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宫花园里的小城堡:小特里亚农宫

远离王室宫廷的花园宫殿
文/詹姆斯‧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 翻译/陈遇
小特里亚农宫主要入口的立面。在该建物的屋顶上还有一层栏杆,不仅有柔化建筑物边缘作用,更将科林斯柱式的垂直线条向上延伸。(J.H.Smith/Cartio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1761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五(1710年─1774年)委托建筑师昂热-雅克‧加布里埃尔(Ange-Jacques Gabriel)在凡尔赛宫的花园深处设计一座朴素的宫殿,作为暂时远离宫廷压力的休憩处所。这就是至今著名的小特里亚农宫(Petit Trianon),不仅是路易十五和家人修养生息之所,在路易十六登基后更成为了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专属的私人宫殿。

建筑师昂热-雅克‧加布里埃尔出生于建筑世家,父亲和祖父都是建筑师。加布里埃尔是法国当时相当重要的宫廷建筑师,巴黎著名的协和广场、军事学校,以及凡尔赛宫的剧院都出自于他的巧手。他是洛可可风格过渡到新古典主义风格的重要推手,也相当擅长平衡两种风格的特点,设计出优雅大方的建筑空间。

小特里亚农宫主入口前还有一座长型的法式花园,更加强调了宫殿的主立面。(T. Garnier/Château de Versailles/凡尔赛宫提供)

在此之前,加布里埃尔已经多次和父亲雅克‧V‧加布里埃尔(Jacques V. Gabriel)造访过凡尔赛宫,为其制作各种装饰设计。他们的风格是洛可可风格,这种风格源自于富丽堂皇的巴洛克风格,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加精致和繁复。洛可可风格常使用不对称的设计和许多曲线,在颜色的运用上相当缤纷丰富,常有镀金以及白色或粉色的墙面。此外,洛可可风格的室内装潢也结合了许多雕刻和壁画,创造出奇幻的视觉效果。然而,不同于当时盛行的风格,在小特里亚农宫的设计上,昂热-雅克却选择从较为保守的古典希腊建筑中吸取灵感。

宫殿内的小礼拜堂有着单色调的墙壁和装潢,创造出一个纯白、宁静的环境,也反映了新古典主义风格的装潢。(T. Garnier/Château de Versailles/凡尔赛宫提供)

古典希腊建筑的风格整体上简洁大方,强调对称、比例和简单的几何形状。从这些特点中,可以看到古典风格和当时洛可可讲究的动感、流线型有相当大的不同。加布里埃尔设计的小特里亚农宫在整体造型上遵循着古典建筑的设计原则,不过在细节上还是可以看到洛可可风格的精巧做工。

宫殿的外型呈一个方正的长方体。每个立面都有五个相等比例的垂直窗台,包含一个长矩形下窗和方形的上窗。大量的开窗设计减轻了墙体的厚重感,而下层窗户的大型雨遮与其精致的收边更为建筑物提供了一股优雅的韵味。

小特里亚农宫的中央窗台由四根科林斯柱组成,为立面塑造深度和视觉焦点。下层窗户的大型雨遮与其精致的收边为建筑物提供了优雅韵味。(J.H.Smith/Cartio提供)

为了塑造主入口立面的深度和视觉焦点,他在中央三个窗台间分别加上了四根科林斯柱(Corinthian columns),凸显出其细长比例,以制造出向上的视觉效果。柯林斯柱式是希腊化、罗马时期常用的一种柱式,相对于更早之前的爱奥尼柱(Ionic columns)更为繁复、更具有装饰性。

小特里亚农宫的屋顶上还有一层栏杆,不仅有柔化建筑物边缘作用,更将科林斯柱式的垂直线条向上延伸。在主入口前则规划有一座长型的法式花园,规矩简易的花圃配上两侧连续延长的灌木丛,更加强调了宫殿主立面的聚焦效果。

不仅主立面,宫殿的每一面都对应着精心设计的花园景致。宫殿侧面的立面也延续着主立面的韵律和排列形式,但形式较为简化,例如主立面上的科林斯柱到了侧面便改以较为简单的壁柱形式(从墙面半向外突出的柱子)。

小特里亚农宫的侧面以较为简化的方式延续着主立面的韵律和排列形式。(J.H.Smith/Cartio提供)

小特里亚农宫的美源自于许多微妙的细节。在建筑师独特巧妙的设计下,朴素的墙面上有着许多细小却又精心制作的装饰,为整体外观添增了优雅的韵味,

爬上入口台阶、向前走近宫殿时,就会突然发现窗户、檐口的装饰和科林斯柱的柱头雕塑变得非常壮观,好似在邀请着人们一同欣赏其精致的设计和做工。

走进宫殿建筑物时,就会发现窗户、檐口装饰和科林斯柱的柱头变得相当显眼,仿佛在邀请着人们一同欣赏其精致的设计和做工。(J.H.Smith/Cartio提供)

进入宫殿内,一座气派的大楼梯串连起主要的两层楼。室内装潢的用色和雕刻图案都相当简约,更加凸显了楼梯锻铁扶手上的装饰细节。

小特里亚农宫主要的两层平面以一座大楼梯为中心。室内装潢的用色和雕刻图案都相当简约,更加凸显了楼梯锻铁扶手上的装饰细节。(T. Garnier/Château de Versailles提供)

宫殿内部的空间也都重复着简单大方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像是音乐厅内以粉绿色墙面和白色镶板为背景,低调优雅地衬托着镶金边的镜子、吊灯和红色织物家具。

音乐厅内的粉绿色墙面和白色镶板为镶金边的镜子、吊灯和红色家具提供了低调优雅的背景。(T. Garnier/Château de Versailles提供)

就连宫殿附设的小礼拜堂也使用一贯的装潢风格,单色调的墙壁和装潢,创造出一个纯白、宁静的环境。

在崇尚华丽繁复风格的洛可可时代,加布里埃尔却选择从古典建筑汲取灵感,创造出这座令人耳目一新又精致优雅的建筑典范,并且也为随后到来的新古典主义风格迈出了第一步。

小特里亚农宫主立面上的科林斯柱到了侧面的立面上改以较为简单的壁柱形式(从墙面半向外突出的柱子)。(J.H.Smith/Cartio提供)
小特里亚农宫的前厅是连接花园的入口空间。(T. Garnier/Château de Versailles提供)
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套房位于宫殿的夹层,从窗户可以俯瞰外面的英式花园。(T. Garnier/Château de Versailles/凡尔赛宫提供)

作者简介:詹姆斯‧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是一名建筑摄影师、设计师,也是Cartio的创始人,致力于推广古典建筑。

原文The Petit Trianon of Versailles: A Garden Palace Retreat Away From the Royal Cour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 蛋彩画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历史,假如没有它,中世纪的艺术与教堂将是一片灰暗。蛋彩画曾经是古时候画家们创作的至宝,但自十五世纪初期油画出现后,蛋彩画逐渐地被弃置;到了十六世纪,几乎完全被油画取代。然而,最近纽约的画界又开始兴起学习蛋彩画的热潮;艺术学院从一周开一堂课到三堂课,学习人数激增。其实,蛋彩画一直没被遗忘,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一直都有艺术家以蛋彩创作。只是最近有点特别。或许人们对随手可得的数位影像厌倦了
  •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 拉斐尔的遗体得到了荣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贵的精神所应得,参加葬礼的艺坛同行无不悲伤哭泣,一路跟随至墓地。他的逝世也为整个教廷带来巨大的悲恸,首先因为他长期担任过侍从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时也因他深得教宗厚爱,后者闻知噩耗,为之痛哭流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