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后期的殷为代表。亳即郑州商城,面积达25平方公里,是历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殷都则沿着洹河两岸发展、绵延十余里,周边并无城墙,只有一道大沟作为防御设施,与弯曲的洹河成环状防护都城。殷都城功能划分相当明确,具备郑州商城都城的构成要素如宫室、供水设备与排水系统、各式作坊、民居建筑等。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中国古代民间盖房上梁时有悬挂字条“上梁大吉”、抛元宝、安放镇物等祈求平安的方式。据说在修建紫禁城时,施工人员都要在重要的建筑屋顶施工结束前,在屋顶正脊中部预先留一个口子,称之为“龙口”。之后再举行一个较为隆重的仪式,由未婚男工人把一个含有“镇物”的盒子放入龙口内,再盖上扣脊瓦。该盒子被称为宝匣,而放置宝匣的过程称为“合龙”。合龙标志着一座建筑的落成。
隋唐时期是神州历史上的黄金时代,隋朝统一天下,在短短数十年中创建了许多新制度和建设,为接下来的盛世天朝立下良好的基础。
南北朝时期在南方是由宋齐梁陈四国轮番登上历史舞台,在北方,则刚开始是拓跋族建立的北魏,后来分裂成北周和北齐。南北朝时期由于战争相对减少,经济和社会有所复苏,在城市和宫殿建筑方面也逐渐恢复建设。
曹魏篡东汉帝位,自己也重复同样的命运,公元265年被臣子司马炎所篡。司马炎改国号为“晋”,史称西晋。他在称帝前二年就征服了蜀汉,即帝位后派兵攻打东吴,统一了
神州大地自东汉末进入分裂,到隋朝再度统一天下,前后约360年,中间除了西晋曾有过半世纪短暂的统一中国外,此时的神州基本上处于纷乱的局势。在政治上是群雄割据;在民族上此时是汉族的大迁移与胡汉各民族容合的时期;在信仰上,佛教在此时迅速传播、佛教建筑成为中土建筑的另一文化象征;在文化方面,文学和书法开始作为一种独立于实用形式外的表达方式,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由于社会纷乱不已,商业无法得到发展、城市建设也因动辄战争而屡遭破坏,虽然有少数城市由于成为一国之都而被善加营建,但其下场往往是国破城亡。城市随着国家的灭亡而消失,仿佛成为中国古城的宿命。
春秋战国时期的城市建筑快速扩张,城市繁荣,春秋战国城市的轮廓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秦朝(公元前221年──公元前207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它的许多制度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秦朝是当时世上的大国,外国人至今称中国为“China”,也是从“秦”这个音演变而来的。秦王完成统一大业,自认功过三皇五帝、德高齐天,封自已为始皇帝,大兴土木,又推行了一系列措施,希望他的王朝能世代永传。谁料铁打的江山只维持15年,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二短命的朝代(仅次于南北朝时期的北周14年)。
辅佐春秋第一位霸主齐桓公成就霸业的管仲,在其著作《管子》中对强国富民和城镇的选址建设作了许多阐述。春秋时代管仲的建城观念打破了以四方形为城池的传统定规,开创了中国城市形态的多样化。到底管仲对建城的看法有何特殊之处呢?
为何春秋时代形成中国第二波的造城高潮?
周代的城市规模有多大?《左传》里有记载;西周治世生活样貌如何?当时城镇是自给自足的生活圈,市场规模多元,百工、挑担贩夫提供了生活所需物品。
西周一带城镇设计的原则以及详细的尺寸都留在《周礼•考工记•匠人篇》中……
就都市的建设与发展而言,周朝是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中国传统住宅形式的四合院,就在这时期奠基了。丰镐两京的建立,开启了中国朝代以长安为首都的历史。
《岁月神偷》中的旧香港,本来将被时代巨轮辗碎,但因为影片在海外获奖,不到一个月就改变了香港一个老街道的命运,成功上演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戏外戏。
在山西省中部,距太原10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有2700多年历史的古城-----平遥古城。古时平遥是帝尧的封地,称古陶地,原为夯土城垣,古城始建于西周宣王时期(公元前827-782年 ),城池总面积2.25平方千米,现存的砖石城墙是明洪武三年,因军事防御的需要而扩建的。 中华古城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