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7)

作者:老膑逊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人气: 527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五章             

投笔从戎

投笔从戎报国恩,热血沸腾抗日寇,

误入歧途认贼父,竟替豺狼害众生。

马行夹道难逆转,从此人生改旅程,

悔恨上当为时晚,磨难缠身误一生。

学校开学了,因为局势混乱生意萧条,明清叫丽珍、钱明、洁芬与陈坚一起暂在故乡上中学。

而他们进入的一所桃村中学,校长叫陈正铭,原是二六年入党的共产党,他先在浙西搞农民运动,杀过不少地主土豪,因国民党政府追捕,他就逃到苏南长期潜伏在桃村中学,共产党安排他当校长。抗战爆发后省委交给他的任务是在这所中学设立秘密联络站,并动员青年学生参军,以扩大共产党的武装。

陈正铭在学校第一批看中有爱国心正义感的钱明、丽珍、陈坚和洁芬等学生,因此在课余,天天和他们在一起,向他们灌输在泾县和延安,由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八路军,说他们是中国抗日力量真正的中流砥柱,在那里官兵平等、军民团结,他们一面战斗,一面利用空余时间让大家参加大学学习,所以全国有千千万万热血青年都投奔到那里参军和继续学习。那里的领导是我的朋友,你们想去,我可给你们介绍,先让你们到泾县上大学,学习完了再参加工作。

大家听了先让他们上大学,心想我们是初中学生能进大学,这不是让我们一跤跌进米囤里,所以高兴得不得了。

经过几个星期的准备,在一个星期六下午回家途中,陈坚等钻进路旁的一个大松坟圈,席地而坐。陈坚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卫生纸,上面写些什么大家都看不清。他说这是陈校长开给我们去新四军军部的介绍信,上面写的只有军部的人才能知道。

陈坚说现在我们家庭这一关都通不过,我们只好用偷逃家门这条路了。抗日救国,冼雪国耻,为死难同胞报仇,这是爱国青年的神圣责任,你们愿去的星期一上午7~8时我在这大松坟里等侯你们。

丽珍说我向母亲提过,母亲说共产党专门欺骗不懂事的青年,你父亲已受过骗、上过当,吃尽苦头死里逃生,你再不能重蹈覆辙,重走你父亲的老路了。我对她说,我是爱国抗日,不是跟共产党搞阶级斗争打天下夺政权,再说共产党已改弦更张,与国民党政府签订协定,接受国民党政府领导,改共军为八路军新四军,并放弃阶级斗争。我母亲说共产党是邪教,它说的话都是用来骗人的,你别不见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流泪,你不听父母之言是为不孝,到时受苦悔之晚矣……。听了母亲这席话,现在我有点犹豫。

陈坚说女孩子胆子小,你们都不要去了。丽珍说,只要钱明去,我坚决跟他走。洁芬也说陈坚去,天塌下来我也要去。

这时坟圈外面突然有人大声说道:“小小年纪偷逃家门,家里好日子不想过,却偏偏要去当兵送死,怪哉,怪哉!”把大家吓了一跳。众人看时,原来都认识,是旁边湖西村的徐骏,他原是复旦大学学生,8.13淞沪抗战时逃难在家乡,因没有复课,今天正好跟随这群学生,见了他们进了大松坟,他想在坟圈外看个究竟。

听过他们的谈话,他才开口。并说你们的秘密我都知道了,我在学校时老师也经常给我们讲,共产党要在中国建立一个没有剥削压迫公平正义的共产主义社会,我也很向往这个社会,并愿为它奋斗和牺牲。我早听说共产党在泾县和延安建立了这样的一块乐土,我羡慕这块乐土,也想投身抗日报效祖国,你们能否带我一同前去。陈坚说徐兄见多识广,是我们的老大哥,欢迎你同路前去。

星期一早晨,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不久,陈坚第一个来到大松坟等候,接着钱明、丽珍、徐骏来了,等来等去就是不见洁芬来到,等过8时,他们四人只好动身来到陈家桥约定好的苏三大柴船上。在船上他们结识了同行的从“保安队”调去军部学习的秦杰和青年中医沈如平。

