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教的历史

font print 人气: 3946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6日讯】基督教在早期的两百多年中经历了无数次政府取缔、逼迫以及民众的暴力对待,许多基督徒为自己的信仰而献身。但这一切并没有阻止基督教信仰的广泛传播,越来越多的人为圣徒们的精神所震撼,而古罗马帝国却在蛮族入侵、瘟疫和天灾中走向灭亡。历史给人类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根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的记述,古罗马帝王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后来,盖勒流也采取同样手段,十五天内在尼科米底亚王宫制造了两起火灾并诬蔑为基督徒所为,迫使当时的帝王戴克里先(Diocletian)下狠心迫害基督徒。

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诸如基督徒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还说基督徒狂饮、乱伦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徒身上。

当年,尼禄(Nero)曾命令将不少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帝王的园游会。

奥热流(Marcus Aurelius)帝王对基督徒的迫害也非常残暴。根据史学家沙夫(Schaff)的描述,“殉道者的尸首,满布街头;那些尸首被肢解后焚烧,余下的骨灰则散入河中,以免他们所谓的‘神的仇敌’沾污大地”。

公元二百五十年,僭主德修斯(Decius)发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将受到地方总督的审判。身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罚为奴隶,或被没收家产;最坚定者被处死。至于平民,处境更是悲惨至极。

公元三百零三年,戴克里先(Diocletian)帝王又发出敕令,开始了“罗马帝国政府发动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众多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和屠杀教士的暴行发生了。

历史上,对女基督徒的迫害是骇人听闻的。一些史书叙述了发生在公元二百零九年至二百一十年之间的一些事件,“据说那些视死如归的虔诚的妇女往往被迫受到严峻的考验,要她们决定,在她们看来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贞洁究竟何者为重要。

奉命并来奸污她们的淫荡的青年事先都曾受到法官的庄严告诫,要他们对那些不愿向维纳斯爱神祭坛敬香的渎神的处女,必须尽最大努力来维护爱神的荣誉”。

众所周知,古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非常发达,辩护制度已经成熟。但完善的法律体制没有阻止暴虐的统治者对正信的迫害,审判和刑罚却成为一种堂而皇之的迫害方式。

在古罗马时期,一位叫皮里钮(Pliny)的巡抚禀告他雅努(Trajan)帝王说,“任何被控为基督徒的,我便审问他们是否真是基督徒,若他们承认,我便以刑罚警吓他们,并再次审问,假若他们坚持承认自己是基督徒,我便下令将他们处决”。他雅努(Trajan)在批示中说,“你在处理被控诉为基督徒的案件,做得非常正确……”。

在臭名昭著的西普里安被斩首案中,教父西普里安拒绝放弃信仰和“改过自新”,法庭便认定其“私自纠集犯罪集团”和“敌视罗马诸神”的罪名成立并判以斩首。

对正信的迫害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能够理解的,因为它出于邪恶的统治者妒忌、独断和凶残的本性。从历史上看,正信往往出现在道德衰败、人心腐化的时代,善的力量会直接冲击积存已久的种种恶的因素。对正信的迫害,不过是善恶较量的表现,是邪恶在灭亡前的垂死挣扎。

在那些专横、歹毒的统治者看来,任何不遂其心愿的思想、信仰和群体都具有严重的“威胁”,都是予以取缔和打击的目标。

罗马帝王多米田(Domitian)曾下令大规模搜捕基督徒并将他们处死,就连他表弟一家也不能幸免。多米田(Domitian)之所以迫害基督徒,是因为基督徒不肯称他为神。这位帝王不甘按照惯例等待死后被追封为神,而在生前即要求百姓以“我们的主、我们的神”称呼他。

戴克里仙(Diocletian)帝王为了有效地统一罗马帝国,要求所有罗马公民信奉同一信仰,基督徒因此成为他的心头大患。于是,他便下令摧毁教会,基督徒被迫在背弃信仰或者死亡之间作出选择。

基督教在流传中坚持自己信仰的独特性,不肯与其他宗教融合或并列,也得罪了维护罗马宗教的人。当时,古罗马城里供奉着各个民族五花八门的神,很多是邪神,那些邪神的信奉者对正信耿耿于怀。

在古罗马时期,基督徒信守圣洁、仁爱、和平和公义,这在当时看来是一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出于仁爱,基督徒拒绝进入竞技场观看战犯与奴隶肉搏至死,他们将自己的奴隶无条件释放。不少教父批评罗马人奢华逸乐的生活方式,引起一些人很大的不满。基督徒纯洁的个人生活与普遍堕落、奢靡的社会氛围形成一种强烈的对照,使很多人尤其是当权者感到一种很大的威胁。

