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74)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小舅很帮忙,不知道他从哪里借来一辆七座位小巴,我们在回程时才没有那么狼狈。都不知道两个妹夫的家教为什么那么不知所谓,我捧着老妈的遗照还未来得及上车,眨眼间车上已坐满了人,是争先恐后冲上去的,半点尊长谦让的意思也欠奉,我着着实实地发了一通脾气。

令我更气愤的是老妈出殡前一天,殡仪那边来的电话说请主家提供挽联的内容细节,他们好早作准备。我心想这还差不多,按我的想法写好草稿送了过去。岂料翌日到现场一看,不禁无名火起三千丈,他们竟使用什么“同志xxx,纪念xxx”。

鬼才与你是同志!真的是不知所谓!那简直就是邪恶的洗脑伎俩。

老妈晚年绝不能说是厚养,但薄葬我却是做足了,“多谢”共产党,哼!

连续不眠不休忙了三天,整个人差不多散架了,超累!理发洗头按摩更衣后,整个人才有了一点精神。

又一个不知所谓的,你可以说没时间不回了,我可以当作少一个亲叔,可他偏要在下午三时后才到,上午有私事不得空。那个可是你的亲大嫂啊!气死我了。所以那天为老妈走完整套程序后,我是再也不肯收他的奠仪了,太过分了,太不知所谓了!

和二个不成器的妺妹以及跛顺和他们的家人,为老妈做辞世后“百日”的纪念。当晚刚赶得及做完整个程序,立刻迎来一场狂风雷暴,把所有的东西冲擦得干干净净。老妈子!你的不孝子,我是多么怀念您啊!

老妈辞世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特别大的遗憾,最起码我和老婆、儿子伴在老妈床前,看着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唯一不足是考虑女儿刚放完假返澳不足三个月,便没有叫她回来,想来我还是做错了!

老妈没有什么遗留给我们,那个年代也不可能,在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是一起穷的年代,永远是!她的户头剩下6万多元,是她这些年积存下来的,我作主收下来了。二妺一句话过来:老妈生前在医院花去的也差不多,还好你亏得不多。

话是这样说的吗?医院的费用你们有主动提出缴交吗?你们不是老妈的女儿吗?还大言不惭说服侍了老妈10年,那10年全没有我们的事?老妈为什么同意搬回旧屋住?还哭得那么伤心?还好意思说不知是谁和大哥说了什么“是非”了?

剩下一间烂屋,屋契分三份,哼!早卖早好,不然多年后又是一个悬案。由始至终我都不参与,到最后由镇政府“开发公司”以99万元收购。她们是这样说的:为什么事前半点迹象都没有呢?收钱前一刻我才知道!

哼!那也好,一了百了。什么都不用牵挂了,包括人。

多年后,那已过六旬的旧街坊老太婆才爆料说,当年老妈说她只有一个儿子,不传给儿子该传给谁?那二个不成器的才说不要那老屋的“份子”,并在居委会立字存照。

可老妈这边尸骨未寒,那边便说假如传给尚未成年的侄子,她们便无话可说。可若是传给一个“外姓人”,那是万万不能的。

亲大嫂竟是外姓人?那是什么逻辑?可惜当时我并未听到看到,否则一定会爆大镬的。怎么?现在又对那破屋有兴趣了?早说啊,我一定会成全你们的,哀莫大于心死!

年末女儿放假海外归来,老婆把她一直瞒到袓屋门口,当她看到大厅上挂着老妈的大相架时立刻嚎啕大哭。事后狠狠地埋怨了我们一通,说我办事欠周详!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想那才刚开始,更糟糕的还在后头呢!镰刀斧头是绝不可信的!那是会流血死人的!
  • 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乐业,不要再跑到中国淌浑水了,不要指望两头通吃。否则一不小心,你可能会成为牺牲品,被中共抓起来当做人质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几十年努力前功尽弃,还会弄得骨肉分离、家破人亡。
  • 在这个自由世界里仍然不敢表达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们被洗脑地有多严重多彻底。
  • 那不是在谋杀一个病人,而是在谋杀一个不幸的家庭!什么救死扶危、仁心仁术、医者父母心……,在他们那里统统不适用,他们关心的只是能从你的钱包里榨取多少不义之财。
  • 得非常感谢澳洲政府的补贴,才卖6.50AUD,不然光吃药就可以令人倾家荡产,这是中共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的。
  • 老妈辞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轮回转世了!但愿她能选择一个没有共党邪教的国度。
  • 我强制儿子到这里留学,其后因为学业成绩欠佳,经历多次更改读书模式,如文凭课程、大学基础班等,但效果都强差人意。
  • 这里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这里有真正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写似是而非的选票。在这里我们可以畅所欲言,诉说你的赞美和唠苏。
  • 派遗中共大陆武装警察乔装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带头破坏各种社会设施,为镇压行为升级制造借口。
  • 回头眼看与日俱增、快速赤化的香港,不禁令人感到非常的唏嘘与无奈! 近日看新闻得知共产党也在香港搞所谓“第二次土地改革”,地产商万般无奈地以约成本价十分之一的价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