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

中秋节不烤肉赏回文诗 正读思妻反读思夫两相思

作者:允嘉徽
中秋节不烤肉,玩什么呢?有一种回文诗,蕴寄两相思,最适于中秋节的有情人赏玩。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0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中秋节不烤肉,那么玩什么呢?想是玩月赏景,最是经典最自在。千古以来,月到中秋分外明;往古来今,情到中秋分外浓。昔日的中秋节都是属于有情人的,诗中有一种回文诗,最适于中秋节的有情天。赏玩回文诗两相思》,正看是思妻诗,返看是思夫诗,仿佛巧妙得天衣无缝。

八月十五日这个中秋佳节,古来赏月玩月的名诗不少,其中藏着一种诗才烁烁生辉、深深情思回环相生的回文诗。“回文”(也称“回文”)是正读、返读(反读)都能通畅无碍的一种文章形式,回文的单元可以是单句、对句、也可以是全文。回文诗蕴藏错落的情致,也能展现“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总不同”的趣味与情致。

回文诗《两相思

宋朝有位没名气的文人李禺,留下一首回文诗《两相思》,在月夜放幽光,奇才奇文诉相思。《两相思》正看是人夫吐露“夫忆妻、父忆儿”的心声;从文末逐字返读,是那被思念的妻子款款叙述着“儿忆父、妻忆夫”的心曲。回文诗巧奇葩本来就难得,像《两相思》对照相映的诗境,在回文诗中更是难得一见。

《两相思》中借用壶与杯象征夫与妻,语言晓白流畅,自然流露真挚的天伦之情。来看本诗:

千古以来,月到中秋分外明;往古来今,情到中秋分外浓。有一种回文诗,最适于中秋节有情人赏玩。(Fotolia)

“思妻诗”:

枯眼望遥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阻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夫忆妻兮父忆儿。

丈夫的心声:

我的妻我的儿,自从离家后,山遥水隔,巴望见到你们,望尽千山万水,回复我的是越来越干枯的眼。往往来来,人隔肚皮,知心难遇,对家的思念越来越浓。

桌上空壶伴空杯,你们依然无恙吗?还等着我吗?心中凄然搅绕丝丝惶恐。路途阻,久别离,好久没有收到你们的音讯了。

又是一个孤灯伴我的夜,灯影中,爸爸回忆起有你们相伴的日子,那些欢声笑语呀……意难忘!何时我们一家人能再度欢聚??

“思夫诗”:

儿忆父兮妻忆夫,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久别离人阻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来往,水隔山遥望眼枯。

妻子的心声:

多少长夜,在寂寂的灯孤下,我和儿子惦记着你。寄给你的家书,迟迟没有得到回信。你离家和我们久别,想你现正在回家的路上?路途遥遥难行?还是发生了什么乱事,阻塞了你回家的路呢?

想着再给你寄家书,辗转反侧,愁绪让我难下笔。一旁的酒杯和酒壶一直伴着我,以往我们常在灯下小酌用的,这一刻,我竟是不能拿起杯子,怕饮空了酒,徒留下一只空壶。

我和儿子虽然守着家,却感到很孤独,来来往往的仅是说些客套话的。等着你回来,望穿秋水关山难度……。

怎样的现实因素,让这一家人两地遥遥相隔,久久未相见。在《两相思》中,他们的思念,飞越千山万水,交绕在孤灯下,他们的坚贞,在一壶一杯间交心。

看那诗中人,相思惓惓,关山难断。中秋明月夜,千里共婵娟。年复一年,相思一遍又一遍将中秋月色染遍。

回文诗怀伊人

卷帘、秋声、花影月,秋夜徘佪;木落、鸿飞、烟海度,有情人隔长川。此情此景,展露在陈大纶的《秋夜月下有怀回文》中。

陈大纶(字伯元,浙江嘉善人),是明代嘉靖八年(1529年)同进士出身。一年秋夜,他写了这一首《秋夜月下有怀回文》,是严谨的七言律诗格式,和上方《两相思》都是全文往复回文诗。

