峭壁的山庄曾于1892年毁于一场大火,现存这栋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住宅于1895年重新建成。范德比尔特二世在房子建成后不久的1899年,因脑中风去世,年仅55岁。他在这个豪华的避暑山庄中没有住过多少时间。

下面就来看看这座辉煌的建筑。

The Breakers采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250英尺×150英尺的大宅,围绕中央大厅对称排列,建筑表面以印第安纳石灰石建造。1895年大火后重建的山庄共五层:三层主房,一个地下室和阁楼。建筑物结构里没有木制部件,整体用钢桁架支撑砖石。室内地板采用大理石、瓷砖、水磨石和马赛克。

山庄西北入口建有门廊, 建筑立面以复合式多立克柱将一楼的窗户分隔开,而爱奥尼克柱则分隔二楼的窗户。山庄外墙窗框以雕刻着橡木和月桂树叶的圆形和长方形大理石饰板做装饰。

听涛山庄的西南,面向宏伟的花坛。(UpstateNYer/Wikimedia Commons)

山庄的西南,面向宏伟的花坛。西南面中央是带有凉棚的突出半圆形。海星和海贝壳的花环以及河神图像装饰了一楼的

面向大西洋的东南立面以两层双层凉廊为标志。凉廊拱门的拱肩装饰著一年中四季的数字。多利安式一楼的檐口带着范德比尔特的家族姓氏字母“V”,簇拥在橡树叶和阿波罗及水星的图案间,代表了范德比尔特对艺术的赞助及其商业成就。亨特使用意大利大理石增添了一抹亮色,与外墙石灰石的浅黄色形成鲜明对比,狮子头浮雕沿着The Breakers的屋顶线排列。

听涛山庄入口处的锻铁大门。(Edmundmp/Wikimedia Commons)

山庄主要入口的锻铁大门,由纽约威廉杰克逊公司制造。配有精心制作的卷轴,装饰图案是包括围绕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首字母的橡子和橡树叶系列符号。围绕山庄三面的锻铁围栏是最具艺术性的铁制艺术品之一。 56个铁制工作板中的每一个都有31英尺长,8英尺高。 这些面板位于大型石灰岩墩之间,点缀著4英尺高的石灰石墙。除了可隔离噪音,还增强了庄园的独特美感。

The Breakers mansion on Ochre Point in Newport, Rhode Island..
听涛山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烛台青铜灯柱。(fotolia)

在通往山庄西北入口的砾石路边上,树立着4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烛台青铜灯柱,非常美丽。◇#(待续)

(点阅【范德比尔特的夏日行宫】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提着一只行囊,浪迹天涯,寻找隐没在时间巨河里的历史本文。这份工作听来令喜好自由的年轻人心生向往。早在 1982 年开始,专研艺术史的颜娟英便背著背包,前往陕西、河南、新疆、巴基斯坦各地苦行,寻找被岁月保留下来的石窟与造像碑。本文专访颜娟英,聊聊为何要这么辛苦?
  • 若要了解北朝的文化,佛教艺术是不可忽视的领域,其中蕴含当时世人如何面对生与死、乱世如何寻求心灵庇护。这些故事被刻在石窟与造像碑,透过中研院史语所的颜娟英研究员实地田野调查,从艺术史的角度解读图像的时空背景、图像里的各种心思。
  • 鄂图曼土耳其人对拜占庭的文艺非常欣赏,所以随后的鄂图曼建筑,也深受拜占庭建筑的影响,例如圆顶和拱廊就是两个例子。但是鄂图曼土耳其人也带进了他们原有的特色,以及周围回教国家的影响,而融合成鄂图曼建筑风格。譬如说:鄂图曼建筑减少了很多室内廊柱的使用,而倾向于宽敞而少阻碍的室内空间。
  • 一则平凡无奇的郊区阁楼改建故事,却是一场精良工艺的切实研究──单纯述说“如何做好一件事”,值得每个行业里的认真职人细细琢磨。
  • 春天的中研院,像打翻的调色盘,洒满花朵在阳光下各自缤纷,彩蝶姿意地飞著,抬头看去红艳的木绵花悬在枝头向蓝天高歌,更远的天际是黑鸢乘着上升气流英武盘旋……
  • Chora Church 这座副教堂的墙壁装饰,不再是“拜占庭建筑”传统的镶嵌画,而是当时正在兴起的“湿壁画”(fresco)。湿壁画可以表现得比镶嵌画更为细腻,只是比较经不起时光的摧折。
  • 在那样一个困难的时代,华莱士先生以优美造型的艺术设施,无私的提供了清泉,不仅为人们解了渴,更以艺术之美滋润、抚慰了人心,真是功德无量啊!
  • 克利雪多夫‧哈兰特,根据意大利音乐家马连吉欧所写的弥撒曲以及少数的经文歌《Maria Kron》还流传至今,其中所运用的作曲法十分地精妙,标示著文艺复兴时期波希米亚的音乐成就。
  • 提到佛罗伦斯,人们脑海中大概都会浮现出一个砖红色穹顶、花白大理石的宏伟建筑,也就是佛罗伦斯地标--圣母百花大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迈进,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阶梯虽然宽广,最后总要归于中道,才能进入知识的窄门。追求智慧的路艰辛而漫长,需日复一日,规律又循序渐进,如同深远而节奏规律的阅览室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