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凹晶馆图画(公有领域)
在《红楼梦》中,说到贾宝玉、林黛玉,自然就想到薛宝钗。薛宝钗的灯谜写: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红楼梦的元宵灯谜也是梦中人的命运谶语,是一语双关的谜语。同时谜语用以类比的物品名称与形象也有直接影射意味,薛宝钗的元宵谜语就是个典型,她生命“本真”和贾宝玉有“金玉良缘”……
元宵走马灯谜会,人间好景正当前。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红楼梦》荣国府中的元宵灯谜,既是灯谜又是谶语,暗喻剧中人的命运,可谓一语两关的双关语、双关谜语,暗喻其主人翁的命运,也寄寓真实人生的哲理,颇堪玩味 。曹雪芹“让”贾宝玉写的灯谜是以下这款。猜灯谜,也让读者看官猜其主人翁贾宝玉的宿命:南面而望,北面而朝。像忧亦忧,像喜亦喜。打一用物。
红楼迎春,喜元宵灯谜。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红楼梦》曹府中的元宵灯谜,既是灯谜又是谶语,暗喻剧中人的命运,可谓一语两关的双关语、双关谜语,颇堪玩味 。看看下面这迎春写的灯谜:天运无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因为阴阳数不通。──打一物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元宵走马射灯谜,人间好景正当前。花花世界大观园里,逢佳节,贾母大设元宵春灯雅谜宴。曹雪芹“让”林黛玉写的元宵灯谜藏人生“暗喻”,林黛玉用它玩迷藏,透露自己内心的情感世界。谜底“这东西”是宅第里哪个很实用的物品呢?…哓筹不用鸡人报,五更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宝钗听秋纹说袭人不好,连忙进去瞧看。巧姐儿同平儿也随着走到袭人炕前,只见袭人心痛难禁,一时气厥。宝钗等用开水灌了过来,仍旧扶她睡下,一面传请大夫。巧姐儿问宝钗道:“袭人姐姐怎么病到这个样﹖”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莺儿见宝玉说话摸不着头脑,正自要走,只听宝玉又说道:“傻丫头,我告诉你罢。你姑娘既是有造化的,你跟着她,自然也是有造化的了。你袭人姐姐是靠不住的。只要往后你尽心服侍她就是了。日后或有好处,也不枉你跟着她熬了一场。”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说话邢、王二夫人听尤氏一段话,明知也难挽回。王夫人只得说道:“姑娘要行善,这也是前生的夙根,我们也实在拦不住。只是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出了家,不成了事体。如今你嫂子说了,准你修行,也是好处。却有一句话要说,那头发可以不剃的,只要自己的心真,那在头发上头呢﹖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王夫人打发人来叫宝钗过去商量,宝玉听见说是和尚在外头,赶忙的独自一人走到前头,嘴里乱嚷道:“我的师父在那里﹖”叫了半天,并不见有和尚,只得走到外面。见李贵将和尚拦住,不放他进来。宝玉便说道:“太太叫我请师父进去。”李贵听了,松了手,那和尚便摇摇摆摆的进去。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宝玉一听麝月的话,身往后仰,复又死去,急得王夫人等哭叫不止。麝月自知失言致祸,此时王夫人等也不及说她。那麝月一面哭着,一面打定主意,心想:“若是宝玉一死,我便自尽,跟了他去。”不言麝月心里的事,且言王夫人等见叫不回来,赶着叫人出来找和尚救治。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宝玉为自己失言,被宝钗问住,想要掩饰过去,只见秋纹进来说:“外头老爷叫二爷呢。”宝玉巴不得一声,便走了。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琏二奶奶的病有些古怪,从三更天起,到四更时候,琏二奶奶没有住嘴,说些胡话,要船要轿的,说到金陵归入册子去。众人不懂,她只是哭哭喊喊的。琏二爷没有法儿,只得去糊了船轿,还没拿来,琏二奶奶喘着气等呢。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这里凤姐愈加不好,丰儿等不免哭起来。巧姐听见赶来。刘姥姥也急忙走到炕前,嘴里念佛,捣了些鬼,果然凤姐好些。一时,王夫人听了丫头的信,也过来了,先见凤姐安静些,心下略放心,见了刘姥姥,便说:“刘姥姥,你好﹖什么时候来的﹖”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赵姨娘在寺内得了暴病,见人少了,更加混说起来,唬得众人发怔。就有两个女人搀著,赵姨娘双膝跪在地下,说一回,哭一回。有时爬在地下叫饶,说:“打杀我了,红胡子的老爷,我再不敢了!”有一时双手合著,也是叫疼。眼睛突出,嘴里鲜血直流,头发披散。人人害怕,不敢近前。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却说这贼背了妙玉,来到园后墙边,搭了软梯,爬上墙,跳出去了。外边早有伙计弄了车辆在园外等著,那人将妙玉放倒在车上,反打起官衔灯笼,叫开栅栏,急急行到城门,正是开门之时。门官只知是有公干出城的,也不及查诘。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凤姐命捆起上夜众女人,送营审问,女人跪地哀求。