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有得
诸葛亮舌战群儒。(网路图片)
英雄的力量有多大?武则屡出奇兵,攻无不克;文则运筹帷幄,纵横雄辩。三国的“智绝”诸葛亮正是这样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作为开蜀军师,他一人之计策可退曹操数万大军;而在治国谋略方面,更展示出超凡的智慧与辩才。 畅谈隆中兴刘备霸业、智激孙权促孙...
我和白先勇都热爱家乡,但和他相比,我热爱程度远逊于他。首先人家一口正宗桂林话,我却一句家乡话都讲不来。他给我印象至深的是吃米粉,而我还不大喜欢徽菜。据他自己说,父亲打仗归来的头等大事,就是喊隔壁婶娘过来做米粉吃。
虽然杜斌有言:“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但在《长春围困战》压抑的、有节制的叙述里,你还是能感受到作者对人间饿殍的哀叹与悲悯。(大纪元合成)
有数据表明,长春的居民人口由围困前的50万锐减到围城后的17万人。每年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朋友圈都在高调转发着对日本人的愤慨,但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公开去质疑这场战争:到底有多少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中共党史、战史里?
人类在面对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清晰的外星生命样貌,又该如何看待这一议题呢?(博大出版社)
外星生命千真万确的存在。他们以不同的形态或面貌存在,可能是大眼灰身,可能是蜥蜴般的掳人怪物,可能是俊男美女,也可能是高智慧的“人生导师”,甚至可能依附人身并以思维传感来控制人体。关于外星生命的谜底一项项揭开。不论有多少人嘲笑否定、讳莫如深、或是存而不论,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他们正影响着人类的科技、生活,与未来⋯⋯。
人类在面对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清晰的外星生命样貌,又该如何看待这一议题呢?(博大出版社)
外星人的现象是个严肃的议题,特别是对今天的人类社会而言。这个严肃性,已经不仅仅在于考究有无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于认识外星人对人类社会的庞大影响,以及它们对人类的真正企图。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书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统的告诉读者外星人来地球的历史脉络、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陆续发现的相关证据,以及近来出现对外星人指证历历的“高级”证人。
《真爱每一天》电影海报。(网络图片)
至此,已经无关乎时空旅行,也非概率或宿命,而是对人心反省、修复的能力抱持信心。想拯救一个人,真正的方法不是保护她,不是替她做决定,不是免除苦厄和遭遇苦厄的机会,而是让她自己明白,让她学会保护自己。
《刚刚好的时光》。(三采出版)
而李慕白和玉娇龙这两个最强者的对阵,则是《卧虎藏龙》另一个多层次的漩涡核心。 玉娇龙得了宝剑,引来李慕白夺还,过程中意外发现剑法乃同门,而玉的资质之高,让原已退隐的大侠动了心,兴起收徒之念。
《心悦台湾》。(联经出版公司)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章诒和散文集:句句都是断肠声》/时报出版)
2012年9月22日,我应私人邀请参加李宗恩先生(1894—1962)诞辰120周年座谈会。走进北京东单三条“协和”老楼会议室,我很吃惊:墙上无条幅,桌上无鲜花,室内没有服务员,室外没有签到簿。静悄悄的,乃至冷清。咋啦?座谈会的规格低到无规...
文字用来传递讯息和感情,因对象不同,目的不同,形式也各异。公文是公务人员彼此之间,或者和老百姓传递公共事务的讯息之用,因此,必须明确简单,不含私人意见,也不带感情因素。
从观察到记录,从记录到文字的生成,让人在文字里巡走着。(顾薰)
在欣荣图书馆借书,与孩子同分享有一段时日。但这些日子忙自己的工作,其实个人阅读时光也少了。那日在图书区见到一系列关于森林的书——《森林报》。《森林报》共有四本,马上吸引我的目光。印刷精美、图文丰富,重点是以观察森林里的林木、动物以及四季的变化,作者维‧比安基便能生成美丽的文字,真了不起。
第五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男子组银奖李宝圆,他表演的剧目是《单骑救主》(摄影:戴兵/大纪合成元)
因固守宗亲之义,刘备拒不收取荆州。这个决定,或许让他落得携民渡江、一路逃命的境地,亦使三分天下的隆中霸业来迟了几步,却也成就一段段可歌可泣的传说。当然,最为荡气回肠的当属赵云深入敌阵、单骑救主的壮举。赵云堪为将帅之材,但更多的时候像个纵横四海的侠客,常常在一人一骑的奔走往来之间,扭转了乾坤。
“这些文字真的发挥了力量,得到七百多次的分享,至少三十几个朋友留言说,因为看了文章,当下就上了募资平台捐款。” “好希望因为有力量的文字,‘台湾品格篮球’可以被大家看见。”
北京颐和园长廊壁画《赵云救主于长阪坡》(Rolfmueller/维基百科)
他仿佛是为战争而生的神将,于战事最激烈处从天而降,完成英姿俊爽的首次亮相。彼时,两路诸侯公孙瓒与袁绍对峙于磐河,公孙瓒被敌将文丑追杀得披发坠马,好不狼狈。在性命攸关之际,一飞将纵马挺枪而出,力战文丑。 公孙瓒眼中的恩人是位非凡神武的少...
