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3)夫妻的龃龉

燕子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晚上快十二点了,他都发困了,兰英才进门来。宏志躺在床上耐心的等她梳洗完毕,等她上了床,就一个翻身搂着她。

兰英由于去爬山、赏夜景,玩了一整天很累,才躺下来想好好的睡一觉,却见宏志一手抱了过来,她原用一手要推开他,没想到竟纹风不动,于是再用双手用力掰,却发觉宏志又加了力道。

这时,她警觉到今晚宏志似乎要来硬的,从来没对她这样的宏志,叫她又气又急,脱口而出说:“拿开你的脏手啦!”

见他停了一下,仅只一下,即俯身过来压着她,并将手伸进她的衣内,此时,她赶紧用哀求的语气说:“我今天很累了,很想休息,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其实宏志今天并没有很强的欲望,反而有点困了。但是,一想到兰英不知会不会在那男人身上找慰藉,他的心就不安起来。所以,身为丈夫的他,当然要尽丈夫的义务,怎可让外人代劳呢?现在,见她说得那么可怜,也不敢太勉强她,只好算了,他翻过身,没多久就睡着了。

兰英见他睡了,方才放心。心想,他今天为什么那么冲动,难道他真的那么需要?他不是在外面有女人吗?为什么他不去找那个女人?难道他真的倦鸟归巢了?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

第二天兰英醒来,宏志已上班去了。想着他昨夜的强势,不禁要担心以后怎么办?于是决定,今天她要在宏志下班前先出门,然后,能多晚回来就多晚回来。

这天,宏志又等了一夜,也气了一夜。想着,兰英居然又夜不归营。没奈何,上班时间到了,他换上衣服,准备出门。当他开门出来时,发现靠墙角坐着一个人,低着头正熟睡着,仔细一瞧,竟然是兰英。宏志不由得吃惊,她何时回来的?为什么不进屋里睡?

他念头一转,是不是被强势的他吓到了?想到这里,宏志不禁又气又怜,毕竟他们是夫妻啊!她怎么可以规避夫妻间的义务呢?而且还吓得不敢进屋来。

他轻轻的抱起她,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看着她那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许多,有着像高中生般清纯的脸,不禁又爱又怜。心想,他该如何与她沟通,好好跟她和解呢?

他想到,她是一个很敏感的人,现在可能认为他真有外遇还在气着他的,怎么可能接受他呢?而他只想着,怕她有外遇,而全然不顾她的感受。

啊!想想自己,真是太可怕了,难怪她会那么怕他。他带着后悔又不安的心情上班去了。

兰英醒来,发现自己怎么睡在床上?她记得她是靠在墙角休息的,何时走进屋里,全然没有印象。想起昨夜,本来不想回家,但又不能叫白天还有事要忙的永建陪着她,只好磨磨蹭蹭的回来。可是,一想到宏志就在屋里面,就不敢进门。

不只是怕他,还恨着他,恨他想享齐人之福,恨他将她与外面的野花同等对待,相提并论。而她,居然要与别的女人共事一夫,这真是她的奇耻大辱,宏志竟这样的侮辱她,她能不气愤吗?

她老早想和他谈离婚了,但是又想,气愤中的决定可能会令人后悔,所以她想等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静后再来谈。

今后怎么办呢?如果他真用要强的,自己是无法扺抗的,难道自己真的没路了吗?结婚后,她听从宏志的话,没再上班。只在音乐教室兼了几堂课,平时对金钱相当淡泊,也没积蓄,如果说现在要搬出去而不用到他的钱,实在没有办法;想到朋友家去暂住,又觉得太丢脸了。

兰英躺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起来梳洗、弄早点,也开始烦恼今天要怎么过?

