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能故事
據《後漢書‧羊續傳》載:羊續,後漢泰山平陽(今山東泰安)人,為官清廉奉法。靈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年),羊續被任命為南陽郡太守。在此之前,江夏兵趙慈反叛,殺死了原任南陽太守,並攻陷元縣,一時間人心惶惶。羊續毫不畏懼,身邊只帶一個小書僮微服前往,他「觀歷縣邑,采問風謠,然後乃進。」到任後,快刀斬亂麻,迅速平定叛亂,人民歡欣鼓舞,得以安居樂業。
董永深知兒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聽到兒子以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慚,不覺心中發怒,準備痛打他。
盧懷慎,唐代滑州靈昌(今河南滑縣西南)人。他早年以進士及第,累官監察御史、吏部員外郎、禦史中丞等。在任時,見時政多弊,曾多次上書,請朝廷整頓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貪贓枉法等腐敗現象,惜多未被朝廷所採用。唐玄宗開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時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盧懷慎自已覺得才能不如姚崇,於是事事推讓。當時人因他無甚政績,譏他為「伴食宰相」。不過他倒是很善於推薦人才,臨終之時,還上表推薦宋璟、李傑、李朝隱等人,後來他們均是當時廉政的傑出人物。
翻閱《隋書》,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很多大臣直言規諫皇帝,不僅沒有遭到罪罰,反而得到豐厚的獎勵。在隋文帝的眼中,「正直之士,國家之寶」。青史中的現象實在令人刮目相看。
唐朝大臣魏徵、大儒顏師古、孔穎達等人共同修史,編撰《隋書》。他們在循吏傳中提到:「古語說,善於治水的人,引導水流使之平緩;善於教化百姓的人,能安撫百姓使其安寧。水流平緩,就不會沖毀提防,百姓安寧,就不會觸犯律法。」治理好國家,除了需要賢明的帝王之外,還需要公正廉明的能臣幹吏。
隋朝眾多循吏中,辛公義有他特別之處。他剛到任上,不去官府,先去視察監獄。工作起來,效率極高,只用十多天,處理了現有的全部案子。為改變地方拋棄病人的陋俗,他和數百名得瘟疫的病人同吃同住,以身垂範,直到病人痊癒。
元人徹里帖木兒,阿魯溫氏。他的祖父立下很多戰功,家族為西域的大族。自幼沉著,胸有大志,早年入宮為禁衛親軍,1329年升為中書右丞,不久又升為中書平章政事,出任為河南行省平章政事。當年黃河水變清,有關部門以為是祥瑞,建議他上奏朝廷。
在古代,皇帝貴為天子,九五至尊,如果他想要殺一個人,要過臣子這一關,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皇帝想要徇私殺人,當場敢斷他「非法」的法官,在隋朝就有一位,名叫趙綽。
孔子稱傑出的優倡是「六藝於治一也」,也就是有著深厚文化素養的仁人君子,一位真正的舞蹈家、藝術家。在戰國之後的秦朝有這樣一位傑出的舞蹈家優旃,他與秦始皇父子機智互動的故事歷代為人稱道。
孔覬下令叫人把船上的東西全部搬到了岸上。然後,非常嚴肅地對兩個弟弟說:「你們這樣做,有愧於當官的職責、身分!怎麼能藉回家的機會,幹起商人的勾當呢?」說罷,就令人把這些東西燒掉,兩個弟弟苦苦哀求也不行,直到全部物品燒光了,他才離開。
皇帝都愛忠直的君子,厭惡奸險的小人。可是從古以來,忠直的人總要遭罪,奸險的人往往受寵,為什麼呢?皇帝不愛聽忠言,很愛聽奉承。何況人們都害怕刑罰 ,貪圖升官發財;說直話的受罪,討好的升官,誰還願作忠臣呢?
明代的海瑞,字汝賢,瓊山人,回族,是歷史上著名的「清官」。他「生平為學,以剛為主」,所以自號剛峰,又因他終身不畏強權,剛直不阿,天下人都尊稱他剛峰先生。
侍奉皇帝也同樣。皇帝有失誤,上書公開諫阻揭露出來未必是忠臣的態度,高允才是真正的忠臣!我有過失,他要當面說,我可能不接受。他在背後反覆地說,讓我明白了錯誤,卻沒有第三個人知道。這不是兩全其美嗎?
當時在職官員居住在官府,下任後則遷回私宅,如原無私宅,就靠宦囊來購置。孫謙不僅在職時不受餉遺,去任後仍一毫不取,當然無錢購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暫時借住於官府的空車廄中了。
我受朝廷的深恩,被委任為吏部尚書,那就絕不能辜負朝廷對我的信任。我仔細考慮過,如想要徹底杜絕走後門、通關節等營私舞弊的行為,必須首先從家裡人開始!
當時,官場積弊頗多,地方官以土特產「孝敬」上司,幾乎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有一次郡守下帖讓合州送魚。于成龍很不以為然,慨嘆上書,講:「民脂膏竭矣!無憐而問者,顧反乃樂魚,且安所得魚乎?」
施世綸治霸懲惡,深得百姓的擁護。在他離開江蘇時,「民乞留者逾萬。既不得請,人出一錢,建兩亭府署前,號『一文亭』」,以示懷念。
王翱的妻子聽到女婿的話,覺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個機會,對丈夫說起將女婿調進京城之事。不想王翱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貫敬愛的夫人的臉也擊傷了。王翱的女婿賈傑,始終沒有能夠調動職位。
陳汝咸因治理漳浦政績顯著,而升調他任。縣民聞訊,聯名請求上官允許他留任。因上官不允,百姓即堵塞縣衙,晝夜環守,不讓陳汝咸離去 。陳汝咸只得乘夜間百姓不注意,以兩騎疾行出門。當百姓發覺後,追送十里許,號泣而歸。
王吉性清廉,一生過著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兒孫輩,雖已較為講究車馬服飾和飲食,但家中也沒有金銀錦繡之類。當他不做官後,照樣布衣蔬食,過著和普通百姓一樣的生活。
黃霸的可貴之處,在於在明察事實的基礎上「多算」。因此,他處理問題,提出建議,既符合法律,又得人心,皇上很信任他,其他的官吏和老百姓,都很敬愛他。
天久不雨,宮外的百姓正盼望著下雨。百姓見到下雨,個個都會高興得手舞足蹈!所以,我請求:讓樂工們在雨中繼續演奏和歌舞。與民同樂,共慶天降甘霖!
毛竣德作為一個地方的父母官,勤政愛民,救民於水火,在短時間內做出了令人驚歎的政績,不愧為「父母官」、「管家官」的美譽。
況鍾反映的各種問題,都是情詳、理直,如鐵板釘釘,皇帝閱後,嘆為直切!全部批示:准許照辦。
有個親屬來請教范純仁如何處世?范純仁告誡這位親友說:「惟儉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儘管周行逢成為一方大員,潘氏平時卻從不到周行逢的官衙中去。她又親自率領家中奴僕等人耕田、織布,自給自足。
李沆性格純厚沉穩,寡言少語,不求聲譽。退朝回到家中,整日正襟危坐,不倚不側。
其實,在鴉片戰爭之前,作為清朝官員中的這位實幹家林則徐,早已是「賢名滿天下了」。
楊錫紱從小讀書,務求實用,他處理政務,不分職責內外,不論事之大小,凡有利於國計民生者皆視為急務,從不稍怠。
周仁作為景帝時的重臣、近臣,始終恭謹為官,不接受群臣的饋贈,不恃寵向皇上邀功領賞,安於節儉樸素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