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上海之殇(五)

作者:望月
中国制造业、股市和人民币齐跌,中共频频出台刺激措施救市,但严厉的“清零”政策却使其救市目标难以实现。图为2022年5月2日上海静安区封锁期间的住宅区。(Hector Retamal/AFP)
font print 人气: 2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Chapter IV

下午三点,光正在厨房准备晚饭。按光正的体面说法,全域静态管理将近一个月了,平时三顿现在就变成早午两顿,晚上睡觉,也不大容易肚子饿。三天前送来的菜已经不多了,配合那些肥奶肉,随便炒炒也就对付一顿。

“魏光正,魏光正,你快点过来!”念觉在舜舜的房间里大叫。

“什么事?我正在烧饭呢!”光正回答。

“快点!”念觉急叫道。

光正调低了火头,便走到舜舜房间门口,看见念觉抱着舜舜,在不停地摸他的额头。

“怎么了?”光正问。

“好像发烧了,你去拿体温计给我。”念觉答道。

舜舜还在那里玩乐高,一脸的不在乎。

光正取来了体温计,腋下测量有39度。

“怎么会这样的?我们又没出去过,这下麻烦了!”光正焦虑道。

“急什么?现在又没有确诊。你去拿居委会发的抗原试剂来,我来帮他测测看。”

光正去而复返,脸上戴上了口罩,一边把试剂盒和另一个口罩交给念觉,一边嘴里还嘟嘟囔囔,“肯定是你前两天冲下去时没戴口罩,把病毒带上来的。”

念觉看了看他,把口罩扔到一边。

“你赶快戴上呀,万一传染呢?”

“你怕的话,就自己戴。现在又没确诊,胆子怎么这么小?”

光正无奈地说:“这和确不确诊是没有关系的,政府说要自我保护。”

念觉没再搭理他,拿出两个试剂盒,给舜舜和自己都做了测试。结果舜舜是阳性,而自己是阴性。

念觉问了舜舜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舜舜说没有,她便转头对光正说:“你看,是我传给他的吗?也不看过了多久了。”

光正有些茫然,“那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又没出去过,会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呢?”

“你也不想想看,上海全封闭已经一个月了,我们小区已经封了一个多月了,还不是天天有羊。这些羊是从什么地方传染到的,你想过吗?”念觉感觉在政府上班,已经把光正变得又蠢又缺乏逻辑了。

“你说得不错,看样子政府是对的,病毒是会附着在物体上的,所以政府给树和车子测核酸都是对的。我们小区从来没做过消杀,估计是有问题的,以后快递也要当心点。”光正郑重地说。

“你算了吧,你想了半天就是这个逻辑啊?科学证明物体是不会传染的。小菁也说了,奥密克戎是气溶胶传播的。政府说快递传播,说羊碰过的东西都是危险的,还一再地甩锅境外,这些都是吓唬你们的!你搞不懂啊,真是傻!”

“难道你不傻吗?只相信外国的研究结果,我们自己国家的科技很先进的,好吗?你看这次疫情,我们这么快就研究出来了疫苗,外国打破头地在抢我们的疫苗。还有中药,莲花清瘟对抗病毒,老外聼都没有听过,这样还不先进吗?所以我们研究出来一些成果,很有可能国外都还没研究出来呢,你光看我们的抗疫多成功就可以了!”

“莲花清瘟能医新冠,这你都说得出来,我就不和你讨论了。现在关键是舜舜的病!”念觉不耐烦了起来。

“你赶快把口罩戴上!”光正后知后觉。

“在家里戴什么口罩?自己的孩子也怕啊?你关心好你自己就好了!”念觉有点发作了。

“我是在关心你们呢!政府说这病很严重的,并不是像你妹妹说的那样,是场大感冒而已。它会有很多后遗症的,还要死人的!”

