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诗歌
现代诗歌:在法兰德斯战场
在法兰德斯战场上,鲜红的罂粟花绚丽开放 在十字架之间,一排排一行行 标记着我们的安息之处;在蓝天之上 百灵鸟儿展翅高飞、依然勇敢地歌唱
现代诗歌:炮弹
呼啸着飞行的死神兮 咒厌阻抗它的空气, 然后一头栽在一座教堂边, 已成废墟的神圣之地。
现代诗歌:雨滴
下落的雨滴淅淅沥沥, 落在鲜血染红的草地 ― 它被猛烈缠斗的夜战蹂躏,
致露卡鸶塔:奔赴战场前的告白
我心上的人,请别抱怨 说我奔赴战场是冷酷无情, 你仿佛生活在修道院 拥有安宁而又纯洁的心灵。
轻骑旅的攻击
半个里格,半个里格, 向前半个里格, 六百名骑士   全部进入了那个死亡之谷。 “轻骑旅,前进! 向大炮阵地进攻!”长官下了命令。
新诗:我的孩子杰克
“有没有我孩子杰克的音讯? ” 海潮无言。 “他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海潮缄默,海风徘徊。
新诗:致水仙花
美丽的水仙花兮,我们泪流哀伤 看着你离别得这样匆忙; 初升的朝阳兮 未及晌午。 噫,何必如此仓促,
新诗:致向日葵
你的真性情突然释放: 墨守成规的我们是多么悲伤! 你生命中燃烧的每一个原子都是奇迹, 你活得多么充实!
新诗:夜晚约会
灰色海面 黑色的长长海岸线 黄色半月 又大又低 沈睡的小小浪花 跃起 在惊吓之中 翻腾不止 船头一冲进海湾
新诗:每个早晨都是新的
每一个早晨都是全新的世界。 你厌倦了罪业和悲伤, 这个时候是你的一个美好的希望,—— 我的希望,也是你的希望。
客西马尼果园 1914-18
一个名为客西马尼的果园兮, 曾经坐落在法国北部的皮卡第, 人们到了那里 目睹英国的士兵们一个一个地死去。
新诗:属灵的激动与欢乐
我现在明白兮:我应该做风筝的尾飘! 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在天空翔翱! 在这些人生的高潮中兮; 抵达多重之高!
新诗:因为他们可以
请告诉我,兄弟: 独裁者为什么要杀人 并且发动战争? 是为了荣誉?为了财富, 为了信仰、因为仇恨厌恶
新诗:泪水如石
冰块融化在杯中的威士忌, 酒中的震荡波慢慢地退去。 气人的沉默,厄运的逼近, 在心里沉重的沮丧中共鸣。
爱尔兰民歌:来吧,我心上的人
希望我在那个远处的山上 坐在那里哭到天老地荒 直到每一滴泪都能让水轮启动磨坊 亲爱的,愿你平安无恙
弯月海滩、那一片水与阳光
怀念年轻时代的水和阳光。 怀念那夏季的白天、夜晚与欢唱。 年轻时的热情奔放 成了往日的记忆珍藏。
当你老了的时候
当你老了的时候,白发满头,浓浓睡意, 坐在壁炉旁打盹,取下书架上的这本书, 慢慢地阅读,回忆你曾经的样子
新诗:去海边找你
我去海边 那一片孤独的海 知道在哪里会找到你。 我步行  寻觅 如同新鲜的油墨一样 迎着微风和潮汐
泪水,莫名的泪水
泪水,莫名的泪水,莫名其详, 它源于具有某种神圣性的深层的失望 从心底升起,至眼泉中涌出。
新诗:珍珠般的月球
清凉之夜。 高悬之月。 空气里弥漫着 匕首与玫瑰的气息, 而我  此时 正在征服你阴暗的心理。
永恒
贪婪于快乐的占有 将难以享受起伏的人生
新诗:永不消逝的季节
秋叶轻飘飘地下落兮 朝着河面窃窃私语  他们 热吻着就要消失的季节的歌声
新诗:美丽之美国
呵,秀丽之国度兮, 高旷天穹,金色麦浪, 雄伟的紫色山脉, 浮现在肥沃丰硕的平原之上! 美国! 美国! 上帝之恩典兮 —
新诗:红色罂粟花
濛濛广袤的绿草地 站立着无数红色的天使 战争大戏在眼前回放 那些 过去令人敬畏的时光
新诗:孤寂如简单
水 化为音乐 风 变成低声细语 粉妆的落日 用无数个被遗忘的梦的油彩 掸去地平线上的尘埃。
林肯的盖兹堡演说
我们的祖先 八十七年前 在这一块土地上 建立起 一个崭新的国家 她 生来具有自由的基因 并且坚信 上帝 人人生而平等
新诗:春诞的种子
内储的光能 在栖息的壳子里 翻腾、已苏醒。
新诗:梦的生成
透过雾濛濛的多彩魔幻镜头 我搜寻 每一个棱镜和每一种颜色 是为了那久远的梦 生成于 另一个时间、 另一个空间的苍穹。
新诗:紫色中的遐想
漫步在恒久不渝的花园 在淡紫的色彩之中 梦游 润湿的紫蝴蝶花 蓝色的圣诞玫瑰
意念中的秋分
从文字里抬起头 突然 冬天的景象映入眼帘 街的对面 树上挂着雪 所有的花朵枯萎 凋零
    共有约 9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