在古罗马时期,主教坡旅甲(Polycarp)被解赴竞技场。巡抚说,只要他在众人面前否认基督,就可得到释放。坡旅甲(Polycarp)说,“八十六年来我一直事奉我的主,他从未亏待我,我怎可羞辱那位拯救我的君主?”巡抚打算烧死坡旅甲(Polycarp)。坡旅甲(Polycarp)平静地说,“你想以火吓我,那火充其量不过燃烧一小时罢了,你却忘记那永不熄灭的地狱的火”。随后,一群暴民一涌而上,将他活活烧死。

奥热流(Marcus Aurelius)帝王在位时,有一位名叫洗弗连纳(Symphorinus)的年轻信徒为坚持信仰而被判处死。在行刑前,他的母亲鼓励他说:“我儿,要坚强,不要惧怕死亡,因为它将你领进到真正的生命去。仰望那在天上掌权的。今日你在地上的生命不是被取去,它只不过是被转化,化成天上的生命”。

当时,很多忠实的基督徒甚至在没被判处死刑时也随同被判极刑的殉道者跳进熊熊烈火。他们本该在烈火中呻吟,但却在烈火中赞颂他们的神。这是腐朽、昏聩的罗马社会所无法理解的。

历史上,基督徒为自己的信仰而献身。今天法轮功学员不但坚持自己的信仰而且还用善的力量去感化民众,使越来越多的人为他们的精神所震撼。(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英美考古学家最近从一处古罗马坟墓中发掘出来的小童骸骨中发现了曾遭疟疾感染的基因证据,他们据此认为,古罗马帝国可能因疟疾猖獗而衰亡。
  • 每年的奥斯卡奖提名公布之后,伴随而来的总是电影人惊喜与失落交织的情感体验,以及谜底揭晓之前那种忐忑不安的期待。对于今年的奥斯卡来说,除了《角斗士》凭借古罗马竞技场里的血腥搏杀赢得12项提名外,其他好莱坞大片的水准,明显使近乎苛刻的影评人疑窦丛生,而独立制片和低成本影片虽然撑起了美国电影的一片天,但毕竟在奥斯卡这样的大赛场里波澜不惊。
  • 近日,来自英国和美国的研究人员从一名1500年前葬于罗马一处墓地的儿童骨骼进行了科学分析,从而得到了迄今为止最确定的证明疟疾流行是导致古罗马帝国灭亡的证据。据悉,该墓地位于罗马以北70英里的卢尼亚诺附近,所有埋葬于此的人都是几乎在同一时期内下葬的,与人一起被埋葬的还有一些小狗的骨架、一只乌鸦爪子以及其他一些类似宗教仪式祭品之类的东西。
  • 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充满了波折和起伏。 罗马帝国文明在过去的年代曾经现出辉煌的光芒,但最终陷入暗淡萧瑟。
  • 英国一名年仅六岁的男童看历史知识电视节目入迷,于是模仿主持人搞“考古发掘”,结果竟然真的在寓所花园内掘到一件环状金属物体,经考古学家鉴证,是两千年前古罗马时期饰物。
  • 《角斗士》是故事发生在古罗马的美国电影,《卧虎藏龙》是故事发生在中国的美国电影(据说美国版本配的是英语对白),这部《情迷巧克力》是故事发生在法国的美国电影。这就是文化殖民在电影上的表现:开始是影片里任何地方和任何时代的人都讲英语,讲英语的每部电影用的都是美国资金,赚的则是当地的货币。慢慢地电影就会成为现实,世界每个角落的人都不仅讲英语也都会像美国人那样思考和生活。
  • 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于美国当地时间3月25日(北京时间3月26日上午)在洛杉矶“圣殿礼堂”隆重举行。角逐本届奥斯卡大奖的几部热门影片一如赛前预料的那样各取所需、平分秋色。以描写一位“从将军到奴隶”的古罗马角斗士艰辛历程的影片《角斗士》荣获了五个奖项,其中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两项大奖,史蒂文-索德伯格导演的《毒品交易》荣获了包括最佳导演奖在内的四个奖项,李安执导的古装武侠片《卧虎藏龙》则一举夺得了包括最佳外语片奖和最佳摄影奖在内的四项大奖,而“大嘴甜姐”朱利亚-罗伯茨也终于如愿以偿地赢得了份量最重的最佳女主角大赢家。
  • 《巧克力》甜而未美,《卧虎藏龙》的飞侠没能敌过古罗马的《角斗士》,这些都该是意料之中的。73届奥斯卡正是在一片安静中起幕、落幕。而那些获奖者,竟没有一个因激动而落泪的,这也是晚会史上少见的。
  • 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星期五在罗马主持了耶稣受难日仪式。传统上,这一天进行耶稣受难纪念默祷的列队行进仪式,但是由于年事已高、身体虚弱,教皇没有能够从头到尾参加在古罗马圆形竞技场举行的这一仪式。
  • 日前,暴雨袭击意大利首都罗马,罗马皇帝马可奥里利乌斯在公元3世纪建造的罗马圣塞巴斯蒂亚诺城门附近一段长约20米的古罗马城墙在暴雨中部分倒塌。这是受损的城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