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旧年礼物–路边的野花你要采

北明(旅美中国学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10日讯】

折腾义和团和八国联军的事情已经有日子了。说到了八国联军罪行之一的“烧”,几个月前,从国会图书馆东亚部的参考资料架子上,曾经复印过一部奇书:《中国火灾大典》的有关章节。虽然自信对大陆当代历史教科书的宣传色彩已经有了相当的免疫力,其中关于八国联军的焚烧事件和义和团的焚烧事件,统计下来,二者的数位之间比例仍旧让我惊讶不已。这个“大典”中所录火焚事件,全部是从各类方志、笔记、史籍、文献中直接摘录的,没有任何加工和指导性的说教。这在当代大陆史料中,十分罕见。可能因为这不过是一部关于火灾的记录,无涉意识形态。然而,我无法进一步确证这部著作的可信度,因为我数月前的复印,除了一个封面和诸多有关内文,没有提供更多的关于这部“大典”的资讯。早就知道我还得去国会图书馆一趟,专门查查这部书的出版年月,以及是否有相关的前言后记出版说明等等。

路程不长,一去来回三两个小时,如果赶上上下班高峰,时间更长些。可是相比较案头其他工作的重要性,我竟然一直均不出这点时间去了结这桩不大的“文案”。而且万一没有所需资讯,我去了也是白去。于是我找出号码,拿起电话,撞大运。

国会图书馆东亚部的中文区。我先问人家,您说不说中文?说?好;能不能帮我一个帮?能?好;可不可以帮我查查某书某年出版某前言?可以?太好了!

于是人家去为我找出开架的这部上中下三大卷参考大典。然后在电话里回答我:这书某某年出版,而且有“前言”。
妥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我去把前言复印下来,或者去了坐在那里阅读前言。肯定不虚此行。不过我还是黏住人家不放。我拽着一线希望在电话里对人家放风筝:
“不好意思,您能不能把“前言”复印下来,传真给我”?

说完之后,心里觉得太过分。国会图书馆的书从不外借,读者自己复印所需资料是延长阅读时间的必要手段。那里各主要阅览室均备有影印机,还有复印卡刷钱机,还有办理复印卡的程式。自己为了省时间,居然要求人家给复印,还要求人家给传真过来!于是不等回答,又说:两毛钱复印一张,我把钱用现款方式给您寄过去。人家就问:你在哪儿?

我真是理亏!我就在国会图书馆所在的华盛顿城里。我于是所答非所问地告诉人家我在什么什么地方工作。我又保证了一遍:“我把复印费用寄给您”。

人家回复:我先去问问这里的规矩好不好?

我就顶风拉直线了:“您不用问,一问准不行。要是读者都我这样儿,您们还不得累死?就求求您了。”既然人家不断然拒绝,我的风筝就有一线希望。我就可能节省几个小时的时间。可是人家说: “我新来,不熟悉规矩,得问问。”

“您不用问,两毛钱复印一页,是读者自己的事情。要是您们那里有满足读者这类要求的规定,您这活儿可就太累了!”我自己曾经从那里复印过太多资料,我想我知道得比这人清楚。

“您先别急,等我问问。” 人家坚持请示指示。

我差点就把电话挂了。 然而没挂。

我抻着线,让风筝坚持着在国会图书馆东亚部上空飘呀飘。

然后我听见了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行。我给你复印。你的传真号码是多少?”
“……”

我是不知道先说什么好:保证寄费?还是谢谢帮忙?

“您的传真号码”

“您是说您请示过了,可以给我复印传真?”

“是呀。告诉我您的传真号码,”然后又回答我说,“复印的钱不用寄,没有几页。”

十分钟之后,我在传真机上收到了图书馆给我传真过来的所需资料,14页。末了,人家除了知道我在哪儿,连我姓甚名谁、干什么的全不知道;而我,只知道人家姓双木“林”。

“横观八万里,纵览六千年”;“撒下一张大网”,“地毯式大搜查”;“全国五万二千余家图书馆、档案馆、地方志办公室查阅了图书、报刊、档案30余万卷、册,搜集到火灾、消防史料13万余条”;“为保持原始行和体例的一致性,以便读者可以直接利用原始资料,故均未作改动”;“对其中一些??说纷纭的火,如清大火烧圆明园大火等,则刻意多方采集资料,大量选用近现代人的研究成果,和当事人的回忆文章。”读着上述《中国火灾大典》的编辑宗旨、编辑过程、编辑方式,除了确证这部大典“信今传后”的永久学术价值,心里还涌动着另一种感动。

举手之劳,造福他人,修行自己。这样的事情以后应“当仁不让”呢。

在给这位国会图书馆中文部电话里的“人家”寄的感谢卡上,我说:“您的帮助不仅节省了我的时间,而且让我觉得温馨快慰。今天是旧年的最后一天,谢谢您给我的一年中最好的礼物!”

没写上的话还有—是说给自己听的:

不要总是那么步履匆忙,风尘仆仆!即便你拥有所有中国旧年加起来那么多的理由,生活有时需要卸下重负,信步由缰,随意走走停停转转。路边的野花你要采。空中的风筝你要读。偶尔手边一棵断枝也许正酝酿欢乐的成长,没有人注意到的干涸可能正聚积生命的潜能。你不知道。但要把断枝扶起来,把清水浇下去。然后,仔细凭风,听云,看星星。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全仗你是否悟透:满把的岁月要走得干净从容,竟只需一把爱的钥匙。

记于2002岁末
U◎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