“你要是都聼政府的,那你就和政府去过吧,我们和你没有关系!全世界都证明奥密克戎就像感冒,你就是不相信。全世界都没有说过会有后遗症,又是你那伟大政府的伟大发现。还死人呢?你看到上海死了很多人吗?倒是没得新冠的,却因为封城的原因死了许许多多,现在上海号称重症也没有几个。还吓人呢?什么更加吓人,你知道吗?是新冠本身?还是封城措施?你自己想想看!”念觉现在越发感觉到眼前仿佛是个戴着红袖箍的陌生人。

“你的这种反动思想是很危险的,还是少和你妹妹联系接触的好。我承认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次生灾害,也死了一些人。但是我越来越感觉到,老话说的忠孝不能两全,在国家大局面前,忠就更加重要了。为国家所有人的安全着想,牺牲一小部分人是在所难免的。虽然是伤心,但是是无可避免的。”光正起而反驳。

念觉觉得他不可理喻,死人也是有必要的吗?那又是谁决定哪些人必要死?哪些人不必要死呢?继而又是谁给的权利决定这些人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呢?在这个国度里,难道逻辑都没用了吗?

“啊呀,差点忘记菜了,要烧焦了!”光正匆匆回到厨房。

念觉也不想和他多争论,就去拿了一张降温额贴贴在舜舜的额头,又喂他吃了一勺退烧药。看着舜舜依旧精神满满的样子,放心了许多。

她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泽士。泽士在医院已经三天了,他被警察推倒,造成左手骨折。手机掉在家里,是居委会帮忙把手机送到了医院,他才和两个女儿联系上。小菁说要提告警察局,念觉不顾光正的强烈反对也打了很多投诉及律师咨询电话,得到了很郁闷的结果。投诉如石沉大海,律师如惊弓之鸟,听说是维权,还是和公权力对薄,纷纷表示不可能,还小声告诉她,敢接这种官司的律师都在监狱里了。

杏芳一直没有消息,念觉觉得中国的司法和电视上演的完全不同,好像一个无底洞,一下去就没了,黑沉沉的,还自带吸力。

泽士问念觉想怎么做,她说就这样吧,先不去做核酸,扛两天也就转阴了,坚决不让舜舜去方舱。前段时间有视频流出,小朋友独自去隔离,条件差得不得了,还没人照顾,太可怜了。泽士也同意,并再三叮嘱她,千万别相信共产党的话。

“这次你妈回来,我就打算把房子卖了,去美国找小菁,完成本该在四九年就完成的家族使命!”

晚饭时,大家都没怎么说话,只有舜舜叫着饭菜不好吃,又吃不饱。光正就以“国家有难,人人有责”教育他。念觉就直接一句“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给顶了回去,叫光正没知识就少说话。

就在这时,光正的电话响了。

“喂,主任,你好。……现在怎么办?……明白了,好的好的,那几点钟啊?……那麽晚啊?能提早点吗?……噢,理解理解,没问题的,我们等你们。……谢谢,辛苦你联络了,再见再见。”

光正放下电话,念觉有点诧异,便问:“谁打来的?什么事啊?”

“没什么,舜舜不是阳了嘛,那我就按规定报告了居委会。他们说现在人手紧缺,要十二点钟再来接舜舜去方舱。”

“你说什么?”念觉重重地把碗筷摔在桌上,筷子因为轻,在桌面上弹了两下,掉在了地上。舜舜被吓了一大跳,饭也不敢吃了。

念觉站了起来,指着光正想说些什么,但是说不出来,脸涨得通红,只能来回踱步。

光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问:“政府不是说自测阳性要上报的吗?”

