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带状疱疹(五)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2月22日讯】带状疱疹这病我说是邪气,如贼。一般情况下事先逮不着。它起病急,发展快,直到病发后才被诊断,往往又太迟了。中医称之为“蛇缠”,“火丹”。若病变犯及角膜者,可形成角膜溃疡甚至引起失明,故应即时治疗。

一天来一病人,她诉说肩、颈、肘部灼痛,咋来看不出什么,肩膀活动正常。但她有痛苦不堪之状,伴有轻度发热。最近是感冒旺季,诊室中从早到晚都是咳嗽、流涕、头痛、肠胃不适的病人,故我初以为是患流感后的浑身及肩部疼痛,颈项发硬症。

但下针时,发现在她的右肩部位有一块红斑,深红色,如虫咬斑。我问:“何时被虫咬?”答:“不知。”此刻深冬,又不露肩膀胳膊在外,如何被虫咬?我脑中闪了一念,仔细一看,啊,一个小水泡,再联想她的症状,立即判定是那“贼”,逮个正着。

哈,正是老夫拿手好戏。我让她坐直,取细线一根,测量患者头围,然后打结做个记号,再用此测量线由前向后绕颈项一周,将两线头对齐,沿胸椎正中线向背后稍拉紧,线端所达之处可看到有一个粉红或淡黄色小痣,所处正是“贼窝”,也叫蜘蛛穴。

用灸在此穴施艾炷灸,一炷即可。

她回到家两小时后来电话,疼痛大减,感冒症状消失,此法已将“贼”窝端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印度曾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也是释迦牟尼降世的地方。这应是神和上天眷顾的圣土,可是近两百年来,印度几乎是人类流行性瘟疫的大本营,霍乱、大流感、鼠疫、天花、疟疾轮番上阵,造成近五六千万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贫穷、生态环境差等疾病易于流行的因素外,原始佛教在印度消亡所产生的共业,以及后佛教时代印度人信仰的异化,可能是导致印度地区苦难与困厄的深层原因。
  • 明朝的整个教育体制是中国历史上最完备的一个朝代。因此,在这种教育体制下造就出来的人才也一直被后世所称道。
  • 晚唐咸通十三年(872),帝国北方大草原的一户契丹贵族家诞生了一个将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婴儿。史载,他出生时,屋内有神光异香环绕,更让人惊异的是,他落地便能爬行,三个月便能行走,满百日便能说话,凡事能未卜先知,还自称左右好像有神人护卫。这样的异象注定了他为了完成上天赋予的使命,将拥有不平凡的一生。他就是辽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 明太祖朱元璋戎马得天下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设立国子学堂(国家的最高学府“国子监”,或称太学),令九品以上官员的子弟及民间通文义的少年俊秀到国子学堂当学生。天下平定后,太祖诏令恢复科考制度,各府、州、县考选秀才及举人入国子学。并特地赐给少年举人(14岁左右)李扩、赵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帐等日用品,其中特别聪慧的李扩等人还被召入文华殿及武英堂说书,太祖谓之曰“小秀才”。
  • 清朝的慈善机构相当完备,不仅有官办的养济院、育婴堂、普济堂等,也有民间力量自办的地方善堂、宗族义庄和工商业者的会馆公所。官办和民办的慈善活动涵盖了慈幼、养老、恤婺、助葬和疾病救助等多个方面。
  • 彼时,华盛顿将军早已向国会屡次报告大陆军必须放弃纽约,他知道纽约已经保不住了,国会也明确指示放弃纽约。然而,他的部下和挚友格林将军与之意见相反,积极主张守住华盛顿堡,不能将纽约这样帝国根基的重地拱手让给敌军。曾在前几次战役中重创敌军的麦高上校也拍着胸脯保证,与三千士兵留守华盛顿堡,至少可以坚持到来年二月。
  • 景帝时期,二十几岁的董仲舒即被选拔为博士,据说他埋头读书,整整三年足不出户、目不窥园。中规中矩的董仲舒受到四方学士的尊重,司马迁也曾拜他为师。讲学时,董仲舒“下帷讲诵”,即挂上一幅帷帘,他在里面讲,弟子在帘外听。
  • 东晋、刘宋时人徐熙之无意中得到扁鹊医经,一门数代学了神医之学,妙手回春。在徐家数代医病的医例中,有些非常“超凡”的诊断治疗,证实病在另外空间、肉眼看不到的空间,显示中医学超现的神奇。
  • 像任何一次灾祸一样,瘟疫爆发前,上天就已经对伦敦进行了预警。1664年冬天,一颗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伦敦上空划过,占星家认为这是“恶魔要降临人间的预兆”,战争、饥荒或者瘟疫可能会降临。
  • 唐朝僧人释僧伽,俗家姓何,出生在葱岭以北的何国。年少时,他就出家为僧,并发誓要游历四方。唐高宗龙朔元年,僧伽南下游化。第二年,他从玄奘法师西行求法出境之处别迭里山口进入大唐王朝,从凉州出发,经过洛阳,抵达了江表,最终停在了吴郡嘉禾的灵光寺。当地是水乡,民众依靠打渔为生。僧伽就教化他们莫要杀生,应寻找其它生活之道。很多人听了他的劝告后,转而从事他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