下午约三、四点的时候,坐在客厅看书报的她,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准备出门了?
这时,忽见有人在开门,兰英才担忧着,会不会是小偷啊?但那人一下子就进来了,原来是宏志。不到下班时间,他怎么回来了,兰英惊疑的望着他。

原来宏志在上班时想了一天,越想心里越不安,又怕她在他回家之前跑出去,于是提前回家,想与她好好沟通,看她怕他的样子,心中大感不忍,他说:
“我只想和你谈谈,你不用害怕。”
兰英听了才放下心来,并对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宏志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他用着诚诚恳恳的语气说:“我以后都不会强迫你了,你不用担心。我也不会随便离家了,请你放心。并且,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也没去找别的女人。前些天,我是气你冷落我,一时冲动才这样做的,请你原谅我好吗?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没想到宏志会突然这么说,她感到很惊讶,一时,竟不知要怎么回答,她不知该不该相信他?但,想到他平时除了开玩笑或逗弄她之外,并没有失信的地方。于是,她想,暂且相信他不会用强吧!

至于说,他没找别的女人,鬼才相信呢!还不是男人想骗女人用的那一招啊!所谓“打死不承认,女人就没辙了。”宏志真的以为自己单纯的像白痴吗?

宏志见她不回答,不知她相信自己多少?但,也知道她还在气头上,所以他带着忏悔的心情做着晚餐,想向她陪罪,却见她又在换衣服,要出去,心中不由感到不悦。
“去哪儿啊?”他尽量控制住脾气。
“嗯,出去一下。”这是她的标准答案。
“什么时候回来啊?”
“尽早回来。”

正说着,这时,手机响了,是美云打来的,关心他是否有事,他不禁望了兰英一眼,见兰英正望着他,忽然感到有点狼狈。
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没事了,谢谢!”
美云说说:“要和好哦!”
他再说声谢谢,匆匆挂了电话。想着,兰英会知道是那个,他故意搂紧着腰的女人打来的吗?他的心有点忐忑。

而兰英怎么想的呢?她觉得他鬼鬼祟祟的,一点也不可信的样子,于是她决定今晚能多晚回来就要多晚回来。她忽然想考验一下宏志说的:“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那句话。

客厅里兰英喜欢的布咕钟刚敲过十二响,她才走进了家门。

宏志在兰英出门后,突然下了一个决定,不管她以后多晚回家,他都要在客厅等她,他要对她造成压力,然后,提早回家。这似乎是女人用的方法,但他觉得现在很适合他用。
“回来了!”见宏志在客厅等她,兰英吓了一跳。
“嗯。”
“肚子饿吗?桌上有点心。”
“啊!不饿。”兰英觉得他好像是黄鼠狼在给鸡拜年。
这晚,二人各梳洗完毕,上床睡觉,一夜无话。

宏志天天等门,也信守诺言,他几次对她要求,她都不答应,而他果然也没有勉强她。宏志知道兰英还在生他的气,所以对她的悍然拒绝,他只有忍耐,又想,兰英是不是要考验他的能耐呢?真是这样,他也愿意忍受。

但是,兰英常常这么晚归,难道她都是和那男人幽会?如果是如此,则是他不能接受的。
这样的她,就算没给他戴绿帽,也是在精神上背叛了他,而他虽然在外面厮混,可心里想的还是她。

也许,兰英不让他接近她,恐怕是另有隐情吧?他突然发现,已将近三个月没碰兰英了。
难道她真的不需要?还是她另有管道?胡思乱想的宏志,这时,有点后悔当初说不勉强她的承诺。而今,自己要不要再信守承诺,颇费思量。

其实,宏志并非是一个好欲之人,相反的,身为书香世家幼子的他,庭训很好,颇懂养身之道,也很能排解自己的生理需要。本来才二十七岁,多金且相貌、人品皆出众的他,周遭不乏名门闺秀竞逐,所以,玩心还重又想挑个顶尖的他,并不想这么早结婚。

但,人算总不如天算,他竟爱上了大他一岁,也不是什么名门闺秀,又非长得美若天仙,但却有多位追求者的兰英。由于担心她会从自己身边溜走,他只好放弃暂不结婚的念头,也违背了父母希望他出国深造的期望。所以,这会儿,他倒真是为了她是否会出轨而烦恼着,而非为了自己的欲念。

而,他又认为大部分的女人,相信包括兰英在内,如果她不爱的人,她是不可能跟他上床的,就像她现在气着他,而不让他碰一样。所以,如果兰英真的让他戴绿帽,也意谓着她对他的感情已不在,也意谓着她可能会要求分手。

对她的感情始终如一,自尊心又强的他想着,如果真发生这种结局,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如果真发生了,他不知自己会不会去杀人?

