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窗: 心态和命运

纪广洋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1月8日讯】
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深冬,一位从京城“下放”的老教授,携家眷来到我们村安家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或者说劳动改造。老教授一家四口(夫妻俩及他们的小女儿和长孙)就住在我家的后院里,而且一住就是10多年。在那特殊的年代里,我们一家人对老教授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我的两个叔叔。

二叔当时是村里的民兵连长,“思想觉悟”非常高,自以为爱憎分明、能随时划清敌我界线,对老教授一家视若仇敌,自动“肩负”起监视和“教育”老教授一家人的“义务”,常常对老教授横眉冷对,恶言恶语。

三叔则恰恰相反,当时还在读中学的他,对老教授一家视若亲人,对知识渊博的老教授更是毕恭毕敬、非常崇拜,在攀谈求教的同时,还经常帮老教授一家挑水磨面干杂活。老教授特别喜欢我三叔,常和他有说有笑,甚至彻夜长谈。后来,他还送给我三叔许多书。

1977年恢复高考时,已辍学三四年的三叔,在老教授的鼓励和指导下,以全县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同时考上清华大学的还有老教授的小女儿———后来成了我的三婶。

次年,老教授夫妇和他们的孙子被专车接回北京。如今,我三叔、三婶也早已是学富五车的博士生导师,成了国家的栋梁。

而我的二叔至今还生活在农村,毫无作为。新时期的改革大潮、党的富民政策也没能改变他的处境。他在家乡富饶的土地上依然过着贫困的生活,走着自己苍白的人生之路。

一个人的世界观和处世态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心态,往往决定了他一生的前途和命运。

《人生与伴侣》

(转载自新生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邓雨贤和大稻埕的关系密不可分,创作歌曲的合作者以李临秋为主,他长期住在贵德街旁,家族的亲戚朋友以大稻埕人居多。
  • 你我,谁是草人? 你我,谁不是草人? 予人制造出来 和真的人一模一样 也穿得花红柳绿 却无血无肉无目屎 无肠无肚无心肝
  • 传统心溶美好,春风露点诗行。 云随明月缀瑶章,日夜神思鼓浪。
  • 一树核桃青青果, 剥开像个大脑壳。 大竹篮,装满满, 福寿核桃送外婆。
  • 今登数帆台, 夏风立抒怀。 湖天云水阔, 微波荡若开。
  • 踏上最后一块嶙峋石块 映入眼帘是青绿草原 刹那间 自己成为巍峨的一部分 捕获眼底的蛮峰 攀在肩膀的蓊郁 开始在思绪里游荡
  • 黑夜再长终有尽 谁还沉睡不醒 不眠的人们在等待 一声突然的号令
  • 小灰鹊,尾巴长, 穿着一身灰衣裳。 顶戴黑绒帽, 捉虫做干粮。
  • 燕子张开小剪刀, 剪朵春花挂山腰。 杨柳夸奖燕子巧, 头发染成绿丝绦。
  • 才低身掬起一把涧水抹脸 您即行色匆匆掠过 留下楞住的山岚 与无言的山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