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能故事
酌古鉴今。(小玉/大纪元)
皇帝都爱忠直的君子,厌恶奸险的小人。可是从古以来,忠直的人总要遭罪,奸险的人往往受宠,为什么呢?皇帝不爱听忠言,很爱听奉承。何况人们都害怕刑罚 ,贪图升官发财;说直话的受罪,讨好的升官,谁还愿作忠臣呢?
(传)[明]谢环,《杏园雅集图》卷,绢本设色,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明代的海瑞,字汝贤,琼山人,回族,是历史上著名的“清官”。他“生平为学,以刚为主”,所以自号刚峰,又因他终身不畏强权,刚直不阿,天下人都尊称他刚峰先生。
古风悠悠。(插图:晓韵/大纪元)
侍奉皇帝也同样。皇帝有失误,上书公开谏阻揭露出来未必是忠臣的态度,高允才是真正的忠臣!我有过失,他要当面说,我可能不接受。他在背后反复地说,让我明白了错误,却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古风悠悠。(插图:晓韵/大纪元)
当时在职官员居住在官府,下任后则迁回私宅,如原无私宅,就靠宦囊来购置。孙谦不仅在职时不受饷遗,去任后仍一毫不取,当然无钱购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暂时借住于官府的空车厩中了。
中国象棋(fotolia)
我受朝廷的深恩,被委任为吏部尚书,那就绝不能辜负朝廷对我的信任。我仔细考虑过,如想要彻底杜绝走后门、通关节等营私舞弊的行为,必须首先从家里人开始!
于成龙认为,安置百姓初始,必须开展道德教化,发展农业生产,使他们衣食无忧,然后铲除邪恶及其巢穴。(Fotolia)
当时,官场积弊颇多,地方官以土特产“孝敬”上司,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有一次郡守下帖让合州送鱼。于成龙很不以为然,慨叹上书,讲:“民脂膏竭矣!无怜而问者,顾反乃乐鱼,且安所得鱼乎?”
施世纶治霸惩恶,深得百姓的拥护。在他离开江苏时,“民乞留者逾万。既不得请,人出一钱,建两亭府署前,号‘一文亭’”,以示怀念。(Fotolia)
施世纶治霸惩恶,深得百姓的拥护。在他离开江苏时,“民乞留者逾万。既不得请,人出一钱,建两亭府署前,号‘一文亭’”,以示怀念。
家教珍事。(小玉/大纪元)
王翱的妻子听到女婿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个机会,对丈夫说起将女婿调进京城之事。不想王翱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贯敬爱的夫人的脸也击伤了。王翱的女婿贾杰,始终没有能够调动职位。
酌古鉴今。(小玉/大纪元)
陈汝咸因治理漳浦政绩显著,而升调他任。县民闻讯,联名请求上官允许他留任。因上官不允,百姓即堵塞县衙,昼夜环守,不让陈汝咸离去 。陈汝咸只得乘夜间百姓不注意,以两骑疾行出门。当百姓发觉后,追送十里许,号泣而归。
枣子。(speedbug/flickr)
王吉性清廉,一生过着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儿孙辈,虽已较为讲究车马服饰和饮食,但家中也没有金银锦绣之类。当他不做官后,照样布衣蔬食,过着和普通百姓一样的生活。
古风悠悠。(Shirley/大纪元)
黄霸的可贵之处,在于在明察事实的基础上“多算”。因此,他处理问题,提出建议,既符合法律,又得人心,皇上很信任他,其他的官吏和老百姓,都很敬爱他。
酌古鉴今。(小玉/大纪元)
天久不雨,宫外的百姓正盼望着下雨。百姓见到下雨,个个都会高兴得手舞足蹈!所以,我请求:让乐工们在雨中继续演奏和歌舞。与民同乐,共庆天降甘霖!
