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迷中

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尖锐的钹声中,金色闪电划过天幕,霎时一个白面书生型的布袋戏偶从天而降,在台前被偶师接住了,头顶黄色纶巾正待飘落,耳边只闻劲风疾至,一团黑影已迎面奔来,白面书生心里暗叫不妙,后台硬鼓声急如大豆落玉盘几古几古敲起时,书生一记“日月腾空”身体倏然跃起,紧接着一个扁鱼翻身,脚下劲道已穿透黑影,“哎呀!”一声,黑衣恶煞已飘落地上,正躬腰叫痛,书生一阵风赶到:“恶贼休逃!看我来收拾你。”

黑衣恶煞忍痛纵身拔起,一跃有数丈高,书生不肯放过也弹起直追,此时后台布景急速转动,偶师把掌中两个布偶悬在上空,看似一上一下追逐着往天上奔腾,台下观众掌声连翻响起。

书生心里防着黑衣恶煞使诈,一面口中叫道:“恶贼快快放下屠刀,从此改过自新,老夫可免你一死。”黑衣恶煞适才暗挨了一记脚劲,已心生怨气,恨恨啐道:“老家伙不必多言,拿命来!”

眼见一支毒镖射向天庭盖,书生已早有防备,甩动一片纶巾,飞镖已无声坠落。“恶贼不要执迷不悟,休要再杀人越货,近日已荼毒汉水前后数个村落,百姓惊慌逃难,流离失所,你积孽造业,将死无葬身,天理不容。”

“老家伙专门挡我好事,快快闪开,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大爷吃香喝辣干卿底事。”后台转动的大片布景缓了下来,远山近树隐约呈现,黑衣恶煞收住脚劲等待白面书生飞升上来的刹那,掌心五支毒镖骤然齐发,书生见五道白光刁钻飞来,念未起手中从后背抽出的除魔剑已扬向空中,只闻铿铿几声毒镖已飘向无尽苍穹。

书生见黑衣恶煞数度点醒不悟,心中已不抱希望,只有除魔救众生一途。一念已定,收剑入鞘,转身双眼凝视对方,双掌抡起大手印时,忽然远山飘渺处传来一道雄浑凄凉的曲调,正待查找那来的声音时,后台唢呐声高高拔起,偶师接着以北管声腔吟出“生生世世未觉晓”一句,长长的尾音像一股清泉直灌脑际,悲鸣中又带着慈悲,书生一时心软把掌劲缓降下来,心里算计:废了武功,留他一命。

那知说时迟那时快,但觉背后灵台穴一股阴风疾驰而至,才知觉黑衣恶煞已窜伏后背,还好掌中劲道尚未完全舒解,先借劲弹起躲过第一道阴风,心想这恶贼不思悔改已至穷途末路。这时苍穹中又传来一串歌诗,像雷鸣轰然而至:“善恶报应悟不了”,此时书生心思已定,双目微闭,再次抡起大手印,黑衣恶煞也不甘示弱,双掌击出一阵阵阴风夹带无数毒镖射出,书生手印一波波像千手观音:“大胆妖孽,休怪老夫无情。”声音刚落,阴风吊转毒镖,支支射入黑衣恶煞体内,只听“啊!”的一声,后台锣鼓众声齐鸣,黑衣恶煞已直挺挺躺在地上,声乐戛然而止。偶师拿着一撮黑色布条在他身上扬飏了几下,尸身就被拉了下去,而白面书生已不见踪影,大地又恢复平静。

后台,黑衣恶煞与白面书生一起被挂在一排布偶间,头脚朝下,书生晃着腿正待阖眼养神,身旁的黑衣恶煞却歪过脑袋,一脸惋惜的望着他说:“我说白面老哥,这次我又错过了机缘,每次你在戏里可都没重重的点醒我。”

“这次我已经给了你重锤,是你自己不悟,下次悟着点吧。”说罢径自睡去。

黑衣恶煞垂着头:“还有下一次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唢呐一声长长的凄号,从远古划过旷野,像位高风亮节的勇士独立山头,顿时云淡风清……
  • 2007年台湾灯会从3月4日开灯的一刻,占地35公顷的会场上千灯齐亮,一片浩瀚灯海,照亮了嘉南平原的天空,灯会将一直延续到11日闭幕。
  • (大纪元记者王金丁报导)新唐人亚太电视台艺术总监万裕民今年在美国纽约最大剧场观赏了《神韵艺术团》的表演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应台湾国立新港艺术高中的邀请,为学生们讲解中国舞时,惊叹的说:“那么大的剧场,居然座无虚席,第一出演的是《创世》,演员服装华丽,舞台美的像风景,演员的肢体与音乐、天幕连成一气,整体搭配的简直严丝合缝,我还听到旁边的西方人落泪的声音,当时,我觉的观众的精神层次都跟着提升了。难怪《神韵艺术团》创造了百老汇史上,第一次由东方艺术团体登上西方歌舞剧殿堂的记录。”
  • (大纪元记者王金丁报导)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下午,台湾副总统吕秀莲在与嘉义地区媒体的联谊会上,呼吁民众不要轻易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吕秀莲表示:“那些器官都是硬生生的从活人身上剥下来的”。
  • 懂事时,看到壁上那张图就特别喜欢,上学认了字,父亲跟阿公都告诉我那张图叫《清明上河图》,是祖先传下来的,第一次听见“清明上河图”几个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守护天使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 26岁,我知道,你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 很长时间没有写下什么,或应了老子所言:“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所以大部分时候,都越来越沉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