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檐、回廊是中国建筑的重要元素。从商墟遗址发现,商代的宫殿建筑已经具备这些元素。(戴慧瑜/大纪元)
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后期的殷为代表。亳即郑州商城,面积达25平方公里,是历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殷都则沿着洹河两岸发展、绵延十余里,周边并无城墙,只有一道大沟作为防御设施,与弯曲的洹河成环状防护都城。殷都城功能划分相当明确,具备郑州商城都城的构成要素如宫室、供水设备与排水系统、各式作坊、民居建筑等。
夏朝文化二里头一号宫殿复原图(公有领域)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许多发明创造皆始于黄帝时期。(大纪元资料室)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三皇时代的神农氏教人市集交易。图为神农氏像,出自 明 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册页。(公有领域)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北京紫禁城。(fotolia)
中国古代民间盖房上梁时有悬挂字条“上梁大吉”、抛元宝、安放镇物等祈求平安的方式。据说在修建紫禁城时,施工人员都要在重要的建筑屋顶施工结束前,在屋顶正脊中部预先留一个口子,称之为“龙口”。之后再举行一个较为隆重的仪式,由未婚男工人把一个含有“镇物”的盒子放入龙口内,再盖上扣脊瓦。该盒子被称为宝匣,而放置宝匣的过程称为“合龙”。合龙标志着一座建筑的落成。
六十年代一间旧鞋铺,一家四口如何面对风雨跌宕、人生悲喜?导演罗启锐将童年经历搬上银幕,拍成电影《岁月神偷》,回味旧香港的种种人情,在今年二月第六十届柏林影展上,令不少观众感动落泪,为香港首度夺得“新世代”最佳影片水晶熊奖。
《岁月神偷》中的旧香港,本来将被时代巨轮辗碎,但因为影片在海外获奖,不到一个月就改变了香港一个老街道的命运,成功上演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戏外戏。
在山西省中部,距太原10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有2700多年历史的古城-----平遥古城。古时平遥是帝尧的封地,称古陶地,原为夯土城垣,古城始建于西周宣王时期(公元前827-782年 ),城池总面积2.25平方千米,现存的砖石城墙是明洪武三年,因军事防御的需要而扩建的。 中华古城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