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采风】世上没有人能全部亲见的“三神器”

作者:脩实
日本天照大神绘像。图:《岩戸神乐的起显》(局部),1857年歌川国贞画。 (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0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上个世纪50年代,日本伴随电子产业的兴起,流行语“三神器”应时而生,着实红火、风光了几年。所谓“三神器”,是指黑白电视、洗衣机、冰箱。当时,这些产品价格不菲,不仅是时代的宠儿、人们渴望的奢侈品,也被视为社会地位的一种象征。

其实,“三神器”一词并非新语,是借用了古说,对其进行了譬喻式的时代诠释。真正的“三神器”,是指日本天王代代相传的三件珍宝,即“八咫镜”、“八尺琼勾玉”、“草薙剑”,皆被视为神器。

史上,“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合称为“剑玺”,被定位为“与天王王位一体”之物,即不能离开天王,而另一件神器“八咫镜”,则作为天照大神之神体,始终保存在伊势神宫的内宫中。因此,“三神器”不仅是日本天王的传代至宝,更是其王统、道统、权力、地位的象征。故此,天王驾崩或禅让时,继位者都要举行“继承仪式”,来承接神器。

2019年,日本明仁天王禅让,德仁天王即位,年号从“平成”改元为“令和”。

“令和”年号的出典,来自“初春令月,气淑风和”。(pixabay)

(2019年)5月1日,在东京王宫中,举行了庄重的“剑玺等继承仪式”,日本首相等一众政府要员,立法、司法长官以及王室重要成员与会,将“八尺琼勾玉”、“草薙剑”等传给了新天王德仁天王,标志着德仁正式即位。同年10月22日举行的“即位礼正殿仪式”等即位系列大典时,“剑玺”也都伴随德仁天王左右,以示君权神授,告示天下继位者系王统,合礼法,尊神意。

三神器的由来

据《古事记》(712年)记载,太阳神天照大神,曾隐居于天上的岩屋内。于是,世界便失去了光辉,天地一片黑暗。对此,八百万神仙集会,商讨对策。思兼神提议,由制镜神造出了“八咫镜”,并用各种方法呼唤天照大神走出岩屋。在众神的喧嚣、呼唤下,天照大神打开岩屋门户时,看到自己的身影映在门外的一面镜子上。天照大神觉得奇怪,想看个究竟,便从岩屋里走了出来,于是世界重现光明。这面镜子,就是后来成为“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镜”。

从洞穴内现身的天照大神。图:《岩戸神乐的起显》(局部),1857年歌川国贞画。 (公有领域)

据史料记载,“八尺琼勾玉”是作为“八咫镜”架的装饰品,在天照大神隐于岩屋时由玉祖命神制作的。此玉之名缘于其形状与尺寸。形如弯弓,又似阴阳鱼,故名勾;八尺是形容玉石长大。

“草薙剑”是素戋呜尊(《日本书纪》记载为此名,《古事记》等为“须佐之男命”)智斩八头巨蛇时,从其体内获得,实为上天所赐。然后,他将此剑献给了天照大神。

琼琼杵尊是天照大神的孙子,受天照大神之命,降临人间,管理地上之国。这就是日本神话传说中所说的“天孙降临”。在他下世前,天照大神授予他三件宝物,就是上述的“三神器”。天照大神嘱咐道:“此镜即吾魂,祀镜如祭我,拜时需净身心。”如今,日本的许多神社的神坛上,供的不是神像,而是一面镜子,还有正月时要供奉“镜饼”等,皆由此而来。

似这般,“三神器”本为居于天上的天照大神所有,是其孙琼琼杵尊将其从天上带入人间。日本王室为万世一系,将天照大神视为在天祖神,而受命下世治理人间的孙子琼琼杵尊,是日本首代天王神武天王的曾祖父。故此,继承王位时,必须传承“剑玺”也就不难理解了。

三神器的传承与保管

琼琼杵尊为日本初代天王神武天王的曾祖父,他将“三神器”传给神武天王。从此“三神器”代代相传,终生不得离开天王左右。

自神武天王至第10代天王崇神天王,天王都与“三神器”形影不离,谓之“同床共殿”。但是,据《日本书纪》记载,崇神天王因畏惧天照大神的威光,便将“草薙剑”与“八咫镜”移出宫外。

而后,他又获得神谕,要求将“三件神器放在同一间屋内”,于是便造了仿制品,保存于身边,分祀其神力。虽为仿制品,却将其与原物同样对待,视为神力、神灵的分体。因此,与其说是仿制品,不如说是替代品,抑或分身。