毛竣德作为一个地方的父母官,勤政爱民,救民于水火,在短时间内,做出了令人惊叹的业绩,不愧为“父母官”“管家官”的美誉。(shutterstock)
毛竣德作为一个地方的父母官,勤政爱民,救民于水火,在短时间内做出了令人惊叹的政绩,不愧为“父母官”、“管家官”的美誉。
酌古鉴今。(小玉/大纪元)
况钟反映的各种问题,都是情详、理直,如铁板钉钉,皇帝阅后,叹为直切!全部批示:准许照办。
范纯仁告诫这位亲友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fotolia)
有个亲属来请教范纯仁如何处世?范纯仁告诫这位亲友说:“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
家教珍事。(小玉/大纪元)
尽管周行逢成为一方大员,潘氏平时却从不到周行逢的官衙中去。她又亲自率领家中奴仆等人耕田、织布,自给自足。
Beautiful sunrise  on spring field。(iStock)
李沆性格纯厚沉稳,寡言少语,不求声誉。退朝回到家中,整日正襟危坐,不倚不侧。
自从做官之日起,林则徐就矢志做一个解民疾苦、济世匡时的正直官吏。正是因为他有一颗爱民如子之心,才不顾多病的身体,坚持奋战在治水第一线。(shutterstock)
其实,在鸦片战争之前,作为清朝官员中的这位实干家林则徐,早已是“贤名满天下了”。
杨锡绂从小读书,务求实用,他处理政务,不分职责内外,不论事之大小,凡有利于国计民生者皆视为急务,从不稍怠。(shutterstock)
杨锡绂从小读书,务求实用,他处理政务,不分职责内外,不论事之大小,凡有利于国计民生者皆视为急务,从不稍怠。
周仁作为景帝时的重臣、近臣,始终恭谨为官,不接受群臣的馈赠,不恃宠向皇上邀功领赏,安于节俭朴素的生活。(shutterstock)
周仁作为景帝时的重臣、近臣,始终恭谨为官,不接受群臣的馈赠,不恃宠向皇上邀功领赏,安于节俭朴素的生活。
古代的人当官是为了实现劝谏皇帝、为民造福的志向,如果朝廷衰败到了快灭亡的时候,就没有作官的必要了。(shutterstock)
古代的人当官是为了实现劝谏皇帝、为民造福的志向,如果朝廷衰败到了快灭亡的时候,就没有作官的必要了。
尹会一当官时只要有善政,便总是对人说明,这是他母亲李太夫人的教诲,事实恐怕也确实如此。(shutterstock)
尹会一在荆州当地方官时,石首县的饥民因为饥饿难挨,扬言要哄抢官仓中的粮食。尹会一单人独骑,冒着危险前往劝说。
徐干学认为给子孙们留下可以借此增长知识、培养才能的精神食粮—书籍,这才是最聪明的举措。(shutterstock)
清人徐干学,字原一,号健庵,昆山(今属江苏)人。他是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学者顾炎武的外甥。康熙九年(1670)考中进士,入朝为官,后一直做到礼部侍郎、左都御史、刑部尚书等。
韩琦的品德和思想境界,使他在官吏和百姓中享有很高的声誉。(shutterstock)
当时,那些参加科举考试取在前面的人,都愿意直接去当显要的官,而像左藏库监这样的官,有点像皇上的仓库管理员或是账房,往往不被人们看重。但韩琦不在乎,并尽力去作好这一工作。韩琦认为国库重地,必须管好!不可马虎、大意。当时,那些参加科举考试取在前面的人,都愿意直接去当显要的官,而像左藏库监这样的官,有点像皇上的仓库管理员或是账房,往往不被人们看重。但韩琦不在乎,并尽力去作好这一工作。韩琦认为国库重地,必须管好!不可马虎、大意。
张鹏翮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实现了自己的崇高志向,成为一代廉臣。(shutterstock)
清朝康熙年间,有一位任官数十载,一直公正节俭的人,康熙皇帝称赞他“一介不取,天下廉吏无出其右者。”他就是著名的廉臣张鹏翮(读何)。
(shutter stock)
战国时期,魏国的魏文侯想挑选一名宰相。现成的人选有两个:一个是魏成,一个是翟璜。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就请大将军李克一起来商量,共同研究选定出一个。
新的河道开通了,船可以通到大海,运来鱼、盐。高尚的薛公让百姓都得到了他的好处。(Fotolia)
在隋末的农民大起义中,许多英雄好汉,也纷纷起兵。反隋中有一个人姓薛名粹,是隋朝的介州(今地不详)刺史,太子少傅薛善的儿子,也随着隋朝的汉王杨谅,起兵造反,但不幸兵败被杀。薛粹还有个小儿子,也在当杀之列,但因年纪太小,被免死,送到辰州(治所在今湖南省黔阳县南),罚作官奴。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薛大鼎。薛大鼎长大了,乘战乱从岭南逃回家乡蒲州汾阳(在今山西省静乐县西)。
在周忱在世的时候,百姓就已经到处为他建立了生祠,经常拜祭,感恩不尽。(Fotolia)
洪熙五年(1430),明仁宗朱高炽,感到国家的财政管理很不完善,有漏洞。特别是江南地区,更为严重。仅苏州、松江两个府,就欠应交中央政府的税赋粮食八百多万石。他希望能找到一个能干的官员,到那里去监督整顿这件事。他问朝臣们,谁能胜任这个任务?大学士杨荣,推荐了周忱。
吴讷告诫外孙,要想考中科举,首先要靠积阴德,其次才是靠文章写得好。这话不是迷信,而是天理。(素惠/大纪元)
吴讷告诫外孙,要想考中科举,首先要靠积阴德,其次才是靠文章写得好。这话不是迷信,而是天理。
元朝的汉官张文谦使忽必烈认识到汉人的智慧和才能。(Fotolia)
但有一位元朝的汉官,也曾使忽必烈认识到汉人的智慧和才能。他就是张文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