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客西马尼果园 1914-18
一个名为客西马尼的果园兮, 曾经坐落在法国北部的皮卡第, 人们到了那里 目睹英国的士兵们一个一个地死去。
新诗:属灵的激动与欢乐
我现在明白兮:我应该做风筝的尾飘! 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在天空翔翱! 在这些人生的高潮中兮; 抵达多重之高!
新诗:因为他们可以
请告诉我,兄弟: 独裁者为什么要杀人 并且发动战争? 是为了荣誉?为了财富, 为了信仰、因为仇恨厌恶
新诗:泪水如石
冰块融化在杯中的威士忌, 酒中的震荡波慢慢地退去。 气人的沉默,厄运的逼近, 在心里沉重的沮丧中共鸣。
爱尔兰民歌:来吧,我心上的人
希望我在那个远处的山上 坐在那里哭到天老地荒 直到每一滴泪都能让水轮启动磨坊 亲爱的,愿你平安无恙
弯月海滩、那一片水与阳光
怀念年轻时代的水和阳光。 怀念那夏季的白天、夜晚与欢唱。 年轻时的热情奔放 成了往日的记忆珍藏。
当你老了的时候
当你老了的时候,白发满头,浓浓睡意, 坐在壁炉旁打盹,取下书架上的这本书, 慢慢地阅读,回忆你曾经的样子
新诗:去海边找你
我去海边 那一片孤独的海 知道在哪里会找到你。 我步行  寻觅 如同新鲜的油墨一样 迎着微风和潮汐
泪水,莫名的泪水
泪水,莫名的泪水,莫名其详, 它源于具有某种神圣性的深层的失望 从心底升起,至眼泉中涌出。
新诗:珍珠般的月球
清凉之夜。 高悬之月。 空气里弥漫着 匕首与玫瑰的气息, 而我  此时 正在征服你阴暗的心理。
永恒
贪婪于快乐的占有 将难以享受起伏的人生
新诗:永不消逝的季节
秋叶轻飘飘地下落兮 朝着河面窃窃私语  他们 热吻着就要消失的季节的歌声
新诗:美丽之美国
呵,秀丽之国度兮, 高旷天穹,金色麦浪, 雄伟的紫色山脉, 浮现在肥沃丰硕的平原之上! 美国! 美国! 上帝之恩典兮 —
新诗:红色罂粟花
濛濛广袤的绿草地 站立着无数红色的天使 战争大戏在眼前回放 那些 过去令人敬畏的时光
新诗:孤寂如简单
水 化为音乐 风 变成低声细语 粉妆的落日 用无数个被遗忘的梦的油彩 掸去地平线上的尘埃。
林肯的盖兹堡演说
我们的祖先 八十七年前 在这一块土地上 建立起 一个崭新的国家 她 生来具有自由的基因 并且坚信 上帝 人人生而平等
新诗:春诞的种子
内储的光能 在栖息的壳子里 翻腾、已苏醒。
新诗:梦的生成
透过雾濛濛的多彩魔幻镜头 我搜寻 每一个棱镜和每一种颜色 是为了那久远的梦 生成于 另一个时间、 另一个空间的苍穹。
新诗:紫色中的遐想
漫步在恒久不渝的花园 在淡紫的色彩之中 梦游 润湿的紫蝴蝶花 蓝色的圣诞玫瑰
天堂梦(97)
在北大荒和其他改造场所,当局不让右派们回家探亲,也不让亲友探望。右派们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过二年,他们为了摘帽拼命冒死劳动,因此累死、工伤死、饿死,和自尽死了许多有才华良知诚实善良的右派分子。
意念中的秋分
从文字里抬起头 突然 冬天的景象映入眼帘 街的对面 树上挂着雪 所有的花朵枯萎 凋零
新诗:自由需要维护和捍卫
美国宪法和象征自由的女神像, 我深爱着的这片土地与自由的旗帜! 做上帝的仆人吧,你会富有
永恒的生命
啊 让我是你的夏天 当夏季已经过去! 我也是你的音乐 当夜鹰 和黄鹂 — 没了声音!
奇文赏析:巴顿将军诗《透过冥冥中的玻璃》
巴顿将军(George Smith Patton, Jr.,1885-1945),二十世纪最传奇的美国上将 ,以二战欧洲战场中的卓越战绩而闻名天下。巴顿将军出生于军事世家,他在战事中有着天才般的直觉和创造力,与生俱来的非凡斗志和勇气……
你是我的诗
给我一些字 我把它们组成词 给我一些词 我写成句 给我一些句子 我就作成诗 给我一些诗 我就会找到 你
共处共存
何时学会欣赏 那些我们眼前的 生命的美丽? 蜻蜓 直升机般地飞来飞去 展示它的舞姿
重拾生命的“财富” 感恩圣诞快乐
他看到故去的合伙人,身上缠着长长的锁链。随后在三位精灵的引导下,展开了一场奇异的生命之旅,他因此重新找回了自我,敞开了心扉,真诚地祝福所有人“圣诞快乐”……
津巴布韦的晚霞
当他们呼喊着自由 熏木的烟雾 混合著甜甜的 灰尘和茉莉的芳香── 青草 花岗石 羚羊骨──
我看见了佛
在雨水浸润的草地里 从碎刀片上的斑痕 看见佛的映像 熠熠闪光
一品红
在收割的垄行之间 仿佛是冬日玫瑰 天使下凡 摇曳着的火红叶子 如同圣诞领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