林之孝同贾芸道:“你们求也无益。老爷派我们看家,没有事是造化;如今有了事,上下都担不是,谁救得你﹖若说是周瑞的干儿子,连太太起,里里外外的都不干净。”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却说周瑞的干儿子何三,去年贾珍管事之时,因他和鲍二打架,被贾珍打了一顿,撵在外头,终日在赌场过日。近知贾母死了,必有些事情领办,岂知探了几天的信,一些也没有想头,便嗳声叹气的回到赌场中,闷闷的坐下。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凤姐听了小丫头的话,又气又急又伤心,不觉吐了一口血,便昏晕过去,坐在地下。平儿急来靠着,忙叫了人来搀扶著,慢慢的送到自己房中,将凤姐轻轻的安放在炕上,立刻叫小红斟上一杯开水送到凤姐唇边。凤姐呷了一口,昏迷仍睡。秋桐过来略瞧了一瞧,却便走开,平儿也不叫她。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鸳鸯见凤姐这样慌张,又不好叫她回来,心想:“她头里作事,何等爽利周到,如今怎么掣肘的这个样儿!我看这两三天连一点头脑都没有,不是老太太白疼了她了吗!”那里知邢夫人一听贾政的话,正合著将来家计艰难的心,巴不得留一点子作个收局。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却说贾母坐起说道:“我到你们家已经六十多年了,从年轻的时候到老来,福也享尽了。自你们老爷起,儿子、孙子也都算是好的了。就是宝玉呢,我疼了他一场。……”说到那里,拿眼满地下瞅著。王夫人便推宝玉走到床前。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却说五儿被宝玉鬼混了半夜,又兼宝钗咳嗽,自己怀着鬼胎,生怕宝钗听见了,也是思前想后,一夜无眠。次日一早起来,见宝玉尚自昏昏睡着,便轻轻的收拾了屋子。那时麝月已醒,便道:“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你难道一夜没睡吗﹖”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宝钗叫袭人问出原故,恐宝玉悲伤成疾,便将黛玉临死的话与袭人假作闲谈,说是:“人生在世,有意有情,到了死后,各自干各自的去了,并不是生前那样个人,死后还是这样。活人虽有痴心,死的竟不知道。况且林姑娘既说仙去,她看凡人是个不堪的浊物,那里还肯混在世上﹖只是人自己疑心,所以招些邪魔外祟来缠扰了。”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宝玉听了,不待再说,就出席到后间去找鸳鸯,说:“老太太要行令,叫姐姐去呢。”鸳鸯道:“小爷,让我们舒舒服服的喝一杯罢,何苦来,又来搅什么。”宝玉道:“当真老太太说的,叫你去呢。与我什么相干﹖”鸳鸯没法,说道:“你们只管喝,我去了就来。”便到贾母那边。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却说贾政先前曾将房产并大观园奏请入官,内廷不收,又无人居住,只好封锁。因园子接连尤氏、惜春住宅,太觉旷阔无人,遂将包勇罚看荒园。此时贾政理家,又奉了贾母之命,将人口渐次减少,诸凡省俭,尚且不能支持。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贾政见母亲如此明断分晰,俱跪下哭着说:“老太太这么大年纪,儿孙们没点孝顺,承受老祖宗这样恩典,叫儿孙们更无地自容了!”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贾政进内,见了枢密院各位大人,又见了各位王爷。北静王道:“今日我们传你来,有遵旨问你的事。”贾政即忙跪下。众大人便问道:“你哥哥交通外官,恃强凌弱,纵儿聚赌,强占良民妻女不遂逼死的事,你都知道么﹖”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且说贾母见祖宗世职革去,现在子孙在监质审,邢夫人、尤氏等日夜啼哭,凤姐病在垂危,虽有宝玉、宝钗在侧,只可解劝,不能分忧,所以日夜不宁,思前想后,眼泪不干。一日傍晚,叫宝玉回去,自己扎挣坐起,叫鸳鸯等各处佛堂上香,又命自己院内焚起斗香,用拐拄著,出到院中。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贾政闻知贾母危急,即忙进去看视。见贾母惊吓气逆,王夫人、鸳鸯等唤醒回来,即用疏气安神的丸药服了,渐渐的好些,只是伤心落泪。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一进屋门,只见箱开柜破,物件抢得半空。此时急得两眼直竖,淌泪发呆。听见外头叫,只得出来。见贾政同司员登记物件,一人报说:赤金首饰共一百二十三件,珠宝俱全。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话说贾政正在那里设宴请酒,忽见赖大急忙走上荣禧堂来,回贾政道:“有锦衣府堂官赵老爷带领好几位司官,说来拜望。奴才要取职名来回,赵老爷说:‘我们至好,不用的。’一面就下车来,走进来了。请老爷同爷们快接去。”
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且说雨村回到家中,歇息了一夜,将道上遇见甄士隐的事告诉了他夫人一遍。他夫人便埋怨他:“为什么不回去瞧一瞧﹖倘或烧死了,可不是咱们没良心!”说着,掉下泪来。雨村道:“他是方外的人了,不肯和咱们在一处的。”正说着,外头传进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