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3)

沈畔東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經過一夜的休息,大家恢復了疲勞,風浪也平息了下來,大家飽吃了一餐,又來了精神。只見小島這邊靠滿了漁船,竟然還有幾艘是台灣的。「浙漁2號」的船員們,早就知道台灣的漁船,都是現代化設備,感興趣的是他們精美的彩色電視機,這是中共統治區所沒有的。船員三三兩兩溜到台灣船上去看電視。劉大副卻站到船樓上,向周圍船隻搜尋。果見銀白色的「基漁十號」停泊在小島南端,他忙走下船樓,翻越幾十條漁船,來到「基漁十號。」船上的值班漁民問他找誰,他說要見上官船長,上官船長在客廳內,聽到外面有人找他,走了出來,見到劉大副愣了一下。劉大副說:「上官船長,貴人多忘事,不認識我劉阿狗了嗎?」

「哎呀!劉老兄,對不起,我該死,差點認不出你來了,什麼風又把我們刮到一起了,」上官船長喜悅地說

「諸葛亮靠東南風,我靠東北風。」

「好,好,請到客廳說話。」

「不,到你宿舍,有要事相商。」

他們走進上官船長臥室,商議約半個小時。上官船長問道:「還有其他人要去嗎?」

劉大副說:「其他人一個也不能去,一旦去了,家裡的人將被共產黨相當於滿門抄斬的處置。」

上官船長把劉大副送下船。劉大副面帶喜悅,直奔自己的漁船上,對馮士民輕聲說了幾句。只見馮士民拉著歐陽春嵐,故作玩耍一般,來到「基漁十號」船上,上官船長迎著問道:「你是馮先生嗎?」

馮士民答道:「大伯,我姓馮,您是上官船長嗎?」

「是的,請到宿舍說話。」

他們走進宿舍坐下,上官向歐陽春嵐問道:「請問小姐貴姓?」

歐陽春嵐答道:「大伯,免貴,姓歐陽。」

「哎呀!小姐原來和我是老鄰居。」

春嵐不解地問:「大伯老家也是安徽人?」

「老家是福建人。百家姓上有兩個複姓在一起,叫『上官,歐陽』,我們不是千年老鄰居了嗎?以後我們住在一個台灣島上,成了名副其實的真鄰居了。」說著都笑了起來。

上官船長問了他們為何要投奔台灣,以及以後打算,馮士民夫婦一一作了回答。又問道:「是否有東西要帶來,我開小汽艇去接應。」

馮士民說:「不可,那樣容易暴露。行李都不要了,我們倆人隻身來了就行。」

「好,你考慮周到。晚上十點,你倆直接到我宿舍,你們現在回去準備一下。」

馮士民夫婦回到「浙漁2號」,向劉大副報告了行動計畫。

吃過晚飯,馮士民夫婦又在甲板上嘻嘻哈哈玩耍起來。九點半鐘,他倆走進臥艙,把金條、銀幣、畢業證件,放進衣袋,又把床鋪擺弄一番,走出臥艙,從窗門外,伸進手去,銷上了臥艙門,躡手躡腳走下船去,翻身下了另一隻船,向「基漁十號」走去……。

此時劉大副召集全體船員開會,要求大家注意安全,十點開船,務必在明晚前趕到魚山列島。劉大副看了看錶說:「快十點了,小王,你去看看小馮夫妻在不在艙裡睡覺。這小子不聽話,老早就睡覺,半夜又跑到甲板上亂竄,要看什麼大海夜景。」

小王走到馮士民的臥艙,推了推門,推不開,門從裡面閂著,他又透過玻璃窗向裡張望,只見被子高聳,他忙縮回頭來,捂住嘴巴笑道:「他倆在床上,正幹好事。」

劉大副趁大家都在餐廳,從容走到馮士民的臥艙,伸手從窗口進去,拉開艙門插銷,開了艙門,走了進去,掀開被子,拿起下面的衣服包裹,放到床櫃裡,回身帶上艙門,來到舵艙室,敲響了開船的鈴聲,開亮了左舷綠燈,右舷紅燈,照明燈,各色信號燈。聽到鈴聲,水手們紛紛走出餐廳,來到錨機處,推動轉盤,錨鏈如蛇遊一般,捲入轉盤。此時大櫃起動發動機,隨之大鐵錨提起,大副掛上倒檔,輪船退後二百米,他又摘掉倒檔,掛上前進檔,扳動方向盤,繞過小島,「浙漁2號」向東駛去。