白天他们隐蔽在这只柴船,到了晚上9时以后,苏三大的秘密交通船摇着六个青年在一片黑暗中沿着小河摸索前进。在一个长满了芦苇的湖湾里停下,三大用力拍了3.2.1.六声手掌,顿时芦苇里驶过来一只小渔船。三大把这六个人交给他,这人叫李小二,是共产党在湖中设立的交通联络站领导。

这只小船在河中行驶了很长时间,过了好几个据点的岗楼后,在一条小河浜里靠岸,到了一个叫袁油湾的村庄,小二把这六人又交给一个叫王奇生的交通员。

此时天快亮了,于是这六人就藏在他家的小阁楼里。第二天晚上王奇生带着大家过封锁线。在穿第二道铁丝网时,被岗楼上的卫兵发现,他命令站住,但奇生带着六人拼命向树林中奔跑,日伪军随即出动追击,结果交通员王奇生被打死,后来这六人成了无头苍蝇,迷失了方向。

徐骏、秦杰、钱明、沈如平向西北方向逃,经过三天三夜的翻山越岭,终于找到了泾县新四军军部的所在地。阵坚、丽珍是向西南方向逃,在黑夜里摸来摸去,竟走到了伪军的一个大队所在地杨家桥,被巡逻兵捉住,送到司令部关起来。

第二天上午,大队长芮达明在审讯时看到丽珍姿色美丽动了心,他要娶丽珍为妾,一反常态笑嘻嘻地对丽珍说,不管你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派来的间细密探,只要你肯跟我做妻子,我可饶你不死,保证你与我同享荣华富贵。

陈坚在旁边说道:“芮司令,我们二人是夫妻,这次我陪她回娘家探亲迷失方向,走到杨家桥被你们兄弟抓捕,我们不是间谍特务。我妻子叫周丽珍,是周桥浜36号周毅民之女,司令如不信可派人调查。”其实刚才陈坚所说都是王奇生昨晚出发前交代好,遇危险时应用的秘共地址姓名。

后来芮司令派人调查确有此事后,就把陈坚、丽珍释放。陈坚和丽珍离开伪军营地,走了好几天后才与钱明在泾县会合。他们在军部把介绍信交给了组织科长,结果他们被分配到离县城十多公里的教导团,学习军事政治统战阶级斗争和群众工作,根本不是陈校长所说上大学。

他们经过反复冼脑,不久思想起了质的变化,完全接受了共产党的说教,拉进了共产党,钻进了狼窝,改变了一生命运,吃尽了苦头。

学习结束,他们被分配到一支队16旅。秦杰、徐骏任副连长,陈坚、钱明任连文书,丽珍、沈如平到卫生连当排长。

他们到了部队,凭着一股热血想在战场上与日寇拼杀,为国效劳,但他们在部队好几个月,虽与日军遭遇几次,总是一见就逃,从不与日军战斗。大部队只是在皖南、苏南、浙北一带窜来窜去,发动青年参军扩大武装,对此士兵们都莫名其妙议论纷纷。

有一次16旅在溧阳北部塘马与日军15师团的3,000日军遭遇,在全体指战员坚决要求下,总算与日军打了一仗,结果被日军打得大败,战死272人,只有1,000余人突围,旅长罗忠毅和政委廖海涛双双战死,从此共军见了日军如同惊弓之鸟,早早逃之夭夭。

又有一次16旅被日军包围,情况十分危急,旅部准备背水一战,冲出重围。但很奇怪,日军并没有向16旅进攻,突然调头回南京去了。这时在16旅的徐骏、秦杰、陈坚、钱明和全体战士对日军突如其来的举措莫名其妙,成了大家心中难以解开的一个迷。从此,16旅和日军从不发生像样的正面冲突,而且新四军改名换姓叫什么江南抗日义勇军、抗日游击队……在江南一带转来转去,一心对付和消灭有碍它(共产党)扩地扩武的国民党忠救军。

国民政府最高军事统帅蒋介石得知共军不听命令,破坏抗日协议,擅自逃离战区,钻进敌后,私自成立共产党政府,发动群众,扩地扩武,照样叛乱谋反,气得他顿足捶胸说道:“张杨二贼误我大事,签署的第二次国共合作抗日协议,又是上当受骗,纵虎归山,后患无穷,我多年的剿共努力毁于一旦,现在悔之晚矣。”