“你脑子有病啊?你知道现在方舱的条件差成什么样子吗?大家都看到过视频的。你知道有多少上海人有病不报,自己在家扛吗?就是为了不去方舱。你怎么那麽傻啊?”念觉屏不住,发作了。

“我什么地方傻了?这是政府的政策呀,不报是犯法的。万一被揭穿了,怎么办?电视新闻里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再说生病去看病是很正常的事。他在家里,我们要是被传染了,怎么办?”光正反驳道。

“新闻说什么,你都相信!新闻联播一直说国泰民安,你也相信?微信朋友圈的坏消息,你全都当是假的!方舱是医院吗?现在你倒是应该相信政府的,政府说方舱是观察中心,是隔离中心,不是医院。那里是没有药的,也是没有医生的,那里就只有保安和护士,为的只是把人关起来。你这个蠢货!怕传染的话,你就不要呼吸呀,直接憋死算了。现在空气里都是病毒,你赶快闭上嘴,不要呼吸!”

光正刚想反驳,念觉接着说了下去,“我本来是想等两天,看看情况的。你看看你儿子,活蹦乱跳的样子,什么地方像生病了?说不定过两天就阴了,那样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上次有一个视频,你没看过啊?阳性的孩子不可以由阴性父母陪同,要单独和阳性孩子们集中隔离。那里就几个护士,要管几百个孩子,还有出生才几个月的婴儿也要离开父母。你说这怎么可能照顾得过来?有孩子的屁股因为无法及时换尿布都烂掉了,你是想让你的儿子也受那份罪吗?”

“怎么可能?我就是想,视频已经曝光出来了,先不论它的真实性,至少会引起政府的重视,现在的情况肯定变好了。我是打算和舜舜一起去的,目前政府肯定不会让孩子和父母分开的,会一起集中隔离的。”光正提出自己的看法。

“你要是真蠢到相信政府会变,你就一直相信下去吧,我反正绝对不会让他们单独带走舜舜的!”(未完待续)

点阅【短篇小说:上海之殇】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海动态清零一个多月,民不聊生。外界注意到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拒谈上海封城。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日前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透露,中共高层知晓清零政策的危害,但二十大前不会改变。
  • 在上海利文斯顿美国学校教书的迈拉·弗里森·韦弗(Myra Friesen Weaver)女士来说,这次上海被封锁后,以前七年在上海“岁月静好”的日子,一下子划上了句号。
  • 上海封城期间,发生无数人间悲剧,最新曝光的一起是上海的女记者童薇青,心脏病发作,因叫不到120,最终去世。
  • 【上海封城是一部世界滑稽戏】华为、阿里巴巴公司质问上海市政府:六月份能解封吗?不解封公司撤出上海。这么大的公司都被封闭的吃不消了,何况小公司呢。所以上海市百分之百六月份解封,搞笑的事,五月份上海市不可能清零的,所以上海封城是一部世界滑稽戏。
  • 小区封闭两天了,幼儿园也停止了。就五分钟前,居委会阿姨在花园里用大喇叭喊,二号楼和三号楼相继发现阳性确诊者,所以小区需要再封闭两天
  • 光正百度了两个居委会的电话,先打了浦东的,一连打了十几次,每次不是忙音,就是没人接。在尝试了第二十次后,光正放弃了。然后光正打了自己这边的居委会电话…
  • 就这样,两天又两天,然后再是两天,光正又在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念觉,冰箱里没东西了,今天你抢菜抢到了吗?”
  • 上海疫情封控快两个月,因为中共极端清零政策,上海很多小区处于开封的拉锯战,民众讥讽称上海变“开封”,上海新闻发布会变成造词大会,连汉字发明者仓颉都要为之点赞。((Qilai She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凌乱的房间,每走一步都可以感觉到消杀的痕迹。光正不住地在厅里踱步,恐惧是他唯一留存的感觉。恐惧一些不该恐惧的事,说话、放音乐、上网留言、吃饭…
  • 一个居委会的通告在手机上显示:“本楼洞昨日新增一例确诊阳性个案,现按上海卫健委新规定,本楼洞所有居民需统一隔离。另需把各家钥匙留在门上,贵重物品请随身携带,消杀人员将对各单位进行入户消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