颐和园长廊彩绘“诸葛亮大破魏兵”。(shizhao/维基百科)
卧龙初觉酣梦,诸葛初出茅庐,刘备君臣的命运即将改写。春去秋来,诸葛亮以军师之职入刘氏军营约有半年,期间荆州未起战事,他也不过以防御为主,召集、演练兵马,静候时机,并未显露任何过人之处。似乎除了刘备与几位名士毫无保留的信任与尊崇之外,天下人皆对他显赫的才名报以怀疑。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这趟寻根之旅尚未结束。我找到了一些答案,但也还有很多问题;有些甚至没有确切答案,而这些问题始终存在。不过有一件事情很清楚:在我的两个家──印度和澳洲──之间的这条路,我注定要走上许多回。
来自法国的青年男子组参赛选手缘明,他表演的剧目是《隆中对》,伴舞黄志豪。(摄影﹕戴兵/大纪元)
春雷乍响时,天地万物重现生机,命途多舛的刘皇叔也终于等到否极泰来的时刻。就在刘备笃志访贤,怀着极大的诚敬之心步入诸葛亮的草堂时,他与天下的命运即将出现不可思议的转折。而这一切,就在诸葛亮的谈笑风生间,拉开序幕。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他告诉我,他不时会质疑自己的印度教信仰,但他也相信诸佛菩萨终有一天会还他一个公道,也就是让我回来。我的归来深深影响了他——或许这代表他心中长期的伤痛终于得以疗愈,也有人一起分担重担了。
颐和园长廊上的彩绘:三顾茅庐。(公有领域)
人生初见,金风玉露一相逢,看似偶然的际遇,往往决定了一生的命运,甚至是历史的走向。三国的故事,跨越短短百年光阴,世事变幻与兴衰荣辱,看似纷繁交错,这一切似乎在冥冥中安排的某个节点,已有了定数。 恰比如,曹操集“五子良将”,创下建安基业...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当地的新闻媒体听说走失多年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人,无预警地出现在加尼什塔莱街头。地方媒体与国家媒体一同出现,电视台摄影机在我家门前一字排开。他们提出许多问题,大部分都是透过翻译,我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自己的故事。
颐和园长廊彩绘中的徐庶荐诸葛故事。(公有领域)
他身长七尺,两耳垂肩,双手过膝,具君王之相;他宽和寡语,不露喜怒,专好结交天下豪杰,具君王之质。献帝遇之,立即检视宗族世谱,拜将封侯,尊奉他为“皇叔”;曹操遇之,赞他胸怀大志,腹有良谋,乃是“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的盖世英雄。但命运似乎总在和他开着玩笑。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最棒的是我的房间——我从没有过自己的房间。我在印度住过的两间房子都只有单间房,而在那之后,我都得跟其他孩子同处一室。但我不记得会害怕自己睡觉——或许我已经习惯睡在街头。可是我很怕黑,因此需要打开房门,并且确保走廊亮灯。
曹操在官渡之战中。(中视提供)
汉末乱世,那些意图称霸天下的各路诸侯中,似乎没有一位像曹操那样,为粮草日夜悬心,将粮草视为作战的最大顾虑。据淮南的袁术、自霸江东的孙策、镇守荆州的刘表,无一不是地广兵多,粮食充足。 实力最强大的袁绍更不必说,吞并冀、青、幽、并四州,带甲百万,广有钱粮。
关羽千里走单骑(网路图片)
关公临阵往往擒贼先擒王,震慑余众。只字片语间,他便以迅疾凌厉之态成万夫莫当之勇。赤兔马与偃月刀,与关羽身心合一,能随其心意迅猛出战,助他出其不意,一招定胜负。关羽的武艺正如巍峨坚毅的群峦,而中心屹立天地的,则是他奉行终生的忠义信念,任何人都无法撼动分毫!
明代绘画,描绘关羽抓住庞德。(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关羽来时孑然,去时决然,功名利禄一概抛于身后,与曹营两不相欠。既不负新主厚恩,更兑现旧日盟誓,关羽许都一行当真是忠义两全,正气浩然。
春秋-匽公匜。(国立故宫博物院)
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左传.隐公三年》)【译文】爱护子女,应当以道义去教育他们,而不要让其接纳邪恶的东西。
冬至那天,家里的大人赶紧起床,煮出一大锅馄饨,与蒸好的馒头或米饭放到一个木盘里,指派小儿女向各家各户分送。(《过一个欢乐的宋朝新年》/时报出版提供)
冬至的节礼比较简单,一般是两碗米饭或者两个馒头,再加一碗刚刚煮好的馄饨,放到一张红漆木盘之上,让小孩子端著去亲族及四邻家里分别馈送。
(王嘉益/大纪元)
受人之托,救援徐州,是义的行为;但是无缘无故得到徐州,那便是无情无义之人。刘备是帝王之才,如何不知徐州在天下意味着什么?他又如何不知,得到徐州之后可以加速实力的壮大,于汉于己皆有百利。
(fotolia)
后来因为胡兰成的牵累,她的书在台湾和大陆都被禁了许多年, 而她也因为没有学位证书,在美国也不好找工作。窘迫的经济状况,许多年与她如影随形。这样的情形,并非她一人一身,我们也是从古到今见惯不惊的,如当初傅雷先生评论她的文章里写到的:奇迹在中国,不会有好下场。——完全是一语成谶。当然,也是千古一路下来的规律。这世道会饿死曹雪芹,多一个一生孤寂凄清的张爱玲,也不是额外的行不通。
春秋末-兽带纹鼎。(国立故宫博物院)
夫令名、德之舆也。德,国家之基也。(《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译文】所谓美名,是德行的具体表现而已。德,是国家(大治)的根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