根据抗战统一部署,国民党划给新四军的抗日防区是皖南的泾县附近一块地区,南面有第五战区顾祝同的三个军十多万人防守,而东面的苏南有强大的日军驻扎。根据毛的指示,所有共军都要脱离与日军的接触,而在苏皖一带活动的新四军一支队陈毅就奉命带了部队闯到苏北。而占领苏北的日军只当没看见,因此他在那里消灭当地的忠救军和游击队,扩大地盘及武装,但苏北防区属国民党66军军长,江苏省游击司令省长韩德勤管辖的防区,当然他要奉命驱赶,对拒不听命的共军进行围剿。毛泽东则趁机把新四军项英的大部队调到江北,准备集中力量打垮国民党韩的部队,使苏北和皖鲁豫三省的共军连在一起。

一天,16旅接到命令北撤江北,而日军早已得到情报,却有意让出一条通道给共军顺利过江,让他去消灭和自已在台儿庄大打的敌人国民党66军韩德勤部队。16旅在湖芜渡江抵无为,先后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但江面上竟没有一艘日军汽艇拦截。该旅过江后为防止日伪军袭击,所以选择小路行军,不久他们遇到一条湖泊挡住去路,这湖泊长满着无边无际的芦苇,旅长命徐骏、秦杰、陈坚、钱明四个连队先探路,并在对岸建立桥头堡,以防止敌人水面上、陆地上的袭击,然后大部队再分多批乘船过湖。

当徐骏、秦杰、陈坚、钱明第一批部队过湖,在船快行驶到对岸时,突然遇上了二艘日军的巡逻艇,他们发现偷渡,就立即用机枪扫射,当场打死不少战士,船全被打翻,士兵全落进了湖里。因多数士兵不会游泳,落水后在水里冒上冒下,而会游泳的战士这时也顾不得救人,只是自己拼命游向芦苇丛去。结果,这四个连的战士被日军打死淹死无数。后来这二艘汽艇被岸上密集的火力打跑,旅长怕引来更多日军,所以命令在岸这边的部队立即改道北行。

躲在芦苇丛中的战士见汽艇已经远离才敢爬上岸。这时这些活下来的人又冷又饿,有一个16岁叫邱惠生的沪地青年,经历今天的冻饿和吓,脸色苍白连路都不会走了,先是大家扶着他走,后来因为大家也在冷和饿,已无力扶着他一起走了,只好把他放在芦苇丛里任凭他冻饿而死。

徐骏等连队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行军,找到一个叫阁子庄的村子宿营。这里的农民住的都是很小的草棚屋,这几个连的部队无奈只好都挤进这几十户的农家。

战士们来到这里也已有一天一夜没吃进一粒米了。徐骏、秦杰、陈坚、钱明等自从参加共军几个月来,没有打过一次像样的仗,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睡过一个好觉,也没有换过衣服洗过澡,成天东奔西逃,因此身上都散发出一股臭味,满身痒痒。随即连领导命事务长向农民借粮煮饭给战士吃,然后弄柴火,烤干衣服。

第二天下午找池塘,不管水冷不冷,大家下水洗澡捉虱子。在阳光下,只见所有人的衣服领子上、衣缝里、钮扣边都整整齐齐排满了虱子,好不恶心。

绕道走的16旅的大部队来了,他们也住在附近村子里,这是一块日军占领的沦陷区,比较安全,所以旅部下令在这里整休,进行思想教育,要求大家对领导、别人、自己在思想工作作风上存在的错误缺点提出批评和意见,帮助领导改进工作,争取抗战早日胜利,领导全国人民建成共产主义天堂。

在学习会上,大家对领导有日不抗,东窜西逃,东打一枪,西戮一刀,反引来日军扫荡、烧房屋、杀我同胞的做法极为不满,要求领导作出解说。

半个月后整休结束,旅政委在总结时对战士们说道:“我的心情也和大家一样,很想在战场上和日寇拼杀,但上级有不与日寇正面接触,保存实力的命令,我们不敢违抗。你们想共产党总共只有三万多人马,只要日军出动一个师团,就可把我们全部消灭,我们是革命的种子,保存一个人等于保存发展千百人。这是我党打天下,推翻国民党政权的重要武装力量保证,所以毛泽东的策略是阳奉阴违,把正面战场让国民党军去拼杀,我们则逃进敌后招兵买马积蓄力量。

