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到死的唐中宗(二)

子正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二、流放惊恐度日月,须眉男儿不如妇

则天太后自废黜中宗,摆设睿宗以来,专权国事。为剪除异己,任用周兴、来俊臣等酷吏佞臣,罗织罪名,冤杀忠臣和李家子孙无数。武承嗣、武三思等外戚多被封王拜官,权倾朝野,恐太后百年后归政于李显,与太后男宠张易之兄弟狼狈为奸,日夜诋毁李显。

太后向有大志,人伦儿女之情皆为从属,为达目的不惜残害亲子。当初,太子李贤被废迁巴州,太后诏左金吾将军丘神绩至巴州,幽闭李贤于别室,逼令自杀。后来,太后又归罪于丘神绩,贬其为迭州刺史。为掩人耳目,大张旗鼓举哀于显福门,追封李贤为雍王。太后残忍与作秀手段由此可见一斑。

李显自是深知太后的性情与手段,自被废以来,每日战战兢兢,唯恐重蹈李贤覆辙。李显被迁房陵途中,生下安乐公主,特别怜爱之。这也为其后种下祸胎。

李显在房陵的时候,与韦氏一同被地方官幽闭在简陋的房子里,备尝艰危,情爱甚笃。那时,地方官多顺着太后,对李显夫妇非常苛刻毒辣。李显夫妇在这样的境况下度日非常艰难,有时连衣食都难以为继。而最让李显惊恐的,就是太后的使者到来。每每听说使者到来,李显都惊惶到想自杀,多亏韦氏多方劝解,方得幸免。

那时韦氏尚如良妇,照顾李显饮食起居甚为周到,其善解人意也每每让李显在艰难惶恐中感到一丝安慰。韦氏常劝李显说:福祸无常,大不了就是一死,何必急在这一刻!死了什么都没了,活着总有希望。

也许,韦氏就是冲着日后李显的重新腾达才这样忍辱负重的,这样的心态比李显可是强多了。那李显根本就看不到未来,所以才屡次绝望到要自杀。不同的心态,错误的安放在不同身份的人身上,结果都是死于非命,真是让人握腕。唉,这上天的造化真的让人难以测度。如果把李显和韦氏的心态或者身体互换一下,也许就是另一种结局了。

李显特别感动于韦氏不离不弃、患难与共的恩情,于是,与韦氏私下说誓到:“异时幸复见天日,当惟卿所欲,不相禁御。”

这等誓约看起来很感人,但于太子李显则大为不妥。这等誓约,等于把自己当作了普通百姓。君无戏言,这是古来名训。想那一国之君,一言可以兴天下,一言可以亡天下,怎能不慎言慎行呢。言为心声,既然能如此戏言,心中必有此想。想当初,李显就戏言把天下让给丈人韦玄贞,可见,这李显不把天下当回事是由来已久的,以后失去天下以至性命,也是自取的。(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张平是宋朝人,他在秦王府任职时,因为勤恳能干而遭人嫉恨。几个官史诬告他偷拿王府中的钱物,秦王报告到开封府尹。虽然经过审问没有查到证据,但是秦王还是把他打发走了。张平也不丧气,说:“虽然现在我命运不济,但以后未必没有福分。”
  • 清代后期,有个叫彭三的人,他因为幼年丧父,所以母亲对他有些宠爱的过头了,成了溺爱。结果,彭三便养成了好吃懒做,横行霸道的性格,经常在外惹事生非,乡邻对他的印象都极坏。
  • 人们把用钱买官,叫做“铜臭”。东汉时的崔烈,曾名重一时;汉灵帝时,他花钱五百万,买官当上了司徒,结果是很快名誉扫地。崔烈问儿子崔钧说:“外面的人,对我议论纷纷,他们在讲我什么呢?”
  • 仁公心地善良,乐于施舍,视助人为其乐事,是位广积阴德的志士。一生做了很多助人之事,同时是位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向仁公所居的山村出口处有一座凉亭,这里是仁公常去的地方,很多有难回不了家的得到了盘缠,很多生病、无钱求医的人得到了救助。
  • 长安有户姓张的人家,一天,张氏在家独居的时候,有只斑鸠突然从外飞入,落在床上。四周静寂无声,人鸟四目相望,似乎两者冥冥之间有种说不出的联系。面对不速之客,张氏有点奇怪,又有点害怕,就打破沉默,请求斑鸠:“斑鸠斑鸠,你不会说话,那就用行动来告诉我。如果你飞来是为了给我带来祸患,那就请飞上屋顶;如果你飞来是为了给我带来福气,那就请飞进我怀里。”
  • 北宋人晏殊七岁就会写文章,被地方官员以神童的名义推荐给皇帝。正好皇帝亲试当年进士,就命晏殊和这一千多人一同参加殿试。晏殊一点也不害怕,提起笔来,一会儿文章就写好了。
  • 南京佥都御史海瑞先生,不幸病死在衙门内。同乡苏民怀, 检点他的遗物,只见竹笼中仅有俸银八两,葛布一匹,旧衣服若干件而已。
  • 郝质是北宋将领。贝州发生叛乱,副丞相文彦博领军前来平定,命郝质驻守贝州西城外,见贝州城河上有一座亭子很雄伟,担心被叛军焚毁,就派郝质的副将前去驻守。郝质认为那座亭子不重要,派副将去营中督造攻城的战具,副将推辞,郝质说:“如果亭子毁了,我来担当责任。”
  • 东汉时,李郃为汉中太守府内的官员,精通预测学。大将军窦宪娶亲时,天下的郡守,纷纷派人前往祝贺,并送去很多礼物。
  • 北魏人拓跋桢,在孝文帝时累迁至长安镇都大将、雍州刺史。拓跋桢本来是个孝子,母亲去世时悲痛欲绝,结果有一只白雉在庭前徘徊漫步,依依不去。人人啧啧称奇。
评论