《秋夜月下有怀回文》

幽情写寄一书笺,目送飞鸿度海烟。
愁客旅怀时序晚,独身人怨夜幽偏。
秋声木落飘前砌,月影花移渐上帘。
留滞此心伤远别,悠悠歧路隔长川。

回文:

川长隔路歧悠悠,别远伤心此滞留。
帘上渐移花影月,砌前飘落木声秋。
偏幽夜怨人身独,晚序时怀旅客愁。
烟海度鸿飞送目,笺书一寄写情幽。

《秋夜月下有怀回文》一诗表现幽远的情意。秋夜,帘上花影月,触动游客思念帘下佳人之情, 砌前飘落木声秋,唤起旅人滞留伤别的愁绪。此回文诗在一去一回之间,虚实情境相生,文字风格自然成章,形成虚实对照、情景相映的趣味。

月可玩,情可味,玩味人生,自在中秋月夜中。年年三五二八时,有人生之情、有思念之景,明月千里共君同!@*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诗人李白登上龙山,与好友同饮菊花酒,秋风落帽,秋月留人,让李白暂时忘却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烦恼,得以神游仙境,与月下仙子相逢际会。这是神韵舞台上曾演出过的节目《李白醉酒》。
  • 纵观美术史,今天流行的色彩学理论却与古人的大相径庭。美术界一直流传着一句非常有名的话,甚至不少学校里也都这么教,声称“红黄蓝三色能调配出所有的颜色”。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虽然有历史原因,但却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谬论。因为如果真像那样,那么世界上所有的颜料厂只用生产这三种颜色就够了,为什么在已经有这么多种颜色的情况下还在不断研发新的颜料?
  • 一些杂色、黑色的鸟或一些虫子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地,在中华文化中称为“羽虫之孽”。羽虫之孽是大凶的预兆,而且常常是一朝一代灭亡前夕的凶兆。历史上魏蜀吴三国发生过什么羽虫之孽?对应上了什么史实?来看看。
  • “柳拂眉间黛色,桃匀脸上胭脂”,“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胭脂是红粉佳人们青睐之宝,胭脂的青春活力主要取自红蓝花汁。从红蓝花到胭脂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掌故呢?自古以来,道是:一点胭脂,十分颜色,万千心情。
  • 早期油画的施色方式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的画家们更注重透明色与半透明色的运用,颜料间较少混合,依靠低层颜色透过高层薄色形成光学混色,因此整体色彩较纯;而今天的人则习惯于在调色盘里直接混合颜料,依赖油画颜料的覆盖力作画,大量的混色也让色彩失去了饱和度,使画面显得灰暗。
  • 世人皆知中共是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党。然而世人往往不太清楚的,却是中共之所以无法,究其原因,是在于其无天。或者说,在当今的中国,中共偷天换日,将自己变成了如天一般的存在。
  • 莫高窟里,诸天菩萨胸前各色宝石串成的珠链,叫什么名字?《红楼梦》中,象征金玉良缘的宝玉项圈和金锁项圈,又有什么来历?千百年来,从印度到中土,从天国到世俗,有一种来自佛教的饰品,逐渐成为中华古代首饰中精美华丽的一类。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璎珞。
  • 对于史上的画家而言,炼金术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因为当时并没有现代这种工业化的颜料生产行业,所有的画材配置,除了一些最基础的坯料外,包括制造颜料、熬炼媒介,甚至蒸馏挥发性油等一系列繁琐而又精密的工作,都必须画家本人或画坊里的助手、学徒亲手完成。这里面涉及到的种种知识与操作技巧,很多都源于炼金士们基于炼金术理论而展开的具体实践。当画家们从炼金士那里学习这些具体的操作方法时,他们的材料学理论其实就是继承了炼金术中的材料理论。
  • 家有贤妻胜千金!有这样两个故事,离乱中不弃夫妻恩义的妻子和变成乞丐的丈夫破镜重圆,贤妻出招保住一家人性命和家产。她们是怎样做到的?
  • 如果对传统艺术追根溯源,就能发现美术与一些修炼方法、宗教理论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这些联系并不仅限于艺术题材和作品用途,而是涵盖着众多层次,甚至连绘画所使用的颜料、技法都与之息息相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