这次我们从皖南挺进江北,就是要在江北建立革命根据地,现在我们部队在这里,国民党管不着,日军与我们有协议,因此不会来打我们,所以很安全,这是天赐良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今后革命的成败就在此一举,只许做好不许做坏。

至于我们的部队几个月来,一直东打西逃引来日军扫荡,杀我同胞,抢我财产,烧我民房,奸我妇女,这也是中央的策略和革命的需要,你们想如果没有日寇对民众的烧杀,怎能激起民众仇恨,民众没有仇恨,我怎能动员青年参军扩大武装,没有大部队今后怎去夺取国民党政权,建立共产主义社会。

过去在第一次国内战争时,我们用打土豪分地田斗杀地主,煽动阶级仇恨、保卫胜利成果等办法动员青年参军,为我们打天下。当时的口号是后方不斗争,前方哪有兵,现在形势不同了,阶级斗争办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办法,发展武装扩大地盘,现在我们的口号是,日本不侵略,我党怎发展,日寇不扫荡,我军无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确,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准备夺取政权。”

陈坚、钱明等人听了政委的这席话个个都瞠目结舌,此时大家才有点清醒,但为时已晚。

这天是秦杰的连负责巡逻保卫工作,他们在村口的三岔路口抓到十八个过路的陌生人,并从他们的身上搜到苏鲁皖边区游击司令部的证件,经审讯他们承认自己是国民党苏鲁皖派来苏北边区一带,开展民众抗日游击活动的人员。秦杰把上述情况报告上级,请示处理意见。

高司令答复说,不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现在都是抗日友军,一律予以释放。但在旁的政委不同意,他说国民党是代表地主资产阶级,如果让这些人来建立抗日游击队,必然要妨碍我们在江北扩大武装建立革命根据地工作,所以我们要坚决按中央的指示,交秦杰全部活埋。

为此秦杰怎么也想不通,所以一晚未曾合眼。不久16旅接到江北指挥部刘少奇、陈毅的命令,部队火速赶赴黄桥参加围歼国民党韩德勤部队的战役。

而陈坚、钱明、丽珍三人组织科通知他们,立即到二地委报到参加江南集训班学习。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家家户户的中堂不论是穷是富都挂上了漂亮的诗画对联:有挂喜鹊报喜、腊梅迎春,还有挂三星高照,而六十、七十寿星家都挂寿星图。在中轴画两边,还挂着几幅长长的红色吉祥对联。
  • Heaven
    以后世人才知道,杀人放火抢劫活埋船工的,原来是经过改头换面伪装成土匪游击队的共产党武工队。
  • Heaven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
  • 西北角黑鸦鸦的乌云预示暴风雨要来临,赶回南岸可避暴风雨的袭击,船在湖中遇上暴风雨太危险了,十有九死...
  •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应有尽有,阵阵花香美不胜收,使人陶醉。花开过不久,宅前宅后的桃李梅杏枣柿等树就结出各种鲜美可口的果子,远处看去好像挂在门前后院里满天的大小灯笼。
  • 共产党在江西和其他根据地的肃反运动中,被杀害的人不计其数,他们都是被诬陷的好人,都是上当受骗,积极跟着共产党叛乱造反,为建立共产主义天堂而来的革命者,但却被共产党扣上莫须有罪名而杀害。
  • 更可恶的是共产党还要把他们扫地出门,教唆逼迫民众用棍棒(翻身棍)打、绳索吊、开水浇、冰水冻、河水淹,以活埋和四马分尸等极其残忍的酷刑折磨杀害他们。凡搬不动的土地房屋和家俱等,就假扮好人,分给穷人。凡能拿走的都进了共产党的口袋,当作它叛乱谋反的经费,美其名帮助农民翻身。
  • 年初一清早听不到锣鼓声和唱春,看不见舞狮子、打花鼓、游湖船和晚上的调龙灯。孩子们也无心再听老鼠做亲,在寂静悲伤忧虑中过年。江南人民真正尝到了国破家亡做亡国奴的滋味。
  • 五行成弦,云纹游龙。撼岳摇洋,乐鸣天地。余韵长波,音绕寰宇。笼天罩地,谱归宁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