至第11代天王垂仁天王,真“八咫镜”便被移至伊势神宫,作为天照大神的之身体供奉,其复制品放置在王宫贤所内。因为天照大神曾说“观镜即观吾”,因此在“三神器”中,唯“八咫镜”被奉祀在宫中最深处。

“八尺琼勾玉”在世上只有一个,没有仿造品,被保存在王宫御所的“剑玺室”内的神柜内。而真“草薙剑”则保存在爱知县的热海神宫内,其替代品与“八尺琼勾玉”一道,也被置于御所的“剑玺室”内。

三神器不许面世

“三神器”,平时匿于密室,每年只有11月23日在宫中举行“新尝祭”时才拿出来。天王参拜伊势神宫之际,有时“剑玺”也会伴天王出行。

虽然“三神器”在世,但迄今却没有一个人三件神器都亲眼见过,即便是天王也不得打开放在身边的宝盒。其理由有多种,通常的说法是:“三神器”本为圣物,不面世是为了保持其圣洁,免于世俗污染。平日,在王宫中掌管神器的宫中掌典等人,皆为神职人员,他们会严守相关戒律。

据说,江户时代,曾有一个神职人员偷看过神剑,结果被判刑流放。又有传,明治初年,明治天王曾亲眼见过神镜。见到此镜如此神圣,明治天王不无感慨地说:“我子孙今后不可再拜见此镜。”自此,即使天王,也不得见。

在三件神器中,唯有“八尺琼勾玉”被安放在宫内。据昭和天王葬礼时掌管该玉的宫内侍者说,虽然看不到玉石,但双手捧着盒子,会感到很沉,里面似乎放着一个圆圆的、宛如婴儿头大小的东西。

时间与历史,是严厉无情的,但却又是公平的。她将该留下的东西留下,该淘汰的东西丢弃。

日本的“三神器”之所以能传承至今,必有个中的道理。从中,人们看到:“三神器”不仅伴随着美丽而神秘的历史传说,更是传承着亘古的信仰,维系着传统的礼制。@*

─点阅【东瀛采风】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回顾一下中国的音乐史,可以明显看到古代乐人的地位并不是一开始就低贱的,从最初的贵族专有的高雅技艺,逐渐逐渐下滑,演变成了低人一等的职业。但是正是这些乐工家庭们和世代相传的乐户制度,让雅乐、燕乐、和俗乐在朝代的更替之间得以保留和传承。而且在中国古代,其实不只是乐户,很多行业的手艺都是靠家庭来延续的,这是他们在文化和艺术方面传承的独有方式。
  • 2022年是什么年?跨过年槛,2023迎向什么年?看天象,历史正处于剧变的转捩点,几幅漫画,画出百姓的心声。
  • 一起来看特色纷呈的新年风俗集锦,迎接美好的新年。展望世界各国,地不分中外,都有迎接新年的特色风俗,也都有驱邪迎福的愿景。汲取古老的善良传统精神,跨越2023年善恶交战的挑战。
  • 除夕辞岁,对成长中的晚辈来说,“压岁钱”可能是梦寐以求的。不过,家家户户的长辈都是期待家中小辈能长成芝兰玉树,怎么年年要给他们“压岁”钱呢?又怎么“压岁”呢?
  • 冬渐尽,春将到。前几日,翻阅到一首大家再也熟悉不过的《诗经‧桃夭》。读着读着,总觉得,这个世界能够“桃夭”的春意真的即将来临。同时,联想到一个与此谐音的成语:“逃之夭夭”。自从庚子年的大疫情至今,即将来临的癸卯年,世间有多少人还在历劫,有多少人还在避劫?思罢,心中豁然醒悟,在人世间这个“冬渐尽、春将到”的时代,我们能够逃去避难的地方,或许就是“家”了。
  • 正月过后,天增岁月人增寿,年神了愿返天庭。在日本,人们将门松等正月饰物烧掉,恭送年神,还要把供奉的年糕撤下“开镜”。至此,正月相关祭祀礼仪正式结束,人们的生活恢复正常。但是,正月里红火的传统纸牌游戏“百人一首”,却不会就此止步,还要继续玩下去,
  • 怎么准备一桌吉祥的年菜料理?一道道年菜富含哪些吉祥好兆头?华人吃“年夜饭”,日本吃“御节料理”,有哪些共通的吉兆象征?
  • 乱世一书生没有武力,没有军队,怎能让逃难的人都乐意聚集到他身边?怎能拥有安定一城的能量呢?
  • 日本有“一年之计在元旦”的说法。时值年初,人们探亲访友,互贺新禧,在享受辞旧迎新喜悦的同时,祈望本年平安、健康、幸福、吉祥,更有许多人年初述怀、言志,规划新年的目标。这些,是日本一首既传统又现代的迎新风物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