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真弥说,昨天晚上,他们从发廊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两三个年轻男人包围。那几个年轻人想把他们拖进投币式停车场的暗处,彻平挺身迎战,让真弥先逃走了。
日本东京风光。(Pixabay CC0 1.0)
晴空倏然笼罩乌云,然后再次转为微晴的那种晴时多云偶阵雨光景,清晰浮现眼底。忧郁,并未消散。然而,那一瞬间,时空会有一点点错乱。我来到了远方啊!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虽然把他叫醒算是为他好,但梦境也是回到过去的秘密通道,是和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无法见到的人交谈的时间,即使再怎么悲伤和痛苦,也不想受到任何人的干扰。国政之前因为曾经有过亲身体会,了解这件事,所以不敢贸然把源二郎从梦中叫醒。
美味的小黄瓜腌渍品。(Pixabay CC0 1.0)
按照原则长年搅拌久了,我渐渐发现米糠酱也有心情。总共有四种心情。第一种是会笑的米糠酱。第二种是相敬如冰的米糠酱。第三种是愤怒的米糠酱。第四种是寂寞的米糠酱。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毕竟超过了半个世纪,当然不一样啊!道路和运河都整备得很完善,街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直可说是焕然一新。这里的很多房子曾经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经过之后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曾经相识,而且先走一步的那些人的记忆,也会在我死的时候一笔勾销,消失无踪吗?
《今晚,我们用人生调味》(平安文化出版社 提供)
但是打从我们相识开始,我就本能地知道他的厨艺绝不限于料理的前置作业上。他教我的是耐性的好处,放慢脚步好好想想我做的每一件事。
《今晚,我们用人生调味》(平安文化出版社 提供)
圣若翰对炒蛋很有一套。爱德华问他炒蛋的秘诀,圣若翰说他从来不一次炒,而是分几个步骤。爱德华也跟宝拉说了这个诀窍,现在也坚持要教我。
《今晚,我们用人生调味》(平安文化出版社 提供)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杰克比超自然侦探事务所》(高宝书版集团 提供)
离开英国才一年左右,我几乎快认不出眼前这位回望着我、双颊消瘦的年轻女子。微咸的海风带走了双颊的柔软圆润,我也晒黑了——至少比普遍英国人的肤色还深。
《杰克比超自然侦探事务所》(高宝书版集团 提供)
时值一月下旬,我顺着轮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时新英格兰才刚披上一层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汉姆市在渐沉的暮色下闪闪发光,街灯照亮沿岸一整排结冰的建筑,砖墙仿佛钻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煤气路灯的光点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摇曳弹跳。
《山女日记》(春天出版 提供)
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紫、黑、白这三种颜色?制作玻璃彩珠的新手只要挑选三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用瓦斯喷灯加热的同时,好像在卷麦芽糖一样卷在不锈钢细棒上,做成圆形。总共有二十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可以挑选各自喜欢的颜色。
《山女日记》(春天出版 提供)
这一段路线像是轻松的散步道,沿途可以眺望黑泽池和湿原。朝雾还在低处,整个身体好像都被净化了。神崎先生走在前面,我走在他的后方,和他稍微保持一小段距离。
《山女日记》(春天出版 提供)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极北》(春天出版 提供)
让平住在我家,却又不信任他,显然一点道理都没有。我这人脾气很坏,孤僻独居,疑神疑鬼,而这也是我能活这么多年的原因。除了我之外,最后一个住在这屋檐下的是查洛,但那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极北》(春天出版 提供)
我每天带上枪,出门去巡视这黯淡的城市。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个人已经和这工作融为一体,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提着水桶的手一样。
“法轮功之友”主办的英语诗歌比赛关注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为正义发声 (“法轮功之友”网站)
2017年5月13日,由“法轮功之友”主办、“古典诗人协会”协办的英语诗歌比赛揭晓。这次活动获得了传统诗歌爱好者的积极响应,从中学生到成年人,各界作者呈送了风格多样的传统英语格律诗。作品全部以法轮功受迫害为主题,揭露中共暴行,为大陆法轮功修炼者呼吁,为人权和正义发声。
威廉.莎士比亚是西方文艺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仲夏夜之梦》是威廉.莎士比亚在约1590年-1596年间创作的浪漫喜剧。(Pixabay )
随着理智恢复,拉山德对赫米亚的爱也跟着回来。他俩谈起夜里的奇遇,怀疑这些事情是否真正发生过,还是他们都做了同样一场令人费解的梦。
《仲夏夜之梦》,《奥布朗与提泰妮娅的争吵》,约瑟夫.诺埃尔.佩顿绘。(维基百科)
拉山德听了便睁开眼,爱情魔咒开始发酵了,他马上对她满口的爱意跟倾慕。告诉她说,她的美貌远远胜过赫米亚,有如鸽子跟乌鸦相比。
《仲夏夜之梦》──〈仙女舞蹈〉,奥布朗、提泰妮娅和帕克与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约 1786绘制。(维基百科)
我要趁提泰妮娅睡着的时候,把那种花的汁液点在她眼皮上。她一睁眼,就会深深爱上第一个映进眼帘的东西,不管是狮子还是熊,或是爱干涉人的猴子。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我们慢慢走过结冰的操场。约斯维希的神情既忧虑又带着自责,似乎我被罚写作文是他的错。这个人除了收集古钱币、关心海岛合唱队的演唱外,对什么都不热心。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一堆烧得很旺的小火苗展现在我眼前,它点燃了我回忆起来的一切情景和事件,将它们燃烧,化为烈焰;如果火舌卷不着它们,不能把它们烧毁,使它们变作焦炭的话,那么,抖动的火苗也会把它们遮掩住的。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邻近的汉内弗山特岛也位于易北河下游,那里和我们这里一样,也关着一些难以管教、有待改造的青少年。尽管两个岛的情况相同,同样都被油污的海水包围着,有同样的船只行驶过,同样一群海鸥在岛上栖息,但在汉内弗山特岛上却没有科尔布勇博士、没有德语课、没有作文题, 没有这种(说句老实话)大多数人甚至还要因此受肉体折磨的作文题。
《德语课》(远流出版 提供)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每天的生活都热闹缤纷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关于外面的世界你知道那么多,但对于自己,你知道多少?’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夜色中,整个城市车流与霓虹闪烁,擦身而过的几对情侣看来都那么幸福快乐,为什么她拥有的只有孤单?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日本女子人偶。(Pixabay)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日本女子人偶。(Pixabay)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