此時「基漁十號」上的上官船長和馮士民已從宿舍走到船樓上,注視著「浙漁2號」,待它走遠,再起航。哪知「浙漁2號」行駛約三海里,突然調轉船頭,上官船長一見不好!忙問馮士民:「他們是否發現你們不在船上,回頭找你們了。我們趕快開船!」

馮士民笑道:「不用。這是劉大副在故意表演,迷惑船員。」

果然它調轉船頭,卻不向這邊開來,而在海上轉圈。

原來是劉大副離開小島十幾里時,突然大聲喊道:「小馮!你千萬不能下去呀!」喊聲一落,只聽嘩啦一聲水響。劉大副一面調轉船頭,一面敲響警鈴,聽到鈴響,水手們飛奔而來,劉大副命令道:「快拿救生圈,兩個小東西玩瘋了,小歐陽掉到海裡,小馮要下去救她,我阻攔不住,他也下去了,你們快尋找,見到他們把救生圈拋下去。」

船員們手忙腳亂,拿著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裡張望,探照燈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尋了多時,也不見馮士民夫婦蹤影。他們拿起馮士民丟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聲哭道:「他們倆人水性不好,恐怕沒有救了。」劉大副更是捶胸頓足哭道:「這如何是好,兩個年紀輕輕,是我把他們的命送掉了,回去怎麼向陳書記交待啊!」

「哪能怪你,只怪他們玩心太大……」大家把劉大副勸去休息,由二副開船。

上官船長看到「浙漁2號」向遠處開去,才放下心來,拍拍馮士民的肩膀說:「劉大副為你費了一番心血,可不能忘記他啊。」(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歐陽化成一家和馮士青,五九年秋後逃離家鄉,來到江西南昌,卻沒有料到南昌是省會,為不影響市容,不讓遊民在市內。他們只得無目的地四處行乞,雖然難以討到飯,卻可以拿錢買到。
  • 歐陽化成也想到回他老家歐陽村,但一想到那一陣,大隊幹部要改劃他成富農成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千萬不能回到那是非之地。他考慮馮士青不擔心成分問題,便對他說:「你回去吧,爺爺一個人在家太孤單了。」
  • 不知是老天爺故意考驗一下單幹農民的能耐,還是農民的災難還沒有完,一連幾個月,不下雨,旱得沒有水下秧,只得改種旱糧。整地平土,種下黃豆、綠豆、芝麻、花生之類,更多是山芋。
  • 大抓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之風,席捲全國。上至國家主席,省、縣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隊,都成了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農村貧下中農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 約離馮影勤二十來米時,突然一聲巨響,馮影勤被炸得粉碎,飛向天空,四散飄落下來。造反派們嚇得爬在地上,不敢抬頭。泥土落定,如烏龜般的人頭,紛紛翹起了起來
  • 劉少奇被打倒了,紅衛兵對毛澤東來說,已沒有利用價值了。於是毛澤東又來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運動。把城市沒有上過一天課的中學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強行放到閉塞的農村去。
  • 馮影勤在茶壺山上又打開收音機:「這裡是英國BBC廣播電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墜機身亡,死在溫都爾汗。」馮影勤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震驚。
  • 被魔鬼纏昏了頭的人民,哪能一時醒悟過來。毛澤東死後,一時間全國各地,哭聲慟天,如同沒有毛澤東天就要塌下來,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可見毛澤東「造神」的力量。
  • 他一時功勞顯著,共產黨正準備培養他先入黨後提幹時,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裡餓死了五個人,全村餓死七十四個人,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等等共產黨的累累罪刑。
  • 婦人看了看田思元驚道「哎呀!恩人,你們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啊!快請到我家坐。」
    田思元隨婦人進了她家。還是那個房子,卻整齊、乾淨,有生氣多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