他决定今天一定要跟她谈清楚。

其实,宏志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因为,兰英是个信守五戒的虔诚佛教徒,她谨守着丈夫以外的人,不可与之邪淫的戒律。所以,如果兰英想要和别的男人共效于飞,也会等到离婚后。

而,兰英也不能完全了解宏志。其实,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他认为没有爱情的男女苟合,就有如猫狗一般,心里只有兰英一人的他,怎么会去做那种事呢?否则,不必论他的财富或家世,只凭他潘安再世的容貌,早就拥有三妻四妾了。

而且,他也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良好的家教也使他不会说谎话。但,兰英也无法深思至此,以致将他视同一般会为物欲所驱使的男人。

他们也是在漫长的婚姻生活中,经过了许许多多的磨合,才逐渐的真正了解对方比较深沈一面的思想。

而此时,年轻气盛的两人是这样互相猜忌着。@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时约凌晨六点。就在宏志想坐下稍作休息时,却见一辆醒目的白色敞篷车,停在他们大楼的门前,前座的司机座位走出来一个高大身材,浓眉大眼,看起来很性格的年青男子。那男子一下车,立即走到车的另一侧,从他打开的车门中,走出来一个女人,宏志仔细一看,竟是兰英。
  • 水火无情,在新奥尔良茫茫的汪洋中,也有不少华人在飓风中失去了家。家住芝加哥西郊的魏纶如和林桂珍老夫妻唯一的儿子,魏早得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在新奥尔良的家和开设的诊所全都泡了汤。幸运的是一家三口早早撤离,安然无恙。在芝加哥与父母团聚。
  • 自由时报记者叶文正╱台东报导记者潘少棠、陈以昇╱摄影

    许雅钧跟小S将永远忘不了九十四年9月9日十点四十分,这一刻,他们在媒体挤爆的台东公证法庭里正式结为夫妻。

  • 【大纪元9月9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九日电)上海民政单位统计,上海去年有两万七千多对夫妻办理协议离婚,平均每天七十五对,比前
  • 已是午夜时分,屋内一片漆黑,独自坐在沙发上的兰英,从下午下课时,在音乐教室附近街角处,看见宏志搂着那个长发女郎的水蛇腰的背影,七点回到家后,一直坐到现在,而且一动也没动。
  • 【大纪元9月8日讯】自由时报记者翁家祥╱综合报导

    崔智友与电视台高层的“外遇说”终获澄清,她将在中秋佳节时说清楚讲明白,并放弃对散布谣言的四十多岁妇人告官求偿。

    SBS电视台日前制作中秋特别节目“崔智友明星纪实”,节目中除了介绍崔智友出道过程之外,最精彩的是崔智友敞开心胸对任何话题侃侃而谈,其中包括她与张东健结婚及与电视台高层的不伦外遇传言。

  • 演艺圈上的银色夫妻,几乎都很避讳在事业上的合作,但任达华、琦琦却一向是夫唱妇随的,与老公任达华八年爱情长跑后结婚的琦琦,在今年初生下第一个宝贝女儿,现在满嘴的妈妈经的她表示:现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家庭和小孩。现在的她也发觉做个兼顾家庭的“女强人”其实不难!而且令人好奇的是他们是如何让感情保“鲜”的呢?

  • 男死者父亲接获警方通知后到场认尸,目睹爱儿死状,悲伤痛哭。(卫永康摄)


    黄大仙竹园北一名男教师因不堪与妻子离异昨晚跳楼死亡,同是任中学教师的太太亦在3小时后跳楼身亡。

  • 【大纪元9月7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七日电)中国考古学者最近在西安发现一处距今两百五十余年的夫妻合葬墓,合葬者为清朝乾隆时期
  • 法国导演派特里斯•夏洛尔执导的影片《加布里埃尔》讲述了一对巴黎夫妻的婚姻故事,其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进入了竞赛单元,被视作是金狮奖的夺标热门,展映之后,果然得到了观众的好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